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神秘别庄 ①

    夜色已浓,帝京街头的繁华盛欢绽放,璀璨的焰火点亮深蓝的夜幕,黑色屋瓦上还残留着白白一层未化的积雪。

    两队人马,狭路相逢。

    隔着人流,隔着街道,雪衣迎上面具下沉聂人的眼眸,四肢一下,骤然冷却。

    她从端王的马背上滑下来,走了几步来到几人面前:“你们,怎么会在这?”

    眶龙青天道:“听闻王妃失踪了,来找妳。”

    来找她?雪衣看向上官凤澜,他也是来找她的?

    “妳......”龙青天的目光在她上上下打量一眼。她明白过来,说:“我被几名恶匪劫持,是端王救了我,因为不小心掉入水中,衣裳都湿了,所以才换了一。”

    澡说完目光看向上官凤澜,只见他正目视前方,回头,见上官凤玄策马迎了过来,道了一句:“连南宫先生也亲自来寻人了,既然景王府如此在乎这王妃,何不多加派人手保护王妃周全。”

    龙青天以及孟然先后向上官凤玄请安行礼。

    上官凤玄只淡然一笑,回头看一眼雪衣:“回府后,别忘了让下人熬碗姜汤,压压惊。”说完随同属下策马扬尘离去。

    雪衣眉一皱,暗叹了一声,这端王,行事总是出乎意料,再看一眼那金面,果见那眸光冷冽了几分。

    上官凤澜伸手出来,冷道:“上马。”

    雪衣惊讶看他,难不成他要她同他共乘一骑?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今早晨在幽梦斋的形。脸上顿时青红交加,又恼又气,脚下已经转快步奔走:“不必了,我自己走路回府,顺便看看这帝京的夜——”景。“啊——”

    哪里等她话说完,只听背后马蹄声奔来,一条铁壁顺势将她一捞,下一刻她已然跨坐在马背上,与他面对着面,逆风奔驰的风从后吹来,吹散一头如瀑的青丝。

    “你、你放我下去!”

    他果然很听话,松了手,只是双腿猛一夹马肚子,马蹄疾风般向前冲去,她只听见自己的一声尖叫,本能的在摔出半空之前抱紧了他宽阔腰,鼻子脸面重重撞上他,只觉着他膛无比硬,跟石头比没得差,鼻头猛的胀痛难忍。

    “把马停下、我要下去!”

    “掣——”他没理她,冷喝一声,把马儿奔得飞快。

    反向坐在马背上的感觉是一颗心始终悬在喉咙眼里,除了抱紧他,她别无选择。

    越过他肩头,只见街道两旁无数灯火如流星滑落,远远的都被抛在后边。

    她看不见前方的路,只能听见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呼呼的冷风冻得两只耳朵通红,歌姬略薄的衣裳挡不住寒夜的清凉。

    不出一会,她冷得牙齿打颤,“把、把马停下,我好冷......”

    他睨了一眼她口无限光,那妖娆的款式完全将她迷人的锁骨暴露无余,怒意攀升,脱离掌控。

    “掣——”又是一声快马加鞭。

    雪衣着实冷得不行,顿觉委屈得难受,冲着他放声大喊:“你想要我死便杀了我,何必如此折磨我!”

    “放我下去!”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忽然,马蹄扬起,她随着他的子整个向后仰倒,一阵嘶鸣,马儿猝然停下来,他用力攫住她下颌,“我倒是真想杀了妳,可又怕脏了我的手。”

    “你、”

    “怎么,跟端王爷同乘一骑便不冷了?还是他的体给了妳温暖?究竟是被人劫走,还是妳私下幽会于他?究竟是落水湿了子,还是妳跟他媾合弄脏了妳一,嗯?”

    雪衣被昂起头,目光却渐渐的转冷,直直的迎上他嘲弄的眼神,用力咬着下唇,原来,她还能感觉到痛。

    “我想我要提醒你一声,南宫先生、你是景王的师傅!......请你,在指责我的同时,也问问你自己,是否你的行为已经是逾越了份,你几次三番羞辱于我,难道这就是你为景王不平的表现?......若你真要代死去的景王来管束他的妻子,请你,首先管好你自己!”

    “现在、请你把我放下来!”

    “以后,也请你离我一定的距离,否则,就请你不要屡次羞辱于我,因为你没有资格!”

    她说完,等着他甩过来的巴掌,等着他一把扭断她的脖子。

    但他没有,他攫住她下颌的手在抖,她感觉到一股勃然的怒火还未爆发却渐渐的转为冷,金面下,邪魅的长眸居然浮动着诡谲的笑。

    这比他发怒更让她心惊。

    他攫住她下巴的手转而滑上她的脸,“没有资格?若妳成为我的女人,那么我有没有资格?”

