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雪恨终要血来还 ⑦

    

    雪衣一一扫过众人惊愕的脸,缓缓的又接了刚才的话说道:“这两名证人的确是假的,尸体也不可能出现在同福客栈,而是,在左护城河后方一条废弃的渠沟里!”

    莺儿一下软坐在地,雪衣接着道:“因为妳根本没有想过要那六位萨满巫师活,所以早在一开始便对他们下了毒,等到他们出了宫门,妳又约了他们在渠沟附近的山坡拿剩下的钱财,侯那的正是这名刺客,那刺客将这些中了毒的萨满巫师轻易杀害,抛尸渠沟,尤其是一场大雨过后,踪迹全无,神不知鬼不觉。”

    雪衣直直的看着莺儿:“现在,还不招么?”

    莺儿即震惊又怒火焚疾,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瞪着雪衣,“不错、人是我杀的,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困“妳为何要杀萨满巫师!”

    “没有为什么!”

    “那我来替妳说,妳杀萨满巫师,是因为那些人并非萨满家族的人,而是妳找人所假扮,为的是在做法事的时候,在那黑水里对我下药,然后人误以为我得了麻风病,将我隔离,再乘此机会伺机谋害于我,可惜那一把火,也未能将我烧死!”

    豆“胡说!”

    “胡说?”雪衣冷淡而笑:“妳若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便有许多的人证物证俱在,比如......妳扔在废井里剩下的药粉,比如妳放逐出宫而后又被你灭口的宫女阿梅,比如这刺客的同伙,也就是那晚放火之人,比如......那说假话的太医......”

    莺儿唇色发青,瞳仁里闪着既畏惧又愤怒的光芒:“妳,妳......”“是,这一切都是我做的!”莺儿咬着唇,眼中有泪看向蝶双,唇张了张,在蝶双惨白的脸色里又闭了口,“没有人指使,没有人迫,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雪衣看向刑部、大理寺和宫监司三部大人,“大人,这种种的罪,罪在如何?”

    “罪当论处!”那刑部大人回答。

    雪衣蹲下来,看着莺儿:“妳只是个宫女,何来杀人理由,必定是有人指使或胁迫,妳招是不招?妳若招了,我可留妳全尸!”

    蝶双看过来,十指攥得死紧,莺儿咬着唇定定的望着她主子望了良久,狠狠将目光抽了回来,怒对雪衣,忽而笑了起来,“奴婢无可招认!”

    雪衣脸色并未变,而是略深看了莺儿一眼,这女子倒还有些忠心。

    莺儿笑得越发大声,听了让人头皮发麻,那双眦裂的瞳仁里陡然杀意迸裂,寒光一闪,晃了雪衣的眼睛,一把匕首直对着雪衣刺来:“妳这可恨的女人、我要妳死!我要妳陪我一起死、拿命来——”

    雪衣原本蹲下的子被莺儿推倒在地,在她运功钳制那莺儿时,早已有一掌风横扫而来,匕首落地,莺儿整个被掌飞出一的地方,重重的摔趴在地上,而她同时落入一堵宽阔的膛,“有没有受伤?”一把沙哑而低缓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雪衣稳稳的站在他跟前,他紧紧的搂着她,“妳太大意了。”

    抬头便看见那面具下深邃冷魅的眼眸,她快速的别开了视线。“我、我没事。”她试着抗拒了两次,可他却搂着她的腰肢不肯松开,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她揽在前,冷魅的眸子瞥一眼远处被他掌飞在地的莺儿,冰冷下令:“妄图行刺王妃,罪大滔天,不可饶恕!”

    “来人!”

    一声低沉而浑厚的令喝,让所有人心头一颤:“将此宫女,当庭杖毙!割下头颅悬于城门,暴尸三,以儆效尤!”

    “不——”蝶双失声尖叫,扑了上来:“澜,你不可以这么做,求求你,求你收回成命吧!”

    上官凤澜目视前方,冷然下令:“即刻杖毙!”

    蝶双瞳仁放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从未让她看透过的男人。

    老太妃拄着拐杖连连的摇头前来劝阻,“老八、你,你当真是糊涂了不成,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你为了一个女人,滥施暴行,这如何了得,如何了得啊!”

