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寸相思一寸灰 ①

    雪衣和阿碧别了阿娘一家,阿碧搀扶着有些微醉的雪衣向着饆饠山走回,阿娘还一直在那张望着自个儿子大雨跑哪去了,这边又拽着小山一个劲的对着雪衣笑别。

    谁知刚出院子,只见远远的大雨拖着什么呼喊着走了回来:“五娘、娘、快,我在河边发现一个受伤严重的人!”

    阿娘、雪衣一听,几人纷纷迎了上去。

    只见大雨手臂挽着一个昏迷的男人,男子着一袭锦缎华贵的月蓝色袍子,浑湿漉漉的淌着水,发髻玉嫓早已松散,凌乱的发丝遮挡住低垂的颜面,上有几处刀伤,只一处刀伤较为深,其他倒并不在要害上,只是那被水冲洗的伤口隐约透着紫黑色,看来是中毒了。

    坤雪衣忙对阿碧道:“快、阿碧,阿娘,大雨,将此人送到我的小筑。他中了毒,伤口得尽快处理!”

    “中、中毒?”

    阿娘和大雨哥楞了一楞,连忙点头,几个人手忙脚乱的将这男子送到了饆饠山上,雪衣所住的小屋里。

    迎阿碧拿来医药箱,雪衣让阿娘和大雨哥还有小山都上外头等。

    阿娘一家人踌躇了一下,雪衣便对阿娘道:“不如,阿娘帮帮忙,帮忙烧些水来,他浑湿透,必须将衣裳换下。”说完看着大雨,“大雨哥,麻烦你,回家拿上一干净的衣裳来好吗。”

    大雨看了看那蓬头垢面的重伤男子,点了点头,带着小山转去了。

    “阿碧,将门关上。”屋子里只剩下阿碧,雪衣吩咐着,阿碧却是一愣。

    “公——”“小姐,这是?”阿碧不解的看着雪衣。

    雪衣目光一转,落在那男子的腰佩上,目光收拢,低声道:“若我没看错,此人只怕是端王爷。”阿碧听了着实一惊,雪衣走上来,伸手将那凌乱的发丝拨开,两人心中一片哗然,阿碧道:“真是端王!”

    雪衣凝眸看着昏迷不醒的端王。

    他为何会伤得如此重?

    看来,他大概是被河道冲到了这萝水河畔。

    他堂堂端王爷,为何会如此不慎,在帝京也会受到如此重的暗伤,一人掉落到这偏远的荒村?

    他到底在做什么?这伤,显然是暗处袭击所至,刀上抹着毒,可见对他的憎恨,大概是……仇家?

    “阿碧,快,将他衣裳褪下。”雪衣忙着吩咐,一边准备替他疗伤。

    阿碧迟疑了一下,上前,动手将上官凤玄的上衣褪尽……

    --------------------------------

    两后。

    清风送来竹林阵阵的幽香,淡淡的金阳点点斑驳了一地细碎的剪影。

    上官凤玄昏沉的醒来,手指摁着胀痛的额头,第一感觉便是环视四周的陌生环境。

    这是一间别致干净的简朴睡房。

    屋子狭小,却散发着一股女子的清香,从摆设可见,这儿住的是女人。

    他撑起体,棉被滑落,垂头,只见上的伤口都已经处理包扎,换了条干净的裤子,上露着,绷带上还隐约透着血渍。

    他从上下来,只觉得内息不稳,子摇晃着又倒了回去。

    ()。

    此时屋子外头传来脚步声,他半坐起靠在头,深沉俊逸的眸子半眯着,警觉盯着竹帘背后款步而来的影。

    只见,那女子隐约着一袭胜雪的白裳,一径连头上亦带着白纱斗笠,倩影融在门口照进来的阳光里,朦朦胧胧,宛如冰雪中的白莲,飘逸而来……

    他看着,

    软竹帘子掀开一角,那女子端着一只云盘头一低,便走了进来。

    见他坐起在头,她脚步顿了一顿,然后又顺势走了过来。

    一开口,只觉得声音冰灵中透着一股珠玉般撩人的魅力,柔而不媚,灵中带脆,脆中透着坚定。

    听之让人觉得就宛如一泉冰灵的水细细的淌入人的心间。

    雪衣见他目光深沉而锐利的直视着她。

    她心中微微绷着一根弦,随后便淡然的走进来。

    此时她白纱垂面,面容已改,且那改颜药不仅能改变容颜,还会将原本的声线压低,因此恢复容貌后,她的声音自然也跟着变了些。

    “你醒了。”

