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北方有佳人,巾帼奇女子③

    深秋,风凉。

    在前往边关的路上,一行人向着东陵边关而来。

    轱辘行驶的马车进入一座小镇,停在一家客栈门前,马车里走下一名穿粉色衣裳的女子,只是那女子面上遮了一块黑色的面纱,只露出一双美丽的眼眸。

    刚刚进入客栈房间,门尚且未关,便被一条手臂挡住,面纱下的眼眸露出惊讶之色。“王,王爷?”

    郎上官凤祁把门撑开,走进房间,“蝶双,为什么不辞而别!”

    蝶双恢复平静,径自走进房。“因为没有什么好说的。”

    上官凤祁一把扳过她的肩膀,冷笑:“没有什么好说的?妳别忘了,妳是本王的女人!”

    泽蝶双扬起头笑得冷然不已,伸手揭下面上黑纱,下巴上赫然一块巴掌大的烧伤。“王爷别忘了,当初我们在一起不过是个交易,王爷帮我复仇,我则出卖自己的体,可是现在我这副鬼样子,王爷还想要我做你的女人吗,连我自己看了都恶心的脸,王爷还能面对吗?”

    上官凤祁恼怒下将她搂得更紧,“蝶双,妳休想将我们的关系撇得一清二楚!”

    蝶双吃痛的皱起眉头,忍不住吼道:“你到底还要从我上得到什么,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的脸毁了,我肚子里怀的孩子也在那次火场里流掉了,我走了,你应该很开心,你终于甩掉我这个包袱不是吗,我现在只有仇恨,我要让纳兰雪衣付出代价,我所受的这一切都要让她加倍奉还,我已经没有条件让你来帮我报仇,所以我才一个人离开,你为什么还要追上来!”

    面对激动的蝶双,上官凤祁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蝶双,嫁给本王。”

    蝶双浑一僵,安静下来,靠在他怀里沉默了良久,冷笑:“上官凤祁,我想我告诉过你,我这一辈子,只会一个人,那个人不是你!”

    “是吗,妳的那个人,他的可不是妳,而是那北苍国的公主纳兰雪衣,而他的王妃也不是妳白蝶双,他甚至从没有在乎过妳的生死,更没有——”

    “够了!”

    蝶双放声打断上官凤祁的话,恨得浑都在颤抖,“够了,不要再说了,求你。”

    上官凤祁用力将她搂紧,叹道:“好,本王不说他,只要妳不再不辞而别离开本王,妳要什么本王都为妳去做。”

    蝶双楞了楞,将他推开:“上官凤祁,你何必对我如此,你明知我只是在利用你而已,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苦苦纠缠,我的脸已经孩子也”说道最后,哽塞得话已是听不真切。

    上官凤祁斜嘴笑了笑:“妳就当本王自作自受,本王心甘愿。”

    蝶双咬唇不再言语,眼眸里依旧是一片的冷色。

    -------------------------------------

    华阳郡外一百里。

    西夷兵营。

    自从这几华阳郡上空飞鸟盘旋不去的消息在将士中传开,西夷国人便只当是有神谕笼罩华阳郡,因而风言风语顿长,将士军中人心皆有些畏惧。

    议事帐内。

    那领战的老将军愁眉不展,此时正有人入帐来报,一干的将领皆正襟听那小兵报来。

    那老将军道:“华阳郡内有何消息传来,快说!”

    那小兵有些支吾,回禀道:“启、启禀将军,华阳郡上空依旧有飞鸟盘旋不去,军中传闻,说是说是”

    “是什么,快说!”那一干正在议事的将领皆有些坐不住。

    “军中传闻,说上天派了一位‘神师’来教东陵国摄政王用兵,华阳郡里东陵士兵每练,那‘神师’皆会助阵,而东陵国摄政王对那‘神师’更是恭恭敬敬,奉为上宾。”

    “神师?”众人皆是一愣,有人议论开来:“莫非那东陵国的摄政王,真是有上神来助?”

    “上次有人亲眼所见,那东陵国的摄政王被咱们王爷砍中数刀竟未死,还能带兵打仗,若非有神相助,又怎会好得如此快?”

    “将军,依您看,这咱们该如何拿得下这华阳郡?”

    “王爷命我等半月内将其拿下,这若是不攻,回了大营必定是要受到军令处置的,若是攻,可如今咱们军中将士锐气已是一片愁云惨雾,这可如何是好?”

