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十四章

    “刚才...”是她吗?从镜子里,阿宝疑惑的望着青思那张妖娆风的脸,脑海中又一阵恍惚。

    小杉也有一张美丽妖娆的脸,尤其喜欢在她面前显摆,尤其喜欢唇咬一缕发丝对着她抛着媚眼,软语绵绵的问,“宝,小杉美吗?”

    这个时候,她总是先痴迷般的捧着她的脸,乱盖一气,“美,美的惊天地泣鬼神,美的令人闻风丧胆,美的让人谈虎色变,美的大浪淘沙,飞沙走石,美的奴家小心肝扑通扑通跳...”

    “真的?”她竟傻乎乎的问。

    拘“当然。”这个时候,她再恶劣的捏一捏她的脸颊,语气一变,“耶,你这两边脸怎么好像有点不对称?”

    “啊?哪里?”她吓的一惊,赶紧拿过镜子使劲照,“是这边吗?好像小一点呢?宝,要不你揍我一拳,打成一样大的呢?”

    嘎?她当场傻眼。

    埤“宝,你...很美呢!”软绵绵的声音飘在头顶,阿宝霍然看到镜子中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眼似秋潭,眉若远山,肤如凝脂,唇似玫瓣。

    一双点漆的眸子缀满子夜的月光,流光飞舞,那眸子中似有薄薄一层水雾笼罩,显得妖娆而迷离,隐隐有淡淡的忧伤暗暗浮过。

    “怎么?不满意?”见她不说话,青思挑眉问道,一手撩起了她耳侧的一缕发丝,细致的用木梳梳着。

    阿宝没有回话,嘴角掠过一抹浅笑,一手拿起眉笔,将眼角和眉尾的颜色画深了一些,并且将弧度又向上挑了挑。

    清眸流转,顾盼琼飞,吊起的眉梢端的是另一种风万种的绝世风华。

    “呵,如此甚好。”镜子中,青思的嘴角扬出一抹玩味的笑,“这一眼,便能勾了男人的心。”

    阿宝回眸,递给她一记白眼,叫道,“我可没想勾谁的心,反正也不过四天,四天后我就会离开。”

    “呵。”青思不置可否,只淡然一笑,一面撩了梳子,拉她起来,“现在还早,你再舞一次我看看,虽不能完美无缺,但至少也要看的过去才行。”

    “我饿了。”阿宝没理她,只眼一搭,嘴一噘,无力的说道。

    忙活了一天,她这才想起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没吃饭。

    “眼睫要上翘,眼眸要有神,语还休,还有,你这嘴,要微微撅起,不能像现在这样,简直能挂油瓶了。”青思也不理会她的话,径直说着自己的意思,一面还伸手在她脸上纠正着。

    “还有,这子要要直,但不是僵硬,要翘...”

    “我饿了...”感觉到耳边像有一只粘人的苍蝇在嗡嗡的叫,阿宝恼火的捂住耳朵,大声叫道。

    真的好可恶,连她最后一点力气也耗尽了。

    青思怔了一下,眼睛巴巴的眨着,嗫喏道,“还有,说话不能这么大声,女人说话要柔要媚,听起来要甜而不腻,入骨既酥...”

    “酥...我现在要吃桂花酥。”本能的,阿宝更饿了。

    。。。。。。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黄昏时分,夕阳渐落,橘黄色的光影将她柔美的的体轮廓清晰裁剪出来。

    榕树底下,白雪皑皑,阿宝舞动着腰肢,清颜白衫,青丝墨发,长袖飘逸,若仙若灵。

    莲步轻移,朵朵白梅竞相绽放,散发扑鼻清香。

    起承转合,行云流水,千般姿,一双水眸碧波漾、盈盈笑意。

    然而,唯有她自己清楚,此刻她牙都咬的发酸了,心底更是不住的诅咒着。

    哼,吃吧吃吧,最好把你那一口小白牙全磕掉就好了。

    “嗯,对,就是这样,眼神再柔一点,要发自内心才行哦。”一旁,青思窝在一张软椅上,就着茶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还不忘教导着,金色的眸子里漾满着‘诲人不倦’的笑。

    你大爷的!桂花糕都堵不住那张樱桃小嘴么?

