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爽朗的南宫猫儿

    送走欧曼文后,华柳接到了张子儒打来的电话。张子儒吃一堑长一智,提前打电话问廖仲恺明天是否会抽出时间接受专访。

    华柳这会儿也不敢确定,廖仲恺是否已经订到了机票。于是想了想道:“张总编,是这样。廖总最近一直都忙得很。这一两天还可能要赶到澳大利亚去。这样吧,如果明天的安排没有变动,我今天晚上给您打电话。”

    “这样啊。可以理解,廖总不是普通人,肯定会有很多临时(性xìng)的事(情qíng)要处理。”张子儒是媒体人物,又负责国际周刊。想必已经知道天马集团在澳大利亚出的事(情qíng)了。

    “很感谢您的谅解,晚些时候我再打电话告知您。”

    “没关系,这是应该的。”张子儒的声音很平和,听上去就可以让人想到,他一定是位戴着近视镜,梳着平头三十多岁的好男人。

    “华小姐如果方便,可以把您的电话给我。晚些时候我打给您。”张子儒笑着道:“我怕您到时候有要事缠(身shēn),来不及打电话。”

    “好吧。”华柳的嘴一撇暗忖:这家伙一定是怕我忘了给他打电话,所以才要下我的电话。不过,这样也好,没准自己真的会忘了打电话给他呢。想到此,便将自己的手机号给了张子儒。

    和张子儒通过电话后,她再也没有心(情qíng)去打理工作的事(情qíng)。于是,放下手头的工作,在办公室里溜达起来。之后又转移到卧室,将已经晾干的被(套tào)重新(套tào)好,整齐地铺到(床chuáng)上。随后将卧室内的摆设收拾了一下,便转(身shēn)走了出来。

    刚推开门还未走出来,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一个女人一闪(身shēn)走了进来。这一刻,华柳暗自发誓:以后绝对不能轻易走进总裁的卧室,否则真的很容易被人抓到。

    走进门的正是刚刚出差回来的南宫猫儿。猫儿看到华柳从廖仲恺的卧室出来,不(禁jìn)愣了一下。随即用很是暧昧的眼神,想通过没有缝的“门缝”看到里面的“无限(春chūn)光”

    华柳不认识南宫猫儿,因为她上班的第一天,南宫猫儿就出差了。而当天,南宫猫儿跟着廖仲恺进办公室的时候,正巧华柳呆在卫生间内。

    “您好。”华柳很礼貌地朝南宫猫儿点点头。

    “你好。”南宫猫儿也点点头,大刺刺地坐到沙发上,上下打量着华柳。

    “您是找廖总吗?”

    “是啊。”

    “廖总中午的时候就出去了。”华柳不知来人要呆多久,所以没有去倒茶的意思。

    “哦?”南宫猫儿看了她一眼道:“你是?”

    “我是廖总的秘书华柳。”

    “华柳?”南宫猫儿想了想忽然瞪着大眼睛看着她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恩?”华柳一愣,眼前这女人的精神是不是有些问题,怎么一惊一乍的?

    “如果我记得不错,你来天马上班已经是第四天了吧?”

    “是啊。”华柳点点头,第四天马上就要过去了。

    “廖仲恺的秘书,还没有一个能呆三天的。你还真是神人啊。”南宫猫儿边说边笑着道:“你还不认识我吧,我是南宫猫儿。”

    “哦,您好,南宫经理。”华柳立马想起,这位南宫猫儿乃是天马集团管理中心的负责人。并通过一些资料了解到:她是廖仲恺的同学,与廖仲恺有着很深的交(情qíng)。

    “不客气。”南宫猫儿笑着道:“给我来杯咖啡吧,谢谢。”

    “好,您稍后。”华柳迅速到休息室倒了一杯咖啡,放到茶几上。

    “原本是来汇报(情qíng)况的,但是廖总既然不在,我也只好跟你聊聊了。”南宫猫儿喝了一口咖啡。

    “呵呵。”华柳笑了笑,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你来的这几天,欧曼文没来过吗?”

    “来过两次。”

    “哦?”南宫猫儿吃惊地说道:“她没有看到你吗?”

    “两次我都在。”

    “奇怪啊。”南宫猫儿看着她道:“你们不会是认识吧?”

    “在这之前从来没见过欧小姐。我大学刚刚毕业不太长,没有参加过工作。对欧小姐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有机会认识呢。”

    “可是不应该啊。”南宫猫儿仔细地打量着华柳。眼前的女孩虽然没有精致的打扮自己,但是她气质不俗,清雅中透露出一种难言的高贵。按理说欧曼文是不会(允yǔn)许这样的女孩子呆在廖仲恺(身shēn)边才是。

    “呃……”华柳被南宫猫儿看的有些难为(情qíng)起来。

    “你有男朋友吧?”南宫猫儿笑着问道。

    “目前还没有。”华柳渐渐明白了南宫猫儿的意思,对这位爽朗,神经有些大条的领导产生了一种想要亲近的好感。

    “欧曼文没有辞掉你还真是很怪啊。你可比廖总之前招聘来的秘书都漂亮啊。”南宫猫儿朝华柳眨了一下眼睛道:“之前那些人,可都被欧曼文辞了。你是用什么办法,使她没有辞掉你,全(身shēn)全影儿地呆在这里四天呢?”

