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更新换代正当时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大胆逆贼,还不快快放开我母后!”成鲛我义正言辞,威风凛凛,手作指剑,直指你几人,“若有半分差池,休怪本王翻脸无……”呃--不打自招的笨蛋!这不是站在城楼上脱光光么?众目睽睽,谁也不笨啊,啊,啊!没有,哪来机会翻脸?啊,啊!

    “呵呵,呵呵。咳咳咳,我鲛儿真是……真是……咳咳咳……”真是笨到姥姥家了啊!你说说,皇上我怎么会生了这么蠢一个儿子。虽然人家皇帝我打心眼儿里想把你给“做”了,可还不带这样让人没成就感的。真是失望!

    “成鲛,哼!”成鳌我是时候跳出来,表现啊,拉关系啊,“你个乱臣贼子!胆敢在父王母后面前放肆!”刷!我拔剑直指你的狗头,哼哼哼,终于胜过你了!

    “成鳌,休得胡言!”皇后我即使命悬一线,也不能忘记以儿子的事业为重,“鲛儿心地善良,对大成忠心耿耿,大成百姓有目共睹,岂你容三言两语玷污。”哎哟,右边个黑衣裳家伙抓得人家真痛。

    “母后切莫慌张,儿臣定会保你毫发不伤。”就算冰凉的剑只需半分力便会要了成鲛我的命,也要大义凛然打亲牌。谁叫人家一不小心就用人不淑。

    “皇后说得好,说得真好啊!”皇上我为你鼓掌,啪,啪,啪,成鲛的确对“大成”忠心耿耿,一心一意想着要解决掉我这个老不死的东西,然后,对大成更加的忠心耿耿。可是皇上我恨的就是这类对“大成”虎视眈眈,视皇上我无物的贼人!

    “请皇上念在鲛儿年青,从轻发落吧!”哎哟,站在皇后我右边,穿黑衣裳的这家伙,你真是抓得本宫很痛,你不知道么?我可是家鲛王爷生生母亲,蠢货!

    “嗯……咳咳咳……那就从轻?”让他不必在这世上受煎熬,够不够轻呢?皇后?

    “求皇上开恩,念在你父子二十几年份……”皇上歪歪脑袋,皇后我至少能猜到你三分,怎么能这样无,为了一个位置,既是要夺了自己儿子的命吗?

    “嗯,的确二十几年……咳咳咳……”皇上我今天咳嗽得似乎特别厉害些,安陵轩躲在哪里呢?噫?那个刚刚还坐在杀手丛中啃鸡腿的小丫头片子哪去了?

    “扑!”呃--皇后我死不瞑目,你们不都是鲛儿的人吗?为何会要了皇后我的命,人家还没有享受足够这荣华富贵,文昕那个狐狸精还没吃够本宫的苦头,怎么能让风华绝代,美艳绝伦的皇后我,死,死翘翘……人家还没有念叨完,太不给力了!咯!

    “鲛儿,你这是为何?你母后一心为你求,你为何要……”瞧皇上我扯淡的时候,一点儿不喘,不咳嗽,反正成鲛是出头鸟,先弄死一个,再处理另一个。

    “啊?”“呃……”“哦!”“嗯!”……

    五花八门!

    反正皇上的意思大家都你了我了,说是就是了,他老人家的大意应该是,成鲛在成鳌的威下,也能当众使用空手道,手掌风杀死皇后,或者意思是成鲛偷着空儿与黑衣裳杀手暗送秋波……反正结果和重点是皇后当众嗝了,BOSS想让大家一致同意并审核通过,是成鲛这厮干的!

    天家的人真混啊!一个赛过一个的混!连至亲的人都没给面儿!成鳌同学,你拿剑的手可千万别抖,会抖出人命来的。

    “鳌儿!”听听,皇上我痛失妻,立马儿,中气十足,“将成鲛这个畜牲……咳咳咳……”

    “得--令--儿--”我不小心抖一下,就抖一下,咯,不好意思啊,皇兄真不是有意的,人家没有想要杀你,只是回答皇上用力了些,下次再这样靠近你,我一定不会拿剑指着你的大动胲,嘿,嘿!没有办法,皇命难为,哥哥也不想你死得太难看嘛。

    呜……成鲛我死不瞑目,我目不转睛,我就软软瘫到母后边,作最后的垂死挣扎,苍天不开眼,明明人家就快要胜利了,怎么会让成鳌这白眼儿狼杀了个大动脉井喷?

    “大胆成鳌,为何违抗圣旨!”皇上我只是咳嗽一下,话还没说完呢,嘻嘻,一切都在朕掌握范围内。哎哟,怎么皇上我就生了这么两个蠢得要命的儿子捏?哎--二皇子死得真是难看,满地淌血,腥味太浓!咳咳咳……

    “儿臣惶恐!”扑通,当,剑与膝盖同时落地,成鳌我知道你是咳嗽来着,人家是故意断章取义,用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大臣们都在,我可没有违抗父皇你的意思,“儿臣是按父皇你的意思……”

    “哼!你还狡辩!朕何时让你杀了鲛儿?呜呜呜,我的鲛儿啊……咳咳咳……朕方失皇后,又失鲛儿,咳咳咳……朕痛心疾首,痛心疾首……这可是你亲弟弟啊……咳,咳咳……”捶顿足,皇上我真的很痛,咳得肺痛。

    “父皇切莫动怒,当心龙体……”

    “皇上息怒!”

