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身份暴露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文峯山 书名:燃浊传
    很快敏儿就从激动中冷静下来,转而眉头紧皱。她终于发现她这几个伙伴的状态不对,全都一脸僵硬,面无表(情qíng)的样子。

    即使眼睛是睁着的,即使敏儿用力摇晃他们的(身shēn)体呼喊他们,他们也对眼前的敏儿毫无反应。同伴们这个状态吓的敏儿眼泪都出来了,不知如何是好。

    敏儿一脸生气的转过(身shēn)想要质问那个将她抓住扔进来的人,刚才她突然就被控制住,感觉自己被腾空抓起,扔了进来,她甚至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扔的她。

    “你是谁,我的朋友怎么都成了这样,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可是她刚转过(身shēn)来,就被眼前的“人”吓得瞪大了眼睛,(身shēn)体不由自主的后退,差点摔倒。

    她看见眼前的“人”竟然被一团黑气包裹住,完全看不清楚脸和(身shēn)体,只觉得对面透发出阵阵寒意,直达敏儿的内心,让她忍不住要颤抖。

    那个(身shēn)影没有回答她,一动不动。

    到底什么样的人才会浑(身shēn)被黑气包裹着?是鬼吗?可是这个世上真的有鬼吗?还是自己眼花?今天经历的一切都那么诡异。

    敏儿用力地揉了揉眼睛,再看那人还是那样,不管他是谁,她和同伴都是被那个人抓来这里的,还把这三个同伴弄成了这样,他绝对是极其危险的人。

    还有海明他们都在这,文丰呢?他刚才说上来探查,不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吧,还是就躲在附近准备施展营救?

    难道自己最终还是成为了拖累?但是文丰要怎么救,眼前这个是人是鬼都不知道,还有四个“累赘”在这里,除非他自己离开,否则……

    在敏儿被扔进来之后,躲在一边观察的文丰当真心脏都要炸裂了。

    他拼命克制自己不要冲动,告诉自己一定还有办法的,千万不要被一锅端,现在去找救援也来不及了,而且他也想不到还有谁可救他们,一般人现在是指望不上了。

    只有一个,或许老头子可以救他们,但是老头子在他高三备考的(日rì)子里已经外出一年多了。

    隔段时间就用道术传一封信回来,说有要事要办,不知归期,叫他除了好好读书的同时别忘了巩固自己的道术。

    文丰也好久没有回老头子的“家”了,近一年都是偶尔回去看看有没有信件。

    可见,眼前的事(情qíng)已经无路可走了。贸然出去拼命就只有将仅有的希望破灭。

    “那个懂道术的小子在哪?”

    突然,那个被黑气包裹住的(身shēn)形响起了幽幽的声音,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敏儿被问得一愣一愣的,左右看看,并没有其他人。

    是问她?哪个懂道术的人?她不知道啊。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什么有道术的人,谁啊?我不认识,看来你是抓错人了,快放了我和我的同伴们吧,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敏儿一头雾水,如果真的是抓错了人,她不会放弃争取说服那个“人”的机会,让他放了大家,即使她害怕的要命,即使她不知道对方是人是鬼。

    “没有抓错,本来就是要抓你们,只是不知道你们当中有人会道术,不然凭你如何能清醒过来。能逃脱我的**术,不算太差啊。”

    那个邪灵毫无(情qíng)绪的说,却听得敏儿和一边窥视的文丰毛骨悚然。

    敏儿心里犹如惊涛骇浪,他们当中有人会道术,不然她不可能醒过来,那会道术那个就是文丰了!敏儿想起了刚才他那一连串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行为。

    隐藏的真够深啊,认识了三年了,都没有表露出一点。不过也可以理解,就算说出来又有谁信呢?如果不是今天发生这样的事。

    不对!那就是说眼前那个黑气包裹的住的(身shēn)影,根本就不是人!想到这里,敏儿再也不能淡定了。

    这样说来她就能理解为什么子俊他们是这样的状态了。

    文丰看到敏儿脸上一连串变化的表(情qíng),已经猜到敏儿知道了那邪灵的所指了,她那么聪明。

    不知道她知道了作何感想呢?那煞白的脸,会不会害怕了,如果这次安全离开,之后会不会把他当做异类看待,然后疏远他?

    他也理解,这样的(情qíng)况他又不是没经历过,他尊重别人的决定,无论是疏远还是一如以前,他都接受。

    “我猜他就在附近吧?那几道符还算不错,只是对我没什么作用了。”

    那邪灵又开口了,指着敏儿,这次故意提高了声音,似乎是讲给文丰听的。

    “文丰在附近?”敏儿听到邪灵说的话,似乎是说给文丰听的,他真的就在附近?千万不要过来啊,敏儿太心急了,失声叫了出来,下一刻她又捂住嘴,心里责怪自己言多必失。

    “呵呵,小姑娘不用这么紧张,他肯定会出来的。”邪灵冷笑了一声,伸手就要把敏儿抓过来。

    敏儿吓得赶紧后退,然后嘴上紧张的说话想要拖延时间。

    “等一下,你为什么要抓我们,我们跟你无怨无仇。”

    “人吃(肉ròu),我吃人,不是很正常吗?这个还要问?”