    阿宝低咒一声,牙一痛,她似乎能听见咯吱的脆响,然,氤氲着水雾的眸子却使劲的朝她笑着,笑着。

    等这几天完了,不整死这女人才怪呢。

    “宝,你又饿了不成?怎么甩出去的水袖如此无力呢?”扶着摇椅把手缓缓地起,青思懒懒的摇了摇头,一边拈起一块桂花糕,摇摇摆摆的走了过去。

    见她走了过来,阿宝顿时停了手里的动作,一直笑着的嘴角都快抽筋了,却还不忘狠狠的瞪着她。

    一个时辰了,才喂了她三块桂花糕,还有脸问她饿不饿?她当这是喂猫呢?

    呜呜呜...太可恶了,哪里是饿,她...她这一整天根本就没有饱过。

    见她咬牙愤恨的样子,青思掩嘴一笑,“好了,再吃一块,行了吧?”

    说着,不容分说,就将桂花糕塞进了她嘴里。

    “你,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整我的?”几口就咽了下去,阿宝这才稍微有点力气质问着。

    明明她自己会跳,而且这云楼美女如云舞姬如云,干嘛让她这样一个只学前班的时候跳过舞的笨蛋来跳呢?

    这,分明就是刁难。

    每次看着青思眸间漾着那几分邪肆坏坏的眼神,她就觉得,该不是这女人处云楼太过无聊,然后拿着她玩呢吧?

    若真的是那样,她一定会活劈了她。

    “呵呵,这个,咱们不是都说好了么?”青思一手搭在她的肩头,安抚的笑,然而,那得意的笑声在阿宝听来就有如一只偷腥得逞的野猫。

    好,忍!

    “好,我跳。”咬咬牙,阿宝从齿缝间蹦出三个字,一边很不爽的甩了甩水袖,叫道,“别挡着,烦人。”

    “呵...”青思退后一步,白色的水袖从眼前晃过,有如熟悉的电影片段闪过脑海。

    忽地,她唇角漾起一抹深深的笑意,“舞,不是这样跳的,那是由心而动,不单单是肢体的动作那般简单。”

    说着,她向前一靠,体贴着她的,双手伸展,将阿宝的双手握在了掌心。

    “你干什么?”阿宝子一颤,她突然紧紧的贴了上来,温的气息洒在她的脖间,这让她莫名的有着一丝慌张和不自在。

    “我来教你。”依旧是绵软如风的声音,却透着慵懒和惑,如蛇一般妩媚致命。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额?阿宝顿时一僵,心头有如闪电劈过,哞地一痛,然而在她还未回过神来之际,他灵动的子已经带着她翩然起舞。

    “闭上眼睛,跟着我。”感觉到了她的僵硬,他俯首搭在她的肩头,轻声呢喃。

    “嗯。”低低的声音似乎带着无限的魔力,只轻轻应了声,阿宝果真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视线嗖的黑暗了起来,缓缓地,却有无数繁星点缀天空,清风徐徐,天空中飘落着洁白的雪花,幽冷的暗香不时拂过耳畔。

    她,恍如从梦境中走来,在他的牵引下,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手中云袖若龙飞若凤舞,似燕子伏巢似惊鸿翩飞。

    轻步曼舞,意在流水。

    她的心从未如此自由过,有一丝从容,有一丝怅惘,更多的却是怡然。

    落西山,夕阳的余韵将天边的云彩染上了一层醉人的红晕。

    光线昏暗而迷离,纤细的罗衣从风而舞,缭绕的云袖左右交缠,络绎不绝的姿态飞舞散开,两人的段合二为一,发丝在风中痴缠。

    那一瞬间,有如一池莲花次第绽放,片片,层层,叠叠,徐徐...

