第九章 喧哗到整个云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酒足饭饱,痛快!吃完还得结账,人家小二都偷偷前来看几次了。哎,再拖也得给。小兔子,再见了,你我今生无缘,你就为许小姐的这顿晚餐献吧。

    “小二,你过来。”

    “来咧--小姐是否要结账?”看看,人家一直等着你开口呢,吃那么多,也不知这么一只小玉兔子,够不够抵帐。

    “小姐今出得匆忙,忘记了带银子,你看这玉佩能不能……”这话还没说完,小二你跪地上做什么。

    “小的有眼无眼,求你饶了小的……”什么景这是?小二都不敢正眼瞧瞧咱许小姐,就知道一个劲磕头认错。

    “你这是做什么?小姐我只是想问问这只红眼睛兔子能不能抵这顿饭?”人家是真不知道才拿出来问。

    “求小姐饶命。”头磕破,血都快流出来了。用得着这么认真嘛。

    “你就告诉我能是不能。”人家只是想要答案,不想要命。

    “能能能,小姐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传说中的安陵玉啊,咱大成人奉若神明的神兽吼,小姐别大呼小叫说它是兔子。现在你就是把撷星楼拆了,偶也不敢有半句多余的话,俺就是一个小打工仔,何必跟咱过不去。

    “当真?”真是好东西哦,看来安陵轩没有说谎,收好,收好。

    小姐你不用如此小心,在这偌大云京除了那些个没长醒的小毛贼,不会有人敢打你这劳什子的主意。这可是件烫手物,当铺不敢收,饭店不敢要,卖不出,吃进肚不饱,没准还得蹲大牢……呃,不对,安陵玉是公子随之物,怎会在这位小姐手里?长得不怎么地,举止粗俗,行为乖张……该不会……她就是个没长醒的小毛贼……

    “那,小姐我现在吃饱喝足,要休息……”

    “明白,明白。小的这就带小姐前往客栈。”小毛贼,今落到小爷爷我手里了,先将你带至悦来归控制住,再通知掌柜,让公子前来拿人。嘿嘿。说不准还能领到一大笔赏钱,发了,发了。咝--哎哟,额头磕破了,疼。早想到这一茬就不会磕得那么认真。

    安陵府

    月光如水,花木扶疏,长廊上紫腾绕樑,淡淡萦香,安陵轩独自向月浅酌。

    “月光色/女子香/泪断剑/多长/有多痛/无字想/忘了你/孤单魂/随风/谁去笑/痴郎/这红尘的战场/千军万马有谁能称王

    过关/谁敢闯/望明月/心悲凉/千古恨/轮回尝/眼一闭/谁最狂/这世道的无常/注定敢的人一生伤。”

    有意思,越品越有意思。许小姐到底是什么人?看似迷迷糊糊,文采却如此出众。笑靥如花,双眼眯成一缝,妖娆可人……怦!不能继续想。喝酒,喝酒。

    “给少爷请安。”

    “嗯”

    “小的奉命前去调查许小姐……”

    安陵轩没有开口,端起酒杯放在唇边,等待忠安继续说。

    “原来那许小姐真实份是……”不知当说不当说。好不容易盼到公子爷有喜欢的女子,有望摆脱龙阳之好的恶名,这许小姐竟是东郭家指腹为婚的司马小姐,虽然现在东郭家不再承认她的夫人地位,可毕竟曾是别人家的人。

    “嗯?”不怒而威,这许小姐到底是何份,让一向心直口快的忠安也犹豫不决。

    “回公子爷,那许小姐其实少爷不陌生……”

    “忠安,看来公子爷我平对你们太好了。”

    “公子爷息怒。她是东郭瑜少爷的未婚妻子,原名司马雪。”冷汗,公子爷发起脾气来可不是吹的,不死也得脱成皮,还是说出来自保要紧。

    司马雪?许小姐就是东郭瑜口中险狡诈,甚喜拈酸的司马雪?把两名字联系到这个女人上,怎么想怎么别扭。象一汪清泉般透明的许小姐就是妒名远播的司马雪?

    “据东郭府下人讲,司马小姐自落水后便大变,以前的事全然都不记得。”

    “司马雪?”将酒杯贴在唇边,危险的半虚着眼,象只蓄势待发的猎豹。原江南首富司马夜独生女,十五年前司马夜全家一夜暴毙,此女便由东郭云豪收养,名为东郭瑜指腹为婚之妻,东郭云豪念她年幼,代为管理发展其家中产业。十年前东郭云豪举家迁入云京,代管司马家产业这事却鲜为人知。司马雪这个名字三年前才慢慢被云京人所知,无人识得司马雪面容,却都深知此女善妒,且精于算计,心肠歹毒。

    原来,她就是司马雪!许箐箐小姐与司马雪小姐,相差甚远。

    “公子爷,撷星楼管事李铁求见。”

    “传他进来。”

    “给公子爷请安。”

    “何事?”

    “今有一女毛贼前来撷星楼吃喝,持安陵玉抵债。”

    呵呵,她还真用安陵玉去白吃白喝。淡淡一笑,这消息让有些郁闷的心略略好转。

    “人呢?”

    “小人命小二带往悦来归,等待公子爷发落。”

    “今夜暂且让她主仆二人留在悦来归,你等要以礼相待,见玉如见我。”

    “是。小的先去。”李铁立刻消失在夜色中。

    “忠安,让全京城都知道安陵玉现在小姐手里。”既然无法逃避,不如主动出击。是谁的未婚妻他安陵轩管不着,他所认识的这名女子名唤许箐箐,与任何人无关。

    “是。”忠安起走,“公子爷……这样,恐怕……小的担心……”

    “她为何会深夜在外游?”

    “回公子,今午时,小姐与随丫环带了少许行李离开东郭府,据说是小姐与夫人发生不快,负气离家出走……”

    “嗯。知道了,你先去吧。”与夫人发生不快吗?这司马雪与东郭夫人发生不快理应不会一次两次,为何单单这次选择了离家出走?且无分文,无处栖

    酒杯放在唇边,又放下。忠安所担心的,不正是自己担心的。所有人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古帝王无,安陵家不过是历代帝君手中随心所的棋子。安陵子孙世代为官,代代挑选最优秀的族人世袭军统领。很不幸,这一代安陵轩雀瓶中选。辉煌家世,享不尽荣华富贵,也不过是皇家看门的狗,脖子上捆着黄金的绳子,绳上着价值不菲的安陵玉,最终都被拴在通往金銮大的必经之路。所谓飞黄腾达,所谓重爵加,他一点都不稀罕。他所要选择的路,是要从此摆脱这沉重的黄金枷锁,闲云野鹤。

    闲云野鹤吗?安陵轩眼前浮现许箐箐小姐肆无忌惮的笑。真是让人心开朗的笑,双眼笑眯成一条缝,尖尖的下巴,动不动就嘟起来的嘴……许小姐,平静已久的云京将会因你掀起惊涛,骇浪。白玉酒杯在手中渐渐温,一个邪佞的安陵轩略略显现,很快隐没在淡淡的月色中。

    !

    ,天天读.tiantiandu.  7×24小时不间断快速更新小说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