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只求做爷的人!

    头未抬,眼未瞧,袖子扬手一拂,玉蟾手里的瓷碗摔地,沙哑的嗓音低沉得吓人,“滚开!”屋内暖意虽足,可他隐忍的汗水清晰的挂在额角,眸光浑浊不清。

    玉蟾捡起还在地毯子上打滚的药碗,看那药汁泼了满地,她起静静的道:“奴婢再去剩碗药来。”

    他手一拉,强势的力道将她带回,摔向榻,修长的手指攫住她脖颈,目光眦:“我说……让、妳、滚!妳是听不懂我的话,还是妳真就这么賎,嗯?”

    “爷,求您了,先吃了药。”

    他勃然冷喝:“我再说一遍、我不想吃那该死的药,不想再见到妳那该死的血!听懂了吗,嗯!”

    玉蟾微微阖上眼,脖子被他掐得喘不过气来,她眼中含着盈盈光泽,这让他恼。

    额上的汗水滴在她脸上,他忽然低哑笑了,“賎……人……”手松开,蓦然扯裂她前盘扣,手掌探入内衣中恣意揉/捏,唇压下来,冰冷一片。

    粗/鲁狂野得毫无感的掠夺,玉蟾缓缓阖上双眼,伸出双手环上他有力的腰泪滚落,回应他的吻,却被他一掌甩偏,他冷哼一声放开她,“滚下去!”

    “不……”

    她从他背后抱紧了他,“爷,要了我,玉蟾只求做爷的人,不求名分,跟在爷边一辈子,照顾爷,侍奉爷……”

    他低声笑了,笑得凄凉,笑得怵人心惊,攫住她下巴狠厉捏着,另一只手握紧她流血的手腕,齿一咬,含住她撕破的伤口,用力,眸光暗魅如幽冥,“看见了吗,我要靠血做药引,人不人鬼不鬼,上还有丑陋的疤,而妳用不了一辈子,我早晚把妳的血要干,那时妳小命都没了,妳还敢说要留在我边,嗯?”

    “玉蟾……甘愿……”

    “可我该死的憎恶!我看见妳的血就恶心!妳的怜悯妳的奉献该死的让我恼火!妳听清楚了吗,所以,……滚!”

    “爷……”

    “别我杀妳,玉蟾。”邪魅的眸寒光毕现,玉蟾终究是怔得心头冰凉,抓紧松开的衣襟,咬唇冲出厢房。

    昂扬倾硕的子颓然倒在榻上,长长青丝凌乱散于鬓边,他抬起拇指抚了一把嘴角,残留着血渍殷红。

    邪魅冷的笑无声在夜风里漾开。

    风卷送而入,屋内一时多了几人。

    “爷,您让她搬进这香雪园,恐易坏事。”烛光下,孟然眉色深拧,看着榻上沉的面具男子。

    眼前的人,非景王师傅南宫明夜,正是他跟随多年的主子,东陵国八王爷,景王上官凤澜。

    龙青天扫了一眼脚下地毯上泼洒的药汁,走上来,“爷,你没吃药?”

    孟然眼中有些不忍看他隐忍时受的痛楚,微微别开脸。

    上官凤澜低沉一哼:“暂且还死不了。”

    ……

    (加更完毕!谢谢亲们阅读,感谢亲们的鲜花荷包和咖啡~)

    言小说站——()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