    那老将军听罢一番言论,沉默不语,眉头紧锁。

    这时底下有一将领道:“将军既然咱们的将士被他们的神师挫了锐气,咱们何不也挫挫他们的锐气!”

    “哦,依你看,咱们当如何去做?”有人问道。

    “要让东陵将士畏惧咱们不难,上一战咱们俘虏的那五千东陵士兵,将军不妨将那些要处死的俘虏,所有人的鼻子和四肢割掉派人撒到那华阳郡城楼前,再派兵到那华阳郡城郊,将那城中百姓的祖坟通通挖掘了——如此一来,那东陵将士必定人人闻风丧胆,锐气尽失,到那时咱们再一举进攻,还怕拿不下区区一个小小的华阳郡?”

    那老将军眼底炯炯闪着光,有的彪悍将领当即赞同:“如此定要教他东陵人知道知道咱们西夷人的厉害,哈哈哈!”

    翌下午,华阳郡。

    有人匆匆来报,说是城楼上起了不小的騒动。

    雪衣同孟然等许多将领纷纷策马来到城楼,上到城楼上,只见城楼下有西夷士兵将无数的俘虏的手脚和鼻子从马车上倒下,西夷人大放厥词,甚是嚣张蛮横。又见远处城郊有许多的西夷士兵在挖掘城内百姓祖坟,行为令人发指。

    东陵将士见了西夷人的暴行,各个恨得咬牙切齿!

    消息飞快传遍了整个华阳郡,所有的百姓亦是同样恨得咬牙切齿,怒不可谒。

    一处看台上立着四五道影,一紫色斗篷下,阿九清灵的声音缓缓说道:“看来,妳的方法奏效了。”说时看了一眼立在旁的雪衣。

    站在阿九旁的南宫明夜笑了笑:“西夷人以为他们的暴行会吓到我东陵十万将士,却不知如此暴行只会令我东陵人人同仇敌忾,激起所有人的斗志,现下这十万大军和华阳郡城中所有百姓,怕是恨不能立刻与那西夷人开战,报仇雪耻。”

    孟然望一眼沸腾的华阳郡,还有城楼上斗志激昂的将士,心中微微惊叹,将目光投向雪衣。自下令让城中百姓饭前摆上供桌后,那议事大帐里,雪衣又提出,不仅要挫掉西夷将士的锐气,还要激发东陵将士的斗志。

    由是让这阿九姑娘扮成‘神师’,又派细作入西夷国兵营散布谣言,再命人从中挑拨,才有了西夷人此番暴行,虽说牺牲了那几千俘虏,城中百姓祖坟被挖,但在战场上,有时为了顾全大局,必然牺牲小我。

    而今他们的大军和城中百姓同仇敌忾,正是最好的时机。

    雪衣道:“孟然,让各位将军传令,带着城中百姓和将士一同连夜修筑华阳郡的防御工事,再派出一人,准备前往西夷营地——请降。”

    -----------------------------------

    十天后。

    就在西夷营地里所有人放松戒备,犒赏三军之际。

    忽而有人大喊一声:“火——火————”

    只闻脚下大地如有雷震,轰隆隆的响声远远的如雷霆之姿席卷而来,营地外蜿蜒无数的火光,上蹿下窜如潮水般汹涌,层层扑向西夷营地。

    锣鼓震天,号角长鸣。

    沉沉的天地仿佛将要倾塌,那熊熊烈火混着震动九天的巨大澎湃声转眼之间涌入西夷营地。

    成千上万的西夷士兵惊惶大喊:“是东陵人来袭——是东陵人来袭————”

    只见数以千计的神牛从天而降,这些神牛头顶尖刀,尾燃烈火,披红挂彩,蒙头冲向西夷营地,凄惨惶恐的哀嚎一阵接着一阵。火牛阵后,一辆铁骑战车领着万千东陵士兵铮铮而来,各个斗志激昂,奋力厮杀,西夷将士顷刻间溃不成军!

    “撤退——全军撤退——”领战老将见如此阵势唯有速速率大军撤离。

    而战车内,金色面具下威仪凌厉的声音响应万军,号如令下:“袁忠将军,带着你的属下分四路包抄,绝不能放走一个西夷士兵,全军歼灭,只活捉那老将军,领了来见本王!”

