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是啥人送的礼都能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回--”对了,有了。小心翼翼把藏脖子在最最里边的玉佩取下来。

    “安陵轩,你说这只白兔子可以在全京城白吃白拿,你用它去拿你想要的礼物,用完再回来还我。”

    成鲛瞬间从座席站起,四周望望,缓缓坐下,满脸不可置信。成鳌体微动,面不改色,端起酒杯似饮非饮。

    满船人等目瞪口呆。传说中的安陵玉。此玉产自极寒之地,大成开国之初,采玉人历经千辛万苦而得,太祖皇帝聚集上百巧匠经过九九八十一天雕琢而成,安陵轩祖上多年跟随太祖南征北战功德显赫,遂将其恩赐于安陵家,命名安陵玉。神物名为吼,相貌与白兔相似,耳尖长。持此玉佩可自由出入大成王宫。传言此玉还有其更神秘的用途,直至至安陵轩祖辈仍未启用过。安陵玉历代相传,成为安陵家的象征。如此贵重之物,竟悬于这不伦不类许小姐脖子上?

    见过范进举人家的胡屠夫么?许小姐这会子正做着他做过的事,使劲攥着玉佩直往安陵轩同学怀里塞。

    “拿去,拿去。用完记得还我。”千万别拿,拿了就不知道会不会再送回来了,端看美女帅哥五花八门的表,安陵轩这只小兔子肯定不是一般的值钱。偶的第一桶金啊!

    “不用了,不用了。有这份心意已是最好的回礼。”安陵轩笑的那是一个贼,直将攥得紧紧的小手推到我前,“快收起来。”

    眼见许小姐快速将玉放回前,小心肝突地猛跳一下。安陵玉躺在白嫩脖子里会随她的体温慢慢变啊,小安同学现在还真

    “真不用?”赶快带回去,放进最最里边,藏好。不能给他反悔的机会。

    “真不用。”该看到的人已经看得很清楚,就是最好的回礼。

    “轩公子出手真是大方。”这样贵重的安陵玉竟然送给来路不明,相貌丑陋,举止粗俗之辈。许箐箐,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看着有些眼熟,哼,柳媚儿怎么会与这样下作之人相识。敢在双桥会抢我柳媚儿风头,哼,总要逮住机会让你好看。

    “各位见笑。玩物而已,玩物而已。”玩物?玩物大家会这么紧张。骗鬼。许箐箐同学,决不能相信他的鬼话。以后可不能这样随随便便拿出来显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轩公子真是不鸣则己,一鸣惊人。”成鳌仰头干掉一杯酒,搂起边的美女就要亲亲。众目睽睽,有辱斯文。

    “鳌王爷见笑。”王爷你可看清楚,安陵玉现已经送给别人了,你那点小心思就别再拿出来显摆。嘿嘿,笑。

    “许小姐,这玉佩可不是非凡之物,你要考虑清楚。”东郭瑜,偶跟你往有冤,近无仇,别那么小气。你有好多钱,可是许小姐我没有啊,如果你现在不要人家司马雪,尚未正式成亲,我可是一分钱也分不到的。为了以后的子,就让咱收下这个小物件,不会影响你与安陵轩的友谊。集美貌与智慧于一的许箐箐同学我,好象忘记了这是在万恶的旧社会,还想着通过离婚分得财产,新兴女生的法制观念,在这里一个铜板都比它有用。

    “东郭兄这是何意?”送人家柳媚儿龙凤镯偶都没发表意见,你还有啥不顺心。感你是忘记了这对龙凤镯是怎么来的。早知你是用来讨柳媚儿欢心,宁可让成鳌放脚边发霉也不劝他让给你。

    “只是提醒许--小姐,不是什么样的礼物都可以收。”

    捂住脖子,把玉佩按牢,别跟东郭瑜这些讨人烦的话飞走了,“安陵轩,这位公子的话我听不懂。”

    “不懂就不懂,来,大家喝酒。”又喝,呜呜呜,真是喝不下了呀。

    好男不与女斗。司马雪你脑子坏了,我东郭瑜是大丈夫,暂且不与你计较,回家再跟你慢慢算帐。男不男,女不女,有夫之妇竟在双桥会私自跑来飞来湖,自作主张接受其它男人的信物。许小姐?看你装到什么时候。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一个劲提醒自己司马雪是有夫之妇?

    东郭府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开开,美人要进来……”嘿嘿,这只小兔子真是越看越可,喜翻,亲一下,嗯,麻麻。

    “司马雪。”呃,忘记了东郭先生就在后。跟他没话讲,不理。

    “司马雪,你给我站住。”他的话都不听了,当真以为找到靠山了?

