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萝水河畔女倾城 ④

    轻功掠动,玄黑的影悄然入了厢房。

    掏出怀中那封休书,握了良久,放在案头。

    无声走到书桌前,桌面还摊着未干的墨渍,那字迹之间隐约有了几分他的味道,脑海里想起幽梦斋教她持笔练字那一晚的景。

    拾了几张纸细瞧,都不过是些方子药理之类的东西。

    昆一张纸飘落,他掌风一带,那纸瞬息到了他手中,只见那上面写的,正是那晚他所写过的诗词,不觉得,子晃了晃,脑子里竟全是那一年与她相识的点滴。

    无声靠近榻,撩起层层厚重的帷幔。

    在最后两层尚未掀开之前,浑浊深邃的目光陡然一暗。

    诽此时方才发觉这屋子里没有她的气息。

    掌风送出,帷幔起,那榻上空一片,哪里有她影,而他从密室出来以后先去了幽梦斋写休书,她定不在那,如此深夜大雨,她去了哪?

    祠堂。

    雨势倾盆,密集的冷风一阵阵刮祚而来,呼天盖地,黑压压的子夜仿佛天将倾塌,屋檐角悬挂的风灯高高的过来过去,不安的灯火在漆黑的夜晚不停摇曳着,沁冷的雨打在脸上,寒凉入骨。

    青石路上响起一顿一顿越来越急促的声音。

    匆匆朝着祠堂而来。

    祠堂内火烛明灭不定,印忖着老太妃一张威严冰冷的脸,还有一旁深沉的冯管家。

    此外再无他人。

    那一顿一顿的脚步声很快到了祠堂。

    老太妃转过,看见门口被雨淋湿的上官凤澜,玄黑狭长的眸子从不曾如此这般冷漠看她,仿佛站在那门口的不是她的儿,而是一头凶猛危险的野兽,此刻浑散发着不安的讯息。

    “冯叔、她在哪!”

    上官凤澜拄着拐杖,鸷的目光直直定在冯管家的脸上。

    他视线一飘,又落在地上,那儿一滩未擦拭干净的血渍仿佛还带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他看着目光闪烁的冯全,再一次问:“她在哪!”

    冯管家支吾着,老太妃定定的看着上官凤澜,缓缓走了上来。

    “你深夜过来,没头没尾的说了这样一句,我倒要问问,你如此这般是为了谁?”

    上官凤澜直直看着老太妃,忽然沉一喝:“进来!”

    一会,一名景王府杀手走进了祠堂。

    老太妃只是眼光一动,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上官凤澜几近骇然的目光扫着冯管家和老太妃,一字一句道:“我再问一次,她在哪!”

    老太妃端着有些颤落的子,目光威仪的看着她儿子,“站在你面前的,是你的娘!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如此态度对我,莫非隐藏了三年世,你连你的老母也忘了不成!”

    上官凤澜却又近了一步:“儿不敢忘,儿想问娘一声,娘明知她肚子里怀的是您的孙儿,您为何还能忍心将那孩子打掉?”

    “既然你都知道了,又何必再来问我!”老太妃更威严了姿态,眼底却心酸的看着面前与她对峙的儿子。

    他当真是糊涂了,那女人伤他至此,他竟又一次为了那女人失魂落魄不说,还对他的老母如此态度,“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让一个你仇恨的女人为你生下子嗣?!”他难道忘了是谁将他伤害成如今这般模样,他居然还想要留下那女人的孩子!

    幸好、先一步发觉,如今那女人孩子都没了,她到底是断了他的念头!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上官凤澜眼中渐渐的腾起暗的戾气,宛如地狱而来的阎罗。

    他一步步得老太妃连连震后,冯管家扶了才稳住了她的子。

    上官凤澜呲裂的目光对视他的老母亲,决然有种火焰一般的惊怒。“娘如此这般痛下杀手,真的只是为了孩儿的痛,还是为了娘心中的慾望,为了那至高无上的权利?!”

