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圣旨赐婚

    香雪园。

    “公主,妳今天气色已经好多了。”

    “嗯,我已经觉得好很多了,......今天天气不错。”雪衣站在窗口吹着淡淡的风,回应阿碧,初到了,漫树都开了花芽儿,这几天的时间,是她进门以来过得最平静的子。

    “阿碧,如果有一天妳要嫁人了,我一定要亲手为妳做一件嫁衣。”

    眶阿碧僵住,停下手里的活计,看了一眼雪衣。“公主,妳是在赶阿碧走吗。”

    雪衣唇角挂着笑容,回头看着阿碧:“阿碧,妳知道我在说什么。”

    “阿碧不知。”

    澡雪衣静静含着笑看着阿碧良久,阿碧的脸一偏,稍稍垂了头,雪衣依旧笑看着她,阿碧偷偷做的鞋底子她不是不知,那一定是给龙青天的,上元夜那晚也看得出来龙青天对阿碧的在乎,若阿碧能得幸福,是她最大的心愿。

    “阿碧,妳只要记着,妳的幸福,也会是我的幸福。”

    阿碧抬头直视着雪衣,两个人的目光里惺惺相惜。“阿碧也要告诉公主,阿碧的幸福,就是公主能得到幸福。”

    雪衣姗然一声笑了:“今天天气很好,我上园子里走走散散心。”

    “让阿碧陪着妳去。”

    “不用了,这园子里还能丢了不成,我就一个人走走便回,妳不是还要为我熬药的吗。”

    阿碧想想也是,便叮嘱了一声:“那,早点回来,妳才刚好,虽然外头有阳光,但吹久了风倒不好。”

    雪衣脸上露出一个揶揄的笑:“阿碧,妳越发像娘了,在北苍的时候妳可没有这般婆妈的。”

    阿碧拿了件云丝披风与雪衣披上,雪衣笑着出了冬暖阁,阿碧一直目送着雪衣离去。

    欣赏着满园的景色,雪衣想起了父皇。

    早几天从龙青天那里得知,北苍国的确是朝堂动乱,但目前还是元德帝掌朝。她知道,父皇的皇位迟早要被人夺去的,但没想到来得如此快,没想到会是他。

    虽然父皇无,但她还是难免感到难过,只是她如今远在东陵,要如何才能再见父皇一面,要如何才能阻止叛军烧死父皇。

    边想边走,不知不觉已经出了香雪园,到了冯管家所住的碧玉轩后头的那片竹林里。草地上长满了野花,初的阳光淡淡从竹叶缝隙间洒落。越往深处走,听得有一阵剑声传来,是谁在这练剑?脑海里浮现出上官重莲的影。想到这,雪衣顿了脚步转就要离开,谁知已经被发现。

    “都走进来了,又何必离开。”果然是上官重莲的声音。

    雪衣无奈又转了,走进竹林里。

    这些天,上官重莲倒是出乎她的意料并没有到香雪园来。

    她站在那顿住了脚步,只见上官重莲手里拿着寒冰长剑,依旧是一袭妖冶的红衣,暗色的红,纹着瑰丽的花龙,这些所谓惊世骇俗的颜色撞在一起,穿在他上却异常的显目好看。

    前的衣襟永远是松松敞开的,长发不扎不束,只用一柄红玉梳子从前额将一捋发向后梳,梳子插在墨色的发丝里,更是忖得那张过分俊美的脸妖媚万分。

    他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在练,时而长剑破空,时而轻如燕飞旋,时而蹈海如蛟龙入世,剑贯长虹,劈碎了漫天飞落的清脆竹叶,如降落一场绿色的雨。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最后,红衣掠动,他手中利剑忽地一转,竟向着她而来!

    呲~

    她震退几步抵靠在一杆楠竹上,他的剑气擦着她耳旁划过,贯穿后另一根楠竹,竹叶顿时纷纷扬扬落在两人头顶。

    “躲也不躲,妳到底是有多蠢?”上官重莲拔下剑,含着怒气的眼神盯着她。

    雪衣不解的回应他的话:“你要杀我?”

    上官重莲猛敲了一把她的头:“我要真想杀妳,妳还能站在这说话?我看,得让厨房多炖些猪脑给妳补补。”

    雪衣听出来他是在揶揄她,没有理会他,她转想要走。

    呲~

    长剑嗖地一下横在她面前,她惊愕瞪他。

    上官重莲深邃的看着她,俯下高挑的躯,说:“妳在逃避我?”

    雪衣向后仰,尽量与他隔开距离:“没有,我不想叨扰你练剑,你继续,我出来有一会了,该回暖阁了。”

    上官重莲的剑却将她连连退两步,再次抵在那竹竿上。他说:“妳如此紧张的离开,会让我以为妳对我有感觉。”

    雪衣冷了脸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重莲,你这么做,只会让我在景王府的处境更难,光天化之下,下人看到该做何感想,对你的名声也不好。”

    上官重莲却笑了笑,说:“妳倒是小心眼,还在生我的气?那天在幽梦斋不过是气急了才吻了妳,妳当时也给了我一巴掌,早已扯平了。”

    雪衣有些无力的看着他,“这种事不是扯平就算了的,你不该那么做!而且那天我已经把话说——”

    上官重莲自动忽略雪衣后半句,出声打断了她:“亲都亲了,收不回了,妳说要怎么办,不如小王现在让妳亲回来?”

    雪衣渐渐拧起眉头看着他,看来他是预备把她说过的话都选择忘了。

    当她脸上渐渐霾,上官重莲以剑又在她头上敲了一把,“再皱着一张苦瓜脸,妳是嫌妳这张脸还不够难看的?”说完视线落在她腰上,目光一沉,道:“我给妳的平安符妳丢了!”