    “呵呵,我只是个小人物对欧小姐是不会有什么威胁的。更何况,欧小姐马上就要和廖总订婚了,以后成为廖总的新娘后,也许她会变得更大度的。”

    “切。”南宫猫儿撇了撇嘴,她听得出来华柳话里的讥讽。想到欧曼文必然对她施加过压力,于是摇摇头道:“廖仲恺在飞蛾扑火呢。”

    “呵呵,廖总很喜欢欧小姐的。”

    “喜不喜欢只有他自己知道。”南宫猫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道:“你怎么跑到廖总的卧室去了?”

    “打扫啊。”

    “那间屋子还有卫生间,除了廖仲恺只有欧曼文可以进的,你不知道吗?”

    “这个不清楚。”华柳装起糊涂来。第一次进廖仲恺的卧室被欧曼文堵到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以后可千万不要随便进去,如果你被那个女人抓到,你就别想再呆在这里了。”南宫猫儿笑着喝起咖啡来。

    “恩,再也不进去了。”华柳用力地点点头,她真的不想再进去了。不单单因为怕被欧曼文抓到,更因为那里放着大量的现金。真的少了分豪,她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廖总今天不会回来了吧?”

    “恩,可能不来了。刚刚打来电话,说要到澳洲去。”

    “恩,我就知道他会亲自去的。”南宫猫儿边点头边抿紧了唇,她已经知道了澳大利亚那边发生的事(情qíng)了,知道廖仲恺会亲自去处理的。但心里也清楚的很,纵使是廖仲恺亲自赶过去,也不一定就能解决。

    “叮铃铃。”华柳刚想问问南宫猫儿关于廖仲恺到澳大利亚的目的,放在办公桌上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好了,你忙吧。我先出去了,祝你好运!”南宫猫儿见状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谢谢,也祝您好运。您慢走。”华柳没有去接电话,而是打开门恭候南宫猫儿离开。

    “甭跟我客气,希望我们的同事关系能维持得久一点。”南宫猫儿朝她眨了一下眼睛,离开了办公室。

    “叮铃铃。”电话铃声不疲惫地响着。华柳忙关上门跑到办公桌前拿起了手机。电话是段倾城打来的。

    她接起电话道:“老妈。”

    “小柳条,你们天马出事了呃。”段倾城的声音永远是那么好听。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华柳愣了一下。老妈的关系网太广了,想必听到了什么风声。难道是澳大利亚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吗?

    “天马集团在澳洲出售过期伪劣饲料,目前在澳洲被很多人攻击呢。这次已经严重地影响到天马的声誉和未来的发展了。现在网上到处都是那件事的贴子!”

    “原来是这样。”华柳倒吸一口冷气,精神却随之振奋起来。想到可以陪同廖仲恺一起到澳洲去处理这件事,她不(禁jìn)攥起了拳头。

    “想什么呢小柳条?”段倾城说的话没有得到回应。

    “妈,刚刚廖仲恺打过电话,让我陪他一起到澳大利亚去。我还一直纳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要亲自去,还让你跟他一起过去吗?”

    “是啊。”

    “这小子亲自过去,天马应该有救了。”段倾城点点头,话里渗透着对廖仲恺的赞赏。之后又说道:“既然让你跟着一起过去,对你来说是一个锻炼自己的好机会。看一看廖仲恺是如何处理企业发生的危机的,对你以后接掌华氏会有很大的帮助。”

    “知道了。”华柳是不想听到老妈提到华氏王朝,总觉得那是一座泰山,想起来就有窒息的感觉。

    “别不高兴,晚上到我这来。我和你爸请你吃饭。”

    “晚上……”华柳刚想拒绝,忽然想到如果跟老爸老妈一起吃饭,还可以跟他们讨教几招,没准还能帮廖仲恺想到什么办法呢。于是笑着道:“好啊,我要吃(肉ròu)(肉ròu)。”

    “哎哟我的宝贝,是不是好久没吃到(肉ròu)(肉ròu)了?”段倾城心里一疼,女儿不用家里的钱,是不是经济上有些拮据了?

    “恩恩,已经好久没吃到了。”华柳说罢嘿嘿笑了笑道:“老妈,你们现在住哪,晚上我过去。”

    “你爸听你的话,在北四环这儿买了一(套tào)公寓。你晚上可以过来,妈(咪mī)做好吃的(肉ròu)(肉ròu)给你。”

    “啊,你们买房子了啊。”华柳兴奋起来。

    “是啊。我们走后,你就不用再租房子了,搬到这里住可以省一份开销了。”

    “是啊,我就是这么想的。”华柳嘿嘿笑了笑。

    “那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段倾城笑着道:“稍晚些,我让小周过去接你。”

    “好吧。不过告诉小周不要太张扬,我不希望被同事们看到。”

    “知道啦。”段倾城笑着挂断了电话。

    “希望老爸老妈能给出更好的建议。”华柳边嘀咕着边打开电脑,开始查阅天马集团的新闻。很快查到几条关于该事件的英文及澳大利亚语的新闻。看到那边的局势如此严竣,她不(禁jìn)皱紧了眉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总裁的嚣张秘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38章 爽朗的南宫猫儿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