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歌家有女貌如花 ⑥

    浩浩的两列喜庆队伍,踏月夜行,缓慢而庄重的向着皇城大门行驶。

    一路上,黄沙铺道,净水泼街,到处有红、黄两色装饰飘扬不停。

    街道两旁人山人海,万头攒动。

    年德街上喜爆不停,火光冲天,照耀着漫天的星斗银河。正宫门前,马车骡车满满的摆了一街尾,宫门门额上亦装饰了彩棚,迎亲百官难以计数。

    眶眼看着銮舆远远的从街道上驶来,终于停在正宫大门之前。

    一对新娘下銮舆,有丫鬟,尚宫搀扶着迎接众人拜贺。

    此时另有宫中太监抬了两乘布置华丽的凤舆停在皇宫正门楼前,透过红绡,在这人头攒动的夜晚,雪衣只模糊瞧得见人的轮廓,其余一概瞧不清楚,耳旁有尚宫说着话,阿碧端着一只铺了喜红缎子的云盘,盘子里放着一只苹果和如意,她从喜帕下端看过去,伸手,一手接了苹果,一手接了如意。

    澡而另一边侧门处,同嫁的歌家大小姐歌盈盈亦是一手握着苹果一手如意,两人被人搀扶着,又上了那太监抬的凤舆。

    凤舆发起,一路摇摇入了宫门正楼,向着大前去。

    她只觉花轿晃了有一盏茶的时候,而后便又停下,早在入宫前,在歌家的那些天里,宫中便有人专程教了两位‘小姐’大婚的礼仪等细节,因此她知道,接下来是受印听宣的礼节。

    从宫门正楼进来一路上都铺设了棕毯,在凤舆停落的地方铺了红毡。

    此时外头的喧闹声安静了一些,她知道,外头必然站着上官弘宇和上官凤澜。

    接下来,新郎需得对着凤舆连三箭,寓意为驱走黑煞神保平安。

    缓缓,她捏紧手中玉如意,那如意冰凉,直透入脊髓。

    良久未听见凤舆上传来声响,倒是轿子外头似乎起了些许动,隐约听得到周围的人似乎在说:“这不是龙将军吗?怎么王爷大婚,却让一个将军来代替驱邪?”

    “......”

    细碎的议论声响了一会渐渐停息。

    凤舆里,雪衣却蹙起了眉尖。

    但转念一想,或许他腿不方便,所以才让龙青天来代替这三箭也是有可能的。

    就在她思忖之间,外头响起礼仪尚宫的高贺声,接着是‘嘭、嘭、嘭’三箭齐发,钉在她所乘坐的凤舆上,帘子掀开,她被人搀扶着下了撵。

    透过喜帕,斑斓璀璨的宫灯香影中,她模糊辨别出那一道着明黄龙袍,姿飘逸绝尘的上官弘宇,她甚至能想象得到,他穿着一袭龙袍,该是何等的王者风姿。

    一国之主,九五之尊,他终究也有难以自主的时候,比如,娶歌家小姐,纳一国之后。

    这一年来,他过得可好?

    又是否忘了曾经还有一个貌丑无盐的和亲公主,曾与他相交笃深,同朋友?

    他曾说过那一番深动人的话。

    在她离去的子里,他可曾也想起过她?

    那又如何,终究,他是帝王,他有他的人生,她走了,他忘了,他们或许都忘了,他们的人生照常的过,娶妻,生子,拥有后宫佳丽三千。

    她只不过是他们所有人曾经的一个匆匆过客。

    ()。

    什么都不是。

    可是她的人生,却再也无法回到从前。

    视线转了转,落在另一道模糊的影上,从那魁梧高大的材便可辨别得出,那人是龙青天,她又回头看一眼正扶着她的阿碧,虽瞧不清阿碧的神色,但却能感觉到阿碧握在她手腕上的手正不自觉的用着力。

    她搭了一把阿碧的手,阿碧回过神来。

    远处,龙青天退下,上官弘宇则在百官跟随下入金銮接受叩拜,然后则是乘架撵回宫等候新嫁娘接受印鉴后乘凤舆前往洞房。

    越接近尾声,她的心越发的乱了起来,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让自己也颇为意外,说不清的思绪不宁,她懵然的被人搀扶着入了,三跪九叩,然后听一通宣读,然后有尚宫领了金印,她与歌盈盈,两人都行过礼,堂里,这一双新人便将各自分道,前往寝洞房。

