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与君相随,不离不弃!①(6000字,求月票)

    上官凤玄手心捧着雪衣的脸,眼底布满血丝,目光不再平静,一再的问她:“为什么不相信,本王说过为妳可以做任何事,如果在饆饠山妳选择告诉我妳的份,本王绝不会让妳以冒险入宫,妳要复仇,本王为妳做,妳要一个安宁的生活,我端王可抛尽一切,妳以为,本王对‘五娘’所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

    雪衣渐渐听明白了他所说的话,有些惊讶:“你,知道我是谁了?”

    “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妳的份?”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纳兰雪衣的?”雪衣不答反问。

    蜡“回答我的问题!”他亦坚持着。

    雪衣定定的望着他,脑海里回想着上官凤玄所做的种种冷酷的事,又回想起四年前在破庙的那三个晚上,没想到,当初所救的人,竟然就是他。

    那次围场狩猎的金斑蛇绝不是偶然,那么是他刻意所为?

    斡如果他是为了确定她是否是当年救他的女子,那么后来他一定是有了确切的答案了。如果他确定了答案,为何一直没有说出当年的事?

    他对她所做的那些,不过是为了报恩,还是他真的着当年貌丑无盐的纳兰雪衣?

    雪衣推开他,背转,说道:“四郎口口声声说可以为我做一切,可是在‘五娘’的眼里,四郎只是个冷血无之人,‘五娘’又怎能拿全村人的命来赌。”

    上官凤玄一把握着她,目光有些心痛若狂:“可妳不是‘五娘’,妳是纳兰雪衣!”

    “在我心里,没有分别。”

    上官凤玄手心用力捧起她的脸,“在本王心里却有分别,这世上本王可对任何一个女人无,但绝不包括妳!”

    雪衣目光与他直视,“所以,四郎为了我,可以残忍的杀害那三个东匪帮的人,手段甚至令人发指?甚至,四郎为了江山权力,不惜无利用‘五娘’,‘五娘’对四郎有恩,可四郎却毫不留,这样的四郎,谁人敢相信他会真心一个人?”

    上官凤玄目光眦裂,饱含苦楚的看着她那双排斥而畏惧的美眸,望了良久,终究没有将他送她入宫的目的说出。

    他目光暗了暗,语声嘶哑:“妳要怎么才信,本王一片待妳之心?”

    雪衣看着他,道:“四郎无需对我证明什么。”

    上官凤玄目光里的苦楚陡然更甚,握在她肩膀上的手因隐忍而发抖:“妳出宫,妳要复仇,本王为妳去做!妳要东陵江山倾塌,本王为妳毁了它!”

    雪衣震惊得倒退一步:“你要做什么?!”

    “这难道不是妳入宫的目的,不是妳所想要的?”

    “你是东陵国王爷!”堂堂王爷,怎可背叛自己的国家?

    “王爷又如何。”

    “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

    “他们曾对妳做过些什么,本王便一一的替妳讨还。”

    雪衣陡然拔高了音调瞪向他:“你要杀他?我不准你这么做!”

    上官凤玄眸光一暗,“难道本王错了?”

    雪衣眸光澄亮,直直的望进他眼睛里,“如果一天前你这么对我说,或许我会很欣然的接受,或许我会利用你的来达成我的目的,可是今天却不行,你要伤害他,我绝不答应!不管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的权,我都不许!”

    上官凤玄眸光掠过一抹狐疑,怔怔的看着她好一会,“妳,记得一切?”

    雪衣眸中亦有些微的惊讶,但转瞬便冷了下来:“看来,四郎早在暗中调查过,知道了四年前所发生的事,也一定知道了我跟他之间所发生的事,四郎口口声声说信任,却在此时依旧选择隐瞒,四郎在怕什么?”

    上官凤玄目光一点点冷却,“妳就这么她,他是如何伤害妳的,老太妃对妳做过些什么,妳这便忘了?”

    “比起我娘对他所造成的伤害,他对我做的那些根本不算什么,而今我做下这一切,老太妃也都偿还了,可我对他所做的一切,却不可原谅。”

    “所以妳打算委屈自己,回到他边?”

