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为谁风露立中宵 ⑦

    七王爷上官凤祁拍拍手掌,从台上走下来:“精彩精彩,刑场救母?”上官凤祁嗤笑看着上官重莲:“世侄,你娘跟人私通,在仙居楼与人做下苟/且之事,可是有人亲眼为证,这儿,还有通话的信笺,你若不让开,本王可就不留面,当着众人把它念出来。”

    上官重莲嘴角勾起冷笑,影如魅刺向上官凤祁,双双缠斗了起来,只是这上官凤祁的手绝不是上官重莲的对手,不出几招已然吃架不住,连忙的呼喝官兵上来拿人,团团将上官重莲围住,这一边更有一群人来捉拿沈碧君用刑。

    上官珠珠哭着抱着沈碧君不停的问,“娘,他们说的都不是真的,为什么会这样,这一定不是真的。”

    沈碧君捧着上官珠珠的脸,目光里无限柔,定定的看着珠珠,飘渺的声音轻声道:“珠珠,娘这一辈子只过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妳亲生的爹,是当今的......皇上......”“别怨娘,娘只是个为生痴的女人......”

    浚上官珠珠定定的看着沈碧君,纯真的她一下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沈碧君含着笑,霎时间拔出兵官的佩刀,决绝的向着脖子抹去。

    鲜血染红了落在地上的佩刀,天空飘来一阵雪白的梨花。

    弘刑场上响起两声凄厉的呐喊:“娘————”

    上官重莲挑开官兵,跃上邢台将他娘搂在怀里,沈碧君抽搐着,浑淌满鲜血,张开的嘴中溢出嘶哑难闻的只言片语,“莲儿,娘最......最欣慰的......是你没有......没有像你爹......”

    风吹卷着漫天的三月梨花,也吹走了沈碧君最后一抹笑容。

    ‘皇上,碧君无悔,但愿与你,来生再见......’

    -------------------------

    清风飘漾的夜,香雪园里疾步行走着两道人影。

    冬暖阁外响起叩门声:“姐姐?”

    正在研磨的阿碧看了雪衣一眼,只听叩门声又再响起,她转步到了外间:“谁?”

    “是我,小妹。”

    阿碧听了后上前开了门,公孙小妹带着宝珠进入屋子径直向里间来,只见雪衣坐在案桌前写些什么,此时已起了

    “小妹?这么晚了,怎么——”

    公孙小妹见了雪衣行了一个大礼:“小妹今晚前来,是想求姐姐。”

    “求我?”

    “求姐姐劝劝莲哥哥,这几来,他每晚都喝得酩酊大醉而归,独自关在晨风阁书房,谁也近不得,我想......我想或许姐姐去看看他,兴许他会见姐姐。”

    雪衣有些意外,但想了想后回道:“小妹,我把重莲当亲人一般看待,本该听妳的去劝他,但是我明白妳的来意,所以我不能去。”

    “可是莲哥哥他,他太可怜了。”

    “小妹,我看得出来妳喜欢妳的莲哥哥,此时当是他最脆弱的时候,妳是他的妻子,所以该劝他安慰他的不是我,而是妳,我相信凭妳的真心,他总有一天会感受得到,在他边有妳这样一个人。”

    公孙小妹忽然盈满了泪,面色垂了下去,“姐姐别笑话我,小妹的确喜欢莲哥哥,可是小妹也知道,更是看得出来,莲哥哥心里只有姐姐一个人。小妹还知道,莲哥哥娶我,是迫不得已,他根本不想和我成亲。”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雪衣一怔,支吾问道:“迫......迫不得已?”

    公孙小妹抬头看着雪衣:“姐姐或许还不知道,小妹也是前晚偶然听莲哥哥醉酒时说的,他说只有娶了我,景王府才肯出面救妳出大理寺,他说他根本,根本不想娶我。”

    公孙小妹蓄满泪水揪着雪衣的袖摆恳求:“姐姐,莲哥哥是为了妳才肯娶我的,我不怪他,我只是心疼他,他心里一定很难过,如今娘去了,帝京坊间里风言风语,珠珠病倒在,莲哥哥他......,”公孙小妹说着忽然跪了下来:“求姐姐了,姐姐若是不去看看莲哥哥,小妹就在此长跪不起。”

    “......好,我去看他。”

    雪衣将公孙小妹搀扶起来,随同一起来到晨风阁。

    昏暗的书房内没有掌灯,推开虚掩的门,一股浓烈的酒味呛鼻而来,雪衣才踏进一步,一把低沉的男音从角落里传了过来:“你们胆子大了是不是,不把我的话当话了,再踏进一步,就给我滚出王府!”

