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不要亏欠我的心?

    海伦边潇洒地拔弄着方向盘,边对华柳说道:“华小姐到悉尼有三四次了吧?”

    “恩,来过几次。”华柳也是个喜欢说话的人,笑着说道:“不过以前来的时候太小了,对很多东西都没什么太深的印象。”

    “对人应该也没有什么印象了吧?”

    “呃……”华柳耸耸肩道:“当然没有,我记得好多事(情qíng)呢。我和老爸老妈每次过来的时候,一般都会住在艾尔叔叔家里。我还记得艾尔叔叔是位很和善又可(爱ài)的叔叔,那时候总是喜欢把我扛在肩上在花园里捉蝴蝶呢。不过这次真的是(身shēn)不由已,没办法过去看他老人家了。其实,我理当过去拜见老人家一下。”华柳晃了晃脑袋说道:“不如这样吧海伦,稍后我们去过邦迪海滩后,你把我送到艾尔叔叔家好吗?”

    “当然可以。不过,你艾尔叔叔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吗?”

    “那倒不是,达姆娜婶婶对我也特别好,总是做我喜欢吃的。我告诉你哦,艾尔叔叔还有个儿子,那时候他总是抱怨达姆娜婶婶对我太好,把他这个儿子都忘了。不过,我对他印象不是很深,因为那时候他天天在上学,也没时间陪我玩。”华柳说到这里,不(禁jìn)想起了李明豪。自己也同样不记得李明豪是谁了,而李明豪却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心甘(情qíng)愿地送她回家。

    忽然地,她转过头看着海伦,脸上的表(情qíng)很纠结!

    “怎么了?”感觉到华柳一直在瞧着自己,海伦侧过头问道。

    “你……”华柳指着海伦却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了?”

    “你……你是艾尔叔叔的儿子吧?”华柳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暗自骂自己:“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老爸的这几个世交的儿子,都不记得了呢?”

    “咳。”海伦用手揉了揉鼻子,耸耸肩道:“谢谢你还能记起我。”

    “哈哈,你变得太多了嘛。”华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罢又将嘴巴咧得好大,很傻地说道:“海伦哥哥是变得更帅啦。”

    “谢谢夸奖,你倒是没什么变化。”海伦笑了笑,面对她搞笑的行为忍俊不住笑出声来。

    “我没变化吗?”华柳很高傲地抬头(挺tǐng)(胸xiōng)道:“我已经是位25岁的大姑娘了。很多人都夸我漂亮(性xìng)感呢!”

    “……”海伦无语地瞧了她一眼,她高傲的小脸上泛着自信的光芒。然而看着她的穿着打扮,却怎么也不能让自己相信,她真的是个25岁的大姑娘……

    “默认了吧?”华柳得意地摇晃着脑袋。小楠可是常夸赞自己漂亮的,只不过自己不喜欢打扮就是了。还记得那次廖仲恺带自己去买衣服,看到自己换上香奈儿的时候,不是也呆了吗?

    想到廖仲恺,她脸上的笑容忽然隐去。这会儿,廖仲恺应该已经接到欧曼文了吧,或许他们正在悉尼某个高档的咖啡厅喝咖啡,或是吃着地道的澳大利来美食。也或者,他们已经回到了天马牧场,没准正在廖仲恺的房间里温存呢。

    “啊。”华柳用力摇了摇脑袋,((逼bī)bī)迫自己忘掉刚刚想到的事(情qíng)。

    “怎么了?”海伦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脸上刚刚的快乐竟然不见了。

    “没事。”华柳咧嘴笑了一下。人家原本就是一对,这会儿在一起温存也是应该的。想到此,她不(禁jìn)轻轻地叹了口气。

    “失恋了?”海伦的个(性xìng)很洒脱,看到她这般模样,不(禁jìn)耸耸肩道:“小女孩很容易喜欢上一些帅气的成熟男人。不过,这种朦胧的喜欢会在长大后消失掉的。”

    “我已经是大人了好不好。”华柳白了他一眼道:“18岁以前是小女孩,我马上就要28岁了。二十八!!”

    “我知道,你还差三年28岁。”海伦看了她一眼道:“论人品相貌能力,廖仲恺的确是人中之龙,不过,据我所知,他已经和欧子扬的女儿在一起了吧?”

    “……你。”华柳一愣,张着嘴看着海伦,这家伙可以看透人心吗?怎么会跟自己提到廖仲恺?

