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白衣少年,来世再见①

    别宫,摄政王寝宫。

    门口,雪衣端着熬好的药汤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走进一间又一间的屋子,一直到了上官凤澜所睡的卧房。

    脚步蹙在屏风处,怔愣看着屋子里的上官弘宇还有歌盈盈。

    上官弘宇的目光在她上短暂的停留,雪衣复又走了进来,端着云盘请安。

    喇“免了。”上官弘宇轻声说道。

    雪衣谢恩起,抬头时,目光凝聚,落在上官弘宇的脸上,像是透过那张脸,看到了一张似曾熟悉的容颜。

    她恍惚走了神,恍惚看见那许多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在她累得趴在工作台上囫囵睡着时,会有个白衣卓然的少年安静的走过来为她披上一条薄毯,在她发上烙下轻柔的一吻。

    厥在下一世,在现代,在她十五岁那一年,爸爸带回来一个孤儿。

    犹记得那一天,他穿着一件似雪的白衬衫,穿一条同样白色的休闲长裤,长长的发丝齐肩飘着,干净透着清香,站在五月的樱花树下,对着她绽放一张比蓝天还要澄静的笑容,笑着喊她:“姐......”那一声叫唤,是那样自然,渀佛他许久以前便认识了她。

    “阿雪啊,这是爸领回来的孩子,叫成宇,以后,小宇就是咱叶氏家族的一员了,妳比他大了一个月,以后,妳就是姐姐,要好好照顾他,知道了吗?”爸爸笑容慈的对着她说道。

    “哦......”

    她一直在打量他,看他目光毫不避闪的与她对视,那双淡淡的眼睛,宛若五月蓝天上最凉的一缕清风,一下能吹进人的心坎里,却又分明锐利难辨。

    “阿雪,妳还愣着做什么,来,快带小宇上楼洗个澡,换衣裳,爸这就去做饭为小宇接风洗尘。”说完,爸爸提着行礼拉着小宇跨进了家门。

    浴室里,她为他放水洗澡,而他靠在墙上静静端看着她许久。

    她总觉得,那目光像是在追逐一只到手的猎物,而不是在看一个头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至少也不是在看一个‘姐姐’。

    她回头时,他唇角含着笑意说道:“姐,妳披着发一定更好看。”

    她看着他长腿径直走上来,氤氲的浴室里修长手指拔掉她马尾上的发圈,柔软的长发倾泻而下,落在他指间,朦胧的镜子里,她看见他清美的眸子里一掠而过的柔,让她看得入了神。

    “瞧,妳的发很美,披着跟动人。”他清冽的语气带着不明的意味。

    她慌忙垂下头夺下发圈将发又绑了上去,咕隆说道:“我经常得跟着爸进地下陵墓,不适合披着发。”她舀了条浴巾给他,“喏,水好了,你先洗澡,我去帮忙爸做晚饭。”

    她夺门尚未成功,后传来他随意的声音:“姐,帮我买条内/裤上来,我内/裤忘带了。”

    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回头瞪着那白衣少年,这真的是头一次见面的‘弟弟’?

    可当那美得有些过分的脸上笑如清风,她忽然就有了一种做为姐姐的责任感。

    “哦。”

    她淡冷的回了一句:“你先洗,我、我下楼去买。”

    “妳不先看我穿多大的?”

    十五年冷淡甚至是被誉为‘古董’的子彻底在这一刻被他瓦解,她不由自主的涨红了脸,回头快速的上下将他扫了一眼,没想到才不过十五岁的少年,竟比她高出一个半头,完全是过早成熟的典范。

    后来才知道,他的父母是爸爸曾经的对头。

    她叶氏家族是盗墓一族。

    而他凌家是考古世家,他的父母在一次车祸中丧生,独留下他这一个儿子,爸爸在与对头的惺惺相惜中产生了多年的感,于是将这才智聪明,博学渊识的少年毅然领回了叶家。

    后来的子里,数不清多少次她为他买内裤,尺码渐渐的在变,那清俊的少年越渐成熟,数不清多少次他怨她绑着头发,怨她不洗澡,怨她不上街不修边幅。

    可那总是一白衣的少年却会在安静的夜里悄然为她搭上一件薄毯,为她写好报告,为她查好资料整理成文档摆在桌面上,在她入陵墓的时候为她养的兰花浇水......

