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南柯一梦

    这话说得不错,雪衣是酒的,在北苍的时候,被人欺负得紧了,她一闷,就让阿碧偷偷带着溜出宫躲在马场里喝酒。

    她接过酒葫芦,仰头喝下一口,蹙了眉,摇摇头,“倒底是没有我北苍青稞酒烈,带着股子甜味。”

    上官重莲长眉一挑,“妳喝烈酒?”

    “酒烈才能怯寒嘛。”

    上官重莲笑了,起于换衣屏风上取下她的大氅,走上来给她披上,又速速给她穿上雪地绒靴,她怔在上一时反应不过来,他已然握了她的手,眸一挑,说:“走,带妳喝烈酒去。”

    她忙要挣开他,“等等,天晚了,你要带我去哪,喝酒?”

    他回头邪笑,“妳小看了我东陵国,小王自然要让妳开开眼界,东陵国的好酒可不缺。”

    “不行!”

    “反抗无效!”他直接揽了她的腰,半挟持半拉的将她拖出厢房,为她拉起大氅上的帽檐,扑进风雪里头。

    暗处一角,金面晃动,静静凝着两人离去的方向。

    ―――――――――――――――――――

    醉烟巷,百花街。

    雪衣抬头望一眼高耀门楣,嵌着几个大字:南柯一梦

    一入大厅,繁花似锦更似外街,红灯高挂亮如白昼,笙歌燕舞,近水楼台。

    这里像是北苍国皇宫里的飞红院,飞红院里住着的是父皇的歌舞姬。

    这楼阁颇为豪华精致,顾客出出进进,皆是满面笑意。

    她疑惑看着上官重莲,“怎么你东陵国的酒楼跟我父皇的飞红院这般像?”

    上官重莲轻抿着笑,伸手将她帽檐拉低再拉低,“先别抬头。”

    他握着她手往里走,这一路都被他握着,她甩也甩不开,手心包着纱布,他只握在她手腕上。

    走了几步听闻有人迎上来,笑意融融,“哟~,小王爷几不曾来,今可是这大风大雪的把您给吹来了不成。”

    “容娘,给我备一间二楼靠水榭的包厢。”

    容娘的笑容缓缓僵了一下,“哟,这可不凑巧了,今儿个靠水榭的包厢可有主了,小王爷一向都坐那前院厅厢,怎地今晚变了?”说时目光早已往雪衣上瞟了几遭。

    容娘八面玲珑,见着小王爷带着一姑娘上门,心中自是知晓,忙又说,“不妨如此,西水榭包厢旁还有一暖阁,只不过靠最里头,瞧不见水榭全景观,也略小了些,爷若不嫌,倒可以上那尽兴。”

    “成。”

    容娘拍手叫好,“诶,这就给小王爷备着。”说完忙呼唤两声,另听见几名女子的笑声。

    容娘这厢还待弯着子瞧瞧帽檐下的脸,上官重莲斜嘴一笑,打手又拉了一把雪衣的帽子,握着雪衣大步迈过了容娘,留给容娘一记邪气的笑脸,容娘几十岁的人了,每每也抵挡不住他妖娆的笑颜,脸竟烧起一片红霞。

    言小说站()。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