    麻烦上门,他定是要追究准姨娘穿着男人衣服,跟别的男子出去玩,收别人礼物……如此等等。不会马上就赶出去吧?

    “我有话要与你讲。”

    “说吧,说吧,我听着。”横也一刀,竖也一刀。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跟在人家柳媚儿边摆尾巴,还不时抽空拿眼睛杀自己,他就不累哦。打个呵欠先,累死了。

    “算了,你休息吧,明天再说。”

    “婆婆妈妈。”嘿嘿,这样轻易就过关。能拖到明天就拖到明天。

    “你……”

    “东郭先生,晚安。”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姨小姐你可回来了。”怜心有些埋怨,看到东郭瑜,忙请安。

    “嗯。带姨小姐去休息。”

    “是。”

    哆里叭嗦。“小怜怜,快点。”啊,你可知道我在叫你。被子上有清新的花香,枕头双软又舒服,嗯。

    “姨小姐今与少爷在一起?”好兆头,双桥会少爷与姨小姐出游,是不是表示少爷愿意接受姨小姐了。

    “碰巧遇上。”偶然中存在着必然。

    “少爷可有送姨小姐信物?”

    “信物?他倒是送了柳小姐一对镯子。”还是一对漂亮得让人咋舌的龙凤镯。

    “又送给柳小姐了。”姨小姐和柳小姐跟少爷三人在一起?

    “姨小姐与柳小姐相处得好吗?”

    “我又不认识她,不过柳小姐长得真是美。东郭瑜好象很喜欢她。”

    “小姐忘记了,是与柳小姐发生不快才跳进池中磕破头。”

    什么什么?原来柳媚儿就是那个漂亮小姐,早该想到。难怪今天一直为难自己,一定是看着眼熟却又不确定自己就是司马雪。东郭瑜竟没有向柳媚儿拆穿她,多半怕人知道丢他东郭家的脸。玩玩闹闹一整天,全是东郭瑜狐朋狗友,竟没一人认得她,小三姨娘同志不受宠到如此地步也不容易。

    “相处甚欢。”除去她故意找荐那几段,柳媚儿还算个好相处的人,最重要她是个人见人的美人。

    “那就好。”略略停一下,“姨小姐有没有收到其它人的信物?”

    “为什么问这个?”

    “到底有还是没有?”姨小姐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啥事都要人心。但是这样的姨小姐真可温顺,偶尔耍小孩子脾气,不会动不动拈酸吃醋闹得全府上下均不安宁。

    有没有呢?这么值钱的小兔兔不能让小怜怜看见。可是,事实上她有收人家礼物啊。不能说谎,说谎会长长鼻子。

    “有。”

    “姨小姐很有魅力嘛。”小姨娘落水后变得真好相处,可以不时贫嘴。该提醒的还得提醒,“姨小姐,太贵重的信物可不能乱收哦。”

    “为什么?”这只小兔子的确很贵重呢,反正没想还,管它为什么。“小怜怜,认不认识一个叫安陵轩的人?”

    “安陵轩公子吗?”

    “嗯”

    “那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祖上追随太祖皇帝,功德显赫,备受重用。轩公子温文尔雅,一表人才,文韬武略,深受当今皇上喜。安陵家世代统领京城军。现任军统领安陵老爷酷好经商,和我们老爷不仅是好朋友还是生意伙伴。轩公子,叶骁将军、前科状元林洛文公子与我家公子被人称为京城四公子。好多大家小姐都喜欢他。还有一个很小道的消息,说是鳌王爷一直都想让他做自己的妹夫……”林京城那家伙平没事就在耳边唠唠叨叨,现在一句句串起来还真象那么回事。

    京城四公子,今天好象都有见过,全是帅哥,到底具体长成什么样子?不记得。原来安陵轩是后备军统领还是皇帝的女婿人选。斯斯文文瘦瘦弱弱能统领三万军?是为了将来成为皇帝的女婿做铺垫吧,宫廷剧都这样安排。

    “姨小姐如何想起轩公子来?”姨小姐问及轩公子,她的脑疾是不是有所好转,想起以前的事了。

    “什么也没想起来。今天东郭瑜朋友相聚,安陵轩也在……”这样讲不算说谎。哎呀呀,累,吃喝玩乐真费神。

    “哦,那……”你家姨小姐已经睡着了,不要废话了。

    !

    ,天天读.tiantiandu.  7×24小时不间断快速更新小说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