    “你,你曾经也是人啊!”听到邪灵的话敏儿惊恐不已。

    “所以,我曾经也被别人当做(肉ròu)给剁了啊。”邪灵愣住了一下,然后缓缓开口,声音无比怨恨。就连(身shēn)上的黑气也更剧烈的翻滚了。

    一边的文丰此刻正咬牙握住拳头隐伏在一边,手掌已经握得发紫。眼睛已经通红,泛着泪光。

    直到此刻,敏儿不但猜测到自己的(身shēn)份,更加知道他就在附近,可是她就是没有开口求救过一句。是为了保全他吗?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孩?文丰以前对敏儿的认识真的是太浅薄了。

    这样的敏儿,他怎么会不救?就算拼了命也要去尝试一下,大不了一起留在此地。

    眼看着这邪灵气息开始起伏,就要对敏儿下狠手((逼bī)bī)他出来了。文丰也准备出击了,绝对不能让敏儿被伤害。

    可是突然间周围像发生地震一般,天地都在摇晃,轰隆声不绝于耳。

    不止文丰被惊的停下了脚步,就连那个邪灵都停下了对敏儿出手,转过头看了一下周围,冷哼了一声。

    “多事的女人,那样子竟然没困住你,冲开了封印不趁机逃跑,还敢来坏我的事!如果是我亲自出手就不是困住那么简单了。让你有来无回!”

    趁着这会邪灵注意力分散了,敏儿赶紧跑到伙伴(身shēn)边,即使没什么作用也摊开双手作保护状将同伴护在(身shēn)后。文丰忍住了还没出手,有女人坏邪灵的好事?是谁?竟有如此大的本领,是同道中人吗?

    天地依旧摇晃不止,文丰有点错愕,像地震一样地动山摇的庞大动静,是什么道术有如此的威力,今天果真大开眼界。这样一来他跟同学们是不是就有机会得救了?

    忽然一个女子急切的声音在文丰心中响起,声音由小到大,文丰还以为自己幻听了,视线扫了一圈四周都没有发现有人,难道是邪灵口中的那个多事的女人?这又是什么法术,千里传音吗?还是他心通?这可是传说中的道术啊,反正他不会。

    “小子,别犯傻了,是我在跟你说话,想活命就仔细听好了,你不仅被迷了,而且还是以魂魄的形式被迷了,其实你们现在是离魂状态,被召唤进了那个邪灵制造的幻境当中!”

    “你现在所在看到的一切都是基于现实映(射shè)进去的幻境,这个幻境非常厉害,我不敢进去,它可以模仿你的感官,甚至你使用的法术都是真的,基于你的精神力施展出来,让你无从发觉自己已经(身shēn)在幻境当中。但是它并不是绝对完美的,要想出来必须要内外接应,听着,一会我说什么你做什么······”

    这一连串的信息从神秘女子的口中说出,传送到文丰心里,就像铁锤一样一下一下的砸在他的头,把他砸的晕头转向,跑了半天原来是在一个幻境里面,亏自己还计划了半天要怎么逃跑,原来都是白忙活,如果不是这个神秘女子的出现,他还蒙在鼓里做梦呢!

    真是可笑之极,文丰今天不仅大开眼界,还看到了自己的无知和渺小。看来无论是在生活还是修炼道术,他都是弱者。

    但是可笑归可笑,他并没有因此放弃带着同伴逃跑的机会,刚才就算是绝路他也没有想过放弃,现在终于有机会了,他绝对要抓住。

    “咚咚咚!”的巨响就像闷雷一样炸响,整个幻境的天地摇晃和震动的更剧烈了,像是随时有崩塌的可能。

    邪灵并没有急躁,全(身shēn)黑气涌动,气息越发强大了。

    “既然真的想从这个世界消失,我就成全你!”

    这句话刚说出,邪灵的(身shēn)影就原地消失了,似乎有绝对的自信文丰没办法带着同伴们离开,竟然没有给敏儿他们设置(禁jìn)制,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即使知道文丰就在附近。

    它很自信,这也是文丰希望的,只有这样文丰才有机会。

    幻境内的轰隆声更大了,并且是有节奏的震动,像敲鼓一样重复打击在同一点,忽然头顶上某处空间有白色的光华透进来,轰隆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并且,文丰的(身shēn)体忽然有了一种另外的感觉,越来越真切,那种全(身shēn)湿漉漉的感觉。就像穿着衣服掉进了水池然后爬起来衣服黏着在(身shēn)湿漉漉的感觉。不仅是他,就连敏儿也突然在抚摸自己的衣服,一脸的奇怪!

    “就现在!攻击那个光源!!!”

    神秘女子的声音霎时响起,文丰听到指示,飞(身shēn)一跃就跳进了那个没有白色水雾的空地,然后快速的朝敏儿和另外几个同伴冲过去,过程中双手快速结印,调动起全(身shēn)的灵力集中于双手,顷刻间手印就泛起莹莹的蓝白之光。

    敏儿还在神色奇怪的观察自己的衣服,丝毫未察觉文丰已经闪(身shēn)到了(身shēn)旁。

    “破界!”

    文丰咬着牙,大吼一声,用尽全(身shēn)的力气将手印朝着头顶上方的光源处推去,一股强烈的灵力气浪喷薄而出,朝着那个光源轰击而去。

    “彭!”的一声巨响,像空气被猛烈穿透的声音响起,邪灵的幻境被打穿了。

    敏儿被连续的两声巨响吓到了,还以为那个邪灵去而复返要对她下手了,正准备直面死亡的时候却觉得刚在那声怒吼的声音很熟悉,马上转过(身shēn)去,正好看见因为打出那一击之后力竭跪倒在地喘着粗气的文丰。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燃浊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4章 身份暴露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