    “王...”直到一声细如蚊蝇的低喃响在耳边,阿宝这才彻底的清醒了过来,牟然睁开眼,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抵在了树干之上。

    而青思,这个妖娆风的女人,一手撑在她的耳侧,一手托起她的下巴,正眯着似醉的眸子,深深的凝视着她。

    阿宝顿时浑有如火灼般不自在起来,貌似这样的姿势太过暧昧,而发生在两个女人之间,就更显得有些诡异。

    “青思美人,你没事吧?”她小心翼翼的问,小手伸出,想要拨开她锢自己下巴的手指。

    孰料,她像是没听见一般,金色眸子刹那间亮如寒星,望着她的时候有着难以掩饰的哀恸。

    阿宝怔怔的望着她,心想着该不会是跳舞跳的心迷着了吧?

    她正想着用什么方法将她从迷了心窍的困境中解脱出来,他却忽地低下了头,冰凉的唇瓣稳稳地落在了她的唇上。

    刹那间,天雷阵阵,阿宝瞪大眼睛,只觉得耳里嗡嗡作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崩塌的声音。

    他的气息很暖,有一种醉人的芬芳,然而他的吻却很霸道很狂肆,似乎带着掠夺一切的狠劲,在她口内横冲直撞的肆意横行。

    阿宝一阵哆嗦,脑海中一片空白,漆黑的瞳仁在昏暗中一点一点放大,子开始无力的一点一点下沉着。

    她想,她应该是要晕过去了吧?

    然而...

    一只有力的手托在了她的腰间,另一只手捧着她的脸侧,牢牢的将她控制在了掌心。

    他的子重重的压了上来,似乎想将她揉进自己的体内,被树干磨的后背发痛的阿宝只能不满的哼哼,却动弹不得丝毫。

    此刻的青思像是被人施了魔法,拥有无穷的力量,更有着无尽的渴望,那渴望好似深埋体内千年,却在遇见她的那一刻再也无法收敛,终于决堤。

    他像一头永远无法餍足的兽,贪婪的啃噬着她的每一寸芬芳,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夜色逐渐沉了下来,天空中好像弥漫着一层飘渺迷离的雾霭,浓浓的喘息之声,沉沉的呜咽之声,在静谧的空间里,声声相击,有如一阵阵的痛苦互相交织、接替...

    啪——杯碗落地的脆响,有如利剑劈开了黑暗,光芒瞬间照耀。

    上的人明显一怔,阿宝也瞬间清醒,子却还止不住的哆嗦。

    凌厉的眸光朝声音方向一瞥,那里早已目瞪口呆的丫鬟立时扑通一声跪到雪地上,“主子,饶命。”

    “滚。”一声断喝,青思从她上离开,“没用的废物。”

    “奴婢该死,奴婢只是按照您的吩咐,来给这位姑娘送参汤,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求主子饶命。”昏暗中,依旧能看到那丫头仓惶的眸子喝晶莹闪烁的泪珠。

    “下去,马上再备一份送到暖阁。”挥了挥手,青思语气平静了许多,好似从刚才怒气中恢复了过来。

    “是,是...”小丫鬟如临大赦的仓惶逃窜开。

    回眸,淡淡的瞟了一眼还靠着树干发抖的阿宝,此刻她神色茫然而无措,雪白衣衫被退至腰间,只露里面一件粉色小衣,凉凉夜色下,更显得单薄而无助。

    不觉间,青思眸间划过一丝不耐和凌厉,却在走近她的时候,唇边漾起好看的笑,“怎么?我的味道好么?莫不是还在回味?”

    他漫不经心的语气充满了调笑的味道,一手伸出,想要抚上她的肩头。

    阿宝猛然一惊,子本能的闪到一旁,屈辱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有些难以置信,“你...你...”

    她似乎才从刚才的烈中反应过来,直到此刻,她也才清醒的意识到,她被一个女人给吻了,而且还是用强的。

    “你变态呀?”用力的吼出声,阿宝觉得前充斥着一股恼意,这种恼意让她恨不得杀了青思,然而,在望着她那张妖娆的脸时,她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青思无辜的眨了眨眼,一边用手指挖了挖耳朵,显然是对她暴吼的不满。

    “宝,你不喜欢吗?”她的声音依然宛如丝绸一般柔软华泽,却隐匿着一丝惑,“刚才看你沉迷的样子,青思还以为你很喜欢呢?”

