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再见太子【加更章节,求票求荷包】

    雪衣有些诧异的抬头说道:“今便要进宫?”

    那传旨的公公回说:“如今太子病重,刻不容缓,今尚早,王妃随咱家一道入宫,待巳时二刻自然会有人送了王妃回府。”

    “可是……”

    雪衣踌躇之时老太妃上前说话道:“这位公公,可否让老入宫面圣后问清了,再接这圣旨可行?”

    眶那传旨公公说道:“老太妃如今有丧在不宜入宫,圣上说了,老太妃有仁德善悯之心,定不会拒绝吾皇的这一番‘请求’,倘若太子真能好起来,老太妃可居了头功。”

    老太妃听得出来皇上是早有料到她不会同意,这一番君威施压之下,她不应也不成了,便沉了脸色不再说话。

    公公面对雪衣道:“那就请景王妃接旨吧。”

    澡雪衣想了想,伸手接旨。

    待收拾一番,流莺在老太妃的命令下随同雪衣入宫,只因阿碧子太直,老太妃怕阿碧陪同入宫惹出事来,雪衣只好依了,一面安慰了阿碧几句,说是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

    ---------------------------------

    皇城,景和宫。

    这几来,上官珠珠一直留在宫里头陪着上官弘宇不肯回景王府,见了雪衣来,难过得哭成了个泪人。

    “婶婶真的能治好太子哥哥的病吗,太子哥哥病了好些天了,饭也吃不下,珠珠看了难过得很,珠珠想要太子哥哥赶快好起来,可以陪珠珠放纸鸢,还能给珠珠吹好听的曲子。”上官珠珠倒在雪衣怀里呜呜的啜泣着。

    雪衣轻轻拍打她的肩膀,说:“别担心,我一定会尽力让他好起来。”

    “真的吗?”上官珠珠眨巴着晶莹的泪花,清澈的眼睛里稚嫩毕现。

    雪衣露出一个笑容,说:“相信我,我会让他好起来。”

    上官珠珠抹了一把泪,笑得灿烂若花。

    一旁,流莺看一眼雪衣,道:“王妃,咱们这就去太子吧。”

    雪衣点点头,转时迎面有一女子迎了过来。

    女子着一袭淡绿色宫装,模样清秀出尘,小巧的脸蛋,尖细的下巴,尤其是一双细挑的丹凤眼儿水灵有神,气质落落大方,段玲珑纤细,款款而来时如一朵绽放在幽谷的白兰,恬静而温柔,只听上官珠珠先唤了一声:“兰熙姐姐!”

    雪衣想起上一次来景和宫,听过这名字,这兰熙宫女应该就是这太子的长侍女了。

    这边,流莺亦与那兰熙互相唤了一声,看来也是旧相识。

    兰熙来到雪衣面前,盈盈请了安,“听得景王妃医术超群,若能治好太子下多年来的旧疾,兰熙愿为王妃烧香祈愿,保佑王妃终生平安。”说完抬头看着雪衣,眼眸里是静静的打量。

    雪衣心中亦是记挂着上官弘宇,忙说:“姑娘不必谢我,太子在哪,先让我看看他。”

    兰熙道:“请随奴婢来。”

    众人随着兰熙款款来到太子寝

    来到外,兰熙让小宫女去回禀,小宫女说道:“兰熙姐姐,太子下刚才睡着。”

    ()。

    “是么?”兰熙迟疑一会。

    雪衣道:“既然太子在休息,那你们在外等等,我先轻脚进去看看他的病。”

    雪衣说罢轻脚入,撩起帘子的时候亦是轻手轻脚,内有几层屋子,穿透重重纱帘、珠帘,一路走过,闻得有一股淡淡的香,香的味道中又融合了药草的问道,经久弥漫在内上空。

    直到穿越最后一层厚厚的粉蓝锦纱,偌大的雕花榻四周垂着高高的薄薄淡紫色轻纱,内很深,越是往内光线越是昏暗,一棵棵青铜火树银花绽放出一根根晕黄的光点,悠悠的烛火照亮一路。

    红漆木的蟠龙古榻上,歪躺着一袭白衫逸地的清美男子。

    雪衣悄然走近他。

    才短短不过几,他似乎又清瘦了些许。

    只是那张原本俊美清逸的脸更显白皙静透,浓黑而长的睫毛静静投影出一片另人怦然心动的弧度,只是眉宇间略蹙在一起,似乎睡得很不安稳。

    内燃着火炉,空气有些干燥。

    暖暖的度游弋飘来,围绕着蟠龙古塌。

    雪衣怔怔的站在塌边,看那醉人的风景。

    他只是静静无声的睡躺在那,就已美得让人难以呼吸,而那面上浮现的几分病弱神,又牵动着所有人的心,仿佛他就会这样长睡不醒……

    仿佛那双蝶美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

    一种心碎糅怜而开,雪衣只觉得心头忽地一下没来由痛得慌。

    柔软的明黄被褥从他口落下,雪衣忍不住上前拾起被褥为他轻轻带上来。

    忽然,一只手无声握了她手腕,那双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

    “妳来了……”

