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入我相思门 ⑥

    “啪!”

    上官重莲左脸一偏,登时浮现五个手指印。

    雪衣紧咬着下唇,用复杂而惊怒的目光直直瞪着他,手心里还有酥麻的痛感传来。

    上官重莲侧眸深深望着她,目光一点点黯沉,伸手,拇指抚了一把嘴角残留的沁香水渍。

    眶“是妳惹我在先,刚才的事,我不会道歉。”

    红袍扫地,带着愠怒离去。

    雪衣看着他走远,伸手捧着肩膀被火烧伤的地方,刚才被摁在门扉上的时候撞得生疼。

    澡一种隐隐的不安在雪衣的心中滋生。

    这景王府,这三年,真的能......安然度过吗。

    “公主。”

    一会,院子外头有阿碧的声音传来。

    雪衣收拾起自己的绪,整理下仪容,走出屋子。

    阿碧看见了雪衣,走上前来先是狐疑的打量雪衣一眼,见雪衣唇上略微红肿,心里微微一凛:“公主,刚才我看见小王爷他......”

    雪衣淡淡的说了一句:“他刚才来这找我,给了我一道平安符就走了。”

    阿碧听了朝雪衣上看去,见她腰间果真挂着一只平安符。

    小王爷他......

    阿碧一时望着那平安符走了神。

    雪衣唤醒她:“阿碧?刚才听妳声音焦急,是有什么事吗?”

    阿碧回过神来,没忘了来找雪衣的目的,忙说道:“再过两天是正月十五上元佳节,府里头都在预备‘放偷’的灯笼,刚才沈夫人遣了人来说,让公主去前面园子,跟着一道去采买扎灯的备料,玉蟾和西暖阁的新婚夫人也去了。”(注:古代元宵节又称‘放偷节’,正月前后三天连续放偷,你偷我家的,我偷你家的,曾有过偷妻妾的,也有过偷菜、偷财、偷物、偷灯的习俗。此外,元宵节还有古代‘人节’之称,古代未出阁姑娘能在这一天晚上出门上街猜灯谜,约会郎。)

    雪衣听完阿碧的话,有些迟疑,阿碧笑着道:“公主,走吧,出府走走散散心,成闷在这园子里也不好,上元节快到了,想必帝京街上有很多好玩好看的是咱们北苍没有的。”

    “好。”

    雪衣点头,跟着阿碧去了前面园子。

    -------------------

    今的帝京街上,商贩异常的络,百姓迎来走往,面上笑容满满堆在眼角,大伙纷纷采购上元节的物资,而街道上,更是有人开始搭建戏台,准备上元夜的猜灯舞龙会。

    一架偌大的八人马车缓缓行驶在人流中,马车后不远处跟着景王府几名侍卫。

    豪华的马车不时引来百姓的侧目。

    上官珠珠吵闹着要一同跟了出来,此时正坐在雪衣跟蝶双之间,一路上拉着两人说说笑笑没完没了。阿碧同玉蟾则一直沉默的坐在一边,沈碧君不时撩开帘子看看外头景象,一边呵斥上官珠珠两声,脸上还是有些节的喜色。

    沈碧君放下帘子,带着笑意面对雪衣说道:“虽然没见过妳们北苍国的上元节是怎么个闹法,但咱东陵国的上元节一定会让妳过一次难忘,那夜帝京的繁华灯火,几乎照亮整个夜空,巍峨的皇宫碧光琉璃,美得就像是仙境,妳头一次在东陵过上元节,所以今儿我才拉了妳们出来好好感受一下街上的闹。”

    “娘啊,既然今天出来了,不如咱们下馆子,晚上去月香楼吃一顿吧,珠珠好久不曾吃过那里的持炉珍珠鸡了,婶婶和蝶双姐姐一定也想去的,好不好嘛。”上官珠珠开始揉在沈碧君的怀里撒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妳啊,成天就只惦记着吃喝玩耍,一应女孩子家要学的女红妳一样都没学会,带妳出来前娘是怎么说的,不可以任。”

    “可是娘,珠珠听说月香楼这几的戏曲,唱的是娘最的‘卓文君’,娘亲不想去看看吗?”

    上官珠珠还在软磨硬泡的撒着,雪衣只见沈碧君的脸色陡然一僵,恍惚陷入沉思之中,恍惚的点头道了一声好,上官珠珠喜得差点没从马车上蹦出去。

    一旁,蝶双伸手过来握住雪衣的手,笑着说:“妳大概不曾听过多少咱中原的戏曲,想必也不知这‘卓文君’的故事了?”

    雪衣摇摇头:“的确不知。”

    蝶双笑着说:“此出戏说的是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动人,尤以一曲‘凤求凰’出名。”

    “凤求凰?......”乍然一听这三字,雪衣心中也是怔怔的。

    此时沈碧君接着蝶双的话缓缓将故事说来:“这卓文君乃是卓王孙之女,擅长音律,丧夫后寡居在家中,一府上宴请宾客,司马相如在席间以两曲‘凤求凰’打动了卓文君的心,无奈其父嫌司马相如家道贫寒,多般阻挠,卓文君欣赏司马相如的才,一心相,不顾家父的阻拦,一夜里,同司马相如私奔而去。”

    “此后,两人生活困苦,卓文君便求其堂弟,同司马相如于坊间开了一家酒肆,卓文君亲自卖酒,两人生活倒也非常融合平静,后来,经过多番的坎坷,司马相如名扬万里,回乡报了世仇,卓文君的父亲卓王孙也终于接受了他,从此过得富足,夫妻恩白首,而卓文君和司马相如追求崇高的坚定与执着令人钦佩,因此他们的故事世代流传下来。”

    “......”

    沈碧君娓娓将故事道来,说到最后已经是动深处,马车里其他的人除了上官珠珠,皆是心中有所感动,蝶双一声轻叹,说道:“只可惜,再真的也有受到考验之时,司马相如发迹为官后,流连脂粉堆中,纳茂陵女子为妾,卓文君知晓后伤心断肠,愤然作下一首‘白头吟’并一封书,送给司马相如。”“当司马相如看到那诗中一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想起自己曾与卓文君在一起的点滴,叹妻子之才华横溢,遂断了纳妾之念,后与卓文君和好如初。”

    ……

    今天还有一更,晚点发上来哈。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