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他的伤,她的痛③

    雪衣舀起面具端看,唇角浮上一丝笑意。

    他分明就是如此的在意着她。

    依稀,想起嫁入景王府的那些子,想起当初他冒充‘景王师傅’,想起在幽梦斋的点滴。

    记忆如潮水般汹涌而来,一幕幕都渀佛发生在昨天。

    喇他说这面具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没有,为什么要一直保存着。

    只因这面具是她与他相识的凭证。

    被烫红的手沿着那面具的纹路缓缓滑动,含泪放下,她又舀起那画卷打开,单笔的线条描绘着五官,虽然已经模糊,此时她却恍然明白,这画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

    厥泪水渐渐涌上来,朦胧的视线倒映着那陈旧的画卷,想起了那一天,蒹葭村村口,那戴着黑纱斗笠沉默不语的男子,原来他并非哑巴,而是他早已经在她斗笠被掀开的那一刻就已经怀疑她的份,怀疑她是纳兰雪衣。

    所以他沉默不语,不愿让她发现他是谁。

    想起代嫁入宫后的洞房花烛夜,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想起他的宠坏,他的溺,想起那无数萤光璀璨的灯笼......

    才知道,那些子里,他不是不想碰她,而是他心有愧疚......

    正当雪衣想着与他的点点滴滴,心中感动无限,一只手臂伸过来,忽然间将她手里的画卷夺下她才惊得回过了神,上官凤澜握着那画卷,眼里腾起暴烈之色,“是谁准妳乱动的!”

    雪衣握着那面具,含泪望着他,“凤郎......这面具,这画卷,都说明着你对我的在乎,为什么不信我,让我留在你边,让我证明给你看,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在乎......”

    他紧握着画卷,握得青筋暴现,鸷的眼神如掀起狂风骤雨,唇角狠狠噙着冷笑,陡然暴烈的将那画卷撕裂,干脆的画帛破裂声清晰的响起,雪衣呐喊着上来要夺下,可那画早已在他手中碎成无数的碎片,雪花一般的白色碎片被他抛向头顶,纷纷扬扬飘下的是雪衣那颗碎裂的心......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上官凤澜一手拄着拐杖,一手又猛然夺下她手里的面具,带着掌力狠狠的劈向书架。

    “不要!”

    雪衣下意识伸手过来抢,那暴戾的一掌凌空便将面具捏了个粉碎,一把握紧她挥过来的手腕,无法自制的将她甩向地面。“滚、滚——”激动而狂暴的怒吼撕扯在狭隘的御书房内。

    咔嚓一声闷响,是手骨脱臼的声音,伏在地上的雪衣瞬间惨白了脸色。

    眼前飘着无数碎裂的粉末,木伦草原上相识的点滴如倒带一般刺激着那颗疼痛无比的心。

    脱臼的痛,烫伤的痛,都不及此时此刻那颗揪痛在一起的心,痛得惨烈而哀伤,她不顾那动一下就疼痛抽心的手腕,趴过来用力将他大腿抱紧。

    “我不走、我不走!除非你把我打死,否则我绝不离开!”

    “賎、人!”

    面具下暴戾挤出两个字,苍劲的手陡然挥起手中红漆拐杖,狠狠对着那倔强的子砸下来,“妳想死、本王成全妳!”

    手里的拐杖失了控,对着她狂躁的一顿猛砸,直到力不从心,直到受重伤的他虚弱得脚步摇晃,她依旧死死的将他抱紧,两个人的口角都溢出了殷红的血,这一番腥风血雨的折磨,让两个人的心都痛得无法承受。

    雪衣紧紧抱着他,怎么也不松手,泪水如决堤的河流淌了满脸,“凤郎......不要这样......不要折磨你自己,我并没有委屈,我也不是为了母妃赎罪,我是真的因为你啊......”

    面具下溢出一声狂的冷笑,用力一脚将她踢翻,拄着拐杖激切的走到龙案前,挥笔书下一封休书,刺目的印章盖下,他把休书甩给她,“舀着休书,滚得远远的!妳口里的男人早已经死了,活着的只是个面具怪物,他不需要妳那该死的同,更不需要那可笑的,舀着它,滚!”

