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③

    

    雪衣苦涩一笑,什么话也没说,拈了药,送入口中咽下,眼里的泪也是痛的。

    “如果这是颗毒药,或许就解脱了吧......”

    风声呼祚,雷雨仿佛没有尽头,沉沉的天也在痛吧?

    像是感应到她的念头,心尖上陡然一阵刺痛袭来,脚下一软,她跌趴在地,汹涌的雨水汇聚成滚滚的水花将她淹没,一股血腥翻涌着,一张嘴,血红从口中呕出,顷刻汇入地面啪嗒的雨水中,染红了青石铺就的街道。

    她双手撑地,几次又无力的滑倒,那抹黑色的影已然不再,仿佛是一场错觉。

    可地上的血渍却醒目依然。

    她含一抹笑躺在那,躺在倾盆的雨水之中,仰面看无边无际的雷雨一点一点,成千上万,数也数不清的雨点一颗颗从漆黑的天际砸下来,砸在脸上,生疼。

    是毒吗?

    困这种心痛致死的感觉,是要解脱了么......

    视线里只剩下遥不可及的夜空,铺天盖地的雨水倾注着整个繁华的帝京,她躺在这,仿佛一颗渺小的尘埃,天,原来那么高......

    心一次次的抽痛着,刺痛着,锥心的痛入骨髓,苦得让人难以承受。

    缓缓阖上眼眸。

    眼前渐渐浮现出一张面具,面具揭下,露出一张邪魅俊美宛若神祗的脸......

    凤郎......

    豆......小衣,回来了......

    可是我们,还能回的去么......

    凤郎,原谅小衣把你忘了,原谅小衣没能赴约,

    凤郎,你恨吗?你恨吧,你怎么能原谅‘我’对你所做的一切,你一定恨得心都碎了,你恨我的无,恨那碗毒,恨‘我’的那一把火......

    凤郎,你痛吧?你一定痛,很痛很痛,就像我现在所感受的,痛得像是要这么死去......

    可我永远也无法感受你当时的痛。

    多少个夜晚,多少的生死挣扎,你才能从死神的手中夺回一条命来。

    你该恨我,该报复,你所做的一切都应该。

    可我对你的报复却再没了理由......

    为什么这个世界到处充满着谎言,为什么要有那么多难解的仇恨,为什么至亲的人,也可以一朝背叛?

    娘,当您扮成女儿的模样站在他面前,亲手递给他一碗毒药时,您一定无法扮成女儿的心,若您连心也能扮,您一定,会看见女儿心中流下的泪......

    苍天,你开眼了吗,你让我回到前世,如果只是为了看到亚泽的前世被我所负,如果要以此让他偿还我那一世的恨,我宁愿他再一次手握长剑穿透我的体,宁他负我,也不愿我负他......

    天,你若有眼,你会看见,那一枪打在我膛上,留下的泪,叫甘之如饴......

    汹涌的雨水将她冲刷,她以为自己会这样死去,可是没有,等来的是一场将她覆灭的狂潮,苦涩得让人绝望。

    街道上黑暗无边,风雨中吹刮着朦胧的灯火,前面的路漫无边际的黑暗着。

    她拖着沉重的步子,毫无方向的走着,走得那样急切,像是要寻找什么,跌跌撞撞,不知在雨中绊倒了多少次,所有的一切都飘忽不定,头昏沉得难以思考,心痛麻木着,视线灼得让人难受......

    泪水不停淌出眼角,她急切的呼喊着,一声声喊着阿碧。

    阿碧......

    阿碧妳在哪,我看见北苍皇宫了,看见了木伦草原,

    看见了红河水,看见了曼珠沙华,

    阿碧,我要回去,我要回北苍,回木伦草原,亚泽的前世在那,凤郎在那等着我,他一直在那等着我回去......

    我要回去,要去找他,他一定等得急了,

    寂寥的街道上,那一抹急切奔走的影终究倾倒在地,跌趴在浑浊的大雨中。

    一道影走来,站定在她面前,她抬起头,恍惚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阿......碧......”

    阿碧蹲下来,脸上垂着两颗晶莹的泪,混着雨水滑落:“公主......”她将雪衣扶起,雪衣反手用力握着她的臂膀哭喊着:“阿碧,我把他忘了,我怎么能把他忘了,他一定生气了,可是我们共同喝下红河水,分不开的,他一定就在那等着我......”

    “阿碧妳听到了吗,带我回去,我要回草原,我要去找他......”

    阿碧紧咬着下唇,看着雪衣的神心碎不已:“好,咱们回草原,这就回草原......”

    雪衣笑了,红肿的眼眶里泪水滑落,体渐渐向后倾倒,眼眸缓缓阖上,倒在阿碧怀里的那一刻,她仿佛看见了碧油油的芨芨草,看见了一骑快马上,有俊美的白衣男子扬尘而来......

    ----------------

    同一个夜晚,大雨瓢泼的崇华观内。

    “师傅,不好了,不好了。”

    “静思,怎么外头吵吵闹闹的?”有叫静思的小道姑回答:“师傅,待我去问问。”说罢转,可门口早已有另两名女子闯了进来,那老道姑摇摇头:“妳们两个,怎么总是冒冒失失,上是怎么回事,弄得浑是泥水,又上外头闹了?”

    “师傅,不好了,静心师妹失足跌落山崖,找、找不到了!”

    “什么,让你们好好看着她,怎么好端端的会失足落崖?!”那老道姑一下站了起来。

    有个小道姑踟躇着,瘪瘪唇,说道:“是,是静空她养的兔儿跑丢了,我跟静心帮忙上后山找嘛,后来大雨把后山冲塌了,静心就......就被冲走了。”

    -----------

    感谢亲们阅读,明天是4月新的开始,希望亲们继续给猫投票哦,继续支持猫吧,加油加油~,么么。

    ()。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