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①

    

    半月后。

    骠骑将军府。

    “将军、将军不好了!”将军府花园里,传来一声喝斥:“放肆,是谁在这大呼小叫,忘了将军的吩咐了,将军府里,严喧哗!”将军府管家迎了上来,后,龙青天正从大门走进来。

    “怎么回事?”

    困他话才落,只听前头拐角又是一阵吵杂,几名婢女嚷嚷着退了出来,定睛一看,只见‘朱儿’手里握着一把剑,着一睡衣,得那些婢女近也不是退也不是。

    阿碧远远的看见了龙青天,龙青天走上来轻易将她手里剑给夺下,阿碧浑无力,也无法挣脱他,只是伏在他上嚷着要入宫去。

    “带我进宫!带我进宫!”

    豆“夫人,现在将军回来了,您可以问问将军,奴婢们并没撒谎,夫人的确是将军的......”

    “好了,妳们都先退下。”龙青天一开口,那些婢女都住了嘴,哦一声退下了。

    阿碧只知道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在将军府,一问才知自己昏睡了半个多月,也多少问了些宫里的形,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嫁给了龙青天?!

    “告诉我,是......小姐把我嫁给了你?”阿碧脸色苍白,看起来很是虚弱。

    龙青天忽然定定的看着那双眼睛,缓缓眯起了眸子,他打横一抱,抱着阿碧向回走。“她在妳病重昏迷的时候要把妳抛弃在无人问津的梅清宫,被我撞见了,因妳是宫女,所以只有向她跟王爷讨要了妳,这才把妳接到了我的将军府,妳放心,我既然娶了妳,就会好好待妳。”

    龙青天后面说了些什么她根本没有细听,而是一心在雪衣的上,“你......胡说......,我要见小姐,带我入宫......带我入宫去见她!”

    “妳伤未愈,病了这么多子,此时不宜下榻。”

    阿碧心中忧急,用力从他上翻下来,“......好,你不带,我自己入宫!”

    “妳只是将军侍妾,没有诏命,妳一个人是入不得宫的。”

    阿碧子定住,“那我便在宫门口等,她一不出来,我便一不离开!”

    龙青天见她自虐式的拖着虚弱的子一步步向前走,忽然没来由的有些怒火,再一次上前来将她抱起往回走:“她弃了妳,妳又何必再将这无的人放在心上。”

    “啪!”

    干脆而响亮的一记巴掌甩在那张粗狂而英的脸颊上,“我不准任何人侮辱她!谁都不行!”阿碧眼里盛满了凌厉的光芒,闪着执着而坚定的光彩,直直的瞪着龙青天。

    龙青天又是一怔,微睐的眸光定定的她对视良久。

    这眼神,这子,为何如此这般相似?

    “好,我带妳入宫,但至少要先换了衣裳用过饭以后。”

    别宫,栖霞

    栖霞外,龙青天走了上来,看一眼跪在栖霞门口的阿碧,阿碧殷切的目光询问着他:“怎么样,小姐肯见我了吗?”

    “起来,随我回将军府!”

    “不、小姐一不收回成命,我便长跪在这宫门口不起!”

    “圣谕已经下达,妳的宫籍已除,这宫中规矩,妳是留不得的。”

    阿碧长眸看着栖霞紧闭的门,忽然从地上爬起扑到门口用力将那高大的红漆大门拍打:“开门,让我进去、小姐,让我进去,我是‘朱儿’啊,小姐!”

    阿碧拍着,哭着,喊着,无力的攀附在门框上:“我知道妳一定在里头,我知道妳一定听得见我在说话,别不要我,妳答应过我的......”

    公主,妳答应过阿碧,咱们两个相依为命,谁都少不了谁的......

    妳怎么可以把我送走,阿碧怎么能留妳一个人,

    “开门、把门打开,让我进去!”

    龙青天隐忍着中怒火,看她子摇摇晃晃,在她倾倒之前将她接在怀中,“现在死心了,跟我回府!”

    阿碧已经无力再喊些什么,只是一个劲的淌着泪,任由龙青天抱着,她倒在他膛里,形容伤心至极,不停的含含糊糊低语些什么:“......我不可以离开......她不能没有我......”

