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十八章(六千字)

    风似乎更凛冽了些,呼啸着卷起透明的雨滴疯了般扫进醉仙楼内,屋顶上的琉璃灯盏被吹的摇摇晃晃,发出一阵阵清脆悦耳如风铃般的声响。

    咋听起来,却让人觉得更冷了。

    小二赶紧跑到门边,将两扇沉重的木门虚掩了起来。

    “我...是不是又惹麻烦了?”摇摇晃晃的琉璃灯下,阿宝的脸色忽明忽暗,心头更是掺杂着几许莫名。

    拘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死人,永远不离不弃。

    为何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不像是在恐吓,倒像是另一种咬牙切齿般的...告白呢?

    南宫离无辜的眨了下眼,过后又重重地点了下头,“我想,是的。”

    埤而且,这麻烦不只是大海捞针般的找人那么简单,刚才,从南宫煜的眸中,他分明看到了某种愤怒以外的精芒。

    也许抓人是假,抓她是真。

    也许放她自由是假,让她被他握在掌心永远不离不弃才是真。

    而他分明也想到了,这也许不过是一个局,一个想捕她的局,依她的个,如果输了,势必会履行承诺,永远留在他边。

    可是,他却不想揭穿,因为,哪怕是局,他也有一半胜算的机会。

    “你说,会是谁那么无聊,造出那么多假玉呢?”阿宝却没他想的那么多,只是叹了口气,蹙眉思索,“而且,简直可以以假乱真。”

    若不是她见过真的,只怕也会上当呢。

    哼,等她抓到那人一定要暴扁他一顿,可真会给她出难题耶。

    “据我所知,这天下确有一个玉石高人。”想了一下,南宫离开口说道,“不过,十年前就已经不知所踪,至今是死是活,无人知晓。”

    “啊?”阿宝挫败,“那不等于白说。”

    “哦。”南宫离立刻也跟着一副失落的模样。

    浅浅的抬了下眼皮,看着他深锁眉头沉思的样子,阿宝立刻不忍起来。

    这本就是她自己的事,怎么能让他跟着一起烦恼呢,何况,他还是个孩子。

    “好啦,别想了,我们先吃饭。”忽地笑笑,阿宝拿起筷子趴到桌子上准备开吃。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嗤嗤’之声,有如裂帛,更如冬灶膛里燃烧的柴火之声。

    “什么声音?”阿宝好奇的问,筷子上的菜刚刚送进嘴里,便听到砰——一声更大的碎裂之声响起,桌子上的菜碗酒盅哗啦啦全部滚落在地。

    “啊?”坐在对面的南宫离更是一脸无辜的举起了双手,“不是我干的。”

    当然知道不是你干的。阿宝睨了他一眼,举着筷子的手仍木木的僵在了半空。

    只是,可惜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此刻全和那堆碎裂的木头渣子混在了一起。

    她想到了之前南宫煜拍在了桌子上的那一掌,不由得脸色蜡黄。

    的,那厮功力如此深厚么?若那一掌拍在她上的话,她不觉得自己能比这上等的红木桌子结实多少。

    “你,你说,这饭菜我们并没有动多少,要,要付账么?”没来由的,阿宝问出了这一句连自己都没想到的话。

    “我想,老板应该会让我们付桌子的钱的。”南宫离认真的说道。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

    两人将上所有的银子都赔给了店家,却空着肚子出来了。

    “都怪那可恶的家伙。”路上,阿宝愤懑的叫道。

    “六嫂,能不能由我来撑伞?”而南宫离此刻却管不了她的郁闷,他只知道再这样躬着腰走在她伞下,保不准哪天就真的成了罗锅了。

    “又没下雨,你干嘛非要躲在我伞下呢?”她没好气的冲了他一句,若是他上带的银子多一点,也不至于饿着肚子出来呀。

    “下雪了!”南宫离指了指天空,委屈的说。

    “下雪了?”真的下雪了吗?阿宝把伞往后一靠,仰面向天,果见天空中飘落着洁白如絮的雪花。

    顿时欣喜万分,她不记得,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看过雪了,片片雪花轻柔的落在脸颊,片刻融化,却带来了沁入骨髓的清凉。

    她,喜欢。

    “六嫂,这样会着凉的。”南宫离将伞接过,罩在她的头顶,一手伸出,轻柔的掸去她发丝上的雪花。

    “没事!”阿宝一边双手捂在唇瓣呵着气,一边笑呵呵的说,双眸晶亮,闪烁着孩子般澄澈的光芒,她望了望地面花白的一层,兴奋道,“这雪呀,还不够大,若再大一点,明儿大概就能打雪仗了吧?”

