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廖仲恺的幽默

    或许是因为坐了一天的飞机太累了,或许是因为昨天晚上喝了太多的酒,又可能是因为今天的悉尼下着小雨而没有阳光,所以,直到上午十点多,华柳才从香甜的睡梦中醒过来。

    还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就已经想起了自己(身shēn)在何方。还不曾睁开眼睛先从枕头底下掏出腕表。睁开眼睛瞧了瞧,当下腾地坐了起来,用力揉了揉眼睛又仔细看了看手表,自言自语地说道:“哎呀我的妈呀,这天还这么暗怎么就十点了。”边说边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摇了摇稍稍有些不舒服的头,用力在太阳(穴xué)的位置按了几下暗忖:可能是昨天晚上喝酒喝得多了些,所以脑袋才会疼得厉害。好想躺在(床chuáng)上一动不动,却又想到自己(身shēn)在异乡而且是上司的家里,她用力地摇着脑袋让自己好受一点,之后下了(床chuáng)开始换衣服。

    当她整理好房间下楼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廖仲恺拿着一份报纸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她下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却依然不忘了讥讽她几句:“你一向都喜欢在陌生的地方睡到现在吗?”

    “那是因为太累了,所以说出公差的人是必须要求加薪的。”华柳不爽地白了他一眼,什么时候也不能忘了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边下楼边从大大的落地窗看出去,外面小雨稀稀拉拉地下个不停,(阴yīn)暗的天气使人的心(情qíng)也跟着(阴yīn)郁下来。

    “你不舒服吗?”廖仲恺放下报纸问道。

    “没有!”华柳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雨。与此同时,两个下人端来香浓的(奶nǎi)茶和两份色泽鲜艳的早餐。

    “三少爷,您和华小姐的早餐。”二人把早餐放在茶几上又转(身shēn)走了回去。

    “先吃早餐吧。”廖仲恺端起(奶nǎi)茶喝了一口点点头,似乎对早餐的味道很满意。

    “还说我呢,原来你也刚起来啊。”华柳挑挑眉走过来坐在沙发上。看了看四周道:“二少爷和其他人呢,怎么都不在吗?”

    “恩,二哥和二嫂出去办事了。”

    “那位……”华柳看着廖仲恺(欲yù)言又止。

    “没看到。”廖仲恺看着她道:“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华柳喝了口(奶nǎi)茶道:“嗯,味道还不错。”

    “脸色看上去怎么这么苍白?是不是晚上睡觉的时候着凉了?”廖仲恺皱起了眉头,华柳的脸色看上去不是很好,眼神似乎也少了往(日rì)的神彩。

    “着不着凉不知道,不过睡得很香。”华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没想到会睡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了,但愿没有耽误您的工作计划。”心里则又加了一句:“这样就不会被你找理由扣工资了。”

    “我也刚起来。不过已经通知了所有的总经销商,下午一点过来开会。今天下午最好能把事(情qíng)解决好,之后我们就通过媒体把决定发出去。我相信,只要让所有人知道我们的解决办法后,天马的声誉一定可以挽救回来。”

    “只是这份损失,也许会让天马白白辛苦一年或是两年三年。”

    “却也比毁掉天马强。这份产业是爷爷留下来的,我们这辈人如果没能守住它,有何颜面去见爷爷?”廖仲恺没有心(情qíng)埋怨廖仲翔,只希望能尽快将这次的事件摆平。

    “是啊,大舍大得小舍小得,不舍不得。天马用金钱换来了千金难买的声誉,其实是值得的。”华柳笑了笑,老爸的话她这会才真的明白真谛,不(禁jìn)开始佩服起老爸来。难怪他能将事业扩展得如此庞大,这不是没有理由的。

    “说的好。”廖仲恺忽然又皱起了眉头,按了按沙发旁的按钮。廖府的管家悉尼人杰森从休息室走了出来,来到他(身shēn)边道:“少爷,您有何吩咐。”

    “等我们用完早餐后,请马德医生过来一下。”

    “是,少爷哪里不舒服吗?”

    “华小姐有些不舒服,可能是着凉了。。”

    “好的。”那名下人迅速退了下去。

    “只是头有点痛不用请医生。”

    “头痛就是着凉了,及时吃药打针别严重了。”

    “嘿嘿,可能不是着凉,只是昨天晚上喝得多了些。”华柳笑了笑,感觉脑袋有些晕沉沉的。

    “是啊,喝多了回去睡觉的时候就不晓得盖被子了,没准还踢被子呢。临近夏天天气变化无常,白天许还(热rè)得很,晚上一旦下雨天气立马就会冷下来。”廖仲恺指着她盘内的东西说道:“把这些都吃掉,吃得太少(身shēn)体怎么能抵抗得了?”

    “你以为我是猪啊。”华柳看了看廖仲恺盘内的食物,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他盘内“如山”的早餐竟然已经见底了……

    “你的意思说我是猪呗?”廖仲恺看了看自己的早餐,又看看华柳的才动了一点点,皱着眉头说道:“把这些早餐吃挂,奖五百块。”

    “哈哈哈。!”华柳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家伙真把自己当成财奴了吗?廖仲恺也觉得自己刚刚的话太可笑,忍不住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玛丽莲安娜穿着一件低(胸xiōng)(性xìng)感的时装从楼上走了下来。说实话华柳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身shēn)材真的很完美,该凸的地方凸得丰满,该翘的地方翘得迷人。就是那白嫩的脸上,也着了五彩的妆容,看上去无一缺憾。

    “他让我多吃点儿,还说吃光这些早餐给我发奖金。”华柳笑了笑,眼看着玛丽莲安娜走了过来,她急忙站起(身shēn)坐到廖仲恺的(身shēn)边,把另一侧宽敞的空间全部让给了玛丽莲安娜。

    “你真幸福,碰到这么体贴的上司。”玛丽莲安娜看了看廖仲恺,她真的无法将视线从眼前这个男人的(身shēn)上移开。廖仲翔虽然跟他很神似,也有足够的金钱供她挥霍。但他的(身shēn)上暴露出的另人讨厌的懦弱,使她对那个男人一点兴趣也没有。而廖仲恺却不同,廖仲恺的(身shēn)上充满了危险的霸道的男人味儿,这味道让她为之倾倒了。

    “呵呵,这也是天马所有员工的福气。”华柳笑了笑,用只有自己和廖仲恺能听到的声音说:“就是总喜欢扣人工资。”

    “我也是天马的员工,却没华秘书这份殊荣!”玛丽莲安娜刚说到此,还没来得及再说点什么。客厅的大门已经被推开,一位略显肥胖的中年人撑着伞走了进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总裁的嚣张秘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44章 廖仲恺的幽默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