    雪衣顿了顿,依旧阖上门走了进来。

    循着他的气息站在他面前,上官重莲抬起沉重的头睨了她一眼:“连妳也来看小王的笑话是么。”

    雪衣寻着他旁坐了下来:“不是,而是来陪你喝酒。”她随手拿起地上摆放的一坛子酒,又拿了一坛子递给他,“如果一醉能解千愁,我也想试试。”

    上官重莲接了酒,嗤笑了一声:“妳当我是在麻痹自己?”

    “难道不是?”

    上官重莲转头深沉的看着她眼睛,眼底布满血丝。

    “不是,我只是在担心一个人,一个蠢女人。”他忽然搂着她,将自己的头靠在她肩头,浑浊的气息低声说道:“我要走了,我担心在我回来之时,再找不到妳。”

    雪衣疑惑的蹙起眉头:“你要去哪?”

    “北苍边境动乱,不朝廷便会下旨,命人领兵前往镇压,此人多半会是住在西暖阁的人。”

    “你是说,先生会带兵出征?”

    “景王府离不了他,所以我会上书请缨,带兵前往边境。”

    “你要,带兵打仗?”雪衣惊讶的看着他。

    上官重莲嗤笑了一声:“妳的表在告诉我,妳在怀疑我的能力?”

    “没有,我从不怀疑你的能力,我只是觉得,事来得太快了,不过......”不过能看到他如此,真好。

    上官重莲目光直直落在她脸上不动,神有些严肃:“我不在的子,不论发生什么,妳都要活着等我回来。”

    雪衣突然不适应他的严肃,干咳了两声:“我命硬,没那么容易死。”说完话锋一转,道:“倒是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她取下上带的金刀匕首递到他手中:“这是我娘的,是天神赐予草原女人的礼物,希望,它能带给你平安。”

    她说完起离去,离开前又留下一句:“重莲,我希望你能平安凯旋归来,但我想有一个人比我更希望你能平安。”

    ()。

    -------------------------

    西暖阁,密室。

    “爷,宫中传来密报,皇上病危,只怕撑不了多久了。”龙青天眉头深锁,看着密室众人。

    大学士高岚卿道:“端王一党看来已经有所行动了,早几沈夫人的事必是他们放出风声无疑,我已收到密报,相国大人星夜举荐,让‘南宫先生’带兵前往北苍边境,以防北苍新国主伺机入侵作乱。此举,无疑是想在这紧要关头分散咱们的势力!”

    一旁的孟然接着说道:“皇上殡天,太子继位,只是太子尚且年轻不说,并没有实权在,且体固有旧疾,一旦皇后掌政,这上官姓江山早晚将落入外戚手中,倘或端王胜出,夺了权,只怕包括咱们在内所有亲王、郡王,甚至是家眷戚族,通通都难逃一死,以端王的行事作风,必然会斩草除根,除尽所有对他不利的障碍!”

    高岚卿点点头,道:“端王爷虽表象行事沉静,实则毒辣无,倘或他做了皇帝,东陵国必有一场血光之灾,首当其冲的便是太子,和咱们。”说完话锋一顿,看着上官凤澜,“王爷,端王爷定不能让他夺得皇位,至于皇后,她可以垂帘听政,王爷如此有能力的人,何妨......代政摄权,王爷做了摄政王,皇位也还是奉祖宗遗命传给了太子,而您又能一展抱负,扩大东陵版图,带领东陵百姓过上更富足的生活,对这一点,卑职深信不疑!”

    ---------------------------

    ps:猫就把月票给猫吧,让猫进入第八名,猫会额外万字大奉送!!!!!喵。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