    一个贵为皇后,一个贵为摄政王妃。

    大外,一排排的钟、鼓、石器等古老乐器蓦然奏响,在空阔的檐下起一阵阵回音,爆竹轰然燃放,巨大的响声带起一股股浓烈的青烟滚滚笼罩而来。

    就在此时,外突起一阵动。

    只听得有人放声呐喊:“不好、走水了!走水了!”

    内,忽然一下乱成一锅粥,惊动声不绝于耳,嚣华的浓烟里。

    “小姐,当心。”

    阿碧紧紧护着雪衣不至于被人撞倒。

    一张丑颜下,清冷的眸子警惕的环视四周,忽然眉心一凛,伸出手指飞速夹了那人群中某个方向来的异物。

    低头一看,是一张纸团。

    她将纸团暗中递给雪衣,“小姐,有消息。”

    雪衣捏过纸团,乘着混乱伸入喜帕内摊开,细长的纸条上写着一行小字。

    视线迅速扫了一眼,脸色便在那一刻冻结。

    一步没站稳,差点摔倒,幸有阿碧扶着,阿碧察觉到雪衣的震惊,低声问道:“小姐,纸上说了什么?”

    雪衣伸手紧紧握着阿碧的手,阿碧几乎被她握得有些疼痛。

    那细长的纸条死死被雪衣攥紧在另一手心里,然后捻得粉碎。

    脑子里,全是刚才纸条上的那一句话:两位尚宫皆是本王的人,走水时会调换金印,妳要做的,是接下来坐上前往别宫的凤舆,偷天换,嫁给八王爷。

    偷天换......嫁给......八、八王爷?!

    竟然,错了?

    端王要算计的,不是上官弘宇,而是上官凤澜?是八王爷?

    也许,因为此时上官弘宇虽坐拥帝位,但政权却掌握在八王爷的手中,他才是摄政王!

    这突然而来的消息无疑如一道惊雷直把雪衣轰得脑子一片空白。

    呼吸陡然一下便急促起来,剧烈起伏的膛下,是死死握着阿碧的一双手。

    “‘朱儿’......扶着我。”

    周遭的喧哗渐渐的开始平息,她也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虽然这消息让她震惊,但或许对她来说,并不是坏事。

    如此一来,无疑更接近目标。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只是,想到洞房花烛,想到待会就要面对那张冰冷的面具,想到从今后要在同一个榻上与他面对面,她的心就无法平静下来,局促和紧张蓦然笼罩着她。

    在那张金面下,她不敢保证自己会否失控,又能否镇定的与他相对。

    或许在这第一晚,她便有可能露出马脚。

    事等不及她过多的思考,在小小的火势被压下后,外很快又恢复庄严与喜庆,一双新人双双踏出金,在一簇簇的宫人搀扶下各自上了凤舆。

    凤舆起驾,一轿向东入别宫,一轿向西入后宫。

    ......锣鼓苼天,花红沿着凤舆洒了一地。

    那摇晃的轿子,载着她,一晃一晃走近他的边,而她的人生,就宛如这浮浮沉沉的轿撵,一路波折,最终却又落在起点,可是一切都不可能再重来,一切,都不一样了。

    坐在华丽的凤舆内,抱着上轿前宫人给她的宝瓶,只觉得手心背心都是汗。

    忽然想起了沈碧君,想起了二十多年前,这东陵国皇宫里曾发生过的一幕‘差阳错’。现在想起来,才恍然觉得,是否当年,也是被人暗中‘偷天换’?

    从没想过,同样的事,有一天也会发生在自己的上。

    会不会,她也会走上沈碧君的路?

    不会,她不是沈碧君,沈碧君也不是她。

    别宫门前,凤舆落架。

    再一次被搀扶下来,在手持珠灯的女官引导下,经东阁扇,过内,跨火盆,入洞房。

    ……

    PS:今天继续为亲们的月票鲜花加更~亲们继续给力哦,感谢阅读。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