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他的伤,她的痛⑥

    捏紧十指,让自己忽略他手指揉捏起的痛楚。

    靡靡的丝竹之音回在潮氤氲的堂内。

    銮金的长榻上,雪衣缓缓睁开清泪的眸子,忽然间主动送上自己的吻。

    压在她上的躯浑一僵,他的手停在她上,她就势挣开他的钳制,双手缠绕他脖颈,绵柔的吻如雨般落在他唇上、面具上、埋在他汗湿的颈子里,他长长垂落的青丝散落在她脸颊两侧,将两个人包围在狭隘的天地里,她吻得激切,吻得缠绵悱恻......

    喇而他浑绷得越来越紧越僵硬。

    周围的笑声渐落,清泪沿着她的脸颊滑落,她双手捧着此刻僵硬在那的金面深深望着他,“凤郎......你忘了么......你我都中了花毒,你痛,我便痛。......你可以骗我你有多厌恶我,可是你心里的痛却骗不了我......”

    “是吗,难道不是妳的心先痛了,本王才会痛?”沙哑低沉的声音压抑着。

    厥她清泪滑落,“是,我的心在痛,你感觉到了吗,既然感觉得到,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你怎么能忍心呢......我知道你不忍心的。我知道你是无法面对自己,凤郎......相信我,让我证明给你看,我真的不在乎,而且你的毒还有你上的伤疤不是没有得治,让我帮你,好吗?”

    他沉沉笑了起来,只觉得悲凉彻骨,鸷的目光充血般瞪着她,“本王不需要任何人帮!”说完,眼底浮动着毛骨悚然的笑意,“妳想证明,本王证明给妳看......让妳看看清楚,在妳眼前的究竟是个人还是个鬼......”

    话落,压在她上的重量一下消失,只听庞然两声巨响,门关闭,偌大的堂内陡然陷入黑暗,只剩下那青铜银树上摇曳的点点灯火,依稀能辨得清人的模样。

    丝竹歌舞都停了下来,烛火将人影扩大投映在薄纱上头,整个内忽然死寂,闷的空气里不安的因子遽然上升。

    她扶着前凌乱的衣裙,在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下陡然传来一声尖叫,清晰的尖叫猝不及防让所有人乱了阵脚,那些个女子的脸上皆露出了惊吓的神色。

    接着又是一阵的尖叫传来:“鬼!———鬼————”

    凄厉的尖叫,恐惧的求饶声四起,幽暗的灯影里,沉的冷笑格外清晰的刺激着所有人的耳膜。

    尖叫此起彼伏,鬼叫声刺耳惊悚,玄冥剑每划破出一道暗影,就有殷红的血光飞溅,洒在灯火照映的帷幔上,斑驳出一副瑰丽的血色红梅图。

    靡的血腥味冲破浓烈的酒味飘入鼻端,直让人心中作呕。

    她边的那些女子一个个脸色惊恐不明所以的看着下诡异的一幕,帷幔里走出一道影,手握长剑,光着上,长发披散,金色面具然无存,蹒跚的步子一步一步跨上台阶走上来。

    接着便又是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尖叫。

    那些上一刻还媚笑躺在他怀里的女人,这一刻已经只剩下恐惧,眼里盛满恶心,玄冥剑上血腥滴落,歌姬们花容失色呐喊着夺门而逃......

    剑上寒光掠动,那站在她跟前吓得四肢颤抖无法动弹的女子下一刻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凄厉的鬼叫声撕破了内闷的空气。

    雪衣拾起榻上那柄短刀,奋力挡住上官凤澜失控的杀戮,“不要再杀了、住手!”怎奈玄冥剑凌空划出,那几名夺门而逃的歌姬接连倒在血泊之中。

    扔掉玄冥剑,他反手握了她手腕,一步步着她,眼底充满血光,灯火印照出半边脸颊,怵目的伤疤几乎让他面目全非,在这昏暗的夜色里更觉可怖吓人。

    他笑着,笑得肩膀都在抖动,沙哑而苍老的嗓音撕扯般喊着:“看看——,看清楚了、没有这张面具,有哪一个女人还会对本王献媚奉承,她们眼里只有恶心、只有鄙夷、只有恐惧,站在这里的只是个鬼——只是个鬼——”