    她端着一碗药走到头,“气色好了很多,应该没有大碍了。”

    “来,把药喝了吧。”她将药碗递给他。

    上官凤玄目光定在斗笠白纱上,锐利的目光就仿佛她并没有白纱遮面,而他能清楚的看见她的一颦一动。

    “是妳救了我?”

    上官凤玄脸色尚且还很苍白,唇瓣亦是干涩裂开的。

    “你昏倒在萝水河边,是大雨哥发现了你,大雨哥把你背到我这,然后我救了你,从你躺在这里开始,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雪衣简要的将形说了一遍,见他面色沉了下去,似乎在回想什么。

    “大雨哥是何人?”他问。

    她道:“是住在饆饠山下的百姓,阿娘的大儿子。”

    “妳是何人?”他抬头看着白纱,再问道。

    她又将药碗递上前一分,“先把药喝了。”

    他似乎有些冷了脸,但没有说什么,而是接过药碗一仰头,喝尽,面不改色,端着那碗道:“妳是何人?”

    雪衣收了碗,白纱飘动,“我是寻常百姓,略懂医术,住在这饆饠山上。”她看着他,道:“你可以唤我一声,五娘。”

    “我还有个丫鬟,唤……朱儿。”

    此时,帘子掀起,一道影走了进来,正是改了颜的阿碧。

    阿碧看了一眼醒了的端王,又看着雪衣道:“小姐,药弄好了,可以换药了。”

    雪衣道:“这便是‘朱儿’,我的丫鬟。”

    上官凤玄定定的将她俩人打量了一番,雪衣走上来要为他解开上绷带,斗笠上的白纱在他眼前,她细白修长的手指碰触着他的肌肤。

    他偏着脸,近距离下,闻得她上散发着一股青竹的丝丝磬香,隐约看见白纱下的脸白皙胜雪,但五官瞧不清楚。

    药换好,雪衣起,他忽然伸手一拉,将她带入怀中,一手试图摘下她头上斗笠,谁知她有几分手,他上带着伤,便让她挣脱了。

    “取下它,我要看清妳的脸。”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他淡淡而冰冷的语气,仿佛是这儿的一家之主,又仿佛是在下着命令。

    雪衣不急不缓的道:“此处是我家,公子瞧来不是寻常人家,如何连基本的尊重也不懂,难道公子就是如此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上官凤玄方才一动,又牵扯了伤口,脸色有些灰黑。

    他躺回榻,冷淡嗯了声:“……妳便是美若天仙,也入不得我的眼,若是貌丑无盐,我亦不会耻笑。我不过是想看清救我之人的长相罢了,后好报答妳。”

    “看来,公子倒是个谦谦君子?”雪衣含有深意的眼眸看着他。

    上官凤玄眸光冷淡,冷笑一声:“没有人,会把这四个字放在我上。”

    “公子中数刀,又带着毒,是……被仇家追杀?”

    “这不是妳该知道的。”

    “公子是……何人?”

    “知道了,对妳没有好处。”

    白纱斗笠下,雪衣静静含着笑,淡淡道:“恕五娘造次了,公子不愿多说,五娘便不再问,公子大可放心,蒹葭村偏僻高远,饆饠山更是幽静,公子大可以在此好好养伤,五娘先出去了,待会午时会将饭菜端来,公子好生歇息,你的伤虽不在要害,但伤得也不轻,需要多调养。”说完,白纱白衣袂袂轻摇,步出了睡房。

    上官凤玄眸光微睐,凝着那抹离去的白色影。

    五娘……

    蒹葭村?饆饠山?

    脑海里,回想起那一形。

    ……

    PS:感谢‘那洛’亲送猫的一个大大大红包,感谢亲们继续的投月票,猫今天虽然累,但还是继续加更,加更字数尽能力来哈。(~唔,没想到四四出现了吖,亲们,有没有意外呢~眨眼~)

    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