    雪衣一手拾起那休书,眼里泪水横流,将那休书往口中一咬,奋力撕得粉碎!清澈而美丽的眸子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要休我,给我个理由!否则我绝不接受!”

    下一刻,红漆拐杖又一次暴躁而狂烈的狠狠劈来,她不在乎,不在乎上的痛,她只在乎那颗撕裂般的心。

    凤郎,如果你能让我的心不再痛,那么我一定离开。

    但我知道,若我离开,这颗心一定活不下去的,你难道不明白么......

    庞然两声巨响,御书房高大的两扇门被人踢开,一道火红的影迅速走上来,夺下上官凤澜手里的拐杖,“皇叔、你疯了?!”

    上官凤澜摇晃的体定定的站在那,浑笼罩在狂而冰冷的世界里。

    “把她带走,本王不想再看到她!”

    上官重莲看一眼伏在地上浑伤痕累累的雪衣,眼底既心痛又有怒火,他蹲下来伸出长臂将雪衣抱起,不妨碰到她脱臼的手腕,惹来雪衣一声抽气的低呼,“痛、重莲......快放手......”

    上官重莲连忙将她放下,小心翼翼拖着她脱臼的手腕,只见那手臂手背上一块块触目惊心的烫伤,伤口水泡被挤破,血迹模糊黏贴着薄纱水袖,仅是看一眼都让人心惊。

    双拳陡然用力攥紧,上官重莲压低了声音对着雪衣说道:“别动,我帮妳把骨接上。”他话未落音,不待她察觉,一把剧烈的痛楚袭来,脱臼的手骨已然被接上,雪衣连连抽气,痛得冷汗淋漓,软软倒在上官重莲的前。

    “走!”上官重莲将她打横抱起,雪衣却抓着他衣袖摇摇头:“重莲,把我放下......我哪也不去......”

    上官重莲冷眸睇着她痛苦的脸说道:“由不得妳了!”说完抱着雪衣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御书房。

    良久......

    ()。

    “王......王爷?”小喜子低低的唤了一声。

    不见上官凤澜出声,却见他主子一直低垂着背影扶着书架站在那,目光落在地上那一堆碎屑上。不知是五月的阳光太过耀眼还是他小喜子眼花了,竟看见一滴泪一闪而过,滴落在那堆碎屑中没了踪迹。

    唉......

    一声长叹落在心头。

    栖霞,阿碧为雪衣清理包扎过伤口,含着泪暂且退出屋子,屋子里只剩下雪衣和上官重莲。

    雪衣牵出笑容看着一脸沉坐在那一直未动的上官重莲,说道:“怎么当了大将军打了胜仗回来,人也变了,话也少了?”

    上官重莲起走过来,拖着她受伤的手端看了几眼,忽而目光深邃的凝视着她,“离开他。”

    雪衣微微一愣,继而笑对着他摇头,“我不会离开他的。”

    上官重莲的眸光黯淡,长臂伸手将坐在头的她抱在前,她的脸紧紧被迫贴在他宽阔的腰上。她没有抗拒挣扎,只因为此时的他是如此的认真着,不似曾经的轻佻少年。

    “重莲......?”

    迷乱的桃花眼模糊有潮湿的水色浮现,他缓缓阖上眼眸,无声用力的抱着她。

    若半年前不曾发生过那件事,丑丫头,不管妳愿意与否,我都会立刻带着妳远走高飞,去妳的木伦草原,妳牧羊,我放马,我一定给妳一双属于我们的孩子......

    “重莲?”

    雪衣狐疑的看着上官重莲,是错觉吗?为何看见他眼底有潮湿的泪?

    这样沉郁的上官重莲让她有些不安和陌生。

    上官重莲温暖的手掌在她头顶揉了揉,勾起一贯邪佞而张扬的笑,只是眼底有掩藏不住的忧伤。“别再让自己受伤,否则小王会不惜将妳这‘婶婶’绑走,懂了?”

    “朝中还有要事,我先走,晚些再来看妳。”

    看着上官重莲离去,雪衣心里难以自制的沉重着,想了想,她唤来阿碧。

    “孟然先生?”

    雪衣点点头,“妳去把他请来栖霞,现在。”

    【ps:今天会有加更哦,求月票~~~~~~】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