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御驾亲征 ③(求月票,求鲜花!)

    “凤郎......”沉默的灯火下,她望着他笑得轻柔而温暖。

    “披风做了好?”他滑着轮椅上来,握着她手里的衣裳瞧了瞧,“扶我起来,我试试。”

    “不要吧,这披风这么厚,你现在披着它......会出大汗的。”

    他已经从轮椅上站了起来,从她手里接过披风,她只好帮他披上,这才发觉他太高,她踮起脚跟也差他一截,子晃了晃,手里的披风从他背后披上来,唇擦着他下颚掠过,他忽然大掌一捞,她便严严实实贴在他怀里。

    栏“凤郎?”

    他今晚望着她的眼神深邃到让她怦然心跳,就像是回到了四年前的木伦草原。

    那时的他,白衫卓然,顷长的姿立于草原之上,仿佛天地都因他而失了颜色。

    环而现在这张金面,更让她得无可自拔。

    “你出汗了。”

    她眼眸轻眨,笑着看他下颌滴下一滴汗水。“再不放开我,这披风上可都要被你弄湿了。”

    他依旧沉默的看着她,深深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眼睛。

    她终于招架不住,微微笑着垂首。

    “傻女人,明明想哭,却还笑得如此难看。”他勾起她的脸,叹一声更抱紧了她。

    鼻头上忍不住酸涩更浓,眼底隐藏的泪水泛滥了上来,但她忍着没流下,依旧笑对着他,“虽然要分开一段时间,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对吗?”

    他眸光暗了暗,喷薄的气息贴在她细嫩的脸颊上,想了想后,才回答她:“不论我在哪,我的心都在妳上,从不曾离开。”

    “不准,我不止要你的心,我还要你的人,我要你答应我,回来找我!”她偏执的瞪着他。

    “我答应妳——回来找妳。”

    他挑起一抹笑,眸光一暗,深深吻住她的唇,带着狂野的姿态掠夺她沁香柔软的每一处地,一夜的抵死缠绵,她舍不得放开他一刻,以往是他霸道的索求,而这一次换了她主动的渴望被

    他们彼此拥抱着,一起看窗外夜色渐渐被灰白笼罩。

    直到听见鸟雀欢愉的叫声,清晨的微风轻轻从窗口送来,第一缕清阳落在地毯上。

    天亮了!

    今阳光很柔,风却刮得激烈,狂风卷着初秋的第一场落叶,带来一阵降温的凉意。

    落叶纷纷,扫着皇宫干净的青石砖面。

    偌大的宫门广场前,摄政王跨马英姿,披着那件用缝制的宽大披风,狂风里猎猎飞扬,金色的面具习习闪着冷硬的光辉,王者一般昂扬强壮的躯,高高骑坐在马背上,俯瞰铁骨铮铮的无数精锐将领。

    风大若斯,卷起他一半披散的长发,眼眸深邃,锐利如剑,完美的唇形抿着冷硬的线条,枭狂的英姿,如荒原上危险的一匹苍狼。

    一边,有一列马车驰在他面前停了停,风起以层层宫纱垂盖的马车,一袭白衣素裳的她坐在头一辆马车里。

    头带着白纱斗笠,伸手掀开,眸光在广场上头掠过,望了望立在那的白衣上官弘宇,最后将视线一转,落在马背上,对视金面下炙的目光。

    “起驾——”

    前头有太监高声一喝,马车车轮复又晃动,轱辘声碾压在青石砖道上,她用力偏着头与他相望,直到马车渐渐的向前行驶,她的目光终究掠过了他,掠过了广场上精锐兵马,掠过了肃立的朝臣百官——掠过了红红的宫墙,看见了城楼上碧色闪耀的琉璃瓦。

    马车缓缓,驶向宫门。

    “公主,怎么了?”马车里阿碧一声呐喊。

    雪衣扬起一只手摇了摇,“没事,心忽然刺痛了。”话才说完,那只手搭下来,只听马车内嘭咚几声脆响,两人垂头去瞧,那血玉镯子碎裂成几截滚在车板子上。

    雪衣怔怔的盯着那碎裂的血玉镯子。

    耳朵里,脑海里——全都是一阵嘭嘭的心跳声,强烈的不安随着狂风填满了整个心房。

    “停车——————”

    她忽然放声一喊,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公主,妳要做什么?”

