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谁养的大家闺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那么小三姨娘同志现在做什么好呢?磕破头最大的好处就是装失忆,不会有人扭着你问这问那,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发现此司马雪非彼司马雪,估计就这样失忆下去,也不会有人专程来研究这事儿。既来之则安之,小三姨娘同志就努力接受现实,象东郭先生说的那样,在此好生过子吧!

    什么花儿这是?香!再吸一口,还是,香!

    好不容易来了这“千里之外”,决不能错过免费旅游的好机会。与其天天呆在小小院落无聊发霉,不如找时间混出去溜达溜达。丁是丁,卯是卯,现在就去正正好。

    猫下柳条腰,使劲向怜心挥手。要死也得拉个垫背的,做人的准则之一。两人贼兮兮躲在花丛望向近在咫尺的大门,密密商议如何这般出得门去。

    “呔,谁人躲在暗处?”门卫小厮的眼睛雪亮的,手提烧火棍朝着藏之处而来。将小怜推向深渊,躲在她后我不出来,你看不见,就是看不见。

    怜心英勇就义,猛地献,大虫瞬间变小猫,扭扭捏捏,“怜心。你……这是要带姨小姐上哪去?”

    “姨小姐闷得慌,到处逛逛,呵呵,到处逛逛。”没义气的家伙,竟把你小姐我推到前面。死就死,双手叉腰,上前一步,用力瞪大双眼与他对视,可惜这双眯眯眼如何努力也是林忆莲的范儿。

    林京城慌忙后退三步,准家母啊,不可直视。不能让怜心误会。更何况这女人诡计多端,避之为吉。

    “姨小姐想上哪去?”安全地带,拱手相问。

    “嗯,嗯。”清清嗓子先,“本小姐要去逛街。”

    逛街?大家闺秀只需安心等待成亲即可,有何道理没事往人群中扎堆。姨小姐自落水后变得怪怪的。

    “京城愿意陪同前往,以护小姐周全。”啪,扔下烧火棍,跑至怜心旁,嘿嘿傻笑。以权谋私,自古有之。这小小门卫都将它发挥至极致。

    有猫腻!切,大摇大摆出得门去,哪管怜心一个劲使眼色。后两人推推搡搡,嘀嘀咕咕,牛高马大一男子,让小丫头欺负得面红耳赤。

    京城就是京城。注,此京城非彼京城。我们现在讲的是处位置,那是一个繁华,商家店铺开门迎客,车马喧嚣,人来人往。看杂耍,捏糖人,听小曲……哟哟哟,真是应有尽有。好些个都是俺老一辈儿玩过的玩意儿,许小姐我可是见都没有见过。这大成王朝正处在国泰民安的好时代。在人群中穿梭,忽左忽右,忽前忽后,整个一刘姥姥进入大观园。左手糖葫芦,右手纸风车,玩的那是一个爽。林京城同学说了,这些花销回头他得找东郭瑜要去。东郭瑜有的是钱,不花白不花。索再狂购些珠宝玉器,金银首饰,放在边以备不时之需。

    哇呀呀,看前面啊,看前面的帅哥潇洒飘逸。咬住一颗糖葫芦忘记往下吞,这大成王朝真是人杰地灵,帅哥个个一等一,东郭瑜已是天上有人间无之极品。但看迎面而来这一帅哥,气宇轩昂,玉树临风,长得那是一个俊,直线前进,竟停在面前。

    “小姐可是想认识在下?”声音暗哑,感。可惜是一登徒子。唔--还是喜翻!

    “想,想。”不用大脑,纯属自然反应,小鸡吃米状点头。

    “在下安陵轩,敢问小姐芳名?”这女人真有意思,她当真不认识自己?玩擒故纵?小样,想他安陵轩在这京城谁人不识。她看自己的眼神还真是不含蓄。直勾勾,笑眯成一条缝,象是要滴出蜜来。就这赤罗的眼神,让他不由自主走过来,还告诉人家姓名。

    呸、呸、呸,障事的糖葫芦。随地乱吐垃圾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如果在街上遇到,大家要一起口诸这种行为。

    “许箐箐。”呵呵,用自己的名字不犯法。

    “独自逛街甚觉乏味,可否有幸与小姐结伴而行?”