    “打雪仗?”南宫离好奇的问。

    “对呀,在雪地里打仗,哈哈...等雪下的大了就开始呀。”阿宝兴味十足的说着,一面跑到前面的一处墙角,那里由于暗,已经积了一点雪了。

    她弯下腰,双手小心翼翼的捧了一点,然后捏成了小团,回眸,见南宫离好奇的样子,嗖然,嘴角泛起淘气的笑。

    “就像这样。”音落,她便嬉笑着将手里的小雪球向南宫离丢了过去。

    不偏不倚,雪球在南宫离的下巴处绽放。

    他立时愣住,唇角有如长出了白色的髥须,看的阿宝笑弯了腰,指着他,“小子,胡子再长一点,你就可以当圣诞老人了,哈哈...”

    “六嫂,你好坏!”嗔的睨了她一眼,也顾不得抹掉唇上留下的雪花,南宫离即可将伞收起,动作利落的也从地上抓了一小把,朝她砸了过去。

    阿宝敏捷的一躲,一边扭扭股扭扭腰,对他做着鬼脸,还得瑟的笑道,“哈哈,砸不到,砸不到...”

    那灵动活力的月白影,那清脆如铃的笑声,让她看起来有如一个快乐的精灵。

    南宫离突然觉得,原来,下雪也不是很冷。

    “小子,傻愣着干什么?快追我呀。”一记雪球砸了过来,连带着阿宝孩子气的挑衅,顿时在南宫离冷漠的心底燎原起起了一团火。

    “六嫂,我来了哦。”他说着从地上抓起一把雪,快活的朝她奔了过去。

    雪花越来越大,纷纷扬扬如花瓣一般,路边的树上,枝枝叉叉间落满雪白的花骨朵,摇曳而多姿。

    两人的玩闹的影渐渐消失在街的那头,然,欢快的嬉闹声却迟迟回在街头的上空,和着那飘舞的雪花,一朵一朵落在了南宫煜如墨的发上。

    “王爷。”林轩再一次举起紫色竹由伞遮在他的头顶,却再一次被他伸手弹开。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此刻,清冷的街头只有他们两人。

    无奈,林轩也收起了伞,打算陪他一起淋雪。

    他心疼看着南宫煜,心头有些酸,一路跟来,他很知道王爷为何突然这般失魂落魄。

    一动不动,南宫煜修长的影好似定在了漫天雪花中,雪花片片飞扬,有的落在他的发上,有的落在他的长睫,有的落在他的掌心。

    却无一留住,都在顷刻间融化成水,冰冷的水液很快濡湿了他的发,然后在发丝凝结成珠,沿着额头滚落了下来,滴在额头,滴在眉梢,滴在双颊,滴在唇瓣,都是如此彻骨的寒凉。

    眼帘低垂,望着手里的雕刻着梅花图案的手炉,他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他忘了,她早已不是他认识的她了。

    她不再害怕寒冷,不再需要暖暖的手炉,更...不需要他了。

    “哼。”密长的睫毛轻轻的眨了眨,两颗晶莹的水珠顺势跌落,而他却不想再看一眼,随手一扔,将手炉扔向了那处暗的屋角。

    那处屋角,刚才阿宝还在那里擒起了第一捧雪,她用那捧雪砸开了南宫离冷漠的心。

    此刻,那里的雪似乎更厚了些,而柔软的白雪之上,静静的躺着一只精致的雕刻着梅花图案的手炉。

    “王爷。”林轩眼巴巴的望着那只手炉,想要将其捡回可又不敢。

    刚才出门的时候,天空正飘着小小的雪花,而王爷却突然改变了行程,急匆匆的走到吉祥店,挑了一只最精美的手炉,然后便兴冲冲的赶到这里。

    他知道这是要送给王妃娘娘的,因为王妃娘娘一直怕冷,传闻她的那双手一到冬天,甚至连冷水都沾不得,不然就会冻裂。

    也因此,每年入秋之后,王爷都有交代,不让王妃碰冷水。

    “走吧。”轻声的命令声有着无限的疲惫,南宫煜转过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湿冷的街头。