    暴戾的挣扎让他伤口再次崩裂开,顷长的影摇摇坠,在她扑上来那一刻用力将她拂倒,他自己也摔倒在地,他狼狈般躲避着她的目光,垂散的长发遮挡住那大半边灼伤的脸,急伸手将面具带上,却在最后被雪衣夺下。

    “把面具、舀来!”那一眼迸出凌厉的杀气。

    雪衣用力将面具朝下一扔,从他背后抱紧了他,“没有面具,凤郎,你转过脸来看着我,看看我眼里是不是有嘲笑,是不是有害怕!要么你一掌把我杀了,否则我绝不松手!”

    内一下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当中,她感觉到他绷紧的体,听见他粗重颤抖的呼吸。

    橘红色的灯火左右摇曳,

    绵柔的唇缓缓落在他背上,吻在那些让她心碎的伤疤上,“凤郎......我的心痛,你感觉不到吗......你以为你让我死心离开,我就能活得好好的,还能投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吗?你怎么可以这么不懂我,你不懂我......”

    泪水落在唇边,温柔的吻沿着他凌乱的青丝深深埋进他耳旁,他缓缓转过,烧毁的脸呈现在她眼前,滚烫的泪就在这一刻滴泪,她含着动人的笑深深望着他,温柔而绵密的吻一寸寸落在他前,吻过所有的伤疤,沿着他汗湿的下颌吻上了他的唇......

    他避开,眼底泄露一丝狼狈,她的心狠狠一阵揪痛着。

    她的手绕在他长发里,直起上跪在他前,让轻柔的吻一遍遍落在那张烧毁的容貌上,她吻到了他眼里滚下的泪,苦涩难言,她的泪水混着他的泪,彼此都尝尽了对方的心痛。

    温柔的吻带着哽咽的颤抖,不懈的吻着那些伤疤。

    一遍又一遍,

    一次又一次,

    感觉到他渐渐平息的暴戾,她的唇吻上他的唇,在他痛苦的挣扎之间滑入他口中,深深的抱着他,青涩缠绵的吻不舍不弃的渴望着他的回应......

    “凤郎,抱着我......你答应我不离不弃......你答应过我的......”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青涩褪尽所有的衣裳,在这一片血红之中,摇曳的灯火下她宛若初生的一朵雪莲,又宛若妖冶倾城的一朵曼珠沙华,在他面前袒露着赤子之,锲而不舍的吻着那些让她心碎的伤,缓缓的将他抱得更紧。

    在她缠绵渴求的吻中,他终于伸手捧起她的脸,狼狈的目光里是深深的痛楚,“为什么,为什么妳非要留下,为什么要这么固执......”

    她笑容绝美,含着欣喜的泪深深望着他,“因为我在天神面前答应过你,绝不离开你,因为我你,舍不得离开你......”

    痛苦挣扎的心在她如水般温柔清澈的眼神里彻底瓦解,他的手不断在颤抖,几乎捧不住她那张含笑的脸,苦涩的泪顺着他的脸庞沿着烧毁的伤痕滑落。

    她的脸上亦有绵延的泪水从眼角滚落,他捧着她,吻了她脸上的泪,吻上她殷红甜美的唇,进而深深将她抱在怀里,用着最大的力气似要将她揉入骨血中。

    “......雪。”一声沙哑而无奈的低喊。

    “你唤我什么?”她扬着脸,含着无限动人的笑容惊讶望着他,璀璨的眼瞳像是两颗黑色的宝石。

    他捧着她后脑,手指揉入她清香的发丝间,眼神浓烈而深刻,“......雪。”浑厚的呼吸埋在她头顶。

    眼眶忍不住又是一阵湿,她嫣然一笑,泪落两行,“......是,我是你的雪,我是你的雪。”她鼻头耸动,终于忍不住满腔的心酸扑在他怀里哭出声来,一遍一遍喊着:“我是你的阿雪,我是你的雪......我是你的雪......”

    他长叹一声,用力抱紧她,灯火辉映下,眼底掠过一抹深深的担忧。

    ---------------------------------------

    【ps:今天最少加更4千字,求鲜花月票鼓励~~~】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