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妳是我一生的猎物 ⑦

    真心相的人一同饮下这红河水,即使相隔再远,也终会走到一起。//

    红水河边,他与她共同饮下这清甜却又苦涩的河水。

    风轻扫,遍地的曼珠沙华发出沙沙......沙沙......似人低语的轻呢。

    雪衣阖上眼帘,等着成为他的女人。

    眶上官凤澜却捡起地上散落的裙子为她穿好,将她打横抱上马,雪衣惊讶的看着他,他深邃的眼睛带着点笑意,道:“不在这里,而是在我们的洞房花烛。”

    “我们的......洞房花烛?”

    他已勒紧马缰,掣马奔驰,充满磁的声音贴在她耳边说道:“我要娶妳为妻,让萨满巫师见证我们的结合。”

    澡泪水如同这风,去了又来了,总也不尽,雪衣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这就像是做了一场让她又幸福又痛苦的梦,她害怕梦会醒来,于是紧紧贴在他怀里。

    今晚,萨满家族营地一片欢腾,为这一对珠联璧合的恋人。

    那苏婆婆苍老的面容堆着悠远的笑,静静看着眼前着一喜服的璧人,轻拍着手背,缓缓的说道:“你们今既在天神的面前许下这唯一的誓言,便要守着一生,彼此不可相忘,若忘了,天神会将惩罚和磨难带给你们,直到你们学会彼此珍惜。”说完,那苏婆婆以酒点在他们额头,示意他们拜天、拜火、拜高堂。

    天代表天神,火代表家,是为天人合一的完美结合。

    三拜过后,那苏婆婆笑看着雪衣,道:“孩子,是该把黄金宝盒交给妳的时候了。”话毕,只见那苏婆婆口中振振有词,交叠的长袖缓缓退开,一团刺眼的光芒浮现,那黄金宝盒赫然出现在眼前,当光芒褪却,那苏婆婆捧着那黄金宝盒交给雪衣,“它是属于妳的。”

    雪衣接过宝盒,只觉得那宝盒沉重万分,当宝盒在手,心中陡然腾起一股悲戚之感,她不掉下一滴泪来,落在那宝盒上金光一闪。

    上官凤澜望着雪衣手中的黄金宝盒,眸光也较刚才黯淡了些,为什么看着这宝盒,他的心里会如此沉重?

    “婆婆,这宝盒该怎么才能将它打开?”雪衣问道。//

    那苏婆婆缓缓摇头:“婆婆也不知道怎么打开它,这宝盒乃是采用鲁班秘籍中的手法制作而成,极其精密,总归是有秘诀的,但先祖并没有得到打开宝盒的方法。”

    雪衣犯难了,打不开,那给她又有什么用?

    谁知此时上官凤澜低声的说道:“我知道怎么打开它。”

    雪衣和那苏婆婆都是惊诧的看着他,“你,你知道打开它的秘诀?可你也不过才第一眼见到这宝盒,怎么会——”

    “我也不明白,只是看着它,我就自然的知道该怎么把它打开。”他拿过那宝盒,手掌运足真气,以内力在宝盒顶部以八卦形来回走三遍,那黄金宝盒竟真的缓缓从四个角部分裂开来。

    “天意如此......”那苏婆婆缓缓微眯着眸子,嘴角浮动着慈的笑意。

    雪衣吃惊的看着那宝盒翻开,宝盒里有点点的光芒闪烁,却是一对鎏金的手镯,沉甸甸的镯子雕刻着繁杂的花纹鸟兽,五彩的色泽,精致非常。

    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婆婆,您不是说,这里头有漠北王陵墓的地图,怎么只有两只镯子?”

    “那都是先祖流传下来的话,真切与否到底没有考证,如今这宝盒开了,里头是什么,那便是什么了。”那苏婆婆依旧是挂着慈的笑容。

    上官凤澜拾起那对镯子细细的瞧了会,除了精致繁杂,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倒是那对镯子,一只雕着五彩凤凰,一只雕着无爪飞龙。

    那苏婆婆笑着起,唤来毡包外的仆人,纷纷走出这间喜庆的洞房,油灯明亮晃动,暖意洋洋的空间里独剩他们两人。

    雪衣捧着那宝盒,想了想,看着上官凤澜问道:“凤郎,你能打开它,能不能再把它合上复原?”

