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原来都是计 ②(加更章节,求月票!)

    见三儿犹疑着,雪衣想了想,直接说道:“妳怕我杀了妳?”

    “不!”三儿立刻摆手说:“我,我绝没有这个意思。”

    雪衣笑了笑,说:“妳之前不是对我说,你爹爹一直想要给妳大哥谋个官职吗,等咱们做了好姐妹,在这太庙里互相扶持帮助,他妳出了这太庙,我只需让王爷写封信,妳爹便能如愿以偿,而妳家从此以后也不用再为生病后无钱请大夫而发愁了。”

    三儿有些动了心,最终还是应了。

    栏就这样,重新分房后,三儿搬到了她的房间。

    在太庙的子一天天过去,每天都是做着同样的事,枯燥而冰冷的太庙像是一个牢笼。

    转眼分别已是一月。

    缓在这里,她得不到任何边关和帝京的消息,也不知上官凤澜此时此刻的形。

    只有那心里的痛愈清晰,随着花毒的发作,那一股未知的不安也越发浓烈的盘踞在心头不散。

    凤郎——你为何而心痛至此?

    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晚。

    每当夜深时,本就死寂森冷的太庙越发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寂静的空气里,不时从窗外传来几声猫头鹰‘咕咕’的啼鸣。

    高墙外有打更的锣玻响了三响,午夜时分。

    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空气里隐隐约约飘出一丝白烟,飞快散开,正是从三儿的上飘来,不一会,屋子里益发死一般沉寂,连人的呼吸声都变得极为微弱,被褥掀开,三儿从上翻而起,呲~寒光闪动,她的手里赫然握着一把匕首。

    她一步步靠近雪衣,一贯可的眼睛里迸出凌厉的杀意。

    当那匕首扬起,半空中陡然出一把暗器,叮一声脆响,将她手里的匕首几乎弹飞,若非收手快,她便被另一把暗器中。

    “妳们——没有中我的迷烟!?”三儿诧异的瞪着雪衣跟阿碧,“不可能!”

    阿碧冷着脸,一步步着三儿。“是谁让妳来杀公主的!”

    三儿一步步退着,突然脚步一顿,瞳仁睁大,嘴角溢出鲜红的血,手里的匕首跌落在地,背上中了一把暗器,轰然躺到了地上,与此同时,那黑衣人出现在屋子里。

    “阿碧,小心!”

    阿碧只有暗藏的暗器与对方纠缠,而对方手里握了一把长剑,只是不待阿碧动手,从窗口里又翻进来一道灰色影,将那黑衣人拦住,双双冷笑一声,刀剑相碰,便在这屋子里打斗了起来,那黑衣人虽手不凡,但也渐渐的中了迷烟的毒,开始惊诧,落了下风,招架不住凌厉的攻势,受了几道伤口。

    而迷烟则是雪衣偷偷从三儿那调换过来的。

    她跟阿碧早已服下解药。

    那灰衣人却迟迟未见中毒的迹象,倒让她讶异了一番,看来对方早已猜到了她会用迷烟。

    那黑衣人不敌三人,口被刺了一剑,又中了两把阿碧的暗器。

    跃出窗台,逃离而去。

    “金姑姑,何不留步!”雪衣唤了那灰衣夜行衣的女子。

    灰衣停下脚步,转,掀开了面上的面巾,露出一张冰冷的脸。

    “真的是妳,金姑姑!”阿碧则有些意外。

    金姑姑冷淡的笑了笑,看着雪衣打量了两眼,“妳比我想象的要聪明许多。”

    雪衣笑了笑,金姑姑道:“妳是怎么发现的?”

    阿碧亦是同样不解的等着雪衣回答。

    雪衣想了想了,回答说:“那一次阿冬的死,我就开始怀疑了。”

    “哦?”金姑姑冷亮的眼神盯着她。

    雪衣接着说道:“阿冬......是金姑姑杀的吧。”这话并没有多大的疑问,金姑姑笑了笑,点了头,“不错,是我杀的。”

    雪衣接着话说道:“阿冬也是隐藏武功的人,而头一天的那条毒蛇,其实就是阿冬放的,目的是为了杀我,而把毒蛇暗中杀掉的人,则是素娥,金姑姑,我说的可对?”