    “我知道你或许会觉得我可笑,在复尽仇恨之后,却又无耻的去想着弥补,可我在天神面前起过誓言。”

    雪衣眼中已隐隐有泪光闪烁,盈盈的美眸望着上官凤玄,“此生他,......不离......不弃!”

    上官凤玄眸光一点点沉寂,定定的望着她良久,“若我不答应。”

    雪衣目光坚定而执着的看着他,绝美的面容上,一双美眸闪烁着动人的光彩:“四郎可以用血姬束缚我的心,把我变成你的傀儡,但你永远得不到‘真正’的纳兰雪衣。”

    “本王在妳眼中,真就如此不堪?”上官凤玄低低的苦笑了一声:“血姬的解药,......几天后,本王会给妳。但妳此刻要回到他边,本王不答应。”

    上官凤玄说罢,眼眸冷却:“来人!”

    屋外不一会有人入内,上官凤玄道:“把门窗封好,把人看好了,若人丢了,你们提头来见!”

    雪衣惊讶的看着他:“你想做什么?”

    上官凤玄深深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顷刻弹指间点了她的道,将倾倒的她放回榻,“本王会派人来照顾妳,妳暂且就留在这。”

    雪衣不妨他会突然转变,有些急了,“你不可以这么做,把我放开!”

    上官凤玄不再回应她,转出了屋子。

    -------------------------

    夜。

    沉寂的别苑内,一道影晃了进来。

    门缝轻轻开启,影闪入屋内,迅速来到榻前,雪衣瞪着来人,低声惊呼:“舟月?”

    “他有没有对妳怎样?”他说话间点开她的道。

    雪衣摇摇头坐起,“你怎么会来东陵?”

    楚舟月揭开面巾,深深看着雪衣,“妳真的半点不曾想过我。”他从她眼里看见的,只有疏冷。

    雪衣面对那张曾经钦慕过的容颜,淡淡的道了一声:“楚大哥。”

    楚舟月一怔,“妳?”他还记得,她曾说过再不会如此唤他,两人从此陌路。

    ()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雪衣道:“我只想问你一句话,当年母妃所做的事,你是知,还是不知?”

    楚舟月脸色暗暗沉了下来:“看来,妳的忘魂蛊已经解开了。”

    “是,忘魂蛊解了,原来我只是你们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曾经你和母妃都是我唯一信任过的人。”

    “雪衣,我......”楚舟月握紧她手腕,道:“雪衣,跟我回北苍,我会用一生待妳好。”

    雪衣脱掉他紧握的手,说道:“我大概已经猜得到当年你娶我二姐是受了谁的胁迫,可是就算我知道你是被无奈,如今我也不可能再跟着你回北苍,楚大哥,雪衣从未过你,那三年的记忆,不过是母妃以忘魂蛊强行塞给我的记忆,那都不是真的,现在忘魂蛊解了,所发生的这些,你真的以为,能就此算了?忘了?”

    楚舟月目光隐隐的痛着,“雪衣,妳留在东陵,不会有幸福,跟我回北苍,咱们还像从前一样生活,我可以给妳最好的一切。”

    是,他当然可以,他如今已经是北苍的太子。

    “二姐呢?尼雅怎么办?”雪衣用冷冽的眼神问着楚舟月。

    楚舟月僵硬着体,沉默着。

    忽然,屋外火光冲天,楚舟月握着她的手走出门口,只见院子里布满了手持弓箭的侍卫。

    雪衣看着走出来的上官凤玄,惊讶的道:“你早就想到要以我来引他现?”

    楚舟月轻笑一声,握紧雪衣的手说道:“别担心,这些人,挡不住我。”

    上官凤玄忽而也轻笑了一声:“是么?”他看向雪衣,道:“她上的毒,你也不在乎?”

    “你敢对她下毒!?”楚舟月清怒的容颜凌厉来。

    “没什么是本王不敢的。”

    上官凤玄道:“看得出来你不忍伤她,是让她留下来本王给她解毒,还是你带着她离开这里错失机会,你想清楚了。”

    雪衣忽然反手握着楚舟月,急忙说道:“楚大哥,我的毒不要紧,带我走,离开这!”

