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半路被劫

    百姓如潮水般拥挤而来,雪衣呼唤着流莺,流莺早已被人潮淹没。

    环顾四周,雪衣心中陡然一凛,惊觉到突然而来的状况下似乎掩藏着未知的危险,只是为时已晚,当她察觉之时,眼前早已是一片漆黑,一阵风过的时间,她便消失在茫茫人流之中。

    百花街,南柯一梦。

    昏沉沉醒来,朦胧的视线里印着一道紫色的影,雪衣揉了揉胀痛的额头,扫视四周的同时开口问道:“妳是谁?”

    眶只见站在眼前的那影逐渐清晰,是一蒙着面纱的年轻女子,虽瞧不见容貌,但露在面纱外的那双眼睛极是妩媚撩人,浓妆淡彩间淡淡一瞥,已经是万种风

    女子眸中清幽的笑着,怀里抱着一只纯黑色的猫儿,涂满燕红丹寇的细长玉指极其温柔的抚摸那猫儿的鬃毛,那猫儿的一双眼珠子习习闪着碧色的幽光。

    雪衣正榻坐起,这才惊觉自己手脚皆被麻绳困绑无法动弹,雪衣惊疑之下又问道:“妳到底是谁,为什么捉我?”

    澡紫魅淡淡瞥了雪衣一眼,但眼神却是锐利而深邃的。

    面纱下,艳丽的红唇勾着一点妩媚的笑意。

    她抱着猫儿,俯下子打量雪衣那张脸,左右瞧了瞧,淡淡说道:“比我想象中还要丑了几倍,他莫不是疯了,竟对妳这丑丫头如此上心。”

    雪衣狐疑的盯着眼前这女人,内心揣测,她口中所说的‘他’,会是谁?

    在雪衣揣测之际,紫魅兀自说着:“想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从未见他沾染过任何一个女子,我只当他眼界高,也以为没有哪个女子尚且能配得上他,却谁知他有这等嗜好,不美的,只对丑的感兴趣,......早知如此,就算毁了我这张脸,也要让他成为我的男人。”

    雪衣只是警惕的盯着紫魅,挣扎了几下,“妳到底是谁!”

    紫魅悠然一笑,坐在边看着雪衣,姿态极是轻佻妖娆。

    “妳不用担心,横竖我不会要妳的命,至于其他嘛......”话一顿,浅幽的笑声透着未知的危险。“只要妳乖乖回答我几个问题,我想我会让妳离开这儿。”

    在紫魅说话的同时,雪衣已然惊觉自己正处何地,是上次上官重莲带她来喝酒的南柯一梦。

    “妳想知道什么?”

    雪衣停下挣扎,因为她感觉得到,这女人是个练家子,手不凡,她定是逃不出去的,倒不如镇静下来看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紫魅见雪衣恢复了镇静,眸光略眯了眯,浅笑道:“还算有点胆识。”说完问雪衣:“除夕那晚,太子是为救妳所以差点丧命?”

    紫魅说出太子,雪衣更为震惊,内心腹诽道:刚才这女子口中所说的他,莫非是上官弘宇?

    想到这,雪衣又想起那晚在南柯一梦的形,当她迷糊中闯进一间包厢,听闻那箫声,那包厢里的白色影,还有那紫色影……

    那么那天在包厢里的人,是太子跟这带着面纱的女子。

    这女子是谁,为何会认识太子,跟太子又是何关系?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雪衣收回思绪,不答反问道:“妳想要知道什么?”

    紫魅道:“妳只需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我为何要回答,妳不担心我撒谎?”

    紫魅幽幽笑了笑,“妳当然可以撒谎,但我会杀了妳,或者……让妳生不如死,又或者让妳在乎的人生不如死,比如妳的贴侍女,那叫阿碧的女子。”

    雪衣心中又是一惊。

    此人竟然连她的软肋都一清二楚,看来对她的况早已做过一番彻查。

    雪衣说道:“既然妳连我的贴婢女都清楚,除夕那晚的事妳自然也能够查到,为何还要抓我来询问。”

    紫魅笑道:“因为我要从妳的口里听到答案。”

    雪衣狐疑的看了紫魅一眼,只有回答:“那晚太子为救我的确差点丧命。”

    “是妳救了他?”

    “......是。”

    紫魅再问:“他碰了妳?”

    雪衣一怔,没想到紫魅会问出这么个问题,一时迟疑没有答话。

    紫魅眸光悠然转冷,“他碰了妳,对么。”

    雪衣想起那一晚,太子tuo了她的衣裳抱着她前往景和宫,后来,她又跟太子赤/露体相扶泡在温泉里,那样,算是被他碰过么……

    见雪衣沉默迟疑,紫魅淡然转到下一个问题,问道:“围场那晚,太子彻夜寻人,找的又是妳,对么?”