    ‘吱~’

    门开启,门缝里雪衣远目那离去的背影,捧着呜咽的唇,靠着门滑落在地。

    阿碧,别为我担心,不远了,只需几天,所有的一切都将结束。

    都将结束了......

    -------------------------

    “劈啪!”

    一道紫色的闪电扶摇而下划破夜空,狂风呼祚,吹响廊檐上水晶风灯哗啦啦作响,天似要倾塌,电闪雷鸣,云滚滚,树桠上翠绿的树叶婆娑摇晃,一片片飘落了满地。

    雷声震耳聋,闪电诡谲吓人。

    永寿宫内漆黑一片,灯火全无,仿佛所有的宫人都悄然入睡了,连雷声也无法惊醒,一道影推开门,披风下脚步缓缓朝着厢房而去。

    电闪穿透窗格,将漆黑的内照得忽明忽暗,诡异万分,雷鸣一道道轰在帝京上空,仿佛要将这巍峨的堂掀翻。

    只听一点两点,无数急促的敲击声砸在瓦片上,大雨顷刻瓢泼,猛烈敲打着屋顶,撞击着被风吹得嘭嘭直响的窗扉。

    脚步无声,靠近内

    帷幔一层层随风掀开,一双美眸定定看着榻上惊魂不定的人。

    漆黑的夜色,明灭的灯光,幽暗的房间里,赫然立着一道影,榻上,老太妃惊出一冷汗,瞳仁里皆是恐惧之色。“妳,妳是谁?!”

    “老夫人......您忘了......我是您的儿媳,是北苍国和亲而来的公主......纳兰雪衣......”

    风一阵阵拍打着窗格,穿透层层帷幔吹来,开青丝,忽明忽暗的光线下,是一张布满麻斑的丑陋面容。

    一声尖叫从永寿宫里传出,被这深夜的暴风雨淹没......

    此时此刻,御书房。

    阵雨似箭疯狂砸着屋瓦,屋檐下渠水奔流,门开启,有人匆匆来报:“禀王爷、边关八百里急报!”

    龙案前,上官凤澜抬头道:“说。”一旁静静站着南宫明夜。

    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在线阅读。

    那人浑铠甲,雨水淌了一地,抱拳回报:“禀报王爷、边关邺城总兵罔顾军令,擅自带兵攻打西夷国边关封地大马城,谁知遭到对方伏击,十万大军被困于齐云峡谷,死伤无数!”

    此人话才落,门口又响起小喜子的声音,一声传令,风雨中又走进一人,是位文官:“王爷,不好了,宫中有急报传来!”

    “说。”

    “此岁与西夷国交换良驹的进贡物品,出了大事,在过关时被查出,都是次品不说,竟还在物品里查出有兵器,那些西夷国的人当场就将咱们的人斩杀了!”

    这边话未说完,门外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龙青天直接闯了进来:“爷!大事不好、西夷国传来密报,西夷国边关五十万大军压境,举着我东陵国背信弃义的罪行,率军前来讨伐!”“还有,此时此刻朝中百官都已然躁动不安,各大重臣亲王等今夜暗中走门拜访,恐近期将有所行动!”

    他们都浑淌着雨水,站在那看着面具下沉默的上官凤澜。

    忽而,又是一声传报。

    “禀报王爷、卑职刚才收到消息,小王爷已于半月前从北苍国边境赶回,不即将回朝!”

    “你说什么,小王爷擅自回朝了?”龙青天看向那通报之人。

    “是,卑职刚接到的消息!”

    龙青天脸上顿起霾之色:“孟然是怎么回事、他该好好看着小王爷,如何让小王爷擅自搬师回朝!”偏巧撞在这当口上,事只会更糟。

    所有的人又都看向上官凤澜,屋外风雨雷电交加,天似有倾塌之色。

    上官凤澜看着那头一个八百里加急的报兵,道:“把文书递来。”

    那报兵上前几步,恭敬的将手中信卷递给上官凤澜。

    他将那沾了些水渍的文书打开,上头详细写着边关邺城兵败一事的来龙去脉。

    --------

    谢谢亲们投给猫的月票,猫你们,猫看你们踊跃的留言。加油加油~

    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