    楚舟月还在衡量之间,忽觉口一阵隐痛,面上遽然变了色,雪衣扶着他摇晃的体,惊讶的看着上官凤玄,“你对他下了毒?!”

    上官凤玄俊美的面容如覆了一层薄霜:“是他自己撞了上来,怨不得本王,他来得倒也巧,现在,是要他活还是死,全凭妳做主,妳若留下,他便可活,否则......”

    雪衣有些无法置信的望着上官凤玄,为何忽然之间他会变得如此?

    难道一个人真的可以在上一秒还说着深无悔的话,下一刻便利用手段无待你?

    不是不知道他的冷血。

    可是这样急遽的转变,让她一时之间既迷惘又难以理解,更是有些震怒。

    “来人、将他们押入地室,严加看守!”

    -------------------------

    边关告急,帝京风雨飘摇。

    夜,躁动不安。

    各路兵马蠢蠢动,帝京城外五十里处,巫山。

    月色下,一袭红袍迎着晚风飞扬,银色铠甲习习闪着光芒,长发松绾,张扬着狂傲的轮廓,远处,公孙小妹定定站在暗处看着那沐浴在月色下的孤独影。

    仿佛能看见,那妖娆风华的容颜一回眸刹那,邪佞而蛊惑的凤眸是让人窒息的深邃,曾经少年,经过了沙场上血雨腥风的磨炼,而今已是气盛傲人的成熟男人。

    似乎感觉到她的目光,那影缓缓回眸,当落在她方才所站的地方,却只剩一片孤独的树影,眸光微睐,上官重莲将目光收回,手心里,握着那把雪衣赠与他的金刀匕首,那刀把上镶的漆,已经有些剥落。

    “出来吧。”

    他低低唤了一声,不一会,后脚步轻踏,站立着一道小的影:“莲哥哥......”

    “怎么还没睡。”

    “我,我见你一个人在这站了许久,怕你饿了,所以......所以烤了只地瓜给你。”双手捧上来,手心里的树叶上放着一只已经剥好皮的地瓜,香甜的味道窜入鼻端。

    “妳留着自己吃吧。”

    公孙小妹忙摇摇头道:“我,我跟宝珠都吃过了,这是我跟宝珠特意为你留的。”

    上官重莲看一眼那地瓜,本再回绝的话没有说出口,脑海里忽然想起那一次雪衣悄悄入祠堂为他送馒头的景,“我头一回知道,原来馒头那样好吃......”他不知不觉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公孙小妹狐疑的看着他入神的脸,“莲哥哥,馒头哪有地瓜好吃,快乘吃了吧,冷了可就不好了。”

    目光聚拢,收回心神,他接了地瓜,目光落在公孙小妹的脸上,左脸上赫然浮现着一块难看的伤疤,他伸手抚上她脸颊,道:“还疼吗?”

    公孙小妹盈盈一笑,那双圆圆的美眸总是会弯成月芽的形状,只是那瞳仁里不再是清透的单纯,从这伤疤烙印在脸上开始,那双眼睛里便满满的装着藏也藏不住的忧郁。

    “已经有半年时间,早已经不疼了。”她看他接下了地瓜,将目光落在那金刀匕首上深深望了一眼,眸光一垂,轻声道:“你慢慢吃,我先回帐篷了。”

    公孙小妹转离开,正看见孟然走了过来,她唤了对方一声,轻步向着大帐而去。

    “王爷。”

    孟然与上官重莲同看着公孙小妹离去的背影,说道:“小王妃近的心似乎好些了,多少也开始说话了。”

    “部署如何了?”上官重莲收回目光,一下转为傲冽的气势。

    “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帝京有没有消息传来,我八皇叔病如何了?”