    “哥不是神,不用崇拜哥!”海伦笑了笑。

    “切……”华柳一挥手,刚想说几句奚落他的话,手机却响了起来。

    “谁这么没水准,在这个时候给我要电话。要知道越洋电话很贵的。”她嘀咕着掏出手机,赫然发现,电话竟然是廖仲恺打来的。华柳翻了翻白眼示意海伦不要说话,之后接通电话道:“廖总,您好。”

    “丫头在哪呢?”

    “我在外面啊,廖总有什么吩咐?”

    “我到剧院接你。”

    “不用,我现在不在那里,到别的地方去了。”

    “你去哪了?我过去接你。”

    “您不是去接欧小姐了吗?”华柳一愣。听上去廖仲恺似乎不是很高兴。

    “她根本就没有过来!”廖仲恺气恼地说道。也难怪,他开车赶到机场却没发现欧曼文,打电话的时候,却听到对方在一个很(热rè)闹的地方。问在哪里,欧曼文却兴奋地告诉他,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到悉尼,目前正跟几位闺中密友打牌。

    之后,也不挂断电话就对其他人说:“看到没有,仲恺心中是有我的,他现在已经在悉尼机场了。”再之后就听到那边几个女人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似乎对她调教男人的本事大为赞赏……

    廖仲恺不想再听下去,径自挂断了电话。还没有走出机场,欧曼文又打了三次电话,都被他挂断了。走出机场后,他不(禁jìn)又高兴起来。欧曼文没有来,自己就可以履行对华柳的承诺了——带她玩遍澳洲。想到华柳一个人在歌剧院,他实是放心不下,急忙开着车向歌剧院驶去。

    听到欧曼文没来华柳不(禁jìn)一愣,她真的有些不明白欧曼文在干些什么。想到廖仲恺此刻的感受,她轻声说道:“廖总,您别生气了。欧小姐可能有事离开了。”

    “她正在北京打牌。”廖仲恺将车子停到歌剧院门口道:“我到剧院门口了,你在哪?”

    “我已经在去邦迪海滩的路上了。”

    “你去邦迪海滩了?怎么去的?”

    “打出租车啊。”华柳边说边朝海伦眨了眨眼睛。海伦见状摇摇头露出一丝笑意,他知道华柳对廖仲恺隐瞒了(身shēn)份。

    “到哪了,下车,我过去接你。”廖仲恺边说边启动车子朝邦迪海滩方向驶去。

    “已经快要到了。”华柳也不知道自己目前的位置。

    “那就在海滩的售票口处等我,我马上就到!”廖仲恺也不容她反驳,挂断电话加快了车速。

    “他要过来接你吗?”海伦问道。

    “呃……”华柳撇撇嘴道:“欧曼文原本说在悉尼机场,却不想正在北京打牌。廖总赶过去后根本就没有接到人,所以又返回来找我了。”

    “那么说,我的责任要结束了?”海伦笑着道。

    “貌似是这样。”华柳耸耸肩又撇撇嘴,模样很委屈地说道:“这次真的没办法去拜访艾尔叔叔了。”

    “以后有机会。”海伦将车子缓缓停靠在邦迪海滩入口的附近。

    “谢谢你海伦哥哥。”

    “不用谢。”海伦瞧着她道:“丫头,不论做什么事都要问问自己的心。看看心里的真实感受,如果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希望你怎么做,你就不要去忤逆你的心了。”

    “你怎么也这么说?”华柳看着海伦道。

    “还有人这么说过吗?”

    “是啊,小楠也说过。”华柳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个小楠是懂你的人。”海伦笑了笑道:“所以多问问自己的心,真的想要什么。”

    “我的心想要什么?”华柳有些迷茫地看着前方……

    “那只有你自己知道了。”海伦笑着道:“下车吧,一会儿廖仲恺可就过来了。”说罢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她手里道:“有事给我打电话。”

    “呃……”华柳接过名片打开车门下了车,站在车门口道:“海伦哥哥,我是不想被他知道我在悉尼有朋友,你不要误会哦。”说完做了个鬼脸,关上了车门。

    “不管怎么样,不要亏欠自己的心。”海伦摇下车窗朝她笑了笑,启动车子离开了邦迪海滩。

    “不要亏欠自己的心。”华柳傻愣愣地站在原地,脑海里不时地回((荡dàng)dàng)着海伦说的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总裁的嚣张秘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50章 不要亏欠我的心?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