    那袁忠将军领了‘摄政王’之令,带着十万大军,以雷霆之势将那早已惊惶不安,溃不成军的西夷二十万大军尽数歼灭。

    袁忠将那领战的老将拿了带到战车前,冷然一喝:“跪下!”

    万千东陵将士面前,冲天的火光包围着那黑纱围幔的玄铁镶金的战车,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

    那老将军头盔掉落,白发散乱,魁梧高大的躯硬着不肯就范。

    透过那夜风中飘起飘落的黑纱,只见那战车内卧着一道盎然的影,着一袭银色铠甲,披一玄黑描金的尊贵大袍,面上一顶金色面首忖着火光隐隐闪着光芒,只觉得那面具下一双眼眸凌厉有神,深不可测。

    这便是那传闻中高深莫测,用兵如神的东陵国摄政王?

    那老将军眯着深陷的双眼将那战车着实细细的打量了一番,打量之际,袁忠挥动手中刀鞘对着那老将军膝下砸去,冷声大喝:“败军之将,摄政王面前,还不速速跪下——”

    那老将军双腿抖了抖,却硬着没有跪下,冷声一哼,“老臣乃是西夷国将军,只跪我西夷国皇上,只跪我西夷国的王爷!”

    “袁将军。”战车内飘出一把沙哑的声音,“罢了,看在他乃是六十高龄的老将份上免了这下跪之礼罢,我东陵并非蛮夷之国,对待败军之将,该拿出应有的姿态,以免天下人皆嗤笑我东陵国同他西夷国一般,是那暴虐无礼之邦。”

    这番话将那老将军说得脸色暗了一暗,咬着牙直直望着那垂满黑纱的战车。

    而战车为成千上万的东陵兵将顿时吆喝高呼摄政王英明——高呼声一浪接着一浪,一阵高过一阵——袁忠将军扬手起了个手势,此起彼伏的吆喝声渐渐才停罢。

    战车内,金色面具下沙哑的声音不紧不慢的道:“袁将军,将那战书拿来,交给他。”

    “是!”袁忠接过属下递给他的一只锦盒,锦盒里装着一封红锦金帛的战书。

    “给将军松绑。”战车里低沉说道。

    立时有人上来给那五花大绑的西夷老将军松了绑,那老将脸色如沉谷底,接着那锦盒。

    战车内的声音面对那西夷老将道:“老将军将这战书带回你的西夷大营,亲手交给你们的定南王,本王要说的话,都在这战书上,本王想,将军应当有那承担兵败的勇气,来面对你们的王爷,而非在我东陵土地上,含恨自刎于军前。”

    那老将军牙齿咬得隐隐作响,眼底满满的尽是懊悔不迭。

    “袁忠将军,送老将军回营!”

    “是!”

    战车内,望着被押解下去的西夷老将,扫一眼周围震天呼喊的东陵将士,雪衣深深呼出一口气,宽大的袍子下,摊开的手心里大汗淋漓。

    这一沉重的银色铠甲着实让她难以负荷,面具下脸色惨白,子晃了晃卧靠在软塌内。

    一直扮成随侍卫的阿碧察觉到雪衣的不适,脸色掠过一抹紧张,走近那战车低声唤道:“公主?”

    战车内飘出雪衣虚弱的声音:“别担心,下令回城,我还能撑住。”

    阿碧传令下去给袁忠将军,十万大军速速撤回华阳郡。

    刚回到华阳郡督军府,雪衣便昏倒过去。

    上官弘宇一路将雪衣抱到厢房,阿碧同两名侍女为雪衣立即脱下那沉重的铠甲披风,只见铠甲下层层衣裳皆是一片濡湿,一张惨白的脸上鬓发早已被汗水沁湿。

    阿碧眼尖,一眼看见雪衣内里的儒裙上沾了些血迹,顿时惊得面色煞白:“快、快命人将白秋先生请来!”

    不待阿碧说完,门口早已走进些人,白秋疾步走上来,上官弘宇扬手先免了他们的请安,急忙道:“免了,快给她把脉!”