    “不是太好。”

    上官重莲转头,视线落在孟然的上,停在那左肩以下的断臂上,眸光暗了暗,说:“孟叔,你可曾恨我八皇叔?”一年前孟然隐瞒实未报,在得知雪衣被追杀坠崖亡的消息后,上官凤澜让孟然自断一臂,放逐边关,留在了上官重莲的边。

    “从孟然誓死追随王爷那一刻起,王爷要我的命,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给他。”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上官重莲短声一笑,“可小王却恨过你。”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你这一臂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些,我想你一定没有想到,她非但没死,而且有一天会卷土重来,又回到我八皇叔边,搅起一番更大的‘风浪’。”而他也一直相信,她还活着,而她果然还活着。

    孟然道:“孟然从不后悔当初的决定,若是再重来一次,孟然还是会选择不救。”

    “你倒是一心里只有我的八皇叔。”上官重莲冷淡哼了一声。

    -------------------------

    地室,两后。

    门上的锁链发出唏嗦的声响,雪衣惊醒,此时门打开,她惊讶的看着走进来的人,“你?你的毒解了?”

    楚舟月快步上来拉着她的手,道:“走!”

    “等等!”雪衣将他拉了回来,“你先告诉我,你的毒?”

    楚舟月唇角掀了一道弧度,道:“经过两天,我已经用内力把毒都了出来,别担心,我这便带妳离开此地,走!”

    雪衣眼底隐隐的露出欣喜之色,脑子里装的全是要见上官凤澜的念头。

    她点头,跟着楚舟月悄然走出地室......

    刚出地室,迎面几柄暗器飞来,楚舟月搂着她轻易避过,前方同时响起一道压低的声音:“公主?”

    “阿碧!”是阿碧找来了?幽暗的光线里阿碧快步走了上来,上下打量着雪衣,余光却落在一旁的楚舟月上,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楚公子?!你、你怎么会——”

    “阿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离开!”

    阿碧忍着诧异点了点头,楚舟月护着她们两个,三人离了端王别苑。

    帝京街头,雪衣想着要如何才能入得宫去,忽然想起当初太子给过她一道金牌,若没丢的话应该还放在了景王府的香雪园中,她打定主意先回香雪园取金牌。

    楚舟月却将她拦下:“雪衣,难道妳不想见妳的母妃?”

    雪衣脚步一顿,沉默了一会,说:“不想。”

    “那,妳也不想见妳的父皇?”

    雪衣面露惊诧:“你说什么?父皇他,没有死?”

    “在他被施火刑前一晚,我找人代替了他,把他藏在一个地方,只不过他如今病重缠,想再见妳一面。”楚舟月道。

    听到父皇没死,雪衣心中无疑是震惊的,看一眼皇宫的方向,她最终又转回,道:“虽然我也想见父皇,但我有更在乎的人,他就在东陵,我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楚舟月有些急了,“雪衣,西夷国举兵五十万压境,东陵国此时已经是外忧内患,朝堂动,妳留在他边,不止危险,也不会幸福。”

    雪衣眼中隐约泛滥着泪水,定定的看着楚舟月,“我不奢求幸福,但求不让他一人陷绝望当中,刀山火海,上天入地,我都不会再离开他半步,他弃我恨我怨我怒我,我都不管,我只知道,我他!”

    -----------------

    【崩溃,码到凌晨了才把加更的6千字码完,结果一看到2号了,囧,抱歉,为了弥补亲们,猫今儿白天还会再多加点,争取再发8千字上来哈。今天早上6点起到现在凌晨码了1万2实在太累了,明天白天早点起码,么么。】

    PS:亲们可能对昨儿那个宝宝投票误会了,那真的只是个兴起的投票而已,不代表猫剧的安排,纯粹为了投票而投票,结果没想到亲们都不相信猫,弄得一些亲纷纷来质问猫,猫有些不胜其苦,所以就删了。

    唉,猫累死了都,囧~

    猫的文,就请相信猫,猫不再多说,只想说,亲们一路跟下来,猫没有让亲们失望吧,所以继续相信猫。

    猫说:这会是一场美好而动人的三世缘。。

    希望亲们给猫是更多的鼓励和支持,多多投票撒花~~~~

    哪怕是爬出来给猫一个吻也可以的嘛~

    么么大家~

    不行了,太累了,猫先洗洗睡了,晚安~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