    上官凤澜点了点头:“可以。”

    雪衣低头沉吟,她从上掏出一块绢布,咬破手指,在那白色的丝绢上写上几个字:

    不悔,不怨,不痛,不伤——阿雪。

    上官凤澜看她把那血娟放入宝盒里,他目光稍稍凝了起来:“妳在做什么?”

    雪衣抬头,嫣然一笑:“我要把它送给一个人。”

    上官凤澜眉头一拧,拉她入怀,捏着她下巴:“妳写这些字是要送谁!”

    雪衣笑得有些诡秘:“送给我的一个‘亲人’,所以,不要问,只要相信我,我着你。”

    上官凤澜俯吻上她额头,“小衣,妳是否对我,也会一生不悔。”

    凤郎,这丝绢,正是送给你的啊,你的后世苍亚泽。

    她会把这宝盒以五行之术埋在木伦的土地上,也许后世的叶氏家族便是今的那苏人,只有让这宝盒的传说流传,在二十一世纪她才能与他走到一起,他才会以得到宝盒的目的接近她,然后让她上他,等她死后,她才能再次轮回到这里,她才能遇见亚泽的前世......遇见她的凤郎......

    如果此生她牢牢的抓紧了他,便不再有遗憾。

    她拾起那对镯子,将雕有龙纹的镯子与他带上,自己则带上那雕着凤纹的镯子,她靠在怀里,暖暖的笑开:“凤郎,你说,会不会这对镯子,是漠北王曾经与他最心的女子所拥有?”也许,在比这个时空还要遥远的曾经,在漠北王的那个时代,她与他就已经相遇并相了......

    她宁愿相信,她和他拥有三生三世的缘,宁愿相信,在五百年前,她也曾与他有过一段相知相识的子。

    他眸光盛满柔,缓缓将她笼罩,“小衣,生生世世,我若不放手,妳就只能在我边......”

    雪衣唇角勾起一道诡秘的笑容,忽然将他压倒,“你放我我也不走,死缠也要缠着你。”

    他微微一怔,幽深的目光掠过一点动的光彩,这般嘻笑的她,真好。

    忽然,他脸色一僵,发出一声闷哼。

    下一刻反将她压在下,伸手握了那只在他下处不安分的小手,又惊又喜,眼里团起两簇跳动的慾火:“惹恼了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他低吼一声狠狠的吻上她殷红的唇。不需她撩拔,他便已然为她/火焚......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旖旎的火如燎原之势蔓延,狭小的毡包里起......

    ......

    回忆渐渐收拢,三年前幸福的一幕幕还清晰的印在他脑海,

    香雪园,东暖阁,

    没有明亮的酥油灯,没有喜庆的红烛,也没有旖旎的话。

    只有他怀里被她打到昏迷的雪衣,衾被里她的子冰冷一片,他更紧的将昏迷的她抱在怀里,幽暗的月色里,面具上滑下一颗滚烫的泪,搂在她上的手臂似乎都在因痛苦而颤抖。

    为什么要忘了我,

    妳怎敢么忘了我,在那苏婆婆面前,妳曾经和我对着天神发誓跟我一生不悔,难道那时候的妳只是为了报复我最初接近妳时带着目地,所以妳不惜毁了我,不惜让我尝到无尽的痛楚,

    小衣,妳怎么敢!

    我本想用我一生的来偿还妳,原来妳根本不稀罕!

    后来,离了木伦,告别娘,他与她回到北苍京都,在京都的那些天里,他认识了楚舟月,楚舟月着雪衣他一眼可看得出来,虽然这傻女人自己并不知,但他心里却在那时有了改变,他想要向她表明份,准备向元德帝提出和亲,要让全天下人知道她属于他,属于东陵国的八王爷。

    他约她在暮鼓楼,想在那告诉她他的份,然后光明的带着她离开北苍。

    可是,就在约定的那一晚......

    她带着满满的笑意而来,亲手喂他喝下一杯毒酒,而她手里端着另一杯酒,笑得冰冷刺骨:“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别傻了,我的是清平王的大公子,我的青梅竹马楚舟月,我甚至连你的姓名都不知道,又怎么会你,我为的,只不过是要报复当你对我的无,如果不是那苏婆婆,我已经被火烧死,我又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所以我要让你尝尝被玩弄的滋味,要让你尝尝被火烧的痛苦!”

    【公告:亲们,猫的这篇文升为一品红文啦,今天起每一章订阅会提价10%哈。感谢亲们阅读与支持!】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