    “咳咳咳...”孤寂的街头,映着雪白,长长的泛起一片幽冷的光,他用力的捂住心口,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咳嗽出声。

    “王爷。”林轩赶紧上前,撑起伞遮在他的头顶。

    。。。。。。

    “哦,呵呵...不玩了,不玩了...”一路追逐嬉戏着,两人的上都沾满了雪花,阿宝觉得有些累了,便摆着手求饶。

    “哈哈,六嫂,你认输了么?”南宫离丢开手心里的雪球,开心的跑了过来。

    “臭小子,今天不算,咱们明儿再战。”阿宝睨了他一眼,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呼出的白雾飘渺的弥漫消散,雪花纷纷扬扬在她旁落下,映的她双颊晶莹透亮,更衬的一双剪水黑眸映着熠熠的华彩。

    “好。”南宫离笑着点头,一面撑开了伞,瞬间便将那纷纷扬扬的世界隔了开。

    伞下,他一双明眸温柔的注视着她,手指轻柔的帮她掸去领间残留的雪花。

    “唔,真痛快。”阿宝甩了甩胳膊,舒服的吐了口气。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好久没有这样活动筋骨了,刚才出门的时候还冷得直哆嗦,现在浑烘烘的,畅快极了。

    “这雪呀,好像一时半会也停不了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南宫离提议道。

    “嗯。”阿宝点头,由于路面已经结冰,很滑,她很怕一不小心摔个狗吃屎,所以拽着他的胳膊,跟随着他的步伐小心翼翼的行走着。

    只是,没想到这个小小的举动却让南宫离红了脸。

    青色的竹伞下,那一张俊美的芙蓉面竟泛起了绯色的红晕,低垂着眼帘,透过眼角那一丝余光,偷偷的窥着侧这个让他心动的女孩,心头有如暖阳划过。

    “啊?那是...”突然,阿宝停下了脚步,指着一处廊檐下几个黑乎乎的东西。

    南宫离带着她走近一看,却原来是几个乞丐依偎在人家屋檐下取暖,见到他们来,只眼珠子动了几下,连伸手乞讨都懒了。

    可能是太冷的缘故,阿宝如是想道。

    可惜,他们俩上都没有银子了。

    “如果几位不嫌弃,可以到在下府中暂避寒冷。”就在阿宝无计之时,南宫离轻声邀请道。

    “小子。”阿宝侧首凝望着他,见他目光真挚,没有半点玩世不恭的样子,顿时心尖一动。

    果然,她没看错,这小子外表虽然有时候看起来没个正经,可是却拥有一颗纯净善良的心。

    “几位,就跟我们一起走吧。”见他们几个面面相觑,阿宝也柔声邀请道。

    这样的雪天,如果继续留在这里的话,只怕明天一早就会成为尸体了。

    相互低语了几句,几人终于搀扶着跟了他们。

    路上,阿宝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走着走着,忽地...

    “我想到了。”她大叫了一声,兴奋的摇着南宫离的胳膊。

    。。。。。。

    夜凉如水。

    屋子里炭火烤的暖烘烘的,不时的发出吱吱吱的声响,那铁架子上的半块鹿也已经熟透,正散发着浓烈扑鼻的香味。

    “六嫂,不行了,再喝就真的醉了。”吃饱喝足后,南宫离醉眼朦胧的摆了摆手。

    “呵,这才哪跟哪儿呀?”不还是没醉倒吗?嘿嘿...

    阿宝故意轻蔑的一笑,一边又在鹿上洒了些自制的椒盐和辣椒粉,顿时香味更加辛辣扑鼻,,直勾得人口水直流。“这可是我费了好半天才弄成了,今不一醉方休,岂不辜负了这美味的鹿么?”

