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章 天月楼,暗影浮动 ⑤

    雪衣差点被萧漓儿太过露骨的言语给呛到。

    萧漓儿搡了雪衣一把,“妳怎么来这儿了,扮成这幅模样......噢~~,一定是偷溜出来的对不对?妳来天月楼做什么,看戏?还是放灯许愿?可别告诉我妳许愿是希望跟上官重莲那混小子百年好合!我虽然当妳是朋友了,可是他是我的,妳是他婶婶,妳们是不可以的、听明白了吗!”

    雪衣有些心不在焉,说道:“我对重莲没有那种感觉,萧小姐可以放心。”

    “喂、不要小姐小姐的叫,成天的听下人小姐长小姐短的叫唤来叫唤去,叫得我头都是痛的,既然我拿妳当朋友,妳就不许这么叫我,只能叫我的名字!”萧漓儿眉一瞪,破为不悦的说道。

    眶“那好,那......我就唤妳一声阿漓。”雪衣叹了一声。

    萧漓儿勾起一抹笑,“嗯,这还差不多,听着顺耳多了。”

    “阿漓,妳来这天月楼做什么?”

    澡萧漓儿忽然露出无奈的神,“还能做什么,每年的正月初八,我娘都要绑着我来这鬼地方看戏放灯,烦人。”

    “那,妳娘呢?”

    “她说要去前头街上的容家布庄看看,我懒得去,就在这瞎等着。”萧漓儿一挽雪衣臂膀,“这天月楼没什么好玩的,不如我带妳去别的地方喝酒!”

    “等等!”雪衣将萧漓儿反手拉了回来,“不行、我已经是偷偷溜出府了,若还喝酒玩耍,回去被发现,我无法开,何况我今晚只是想来这天月楼放放天灯祈愿,并不想去别的地方。”

    萧漓儿露出扫兴的神,不过转脸又笑了,“算了,我陪妳!”

    雪衣露出个笑容,回望一眼天月楼前平静的人潮,又看看前方不远处巍峨耸立的皇城。

    起风了......

    一阵东南风刮来,天月楼上悬挂的长串灯笼随风摆

    隐约听得有戏曲的声音从楼里边传出,萧漓儿拉了她的手走进天月楼,流莺在后头跟着。

    她无心赏戏,只觉得听戏的人一桌一桌的摆满了整个厅堂。

    径直来到最高一层。

    这天月楼每一层都是成四围形,上下红木楼梯有两边,每一层都有许多的百姓正喝茶、赏月、观景、放灯,四处透着东陵帝京繁华如烟的景象。

    从窗口向外望,只见街道人流济济,左边街道灯火璀璨,右边皇城金光粼粼,碧色琉璃瓦如碧水晃漾,风阵阵刮起,送走一盏又一盏带着心愿的天灯飞向九天之上。

    忽然,嘭——

    一声巨响,一朵盛开的烟花将半边天幕照得宛如白昼。

    天月楼下,舞狮狂龙,咚咚锵锵正一路跳了过来。

    一朵又一朵,无数焰火缤纷了夜空,爆竹声声,焰火齐开,巨大的响声震得人耳朵嗡嗡直响,流莺跟萧漓儿喊了些什么她只是模糊的听不清,一颗心忽然没来由的扑通扑通随着爆竹声急促的跳动着,像是下一秒就要蹦出嗓子眼,一摊手,才发觉双手一直紧绷的握在一起,细密的汗,湿了手心。

    璀璨的焰火流光四,纷杂的人流之间,远远的她看见一辆马车奔驰而来。

    ()。

    “王妃,快许个心愿吧,灯点燃了!”听得流莺的喊声,她转一望,天灯燃着跳动的火心,那薄薄的灯笼渐渐膨胀,她提笔,在那上头写下一行字,——平安,纳兰氏雪衣祈愿。北苍国有祈愿树,百姓在幡条上许下心愿,必要留下其姓名,让神明能找到你。

    流莺与萧漓儿虽有点疑惑,但也只是静静的看她许下两个字的心愿。

    雪衣点了点头,萧漓儿与流莺手松开,那天灯无声飞出,直夜空。

    “雪衣,妳怎么就写了两个字,这算什么心愿啊?”

    “唉、糟了。”流莺的声音引来两人引颈仰望。

    风刮得厉害,那天灯刚飞出,灯内火引子一下灭了,只见薄薄的天灯焉了气,随着风在半空里扫过来又扫过去,飘飘摇摇眼见着落了下来。也正是在此时,天月楼下传来动,烟花缤纷了视线,无数星火蹦入天月楼,滚滚浓烟腾起飞向半空。

    “嗯~?这是什么怪味,楼下是怎么了?”萧漓儿趴在窗口向外瞧,只觉着下面混乱不堪,隔着高高的距离也听不清楚沸腾的百姓在喊些什么。

    雪衣眼看那天灯还在向下飘,视线瞥一眼人流,只见那马车顷刻间疾驰到了天月楼,与此同时,从四面八方,于暗处飞出无数黑衣蒙面杀手,纷纷将那马车团团围住。而刚才还在舞狮耍龙的那一群人顷刻间撕下外衣,竟也是一色的黑衣杀手,不过,这些人却是飞入阵内,将那马车护在最里边。

    雪衣感觉到,在那马车里的,一定是景王的师傅。

    此时焦灼味扑鼻而来。

    流莺率先惊呼:“糟了、天月楼走水了!”“快——,王妃、萧小姐、咱们得马上下楼!”