    那一瞬间,雪衣只能看着他清美如水的眸光,被那眼底碧波一般的丝丝意缓缓缠绕。

    好想,就这样躺在他怀里。

    好想,就这样抱紧了,害怕他忽然的消失不见……

    脑子里一道光劈闪而下,她忙抽回手,说:“吵醒你了。”

    上官弘宇看一眼停在半空的手,边起坐起边低柔的说道:“妳入那一刻我就醒了。”

    “那你……”

    “我只是想赌,妳会否在第一时间进来看我。”“而妳来了……”

    话才说完,捧着唇一阵咳嗽。

    雪衣已经上来扶他坐起,一边为他轻拍后背,一边低声说:“围场一别,我很担心你,没想到,你为了我,病得这么重。”说完顿了顿,又说:“让我进宫,是你的意思?”

    上官弘宇静静看她一会,眸光沉溺若碧水轻淌,“妳不愿意,还是妳很为难?”

    雪衣忙道:“不,我只是没想到皇上会下给我这样一道圣旨。”

    上官弘宇静默一下,说:“我也没想到父皇会这么做,但父皇若没下旨,我想我也会要他这么做。”

    雪衣有些讶异的看着他。

    这么说来,下这道圣旨真的完全是皇帝的意思?

    上官弘宇静静看着她,“若这圣旨真是我的意思,妳愿意进宫来么?”

    雪衣定定看他一会,道:“我愿意。”

    ()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为我病倒,我没有理由拒绝。”

    “没有别的原因了?”

    别的原因……

    雪衣敛了眼眸,眸光暗了暗。想了想,说:“有,因为我想见你。”

    一抹柔敛的喜悦融化在上官弘宇碧波的眼眸中,化水而开……

    雪衣握了他手腕,道:“既然你醒了,让我给你看看。”

    上官弘宇静笑不语,清零如玉的眼神定定注视着雪衣略有些紧张的侧脸,唇角浮上一抹浅柔的笑。

    再见她,真好……

    围场一别,她的影已不能从他脑海里拂开。

    无时无刻,每分每秒。

    他想她,念她,梦里梦外,再难相忘。

    他想,这便是了。

    帝京街头,生死一眸,那一箭救下的不是她,而是他的灵魂。

    纵然她貌丑无颜,纵然她通晦气,纵然她是新婚寡妇,纵然她是他皇叔的女人,纵然万般,她就这样悄然走进了他心里。

    仿佛是前世的缘,仿佛他与她相识千年万年之久。

    仿佛他上她,是老天注定的结果。

    那么,她呢?……

    上官弘宇缓缓半眯起眸子,看雪衣微微凝眉,认真的模样更显动人,仿佛她脸上的丑陋在他眼里竟是绝美的姿态,她的一颦一笑皆会让他着迷。

    他拿着帕子轻微咳嗽几声,雪衣缓缓抬起头来看他。

    上官弘宇见她满脸色,淡笑说道:“其实妳来看我,我已然好很多了,瞧,妳比太医院里的那些御医果然有用得多了。”

    而此时,外的上官珠珠、兰熙以及流莺等人闻声走了进来。

    “下,你醒了。”

    兰熙上来顺手为上官弘宇换下手中的帕子。

    小宫女及内嬷嬷们纷纷换水拨火,端茶奉汤。

    上官珠珠凑上来打量上官弘宇几眼,清脆的声音嚷道:“哇,婶婶果然没骗珠珠,婶婶才刚来,太子哥哥的病就好多了,瞧,这会子脸上都会笑了。”

    上官珠珠兀自说着开心的话。

    一旁的人皆纷纷一僵,兰熙正为上官弘宇垫起软枕,手顿了顿,眼底一抹暗色滑落。而站在雪衣后的流莺竟也是眸色一暗,凝了一眼古塌上的上官弘宇。

    雪衣更是一僵,抬头看一眼上官弘宇,只见上官弘宇的唇角浮着一抹清浅如水的笑意深深望过来。

    雪衣轻蹙了眉,继续低头,纤纤玉指还搭在上官弘宇的脉息上。

    兰熙看一眼雪衣,轻声道:“太子下这一病,几了也未能下塌,太医院的御医们都束手无策,下近来连汤水也不曾喝下一口,王妃医术超群,上次在宫中救了下一命,兰熙想,王妃这次一定也能让下好起来。”

    雪衣静静听兰熙的话,睫毛掩盖的眼底,有一道疑色掠过。

    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