    搭讪高手。 “我不是一个人。”左顾右盼,小怜和林京城早不知被她抛到哪去了。有异没有人的家伙,丢下自家小姐各人去谈恋

    “在下并无恶意,只是想找个伴同游这繁华景象。”

    歪歪头,三六一度快速运转,并不影响心,还有免费帅哥陪游。

    “一切开销由你负责,我没钱。”

    “成交。”安陵轩失笑,“小姐请。”

    “请请请。”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与陌生人说话,还让陌生人带着瞎转悠,实在不能牵强地说这是明智之举,小朋友们切勿效仿。

    这安陵轩倒还是细心之人,凡遇咱不懂的东西,问之,均一一解答。谈笑风生无目的游,行至一地,人声鼎沸,吆喝不断。抬头一看,金色大匾上一、二、三,三个大字,歪歪歪扭扭,蚯蚓过街,一个也不认识。

    “什么地方?”好奇宝宝翻开十万个为什么。

    “撷星楼,京城第一楼,酒楼。”言简意赅,安同学抬腿向里边走。

    “别啊。”拉住他,拉住他,“好象很贵。”

    “那怎么办呢?我饿了。”

    “换个地方,换个地方。吃个小面。”狗腿得厉害,嘿嘿,眼睛却一秒也没舍得离开敞开的大门,有个声音在向偶呼唤。啊啊,美食!古代美食!啊啊,酒楼!高级酒楼!古代高级酒楼!

    “公子到--”门口小二扯开嗓子向大堂吆喝。

    “走不了了。”伸手做出请的手势。

    “我没有将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你哦。反正我没钱。”英勇向前,大踏步向美食进军,不吃白不吃。安陵轩摇摇头,咧开嘴笑。这小姐真是有意思!

    “公子爷上楼--”一惊一乍,每上一层楼就得安抚自己的小心肝。到底要上到哪一层?

    “公子爷,请--”终于到得房间,房间名为“安宁”。雕花的窗户大开,哇呀呀,撷星楼啊,第三层,自己租的小公寓也是这个楼,吉利。窗外白云那个飘,楼下人潮涌动,麻雀斑鸠飞飞飞,伸手可及。感觉岂是一个好字了得!

    安陵轩抿口茶,对面许小姐撩袖挽肘,吃的是狼吞虎咽。就打扮,应是富贵人家。就言行,虽市井粗俗,却又毫不做作,俏可,就观察她是真不认识自己。想啊想,想破了头也没想到云京有许姓大富人家。什么样的大富之家把小姐养成这样?

    小眼睛笑眯成一条线,要多人有多人。食物鼓起腮,冲他一笑,小安同学小心肝突地跳一下。不得了,不得了,生病了。一口气儿没接上,茶水呛得直咳嗽。

    “安陵轩,你心疼了?”口齿不清,略有些不好意思。据考证,很久很久以前,咱们祖先做菜是不加佐料的。味精、香油、料酒、十三香……等等,等等,全没有。不知这大成王朝是在这很久很久以前之前,还是在这很久很久以前之后。总之,撷星楼这菜,地道。

    “哪有。”转向别处不看她,只要不看她就没有明显症状,还好,还好。可是,这许小姐吃得还真多。

    偷瞄小安同学,小脸红通通,嘿嘿,真是可。做人不能太厚道,吃饱喝足就得想办法开溜。出手大方,衣着华贵的安陵轩非富则贵,就小怜所言,应当属于东郭瑜甚喜结交之类 。自己现在的份是东郭家姨小姐,有夫之妇,姑且让许同学我有如此自觉。远离尴尬,远离是非。在没有找到更好的落脚点和生存之道前,东郭瑜这张现成长期饭票,要握紧握紧。

    帅哥嘛,在温饱尚未解决之前,最大的用途就是没事儿唤来杵在面前,欣赏欣赏,幻想幻想,是一条同志仍需努力的漫长小康之路。

    !

    ,天天读.tiantiandu.  7×24小时不间断快速更新小说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