    阿碧不解的看雪衣就要跳下马车,雪衣回头,掀开斗笠上的白纱一笑,“别担心,我只是还有句话要对他说!”说完已经跳下了马车,广场上顿时有无数的目光投来——她全雪白,斗笠四周的白纱随着她的奔跑被风掀起一角,露出一阕动人心魄的倾城容颜——她像是风中飘来的一朵圣洁的白莲,让三千兵士瞬间失了魂,落了魄。

    所有人都怔怔的睁大了眼睛看她奔向摄政王。

    终于,她扑向他怀里。

    斗笠掀开,如瀑的青丝瞬间在风中飞散——清冽的幽香随风入每一处角落。

    他与她,长发青丝,纠缠在一起。

    所有人的目光看着她,看她踮起脚跟,吻了——摄政王!

    那一吻激烈而缠绵,她用力捧着他的脸,吻得难舍难分,他用了偌大的定力才将她柔软的唇分开,手捧着她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

    “阿雪。”

    “凤郎,我等你!”风声里吹走了她清丽绝伦的泪,“我等你,一天,一年,一世,生生世世!”你敢不回,我绝不饶你!

    她说完捡起地上的斗笠,头也不回的奔上马车。

    “公主。”阿碧有些难过的看着雪衣流泪的脸。

    “启程————”

    雪衣对着赶马的太监大声喊道,一行马车复又行驶,在一众目光下消失在朱漆金钉的巨大宫门外,越渐远去。

    广场上号角声吹响————

    ------------------------------

    太庙。

    马车终于停在太庙前,她这邻国的公主,带着‘罪孽’来此忏悔,守慰东陵国太皇太后的灵柩,因此她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牵制和约束。

    进入这太庙的门,在他回来之前,她是无法走出这里的。

    她要做的,是不论有多少困难面对她,她都要活下来,活着等他回来。

    “阿碧,妳说这一场仗,会打多久。”下马车,抬头看一眼太庙宽阔威严的门庭。

    “公主,大概最快也要几个月吧。”阿碧如是回答。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阿碧亦穿着同雪衣一样的素衣,她会陪着雪衣一同,在这太庙守灵。

    原本雪衣是想劝阿碧跟随龙青天一起去战场。

    但是阿碧怎么也不答应,她知道再劝也无用,也就随了阿碧了。

    太庙门前,站着两排人,皆是一色青襟白褂的素衣女子。各个正拿目光打量着她这邻国的公主,摄政王的王妃。

    站在最前头的两名灰色裙裳的女子较为年长,大概是管束这一群守灵女子的姑姑。

    送她来的是小喜子。

    小喜子忙不迭的走上前去交代了些什么,阿碧同雪衣也走过来,小喜子为她俩人介绍那两人。

    “这两位是金姑姑和崔姑姑,她们同为这太庙的掌奉,负责管理守灵奉灵的一切事宜,今后在这,妳们都得听这两位姑姑的差遣。”顺着小喜子所指,雪衣和阿碧一一的见过请安。

    那称作金姑姑的约莫瞧来三十出头,较为年轻,脸色苍白,神淡漠。

    而那称作崔姑姑的女子则约莫四十左右,生得较为丰润,面色容和,对着她两人笑了笑。

    “奴才就只能送到这了,王妃保重。”

    小喜子打了个千,领着一行的车马离去。

    “妳们进了太庙,大家的份就都一样,都是为太皇太后守灵的人,彼此之间呼唤名字,妳既然请罪来此,就更要较其他人付出更多,才能让朝中那些文武大臣信服,这里不比皇宫,每得按规矩行事,若是听懂了,这便随我们进去吧。”那金姑姑冷语不缓不急的说道。

    “妳们放心,只要按本分行事,满了期,都能离开这儿。”一旁的崔姑姑笑着说了一句,雪衣和阿碧在一群女子的目光下随着一起走进了那扇高大,以黑漆刷成的浑厚木门,乍然一走进太庙,只觉得森的感觉环绕,连风都较外头冷了几分。

    (PS:太庙守灵的节不会长,很快会有波折,亲们猜猜,雪衣接下来会怎样呢?~O(∩0∩)O~~)

    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