    雪衣点了一下头:“是我。”

    “让妳进宫为太子诊病,是妳的意思,还是太子的意思。”

    雪衣微微蹙起眉头说:“是皇上下的旨,连太子也不知,完全是皇上的意思。”

    紫魅静默了一会,直直盯着雪衣,问:“妳喜欢太子?”

    雪衣一愣,脑子里一时间全是上官弘宇的影子。

    喜欢?......

    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紫魅忽然从上站起,浑散发出冷聂的气息,面纱下勾起一道笑容,侧脸回头看一眼雪衣,“我真想知道,妳究竟是个什么妖精,给他灌了什么汤。”

    雪衣心中陡然掠过一丝担忧,试着从上挣扎着起

    “我已经回答了妳的问题,请你放开我!”

    紫魅短哼一笑,“放了妳?呵......别天真了,我说的是想想,考虑,但没说一定就会放了妳,妳放心,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要妳的命,反而......”紫魅俯下子贴近雪衣的脸,纤长的指甲在雪衣的脸颊上轻轻抚摸,妩媚的眼神里尽是冷笑:“长夜漫漫,空闺寂寞,可不能错过这良辰美景。我给妳找了几个魁梧的男人,给妳这新婚寡妇开开苞,让妳在此销/魂一晚,......虽然妳长得丑了些,但灯火一灭,男人哪儿管那多,是女人,就能要了妳。”

    雪衣惊愕的瞪大了双眼,顿起慌乱,惊得冷汗直流。

    “不要!放开我!”

    “我跟妳无冤无仇,妳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紫魅笑得妖娆慑人,拍了拍雪衣的脸,“要怪,就怪妳遇见了不该遇见的人,拿走了不该拿走的心,他的人,他的心,都只能属于我。”

    雪衣微微一怔。

    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莫非这女子......

    虽然不知这女子跟太子是何关系,但这女子定是喜欢太子的,脑子里灵光一闪,雪衣忙说道:“太子、太子的病还需要我医治,难道妳不希望他的病好起来!......还有,我跟太子只不过初相识,我是景王的王妃,他又怎么可能喜欢我,怎么可能会喜欢我这丑陋的女人。”

    紫魅勾起一抹笑,“妳固然是景王妃,但谁人不知,妳只需守孝三年,三年后便可以恢复自由,......妳放心,我只不过让妳提前尝尝这巫山的滋味,等妳这一被男人享用过了,我自然放了妳。呵......”

    紫魅笑得妩媚动人,怀里的猫儿喵了一声,她抚摸猫儿脖颈,摇曳的段盈盈步出房间,无视雪衣放声的呐喊。

    “等等、妳、妳不可以走!”

    “放开我!”

    “不要!”

    ......

    不要......不要过来......

    雪衣拼了命的往里挣扎,瞠大的眸子瞪着眼前那魁梧粗鲁的五个男子。

    “站住、谁再上来一步,我立时死在你们面前!”

    包厢里顿时一哄而笑,“他娘的,要不是被,给老子钱老子也不干,老子要妳是妳的造化,别给脸不要脸,既然当一辈子老寡妇,倒不如今晚让爷们伺候伺候妳,没准妳爽了,明儿自动还要爬上老子的!哈哈哈……”

    “畜/生——”

    雪衣羞愤难当,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群男人如饿虎扑了上来,绝望的用力一咬,企图咬舌自尽。

    只是下一秒更深的绝望笼罩了她,这几名看似蛮横的粗野男人手竟然不低,一人弹指间点了雪衣的道,她的唇紧紧闭着,再动弹不了,只是四肢还能活动,却被麻绳牢牢困住。

    恐惧,瞬间如潮水汹涌将她淹没!

    五个男人动手撕扯她衣裳,无数只手在她上抚摸,一颗惊惧的泪无助的滚落。

    阿碧......

    救我!

    然而此时此刻,此时的阿碧,远在景王府中。

    不要,死也不要被这群畜/生强/暴!

    当束缚她的绳索被松开的那一刻,雪衣使出所有的力气推开压制她的重量,就着地面滚到一旁,谁知,却再一次被五名男子至角落,那一道道婬秽的眼睛里充满着赤//的慾望,雪衣不住胃里一翻,恶心得直慾呕吐。

    被撕扯的衣裳早已是衣不蔽体,男人们邪祟的目光火烧一般直辣辣盯着她外泄的光。

    “他娘的,脸上是丑了点,没想到这子到是得紧,刚爷摸了一把,啧啧,那叫一个滑腻。”

    “大哥,还柔软得很呐......”

    “哈哈哈......”

    雪衣气得忍不住混发抖,冷冽的眼神恨不能将这几人撕裂成碎片:“禽/兽——”

    “哟,这小眼神儿还辣!”

    “大哥,跟她废什么话,现在就办了她!”

    “老五,你上,把她给老子扒光了,拿块布,把她那张丑脸挡了,看着倒胃口!”

    “诶!”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