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四十四章

    “啊?”阿宝一惊,双手本能的捂住嘴,这女人该不会又想吻她吧?

    一抹淡淡的笑痕在唇边漾开,望着她不打自招的动作,青思眼中的笑意愈发邪魅,将她捂在唇边的手掰开,“你是怕我再吻你吗?”

    他低低的问,金色瞳内闪着妖惑世人的光芒,“还是,你也很怀念那个味道?”

    邪魅低沉的嗓音很迷人,然而,在阿宝听来却像是一种嘲讽,她忽地气恼起来,这可恶的家伙竟然设了一个圈让她往里钻,可是,她才没有怀念呢,她只是深恶痛绝罢了。

    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恨不得将他的自大与得意咬碎,“告诉你,我不喜欢,也没有怀念,那是你用强的,并非出自本人自愿。”

    “哦?是吗?”青思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颊,“可是,为何本宫记忆中,你是那么的喜欢喝沉迷呢?甚至——”

    他坏坏的勾唇,“甚至,还回应了呢。”

    赭阿宝恶寒,她什么时候回应过?她是被无奈好不好?可是,她看怪物似的审视着青思。

    这Y到底是不是女人?为什么她难以启齿的话语到他口里就那么容易说出来呢?简直就像说今天吃什么或者今天天气不错那么的简单。

    然而,望着他死不悔改的神,阿宝还是苦口婆心的劝道,“青思美人,求你了,别想那么多,好吗?你我都是女人——,我,我可对女人没有半点兴致。”

    “那要是男人,你就有兴致了吗?”青思紧追不舍的问。

    “......”阿宝被问住,男人她就有兴致了吗?貌似也不对吧,她好像对男人也没啥兴致来着。

    等等,阿宝忽地心头闪过一个激灵,该不会她Y的是冷淡吧?亦或者是冷淡?不然为何对男人或者女人都那么兴致缺缺呢?

    见她不说话,青思以为是默认了,便又深深的望着她,细声喃喃:“那要是青思是男人,你就会喜欢了吗?”

    “什么?”阿宝没有听清楚,不由得再问一遍。

    “呵。”青思展颜一笑,头往下一倾,差不多贴着她的脸,“如果你喜欢男人,那么,就当青思是男人好了,说不定,我能给你更好的感觉。”

    阿宝心头一凛,感觉后脊梁一股风吹来,她本能的抖了一抖。

    完了,青思美人果然取向有问题呀,怪不得从见她第一面起,就一直缠着她不放呢。

    不过——阿宝忽地抬眸,死死的盯着他,低吼道,“你大爷的,你根本什么都记得,对不对?”

    她心内已经十分笃定了,不然,一个初相识的人怎么敢对她做这些说这些呢?

    可恶的女人,竟然还跟她玩失忆?

    “哼!”青思只是淡然一笑,伸手扯过她的头,“你要想知道,那就试试,看看味道是不是还像曾经那般美好?”

    说着,不顾她嫌恶的眼神,他俯首吻上了她的唇,隔着面纱,那温软的舌尖细细的舐着她。

    一股恶心涌上心头,阿宝奋力将他推开,扬起手毫不犹豫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望着他错愕的眸子,阿宝没有后悔,亦没有歉意,她早说过了,她对女人没有兴趣的,而这女人,偏偏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底线。

    她用力擦拭着唇瓣,虽然吻的不深,但是依旧弥漫着他的味道。

    “不要再对我做这么恶心的事,也不要这样糟蹋我们之间的感,你和我——不应该是这样。”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几乎要哭了。

    她和青思,说起来,并没有太深的交,可是,没来由的,她却放不下这女人,放不下,那种见不到时的牵挂有时候连她自己也控制不住。

    就像这一年当中,她也尝试过放弃,可是,最终那种莫名的思念与牵挂迫着她不停的寻找。

    恶心的事?她竟然说他对她的吻恶心?

    青思怔然的望着她,她拼命抹掉他痕迹的做法更是深深的刺伤了他,以前,就算他那般强迫她,也不见她有这样嫌恶的动作与表

    莫非,这一年多来,她真的变了?

    眼底划过一抹狠,面上却漾起嘲讽的笑来,“好吧!是恶心的,和本宫记忆中的味道差远了。看来,那个女人的确不是你。”

    说着,不再看阿宝一眼,转朝客房走去。

    “......”望着他冷峻的背影,阿宝哭无泪,子无力的靠着树干缓缓下滑,那件袍子也随之落在了脚下。

    将脸埋在掌心,她的心沮丧到了极点。

    “诺。”片刻后,头顶忽地又响起了青思的声音,阿宝皱了皱眉,却没抬头,只闷闷的哼了哼,“干什么?”

    他不是走了吗?不是也嫌她恶心吗?不是不管她了吗?

    “这是衣服。”见她火药味依旧很重,青思也没好气,将干净的衣服直接扔到她头上,“要不要换,你自己看着办,当然,你如果成心想生病,再博取那人的怜悯的话,也可以。”

    挖苦的话说完,青思又恨恨的瞪了她一眼,这才心满意足的转离去。

    哼,她是为了别人而难过,他凭什么要管呢?他不是恶魔吗?为何会有如此的善心了?

    走到屋内,青思唇边漾起一丝苦涩的笑,随后,又闷闷的躺到了上,侧目望去,却正好看到南宫离熟睡的样子,而他枕边的凌仙儿仍不时的伸手拍拍他。

    哼,什么时候,那女人也能如此待他呢?

    井边,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再从指缝间望到他进了屋以后,阿宝这才拿着衣服站起了

    是呀,她就是生病了,又能如何?想博取南宫离的同跟怜悯吗?可笑——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傻妃:王爷,我们玩亲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