    “算了。”幽幽的叹了口气,她显得有些失望,“既然你不喜欢,那下次换别的奖励,好吧?嗯,吃的,玩的,用的,还是穿的呢?”

    她自顾自说着,完全忽视阿宝愤懑的想要吃人的眼神,眉头轻蹙,她似乎很伤脑筋的样子,“这些难道会比青思的亲亲好吗?”

    在她漫不经心的纠结中,阿宝彻底无语了,小脸在昏暗的夜色下像一张调色板,青的紫的白的黑绿的轮番上演。

    的,这女人也太他妈的自恋了吧?竟然将亲吻说成是对她的奖励?靠,她又不是男人,凭什么她觉得她阿宝就会喜欢呢?

    “你有病吧?”半晌,方在她无辜又风***的眸中,阿宝终于看到自己发飙的样子了。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然而,看到她这个样子,青思反倒淡定了,理了理衣衫,走到椅子旁,拿起那把白色羽扇,一路扇着小风很风***的去了。

    “今晚会有很重要的客人来哦,所以,你不能演砸了。”一路走,他还一路说着,“既然你不喜欢这个奖励,那么,就做惩罚好了,如果今晚演不好,青思一定把你的嘴亲肿,哼...”

    最后那声很重的鼻音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让阿宝气得差点七窍生烟。

    然而,当她想起要追上她痛扁一顿之时,那女人早就扭着水蛇腰淹没在夜色中了。

    亏,她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吃了?

    阿宝一脚踢翻了桌子,然后又把她的那把软椅扔到了附近的池塘里,这才咬着牙离开。

    今晚会有重要的人来?好...她一定演砸。

    。。。。。。

    云楼的夜,一如既往的喧闹异常,人们都在等待着那让人心神颤抖灵魂出窍的快、感。

    二楼,南宫煜一红衣,妖娆的落座于人群之中,银色面具后却隐藏着一双警觉的眼睛。

    据青柳探道,漠如雪一大早便立刻了离王府,随后潜入竹林被云楼派去的人接走。

    云楼只在夜间接客,他们的行踪很诡秘,没有烟火信号的人休想踏入云楼境地,擅闯者一向死无全尸。

    可是,漠如雪,似乎是个例外。

    那么,她...跟云楼有关系吗?

    本想以捉拿造假玉的人来给她一个下马威,让自己有个借口留她在边,却不想她竟然查到了云楼,昨夜,他一路追随,暗中保护。

    却不想一夜过去,她竟又给了他一个新的意外,这意外到底是惊喜还是惊骇,到目前为止,还未得知。

    但是,他心底却隐藏着一种深深的不安,甚至有些后悔。

    那,他不该中了她的激将法,更不该那么绅士的跟她谈判,她本就是他南宫煜的女人,又何须顾忌其他。

    只要他愿意,她就得一辈子留在他边。

    可是......

    他却偏偏看不得她厌恶的眸子。

    “该死。”低咒一声,南宫煜的双手不自觉的捏紧,那个女人入了云楼大半天了,刚才他潜到各处也未发现人影,不知道怎么样了?

    圆形的舞台中央立着一只直径一米的大鼓,刚才还舞激的姑娘们早已悄然退下。

    “白雪,白雪...”寂静的人群中忽地爆发出异口同声的呼唤,许是看到了舞台布置的异样,这才抗议的。

    都知道‘一舞倾城’是白雪的绝活,而这舞需要的是玉花台,而非这一只平常的大鼓。

    自从这‘一舞倾城’在云楼跳过之后,恩客们便再也看不上其他的了,都是冲着白雪的‘绝世无双’来的。

    这一点,站在二楼房顶的阿宝自然知晓,她不明白青思到底怎么想的?

    不过她也无所谓,反正到时候砸的是她的场子,她愿意发疯,那么,她阿宝还有什么不敢的呢?

    本就想着即使跳的好也要给她跳砸,此刻,听着人群中爆发的抗议声,她心里更乐了。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傻妃:王爷,我们玩亲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