    此时、楼下六层。

    上官凤玄凝着眸听着耳旁沸天震地的喧闹,无数吵杂的声音里,他还能站在那窗口沉静的思考。

    此时走水......

    是偶然,还是......望一眼前方雄伟的皇宫,只见皇宫城楼处亦渐渐有滚滚的焰火腾升。

    忽然、目光一暗。

    嘴角缓缓有笑意勾起。

    以火借兵?

    妙计......

    他抬头,见窗口外从天月楼左边飘下来一张灭了火心的天灯,那薄薄的灯纸正巧刮在窗口上,被风吹得噌噌直响,他不顺手拿起,只见背面透着一行小字,他翻过来一瞧。

    一抹惊诧一晃而过,下意识看向顶楼。

    难道她也在天月楼放灯?

    火焰就着风势,如狂龙喷啸,顷刻间浓烟弥漫了整条街,天月楼远远的看过去,只见火光冲天,照亮了泰半夜空。

    “啊——四爷、四爷,走水了走水了,快来人呐!”

    “救命、救命!四爷、臣妾好怕,咱们是不是要被烧死在这了!不要,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得这么难看——”

    沈湘湘吓得花容失色,只急得在原地打转,吓得连逃跑也忘了。

    一道影晃动,武云出现。

    ()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武云、带着王妃离开!”上官凤玄下令,自己却奔向天月楼上头,沈湘湘更是急得放声尖叫:“四爷——四爷——那里头危险——你、你怎么还往上头跑——四爷——”

    武云亦担忧的看着上官凤玄向楼上跑,咬咬牙,拉了沈湘湘的手将其半拖半拉的向下楼跑,跑到第三层,人群拥挤混乱不堪,但火势还没烧下来,武云松了沈湘湘的手:“到这已经没事了,王妃跟着丫鬟一直向下跑,不要停,一直跑出天月楼,卑职得回头去救王爷!”说完人一个箭步已经跨上拥挤的楼梯,速速朝顶楼奔去。

    沈湘湘的尖叫淹没在沸腾的人声里,花红柳绿的影被惊慌逃命的人流撞得东倒西歪,几乎滚到了地面,生的大小姐,哪里遭过这样的罪,那儿遇见这样的惊吓,丫鬟使命的搀扶,最后主仆两人纷纷都滚到了地上,被人狠狠踩了几脚。

    楼外刀光剑影,楼内火影重重。

    而,就在雪衣踏入这天月楼的时候,景王府。

    上官重莲再一次踏入香雪园,藏在暗处,只是想看看雪衣是否又在给自己扎针做那傻事。

    没想到冬暖阁内点着一盏灯,却迟迟不见有人影走动。

    难道是睡下了?

    可时辰未免过早了些,静静的看着冬暖阁好一会,终究是忍不住悄然走了进来。

    桌案,一张信笺静静摆放。

    当看到天月楼这三个字时目光大惊。

    若他猜得不错,南宫明夜想要安全进宫面圣,唯一的方法就是,借今夜风向送火,引皇城侍卫出兵!......

    那么靠近皇城的天月楼......

    该死!

    信笺落地,一抹红衣妖娆驭马疾驰,向着天月楼的方向奔来。

    -------------------------

    木造的楼,火势顷刻将其吞灭,当雪衣三人下到第六楼,楼层开始坍塌,着火的横梁呲呲喷着火焰重重的砸下来,到处是尖叫、是哀嚎。

    奔逃的百姓毫无方向的相撞在一起,不一会,雪衣三人就被人流分散。

    浓烟呛鼻,火星四溅,雪衣被撞倒在地,本就有伤的子让人群一番挤攘压踩,痛得难以从地上爬起,而她此刻想的,却是楼外的境况如何。

    这一场火,是偶然吗?......

    楼梯太过狭窄,有些百姓逃命不急,眼看着前方火势将路挡住,纷纷又吓得退了回去,在四方的楼道里尖叫着、拥挤着、相撞在一起,然后跌倒,有的被火棍砸中,痛得惨叫,有的上被火点燃,从楼上坠了下去,许多人被浓烟呛得面目全非,黑漆漆的一,哭嚎震天。

    风却越发的紧了,火势如海潮汹涌燃烧。

    灼煎熬着肌肤。

    烈火焚烧着天月楼,火光飞窜,天月楼相邻的一排屋舍亦燃起汹汹大火。

    ……

    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