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寸相思一寸灰 ⑦

    一剑法下来,雪衣闻得他呼吸有些沉重,忙停下来查看他的伤。//

    谁知他就势一倒,将她压下,两人双双滚入地上厚厚的落叶之中。

    “没想到妳如此聪慧,一点就通,刚才这剑法,想必妳已然记熟了。”他压着她,几片竹叶飘落在他发丝上,以前看他,他每一次都是梳着一丝不苟的发髻,扣着玉箆,浑散发着尊贵干净、冰润如玉的清冷气质。

    这些天,他长了些胡须,发丝松散绾着,此刻垂落在她脸上,她只能面对着他深而静的眼眸,发觉这样的端王,平添了一分野,让人想要避开他的存在感,那感觉让她的心不安。

    眶他掬起一缕她的发丝,深深看着她,“考虑得如何了,做我的女人。”

    雪衣看着他。

    竹林里清风微拂。

    澡如果,答应了他,或许能靠他来接近老太妃和景王。

    真的,要利用他吗?

    她脑子里忽然浮现出曾与他相交的点点画面。

    第一次宫中相遇,他出手将滚落台阶的她拉起,围场里,他劈开捕猎陷阱救了她和马儿,又因她而被蛇咬伤,南柯一梦,他再一次帮她解围,细心的为她准备了衣裳,天月楼失火,他救了她,又不顾王爷份在火场里与她一起救了百姓,七王爷面前解围,阁楼里默默的点灯,摔下楼梯时的细心呵护......

    此时想来,他这位尊贵俊美的王爷,似乎对当的她,对那个‘丑公主’好得有些不应该......

    总觉得似他这般的人是冷漠甚至无的,但是曾经的一幕幕告诉她,他确实曾帮过她救过她那么多次......

    所以,她不能答应他,利用他。

    想到此,她缓缓笑道:“四郎如此俊美,四郎家中既不缺金银,又不缺权势,要多少的女子没有,何必非要五娘。”“更何况,五娘并不愿做四郎眼里的替......”

    她说完就要将他推开起

    他忽然一手用力握了她手腕将她压回地上,“妳不愿做妾,那好,我让妳做正室。”

    她心中微讶,却只是一下便定定的回道:“正室也是替。()”

    他陡然有些被拒绝的愠怒,又有些不甘,想将她圈在自己边的渴望比他想象得还要大,俯便吻住她的唇,一改一贯的尔雅冷硬,他的动作有些粗暴,舌头撬开她紧闭的贝齿,如蛟龙入海,深深吻入她清香的檀口,在她口中纠缠出如潮的浪花,有力的大掌覆盖她前柔软,躯体一丝不缝的贴紧她妙曼窈窕的子,慾望竟一下窜了起来,昂扬膨胀,抵在她下处。

    “啪——”

    随着一道巴掌声响,上官凤玄的伤口处挨了重重一击,他喘着沉重的粗气,脸色一下惨白,她就势将他推翻,只是在她坐起时,他用力拉住她的手腕,将她再次带回,慾望混沌之间,他竟搂着她连连唤道:“小五,不准离开......”

    “小五......”

    “别离开......”

    ()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留在我边,我可以为妳做一切。”

    他搂着她,浑浊的气息埋在她脖颈里,她双手的招式顿在半空,僵硬在他怀里。

    小五?

    他是在唤五娘?

    还是在唤别人?难道他心里所的就是他口中所唤的小五?而那个小五,又会是谁?

    她还记得,他曾唤过她小五......

    “小五,是谁?”她怔怔的问出口。

    他浑一僵,静了下来,却还是搂着她,气息埋在她颈子里头。

    “一个曾救过我命的女人,在别人的眼里,她是个丑女,是个晦气的女人,可是偏偏这个女人在我中蛇毒救下我的那时起,她就悄然拿走了我的心,当我一点点的对她移不开视线,我才发觉,早已她如斯......”

    “她,死了?”

    他抬起头,目光里有些悔恨,握着她肩膀的双手力量有些过重:“我什么都来不及为她做,她也永远不可能知道我对她的心,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不会在原地等待机会,而是不顾一切,哪怕她不愿,也要留她在边,至少此时此刻,我还能看到她的脸,她还能有命活着。”

    雪衣持续僵硬着,心中实为吃惊。

    端王所之人,是她?!