    白秋搭了脉,又不顾忌讳掀开雪衣的儒裙略略看了看,一旁的阿碧按捺不住内心的着急,急着道:“公主她怎么样了,孩子是不是是不是”说到后面已经是哽咽难声,不敢再说下去。

    白秋起握着阿碧双肩,又看一眼众人,道:“别担心,王妃的确有些下血的症状,但孩子尚且无碍,只不过王妃体长久以来过度劳累,再加上心中压抑着巨大的悲伤,而近来吃得亦少,因此才导致昏厥,她怀着孩子,经历这番打击还硬着上战场,即便是铜墙铁壁也有撑不住的一天。”

    “阿碧”白秋话落时,上的雪衣醒了,“大家无需担心,别忘了我也是懂医术的,我的体我很清楚,我只是有点累而已,休息一晚就没事了”

    所有人面色闪烁,阿碧眼中泛起湿润的晶莹,此时上官弘宇低低说道:“你们都先退下吧,朕有些话要对她说。”

    屋子里一时安静下来,上官弘宇坐在头,将雪衣扶起,背上冰凉的手掌贴上来,雪衣惊觉到上官弘宇要做什么,撑着虚弱的脸色回头想要将他推开:“弘宇,不要。”

    “别说话,妳太虚弱了,就当是为了妳肚子里的孩子。”

    他一手扶着她,一手为她过渡真气。

    暖暖的真气缓缓流入体,让她顿觉口那一团压在心上的重力消失了不少,呼吸也渐渐纾缓了许多,唇上回复了几分血色。

    “够了,弘宇,你的体也撑不住的。”

    上官弘宇在她头顶轻笑了一声:“妳可知当年有位老和尚说朕活不过双十,如今朕能活到现在,已是上天恩赐。”

    雪衣知他是故意说这话来安慰她,心中只觉暖暖的,扬起头望着那张年少清美的面庞,“弘宇,你该留在帝京,为什么要来边关。”

    上官弘宇将她放回榻,为她盖好被褥,笑了笑:“妳很清楚,我不放心妳。”

    “可是,我”

    “别说话,好好睡吧,妳现在的样子很难看,我就在这守着妳,今晚朕下旨,妳除了好好休息睡觉,其余的事都不准再做。”

    雪衣怔怔的将他凝视良久,缓缓露出一抹笑容,阖上疲累的眼眸,一下便沉沉的睡去。

    上官弘宇起轻步走到窗前,掏出袖里帕子捂着唇,强忍着低声咳了几次,就着窗前月色,那净白的帕子上赫然一滩鲜红的血渍触目惊心。

    -----------------------------------

    西夷营地,议事大帐。

    “我西夷国二十万大军败给东陵区区十万将士,你们倒是给本王说说,这仗,究竟是怎么个败的,嗯?”耶律楚天噙着诡谲的笑,掐着酒盅,一一扫过在座所有将领。

    坐下那些人个个额上冒着冷汗,如坐针毡,大帐外,负荆请罪的裴老将军还跪在帐外。

    一阵鸦雀无声后,有人粗着嗓子啐道:“他niang的,中原人太狡猾,竟装神弄鬼的来糊弄咱们,若不是裴老将军着了他们的道,咱们又岂会败得如此惨烈!”

    耶律楚天冷笑:“惨烈?二十万大军全军覆没,华阳郡城墙未破一寸,只剩下他裴将军一人回营,谁来告诉本王,这是在打仗,还是去送死?”

    底下一干人脸色如蜡。

    “本王看,裴将军老糊涂了,念在老将军一生忠烈,本王就让他引咎于军前,算是保全他裴门忠全。”

    底下所有人哗哗跪倒在地:“裴老将军此次的确犯了大错,但念在老将军是开国功臣的份上,请王爷放老将军一马,让老将军将功抵过!”

    坐上,耶律楚天冷眸扫过所有的人:“正因他是老将,所以更应该知道军令不可违的道理,他的一念之错,让我西夷二十万男儿惨死,便是让他活,老将军也是生不如死,唯有让他引咎于军前,才是他该承担的后果。”

    此时帐外传进来一道浑厚的声音:“老臣裴钊谢王爷恩典,老臣自知罪孽深重,无颜再见吾皇,唯有一死以谢罪,以告那二十万惨死的将士亡灵!老臣本该自刎于沙场,只是老臣要将这东陵国战书亲手交到王爷手中,方才安心去见那二十万将士!”

    帐内那一干人皆不再出声。

    耶律楚天沉吟一声,朝外道:“带老将军上来,呈上那战书。”

    (PS:咳咳,大结局的时候死了才是真死了,咱的故事尚且还未完哈,所以亲们不急,知后事八王如何,下回分解~O(∩0∩)O~~)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