    “你、你、——”

    老太妃气得双眸圆睁,唇色一霎间褪尽,抖着苍老白皙的手指着她儿,“你为了一个女人,竟要与我反目不成!!你个不孝子,为娘为你碎了心,到头来得到的却是你如此态度,你不如,现如今就拿把刀,把你的老母杀了干净,我也再不用心,你也再不用觉得我这为娘的是在陷害你,我死了,也好去找你大哥,找你父皇,我只有到地底下去依靠他们,就权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儿子!!”

    老太妃一口气没缓上来,瞳仁翻了翻,差点当场昏厥。

    冯管家立时掐住其仁中,方才为她缓过气来。

    上官凤澜双拳紧握,面具下的眸光遽恸难当,看着老母气煞的面孔,他收敛了几分火焰,却浑冷如冰雕,寒意沁人骨髓,缓缓的竟有恸笑从面具下蹦出,腰间玄冥刀出鞘,一道光闪过的瞬间,那名王府杀手瘫软在地,脖子上鲜血如注。

    老太妃惊骇瞪着那具还在抽搐的尸体,只见她儿忽然单膝跪地,肩膀抖动,像是在苦笑,又像是在嘶吼。

    “管家、快,快喊人来,他定是又发病了!”

    老太妃话才落,祠堂外风雨中匆匆跑进来几人,正是玉蟾、蝶双还有孟然几人。

    上官凤澜支起子,单掌掐住上来扶他的玉蟾,玉蟾整个被提到半空,蝶双放声大喊:“澜、你快住手!”

    玉蟾似乎痛苦不堪,但眼底却没有半分惧色。

    自从八王爷救了她,她的人,她的命就是他的,他痛,她便痛,他的恨,他可以不在乎,但她却不能不在乎,这几年每每看着他发病时的煎熬,那害他至此的女人,一定得付出代价!!

    如今,那女人,终于得到了该有的报应!

    他要她的命,她随时都甘愿奉上。

    只是她并没有预期中的被掐死,上官凤澜狠厉将她摔落,她尝到了腥甜的血腥味从心口涌了上来。

    可她却一点都不怨,她爬过来,想要喂他解药,却又一次被他踢开。

    上官凤澜此时已经病发,厉痛噬心,又加上遽然的打击,眼底顷刻间布满狰狞的血丝,那种毁天灭地的悔恨感,那种饮恨交加的痛苦,那种无望的错过,那种吞没一切意志的黑暗......都早已掩盖了此时此刻上所承受的痛楚......

    蝶双奋力从背后将他死死抱紧,不肯松手:“澜、求你了,忘了她吧!”

    上官凤澜手握玄冥剑,对着孟然艰难下令:“......备马来!”

    他用力拉开蝶双的手臂,蝶双捂着泪看他昂扬的躯隐忍着痛苦决然一人向祠堂外走。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是她错觉吗,冷风吹入堂口。

    他飘落的如墨鬓发之间,竟闪着几根几缕的银色光芒,银丝如刺,刺痛了她的眼。

    原来她跟他青梅竹马又如何,原来她为他付出再多又如何。

    他的眼里,从不曾有过她的影。

    眼眸里星冷掠动,她拔出孟然佩剑,搁在自个脖子上,祠堂里风雨呼祚,她清柔的声音带着如雪般的冰冷:“澜、你若再踏出祠堂半步,我即刻死在你面前!”

    上官凤澜顿住了脚步,长发拂着金面,闪着几缕银色光芒。

    金面下忽然冷漠的眸,一一扫向祠堂里所有的人,然后落在蝶双上,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撑不过厉痛噬心,撑不过莫大的饮恨,连着金面嘭然一声摔倒在地......

    仿佛,有草原的风呼呼吹来,碧油油的芨芨草随着清风一浪一浪起伏不断......

    青草蓝天,澄澈的空气里,传来木伦草原放牧人的歌声......

    传来一道女子的笑,传来一阵清脆动人的鸣嘀之声......

    他仿佛看见,那个有点丑,脸上满是麻斑的女子,总是躲在毡包的角落里偷偷的观望他,当他猝然站在她后,她会吃惊,会气恼,还会,用一种似曾相识又饱含深的忧郁眼神失魂落魄般看着他......定定的看着他良久......

    就仿佛,他是她曾经的人......

    ……

    ps:明天月票满十张就加更哦~,么。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