    “龙体为重!”……

    “什么龙体为重,朕瞬间痛失两位亲人,众卿要朕坐视不理?”成功!

    ……皇上什么意思呃?难道还想将鳌王爷……

    “啊!啊!我杀!”扑吃,扑吃,皇上我化悲愤为力量,连杀两个黑衣裳逆贼,其实我很想把这剑刺到成鳌体里去,可是,皇上我怎么说也是人家阿爹,虎毒也不能当众食子不是,算了,“呜呜呜,咳咳咳,把成鳌,把成鳌关进天牢,待过此时,咳咳咳……”

    又咳?装什么装?天牢,不是要人家命么?还不如这会子一剑结果了我。哼,你不仁,我不义,休怪成鳌不念父子。“吁,吁,吁!”呃,瞧着别人手指放进嘴里,就那么轻轻一吸,声音美妙又动人,成鳌我为什么吸出的,会是这种断断续续,连自己都怀疑有没有出声的怪叫?不管哪,达到目的就成,哼,父皇,你瞧,咱家的义士都穿红衣服,一个个从围墙上跳下来的姿势多俊,天女散花儿似的,银剑在桃花里闪光,总有那么一束,将属于你总是咳嗽的心和肺。

    “护……护驾!”那个,那个公公,护驾你躲到皇帝股后面算什么事儿?难不成,你是想用皇上这副万金这躯,替你挡刀?

    不要怀疑,躲在桌子下面看闹的大肚子小姐,公公的目的很明确,方法也很正确,成了,咱家会成功升级为大成的总管太监公公。不成,咱家这是因为害怕,大不了受点皮之苦,又或者象征降上一级半级,咱家还得在皇上边儿侍候着。“护……护驾--,护……驾--,护--”

    “别嚎了!”当皇上我是假的,真是病糊涂,是非不分,好坏不查?连你也出卖朕,朕如今真正品味了什么叫孤家寡人。

    呃--没成?呜呜呜,咱家的股,就等着开花儿吧。公公我偷看一眼,貌似红衣裳侠士立刻立,马上马就要杀到皇上你跟前儿,宾果,成了!嗯嗯嗯,未来大成王朝的大内总管太监,就要新鲜出炉,兴奋激动爽!那个,大肚子鸡骨头的小姐,解决了这老皇帝,咱家第一个就解决你。

    表恨我,表仇视我,许小姐银家偶也害怕刀光剑影,我们家小轩轩说了,留得箐箐在不怕没钱花……可是这鸡腿忒不经吃,第一场刚谢幕就没了,银家大着肚子,做这个窝在桌子下面的高难度动作已经很难受啦,都没有甜头的,鸡骨头碍到公公你的法眼鸟?你还看,还看,我,我再,一直到你恶心为止。

    “恶--”咱家伤不起,HOLD不住,哼,算你狠!你比刚刚荣登榜首的“东鞋(烂皮鞋)、西毒(毒胶囊)、南地(地沟油)、北钙(钙粉)”更具杀伤力,咱家如你所愿,华丽丽的吐了,还是将皇帝摁趴下,吐在尊贵无比的龙袍上那种华丽丽--吓,就这一下下,桃花林中闪烁过的那束光,本应该属于皇上的那束剑光,噗,钻到大成未来大内总管的体里去了也,乎乎,乎乎,新鲜的血液啊,咯!

    矮油!这是肿么了?又一个,嗝!宝宝,少儿不宜,你要闭眼哦!

    什么狗会,杀人比赛大会差不离儿。小姐我继续…………呃--不下去了,皇上你老人家腰还好吧?趴着便趴趴呗,为什么你会把头转向小姐所在的方向,求解释!你的两眼放光,就象饿了好几个月还没有死翘翘的狼,仰天长啸,蓦然回首,食物却是近在咫尺处,啊啊,绿油油的光芒啊--你,你是喜欢银家手里这块鸡骨头么?是么?似乎不象!

    “哼!”皇上我现在忙着逃命,没空理会你这个半真不假的大肚婆。四个儿子跳出来俩,还有一半没出手,皇上我半点不敢掉以轻心,朕还得继续把头提在裤腰,等待换场。你继续着,总会抽着中场休息的空档儿!咝!狗公公!死了还在朕上留下秽物,我踢,我踢,我踢你个老娘都认不出尸体来!哎哟--朕的老腰!

    丁丁当当,乒乒乓乓,丁丁当当,乒乒乓乓,叽叽喳喳,鬼哭狼嚎……怎一个乱字了得的场面……许箐箐同学偶继续保持这种,有望参选奥运会总决赛的高难度姿势,继续偶未完成的伟大事业,

    多不见,亲们还好吗?夏炎炎,阳光灿烂,正是读书好时节哦……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