    雪衣一愣,平安符在她除夕夜醉了一天醒来后就不见了,或许是那晚掉在百花街了。

    “没有,我只是忘了带了。”雪衣说道。

    上官重莲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罢了,我看它也不灵,妳也不必带了。”

    “来,我教你练剑!”他头一点,目光指指手里的剑。

    雪衣惊愕的掉了下巴:“练剑?”她掉头就走:“不要,我讨厌兵器。”

    “不喜欢兵器,那好,我教妳练空拳!”

    “也不要,我不要习武。”

    上官重莲上前两步将雪衣拎了回来,伸手捏了捏她清瘦的子,雪衣惊得抱着自己往后倒退。

    “就妳这板,折腾来折腾去,等不到三年,妳就一命呜呼了,要是妳会点武功,也不至于被人整得那般狼狈,我肯教妳,妳该感到庆幸。”他把手里剑一指,唰一阵落叶飘下。“等妳学会我的一招半式,遇上危险,至少可以死得慢一点。”

    雪衣脸上白一阵绿一阵,目光坚决:“若真的要死那是我的命,那么多会武功的,不也有死的一天,山外更有一山高,我练会了一招半式,还是会有比我厉害的,所以,我还是不要练了。”雪衣说话间脚步已经掉头奔走。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后有一道声音飞了上来:“不练也可以,轻功总是要学会的。”

    那话音才落,她整个人就腾空飞了起来。

    本能的一声惊呼,慌忙拽紧了旁边的体,清零的风从耳旁呼呼的吹刮。

    带起一阵扑鼻的竹香。

    上官重莲双手揽在她腰上,一手把剑放在她手里,握着她的手,双双飞旋落在地面,他手把手的教着她一招一式,雪衣哪里挣得开,只能随着他时而跃起,时而扫地踢腿,时而剑刺长空,他在她耳边邪肆的笑了起来:“妳最好专心点,总之妳是逃不开的,倒不如用心学会这几招,等妳记住了,我自然放了妳。”说话间又使出几招,剑气声呲呲一下,在竹林里划出一圈又一圈白芒,数不清的翠竹哗哗缤纷了漫天。

    绿色竹影之间,一红一白的影交叠,如一副醉人的画卷。

    雪衣被无奈,渐渐的,只有用心去配合他,随着他行云流水间,费力的去记住这每一招一式。当手握长剑,刺入目标,原来习武是这样的感觉。

    见她领会了一些,上官重莲这才停下来放开她,“好了,现在练一遍给我看。”

    “可是......”她努力去回想,脑子里已经忘了一半。

    只是见上官重莲抱站在那不预备放过她的架势,她只好握着那剑,想了想,方才摆出一个姿势,就被上官重莲一声痴笑给破了功。阳光落在他脸上,那双惑人的桃花眼笑起来更是如醇酒般会醉人。只是他一开口,又尽是揶揄:“妳这丑样子哪里是在练剑,分明就是赶鸭子。”

    雪衣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嘴:“我说了我不会。”

    他却走上来,帮她调整好姿势,站后看了看,“嗯,好多了,开始吧。”

    雪衣呼出一口无奈的气,握着长剑,缓缓照着他教的招式把剑舞出,她几乎不难想象自己的模样会有多滑稽,摇摇晃晃的子连平衡都无法掌控,握着那剑的手臂已经酸痛。

    上官重莲摆着,站在那盯着她,她无法细瞧他的神,但心里估摸着他一定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笑。

    现在才觉得,他一定是在故意整她。

    这么一想,一股气恼窜了上来,分了心,左脚猛地踩着右脚,惨叫一声连着手里的剑扑了出去。上官重莲适时拦腰将她截在手里。一抬头,只见他脸上并没有嘲笑,反而是眼眸深邃,饱含感的盯着她,忽然一下连一贯的轻佻揶揄也没有了,只是含笑注视她。

    他看着她,淡淡的说道:“要妳练武功,只是担心妳一个人遇上危险的时候,好给自己争取时间等人来救你。”比如我。

    雪衣怔怔的因他这句话而呆住。此时两人都听闻有脚步声靠近,雪衣忙与他退开距离,离开已经太晚,几道影已经出现在面前。

    “你们在做什么?”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冯管家搀扶着老太妃,边还有上官凤澜以及蝶双。

    “莲儿,祖母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她是你婶子,你为小王爷,如此不自重自,成何体统!广天白的,孤男寡女处在一起,让下人见了像什么话!”

    上官重莲目光渐渐冷,扫了几人一眼:“这是在自己家,低头不见抬头见,要是照老祖母这么说”

    “你、胡说!”

    老太妃横眉瞪了他一眼:“你如今也不小了,该成家了,头两年你娘护着你说你还小,现如今眼看着就要封爵了领兵了,若是再让你野下去,等我百年后去了,到了九泉之下也难对你爹交代!”

    “谁说一定要成了家才能领兵打仗的?”上官重莲冷冷的回道。

    “齐家治国,成家立业,难道这些道理老夫子都白教了你,你不成家,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对得起你的老祖母!”老太妃激动的言语让上官重莲好一阵沉默。

    老太妃目光冷淡的看一眼雪衣,又看回上官重莲,稍稍平复激动的心,说:“到处找你找不着,今儿府里有圣旨下来,这就跟我到府厅接旨去!”

    上官重莲抬头看过来:“什么旨?”

    “皇上赐婚!”

    上官重莲脸色骤然一冷,“我没说要成亲,这旨怎么来的怎么退回去。”

    “简直胡说、圣命岂有收回的道理!”手里拐杖一顿,老太妃勃然而怒:“抗旨不尊,砍头大罪,你有几颗脑袋够砍的!”

    ......

    明天最少一万字更新,亲们给力呀,鲜花、票票、多多留言,么一个。

    ()。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