    这......怎么可能?

    在她怔愣之际,他却从混沌里抽回了思绪,道:“罢了,虽然妳眼神与她相似,但妳毕竟不是她,我囚妳在边,不过是在自欺欺人。”

    忽然,竹林里来一把箭,嗖——

    箭头被上官凤玄稳稳握在手中,两人看过来,雪衣脱口唤道:“大雨哥?”

    “放开她!”

    大雨手握着弓箭,对着上官凤玄。

    “大雨哥,快把箭放下,你在做什么!”

    “我都看见了,他欺负你,不可饶!”大雨将弓箭拉开。

    雪衣脸色一变,白了白。

    刚才他吻她的时候,被大雨哥看见了?

    上官凤玄唇角勾起一丝笑,只见他反手将手中那箭一掷,又送出一阵掌风,那箭瞬间对着大雨来,擦着大雨的鬓发嗖一声巨响,连连洞穿大雨后数竿楠竹,竹子迸裂,应声飞散,落了漫天的缤纷落叶。

    雪衣的惊吓声甚至来不及喊出,大雨更是惊得楞在原地。

    “你、你、......”这男人竟然有如此了得的手!

    大雨哪里见过这般厉害的角色,一时愣在那动也未动。

    雪衣却眼尖的见上官凤玄的衣襟上渗出了一些血渍,她忙扶住他有些摇晃的子,“你怎么样了?”他的毒还未能清楚干净,伤口也尚未愈合。

    一旁,大雨见雪衣如此紧张这男人,脸色一瞬间沉了下来。

    心里懊恼的拍了自己一掌:

    我到底在做些什么?混小子,五娘也是你能配得上的!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让五娘心动了。

    想到这,他越发尴尬得握紧了拳,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就在此时,山林里传来一把女音,似乎在喊着救命。

    不一会奔出一道影,雪衣和大雨一瞧,异口同声唤道:“小鱼?”

    小鱼是住在对面灵雾山的女子,和她娘亲相依为命,十八年前小鱼的娘亲来到这蒹葭村时带着孕,因此多有村民以为小鱼的娘亲是与男人私通后留下的野种逃到这儿来,所以小鱼的娘一直住在灵雾山不多与村民接触,小鱼与外人接触少,说话时有些口吃。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因她娘俩曾救过大雨的命,因此大雨也帮助过她娘俩不少的忙。

    大雨见小鱼满头大汗跑到这饆饠山来很是疑惑,又见小鱼面色焦急,直喘着粗气,口中结巴了半天也没能道出一个字来,急得直拍脑袋,“小鱼,妳别急,慢慢说,可是家中出事了?”

    雪衣也连忙迎了上来,“小鱼,是妳娘出事了?”

    小鱼嗯着声,将头点得如拨浪鼓:“是、是、是我、我娘!”

    “妳娘怎么了?!”

    “我、我娘为了救、救我,被野猪咬、咬伤,跌落山谷!五、五娘,大雨哥,求求你们,救、救救我阿娘!”单纯的小鱼跪了下来,连连叩头。

    雪衣毫不耽搁,忙让大雨喊了阿碧过来,又将上官凤玄扶到屋内。

    三人随着小鱼前往灵雾山。

    当他三人走了不多久,几道影来到这简陋的小屋内。

    “爷、卑职救驾来迟!”

    上官凤玄睇着领头的武云,眼神回复一贯的冷漠,“你跟了本王这么些年,倒算聪明,没有直接现。”

    武云道:“王爷素来谨慎,卑职不敢轻易暴露王爷的份。”

    “嗯。”上官凤玄淡淡的道:“此次事件,可查到是谁所为?”

    “是东匪帮二当家,二当家一直不满大当家燕十三,想干成一件大事,在帮中树立威信,因此不顾帮规,暗中对王爷设下陷阱,此人鲁莽不计后果,是否让卑职除掉他?”

    “不必了,咱们与东匪帮的恩怨尚且未了解,不宜再添上一桩。况且,无需本王动手,自有人会教训他。”

    武云点头,沉吟一会又道:“王爷,属下还得到一个消息。”

    “何消息?”

    ……

    PS:今月票不给力呀,若此文,就把珍贵的月票投给猫吧,满十张猫就加更,谢谢大家,感谢阅读,么。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