    雪衣惊愕瞪着他,“你是我夫君的师傅!”

    他勾起邪魅的笑,“他死了,但妳还活着,妳这賎人,迟早守不住贞洁,倒不如让妳成为我的女人,永远锢在我边,以此来惩罚妳对景王的不贞,妳觉得如何?”

    “你清醒一点、你要找女人多的是,难道你没看见我脸上的丑陋?”

    “看见了,美人多的是,偶尔尝尝妳这丑女人,或许也不错。”

    “你不可以这样、你这样是畜/生不如,你对得起老太妃,对得起泉下有知的徒弟?”

    “是妳我的。”

    “我没有,一直都是你在我!”

    “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妳惹恼了我,就该承担后果。”

    “你疯了!”

    “我是疯了......”

    雪衣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眼里分明透着疯狂,她下意识就要跳下马,只是他岂有让她轻易逃脱之理,马蹄再一次奔得飞快。

    前所未有的惊慌涌上她的四肢百骸。

    “你要带我去哪!”这不是前往景王府的方向!

    “你不可以这样做,你是景王的师傅!”

    “停下来、快停下来!”

    “疯子——”雪衣声嘶力竭的捶打他如铁的臂膀,“你这个疯子、放我下去,放我下去!”

    无奈,所有的挣扎在他面前都是徒劳无功。

    眼看着繁华的街道远去,马儿一路奔入山道。

    喧闹的人流渐渐消失,只余下山道里寂静的风声。

    雪衣的惊慌变成惊恐。

    莫非,他想要在这野地里强/暴了她,然后......曝尸荒野?

    夜风沁凉,将一切燥渐渐吹散。

    ()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雪衣惊恐却又拼命想要镇定的模样印一点一滴在上官凤澜的眼中。她没有注意到,金面下的那双眼睛渐渐恢复了幽暗,冷风将怒火吹散,隐隐只剩下痛楚的光,眉间深拧,仿佛此刻备受着心灵的折磨......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郊野山顶竟现出一座别庄。

    他将马直接驱策入了庄园。

    别庄守门的老人见了他来,即刻开门迎接,毕恭毕敬的尊称先生,别庄内灯火寂静,幽静的园子虽灯火繁盛,却似乎没有人气。

    马儿径直来到别庄后院。

    雪衣早已经是目瞪口呆,原来这样的荒郊野外竟隐藏着这么一座堂皇的别庄。

    环顾一眼四周,露天的天然白石温泉。

    水雾袅袅,丝丝漾开。

    潺潺水声哗哗沿着后山流下。

    温泉四周,有几只灯笼静静透着晕黄的光,随着夜风轻飘轻

    她被得退到水池边。

    他以下颌点了一下她后的温泉,“tuo了衣裳,下水。”

    羞怒跟惊惧将她脸色得惨白,咬牙,一字一句道:“别我......”否则,她只有死。

    他却忽然转,沙哑的声音低沉得难以辨别:“妳不是说冷么,不tuo衣裳怎么下水。......给妳半个时辰,子泡了出来,我在前院等妳。......放心,这四周都无人,丫鬟在外候着,有需要唤一声即可。”话毕,她见他瘸着腿竟一步一步往回走。

    “你......”雪衣怔愣的杵在那,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他刚才明明还......为何转眼之间又......

    听见她疑惑的声音,他没有转,只是头偏了偏顿住脚步,“怎么,不想让我走?还是妳根本是口是心非,嘴上骂我疯子,心里却是期待的?”

    雪衣登时紧咬了唇,半眯了水眸注视他的背影。

    他似乎,总是用刻薄羞辱的话来恶化他自己。

    “为什么......”

    雪衣沉静问了一声。

    他冷哼一声,蹒跚的背影渐渐走出她的视线。

    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为何越来越看不透他。

    褪尽衣裳,她搂着冰冷的子缓缓步入池子里。

    温泉的水暖暖将她包裹......心一旦松懈,疲累如潮水袭来......

    暗处,一双灼的眸子静静看着她。

    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堂堂八王爷,竟然也学人偷窥?”

    上官凤澜直起子,有些冷的回头看了一眼后的人,“她是我的女人,难道我看不得。”

    “要看便上前去看,我从没听说,哪个男人是站在这角落里偷看自己女人洗/澡的?”一抹笑意传开。

    ……

    感谢以下亲们送的鲜花,感谢亲们的月票!

    一燕一畅向作者赠送了1束有独钟猪萌向作者赠送了1朵鲜花豹儿向作者赠送了1朵鲜花赵云飞向作者赠送了1朵鲜花璐思向作者赠送了1朵鲜花秋天的紫雨向作者赠送了3朵鲜花

    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