    金姑姑再点了点头,“那蛇的确是阿冬的。”

    “阿冬在这太庙并没有得罪谁,突然之间暴毙,显然是被人所害,当时我以为对方是冲我而来,或者是素娥,可我跟素娥当时都在外头罚站,所以对方其实针对的就是阿冬,偏巧那时只有阿冬一个人在房间里,难道真的是巧合?”雪衣缓缓的说道:“所以——我怀疑了素娥,素娥揭发我跟阿碧私下约见谈话是故意的,所以才有了姑姑的出现,罚我跟阿碧还有素娥罚站,然后金姑姑则暗中潜入房间,将阿冬杀害。”

    雪衣顿了顿,接着说:“由此想来,素娥同金姑姑是一伙的。”

    “素娥死的那晚,我忽然意识到素娥每晚有准时上茅厕的习惯,忽然惊觉对方也可能掌握到了这点,所以才急急赶了出去,只是还是晚了一步,素娥被杀害推下井。”

    说到此处,金姑姑脸色暗了暗,“素娥的确是我的人。”说完复又抬头看着雪衣,“那妳是如何发觉三儿的?”

    雪衣缓缓又说道:“素娥死的那一晚,阿碧对我说,她发现黑衣人手臂上有被素娥所伤的伤口——而那一天,三儿同我在柩宫守灵,三儿‘无意中’对我说起,她偶然发现金姑姑捣草药一事,当时我便看穿了三儿在撒谎,因为她不知道,我懂医术,而就在早几天我看见金姑姑妳在上香油时不小心被烫伤,我曾给过金姑姑妳一些我带来的伤药,金姑姑自然无需捣草药敷盖伤口。”

    金姑姑脸上有些了然,“原来妳早就怀疑了三儿,我倒是白担心了一场,以为妳引狼入室。”

    雪衣笑了笑,说:“我当时见三儿撒谎,便主动提出要她与我同一间房睡,我随意的找个理由让她跳,因为我知道不论我说什么,最终她都是会答应的。”

    “原来公主早就想到了这些。”阿碧此时也才了然,惊讶的望着雪衣,这些线索,她竟未能想到一起来,可见公主的聪慧让她钦叹。

    “那,方才那穿黑袍的人会是谁?”阿碧问道。

    “若我没料错,大概是崔姑姑了。”雪衣回答说。

    言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金姑姑冷艳笑了笑,雪衣定定的看着对方,“金姑姑还不肯说么,金姑姑是受了谁的指使,隐藏在我边,为我除去那些图谋害我的人?这一个月来,暗地里,金姑姑可不止救了我一次两次,雪衣心中,多少都知道的。”

    金姑姑掀了掀唇,“妳以为还有谁,自然是摄政王。”

    雪衣却摇了摇头,“凤郎顾虑我的安危,他会这么做,但金姑姑的行事却不似凤郎的命令所为,凤郎会在一开始便清除所有的隐患,而不是似金姑姑这般暗中候伺,只有对方出手金姑姑才会出手,如此以来虽说对我而言危险了几分,但却能暗中顺藤摸瓜,找出对方的份,所以我才问姑姑,谁才是姑姑的幕后主人?”

    问到此处,雪衣的心颤了颤。

    如果金姑姑果真不是凤郎所安排,那么不管金姑姑的主子是谁,都存在着一个疑问。

    凤郎不会对她的安危置之不理,可为何不见安插人手?

    反而是另一个人来安插属下对她进行保护?

    这让她有种——被交付的错觉?!

    金姑姑清冷的笑了几声,赞赏的盯着雪衣叹道:“没想到妳不仅生了张绝美的脸,还如此的冰雪聪明,上天造物,可真是不公平。”

    说完顿了顿,接着道:“如今已有月余,时间也差不多了,妳在这太庙待的也够了,妳想知道我主子是谁——”

    她后面的音调拖了一把,扫了扫雪衣跟阿碧,“不妨——妳自己亲自去见见——”

    话未落,雪衣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迎面已经被一捧白灰覆盖,阿碧在思索着雪衣的话没有警觉,亦同样中了招,两人双双在那阵白灰中软下了子,顷刻昏厥在地。

    金姑姑盯着昏倒在地上的两人,眸光渐渐半眯。

    如此聪慧特别的女子,怪道主子会为她而着迷,只是,美貌的女子已经是祸水,再加上冰雪聪明,那倾覆河山,只怕也在她手中了——

    (PS:万字加更完毕!撒花~~~感谢亲们的阅读和支持,(╯3╰)么一个~)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