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 同门反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华光映雪 书名:大唐图书馆
    这一刻,回忆在重复,信念在摇晃,许多以前自己没有注意到的东西,没有想过的东西,现在再去看,是否还经得起推敲呢?

    如兄长所说,白凡是院长,书院任何风吹草动他能不知道?他可是人尽皆知的过目不忘呀。

    自己跟三妹的相遇,是一个圈(套tào)吗?

    不对,不是,是自己无意间靠近三妹的,并不是被人接近的,这么说……

    不,也不对,就算是三妹不知(情qíng),可是白凡难道不知?

    他会将妹妹嫁给自己吗?会吗?之前有流言说白家夫人平安公主是不同意这件事的,当时没有上心,因为最后也没闹起来,现在看来,还真的反常。

    这件事不是平安公主不追究了,很有可能是白凡压下来了,那么话又说回来了,他为什么不阻止,反而要推动这件事呢?如果说没有秘密和小心思,鬼都不信。

    李明心反复咀嚼,同样深信世上没有人会将妹妹嫁给仇人,白凡不是不知道,白家大妹是屠杀陇西李氏的凶手。

    仿佛想通了一切关窍的李明心一口逆血喷出,吓了李信忠一跳,赶忙上前扶住。

    “弟弟,你怎么样?要不要紧,不就是一个女子吗?咱陇西李氏子弟有骨气,绝不要仇人家的女儿。”李信忠劝慰道,看着脸色苍白的弟弟,他这时有些后悔煽动的太狠了。

    李明心定了定神,推开兄长,重新站稳,坚定地说道:“无妨,哼,好一个终南白凡啊。

    好算计,好手段。”

    转(身shēn)大步走到了(床chuáng)边,将小纸条和护(身shēn)符重新装回去,对着李信忠说道:“大哥,小弟能够笃定三妹是无辜的,她并不知(情qíng),现在我们兄弟远走他国,已经不会回去了。

    毕竟深(情qíng)一场,无论如何,我也要去给她做个了断才行,洪大力的邀约,我要去。”

    李信忠连连点头:“对,好男儿不忘(情qíng)谊,弟弟你是好样的,兄长陪你去保护你。”

    两兄弟相视一眼,亲(情qíng)更胜。

    大雪纷飞,李氏兄弟从国都逻些城出发,一直走了半个月,才走到两军阵前,吐蕃东部第一大城墨脱城,现在已经在大唐军队手中了。

    两军阵前,李绩陪着洪大力,李信忠陪着李明心,死人从两边同时相对行进,约定中间会晤,不带旁人。

    “呵呵,李明心?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上了高原蛮夷之地,竟然连胆气都丢了,真是可笑啊。”洪大力嘲讽道。

    “呸,无耻之徒,想骗我们出来赚我兄弟人头,你们倒是好心思。”李信忠大骂道,同时大袖让开,露出了腰间那一排的轰天雷。

    这,李绩顿时感觉头皮发麻,这两个货干什么的?不会是想要自杀袭击吧,老子虽然年纪比你们大一点,可还不想跟你们两个毛头小子以命换命。

    洪大力也些懵((逼bī)bī),怎么放个狠话嘲讽一番,你们就要轰天雷同归于尽,这个吐蕃李信忠(性xìng)子这么火爆吗?(情qíng)报说这厮极为隐忍,看着不像啊。

    李明心伸手拍了拍李信忠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随后对着洪大力问道:“说吧,白凡他有什么话带给我?”

    “你,好小子,出了国门同时也忘记了师门,竟敢直呼师父名号?

    真是忘恩负义的小人,亏得师父在长安处处维护,如若不然你以为至今无人来清理门户?呸!”洪大力怒骂道。

    白凡对于他人是老师,但是对于葫芦娃兄弟来说,可是再生父母,当年差点就被恶人欺压而死,是师父搭救并且传艺的。

    李明心大怒道:“够了,少在这里假惺惺,他白凡是什么样的人我心中有数,有话快说有(屁pì)快放。”

    洪大力气急,李绩扯了扯他的衣袖劝道,大事要紧。

    其实李绩是怕两方真的冲突交火,那么这十几颗轰天雷恐怕就真的要爆了。

    “今(日rì)我来,是以三妹大哥的(身shēn)份向你要一个说法。

    你李明心叛国投敌,不知道心中对我家三妹可还有(情qíng)义?”洪大力按耐住(性xìng)子问道。

    说实话,看着李明心今(日rì)的表现,洪大力在心中不断的念叨,千万要断(情qíng)绝义,这小子不是好人。

    听到提及三妹,李明心眼神柔和下来,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物。

    洪大力看到对方点头,心中大叫该死,还取出东西,这明显是要我捎礼物呢。

    “呵呵,若不是为了三妹,今(日rì)我绝对不会前来见你。

    三妹是个好女孩,可惜遇人不淑,我有家族大业需要守护,跟她只能是有缘无分,这是她的东西,你帮忙带回去吧,告诉她,江湖相忘,永不相见。

    你也给白凡带句话,从此李明心不再是终南之人,(日rì)后战场相见,只有生死仇恨。”

    李明心交出护(身shēn)符,决绝的说道。

    洪大力听得怒火冲天,一把夺过护(身shēn)符,大骂道:“好,好,好一头喂不熟的白眼狼,算我洪大力往(日rì)瞎了眼。

    临出长安的时候,师父严令我终南一脉所有人,上到先生长老,下到弟子校工,书院(禁jìn)止同门相残,没想到一片好心全部喂了白眼狼。”

    说完之后,洪大力转(身shēn)面向东边长安方向跪倒,磕了一个头道:“师父,你看到了吗?你千方忍辱庇护之人自愿叛出师门了。

    弟子洪大力无能,本该今(日rì)拼死为师门清理门户的,但是作为一个哥哥,看在三妹份上,今(日rì)弟子饶他一名,来(日rì)定当带领大军灭了吐蕃擒杀此贼。”

    说完,再次磕了一个头。

    李绩微微摇头,还好自己跟着来了,不然洪大力可能就要挂在这里了,虽然他嘴上说是为了三妹,可事实上还不是因为自己这个三军主帅跟着?

    李信忠冷哼道:“哼,胡吹大气。”

    洪大力从雪地里站起(身shēn)来,转(身shēn)看着银牙紧要的李明心,然后伸手撩起衣袍下摆,右手化掌为刀,一刀划断衣袍下摆。

    朗声道:“今(日rì)洪大力代表终南书院所有弟子,跟你李明心割袍断义,我们往昔同窗之(情qíng),同门之(爱ài),朋友之谊,从此一刀两断,再无相欠,来(日rì)战场相见,就是敌人。”

    说完,一个拱手,跟李绩二人大步离去,头也不回。

    李明心看着洪大力决绝的背影,紧咬的牙关终于有些松动,轻轻自语道:“我,做的对吗?”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图书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百二十一章 同门反目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