    说着,又撕了点子放进他碗里,一面又举起了杯子,“来,干了。”

    仰头,杯子里的酒便喝了个干净。

    “六嫂,你都不会醉的吗?”南宫离端着酒杯,偏着脑袋,好奇的望着她,然而,酒杯里的酒液都快洒尽了,他却始终送不到嘴里,好似眼前的杯子不是一只,而是几十只。

    看他满面酡红醉眼朦胧,估计已经醉了**分了。

    “当然会醉了,不过,我们不是说好了,今晚要一醉方休的吗?”阿宝睁着眼说着瞎话,实际上,那几杯酒对她这个‘千杯不醉’的酒鬼来说,实在还不够塞牙缝的。

    “哦,一...方休...”南宫离听着她的话,头却软软的耷拉到了桌子上,一只手胡乱的抓着,逮到一只杯子,想要继续...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却,很快,空气中响起了均匀细致的鼻息声。

    “喂,小子,来呀,不是说陪我喝酒吗?”她伸手推了推他。

    “睡着了吗?”她轻轻来到他旁,再次推了推他,“快起来,你要不起来,这鹿我可都吃完了哦。”

    “唔...”而他只闷闷哼了一声,连动也不动。

    “臭小子,酒量怎么差,还说陪我一醉方休?”阿宝轻轻一笑,宠溺的用手指点了点他的头。

    将他扶上后,帮他脱了外衫和鞋袜,将被子与他盖好,阿宝这才小心翼翼的带上门,出来。

    屋外,月中天。

    如银的月光幽然地洒落在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折出淡淡的清辉。

    一缕悠凉的风过,携带着几片零散的雪花,静静地飘了起来。

    阿宝随手接过,一枚六瓣的雪花便轻轻的落入掌心,带着白雪的清香,瞬间在掌中融化。

    清凉如水,却兀自让她精神为之一震。

    七之限已过了三,她,该有所行动了。

    虽然丐帮送来的消息未必准确,但已没有其他的法子,姑且一试。

    “天下第一玉人宋华,十年前因一场人命官司,失踪于江湖,江湖人多称其藏匿于云楼。”

    “云楼,世人只知其名却不知其貌,据说那里是一处人间极乐场所,多数人不惜倾家产流连其中而无法自拔,更是一些犯了事的江湖人的避难之所。”

    “因为那里是官府触及不到的真空地带,然而,想要云楼提供庇佑之人,也非得以等价之物相交换,或命或金钱或绝技或报......”

    云楼,是吗?阿宝从怀中掏出一枚小巧的紫色信号烟火,嘴角扬起一抹兴味的笑意。

    不管真切与否,她决定今晚去一探虚实。

    将上的白色披风紧了紧,她小巧的影飞快融入银白的雪中,脚步如飞,翻过墙,动作轻盈敏锐的如一只猫,不留一丝破绽,甚至于那雪白的地上,浅浅的脚印很快便被零散的雪花覆盖。

    后,那扇紧闭门窗的屋内,南宫离修长的影倚在窗边,双手环抱,神懒怠。

    一丝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棂的缝隙照了进来,迷蒙的逆光之中,他一双深遂的眼眸跳跃着难以捉摸的光芒,澄澈如泉璀璨如星,却无半丝醉意。

    。。。。。。

    京城,那一处最高的屋顶,那裹红色锦袍的男子妖冶似魅,莹白的月光下,一双华丽的紫色瞳孔,宁静而深邃。

    再望见那抹小的白色影没入苍翠的林间之后,他有些无奈却赞赏的笑了笑,轻轻抬首,雾霭缭绕的眼睛仿佛在凝视着极遥远的虚空。

    忽地...猎豹般优雅矫捷的影一闪而过,快的让人以为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只是,那抹妖冶的红却再也不见。

    。。。。。。

    这是城外一处偏僻的荒林。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奇怪,别处都是一副冰雪之境,而这片林间却苍然如,尤其是那几杆竹子,更苍翠如滴。

    将烟火的引线抽出,耳边立刻响起‘嗤嗤’之声。

    阿宝迅速将烟火抛向空中,紫色的烟花瞬间在幽白的天空绽放,无数的烟火缓缓汇聚,有若一枚紫色的弯月。

    很快,形状消失,空气中一阵冷风扫过,隐隐吹来诡异的幽香。

    阿宝不由得眉头蹙起,手捂口鼻。

    这香有问题!

    然而,为时已晚,当她踏入这片林间之时,已然中了此香之毒。

    子如泥一般瘫软在地,脑海更是突然一片空白,迷迷糊糊间,她半眯眼眸,只见,幽蓝色的天空中,正缓缓落下血一样绚烂鲜红的花瓣。

    花瓣飞舞间,一顶黑色的轿子从遥远的天空缓缓飞来,轻盈无声有如鬼魅一般。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傻妃:王爷,我们玩亲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