    十九岁那年,爸爸在一次盗掘陵墓时发生意外。

    从此只剩下他和她。

    带着爸爸的遗愿,还有叶氏家族的祖训,她一直不懈的在寻找黄金宝盒,而他虽然坚持不成为盗墓者,但一直在背后利用他渊博的知识为她做尽一切。

    十年的相依相伴,她与他渀佛成为了对方的依赖,谁也离不开谁。

    直到那一年,她二十五岁。

    还记得,那一天,在传说中漠北王曾驰骋疆域的漠北一带区域,她在一片渺无人迹的沙漠里终于找到了寻找黄金宝盒的关键所在,眼看着要解开家族遗传的秘密,寻找到黄金宝盒,而找到宝盒,便能寻到漠北王的陵墓。

    然而盗墓界里,以凌少风为首的对头一直对叶氏家族的人紧追不舍,尤其是她。

    凌少风的手段险毒辣,那一次她便着了对方的道。

    狂沙漫天,飞沙走石,呜咽的凄厉夜晚,那白衣卓然的少年悄然如从天降,她与他险险逃出凌少风的营地,驾着吉普越过荒野,却不幸遇上流沙......

    风在吹,沙在卷,天地倾塌的世界里,她看见凌少风的人马追来,火光明灭,照着凌少风沉的脸。“你们两个,我只能救一个,是要她活,还是你自己活,你来决定!”凌少风噙着冰冷的笑容宣布着生死裁夺。

    她看见小宇清美的眼眸里含着笑,在她唇上深深烙下一吻,“阿雪,找到宝盒,来世再见......”那一刻,她惊恐的意识到什么,来不及抓住他的手,那白衣影已经纵然跃进流沙最深处。

    “不——小宇——”

    风沙如鬼哭狼嚎,淹没了她凄厉的呐喊,汹涌的流沙张着倾盆血口无而急速的将最后一抹白淹没,十年来与他相识相伴的点滴记忆一幕幕涌上脑海。

    原来,那少年早已经长大,

    ()。

    原来那少年眼中所盛满的柔不叫相依,而叫宠溺......

    原来那无数个夜晚烙印在她发丝上的轻吻不是道一声晚安,而是在诉说深......

    在他唤她阿雪,在他最后那一眼里,

    她才知道,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曾把她当姐姐。

    虽然知道的晚了,虽然她一直把他当弟弟,

    可是他已经是她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当那一瞬间的永远失去,

    当他毫不犹疑的选择了放弃自己的生命,

    她已经挥霍了他十年的‘亲’。

    没有了他的子里,她躲在一个人孤独的世界里,才知道没有他在的子是那么的糟,没有人为她做饭,没有人在她盗墓受伤后为她上药,没有人在深夜为她整理资料,没有人给她洗衣服,没有人在她发高烧事照顾她,没有人在她夜晚做噩梦后为她点一盏烛灯,没有人再为她拔下发圈,没有人再含笑看着她......

    只剩下那一盆兰花,她精心的呵护着,

    渀佛能看见他为兰花浇水时的神

    多少次夜里哭着醒来,从桌上爬起,没有毯子落地的声音,背上是一片的冰凉,不再有属于他的温暖。

    “小宇,我会从凌少风的手中夺回那星宿密码,找到黄金宝盒,我要让凌少风后悔见死不救!我要让他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从此,她的人生目标只有发掘黄金宝盒,找到漠北王陵墓。

    直到成宇死后两年,她遇到了那个男人,苍亚泽......

    眼眶渐渐的湿,泪水不知不觉滑落,那张曾经再熟悉不过的脸浮现在眼前,他正看着她,用一贯的清柔眼神,默默注视着她,是他吗?

    是她的小宇回来了吗?

    “小宇......”

    一声低唤飘落在自己耳中,她恍然清醒过来,脸还是那张熟悉的脸,但神却带着疑惑。

    原来不是小宇,可是眼前这张脸,却几乎一模一样。

    如果这个时空真的是前世,

    那曾经的太子,当今的皇上,会是小宇的前世吗?

    “小心。”他忽然伸手稳住她手中所端的云盘,那云盘里的药盅洒了些药渍出来,他冰凉的手指握在她托着云盘的手上,两人四目相对。

    榻上,金色面具下幽暗邪邃的眸光定定的看着这一切,看着她刚才面对上官弘宇时的失魂落魄,和眼底涌出的深泪花......

    -----------

    ps:(感谢阅读,明天见)求月票求鲜花~~~~~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