    上官凤澜冷魅的眸光却对着行刑的人扫去,沙哑的声音冷淡中透着聂人的寒冷:“乱棍杖毙于庭、即刻行刑!”

    三名侍卫围着莺儿,手中棍棒带着强劲的力道如雨落下,血水一下从莺儿口中溅出,喷了一地,乱棍之中,那血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噤了声,渐渐的,开始动,开始议论纷纷,开始交头接耳。

    百官大臣,多有摇头叹息者,看向雪衣的目光,皆像是看着一条蛇蝎,无数人心中感叹:褒姒妹喜之流重现,东陵必有大难!

    一旁,歌盈盈一直无声看着上官弘宇,看上官弘宇一直立在一旁静静看着眼前这一幕,看见他眼眸渐渐的眯了起来,眉眼之间似乎在斟酌着什么,不时将目光投一抹在他八皇叔的上。

    眼看着,那乱棍挥起挥落,莺儿眦裂充血的目光远远的望过来,蝶双只觉得眼前都是血腥,到处都是飞溅的血,压得她透不过气来,手心里抠出了血亦不觉疼,那乱棍每挥起一次,她的心就提起一分,仿佛就在下一秒就能从莺儿的嘴里听到招认这两个字,可是没有,莺儿趴在那血泊之中,瞠大的眼睛一直都在看着她......直直的看着她......

    她甚至看见莺儿在笑。

    终于,她承受不了那种煎熬,捧着摇晃的子放声大喊:“够了、够了,不要再打了,她已经死了,是我,这一切都是我指使她这么做,那些人都是我要她去杀的,是我设计想要杀掉正妃,都是我!”那一抹柔弱的影摇晃着走过来,拽了上官凤澜的手臂,脸上泪水横流:“澜,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

    上官凤澜一把握着蝶双的手腕,力道让她疼痛,他的眼睛里,是让她窒息的寒冷,他的声音像是冷得要将她冻结,用沙哑而低沉,低沉如鬼魅,低到只有她能听见的语气说道:“双儿,告诉本王,是妳在栖霞调换香料,以麝香害她再不得生育,对是不对!?”

    蝶双一怔,看向他怀中的雪衣。

    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在线阅读。

    “是她告诉你的?”

    “妳只需回答本王!”

    他的力道加重,握痛了她的手腕,可她却不觉的痛,因为心已经痛得在发颤:“是、是我做的,她不过认识你几月,而我伴了你这么些年,凭什么她能一夕夺走你对我的!凭什么!我跟你都有了孩子了,澜,我们有姝儿,你有孩子了,你不需要再多一个,我这么你,为了你什么都可以做,为什么你却一而再的伤我的心,先是纳兰雪衣,再是她!”

    上官凤澜松开手,冰冷道:“双儿,念在姝儿的分上,本王便不把妳交给三部会审定罪,本王给妳一封休书,送妳上崇华观,望妳在那诚心悔过!”

    蝶双浑一僵,定定的看着眼前这男人,这是她认识的上官凤澜吗?

    这是她过的男人吗?

    有孩子的哭声传来,蝶双循声望去。

    姝儿......她的孩子,她的孩子......

    娘抱着姝儿走了上来,上官凤澜下令:“把侧王妃带下,择送往崇华观!”

    “不,澜,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可以这么做,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姝儿,姝儿她不能没有娘......她不能没有我啊......”

    “若妳在崇华观内诚心悔过,本王会让妳再见姝儿,来人、将侧王妃带下!”

    “不......,姝儿!姝儿!”蝶双哭着要上来抱孩子,但已经被人左右拉下,娘被人拦着,一时进不得来,怀里的姝儿哭得了不得。老太妃气得当场昏了过去。

    “不——”

    “姝儿!姝儿......”

    蝶双的声音越渐越远,这广场上一片的嘘声响起,雪衣定定的看着蝶双远去的影,眸光微睐,忽然,騒乱的人群里,一抹影晃落在眼底.....

    --------------------------

    谢谢大家投给猫的月票,谢谢大家送的鲜花红包和钻石,么么~

    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