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爱情初体验

    华柳不自然地动了一下,在廖仲恺吻她的时候,她就醒了。只是一抹羞怯让她不敢睁开眼睛。她怕,怕自己眼睛一旦睁开,两人势必要陷入一种很尴尬的境地。

    闭着眼睛感受到廖仲恺起(身shēn)离开,她有心睁开眼睛看他一眼,又怕被他瞬间回头捕捉到她的讯息。她只好闭着眼睛,继续装睡……

    听着他的叹息,她没来由地心里跟着揪痛了一下。说不出为什么,她竟然有一种想要坐起来,抱他到自己怀里,然后,用自己的体能去温暖他的忧伤。

    是的,在华柳的意识里,没有心事没有忧伤的人,是不会发出另人心碎的叹息声的。那种叹息仿佛揪扯着人的灵魂,使人没来由地跟着他一起伤感起来……

    紧接着,她听到他发自内心的声音。忽然地,她发现自己真的懂他了。廖仲恺今天的处境,是不是就是自己明天回到华氏王朝的处境呢?那种(身shēn)不由已,那种如同被加了镣铐一般的人生。

    她也跟着无声地叹息起来……

    忽然地,她听到他话里含着一抹深(情qíng)的宠(爱ài)。心里不(禁jìn)一动暗忖:“他口中的‘你’是谁?是欧曼文吗?对了,一定是她!”想到此,一股怒火消然在心里升起。每每想到他和欧曼文的关系,她的心里就莫名地伤感,莫名地想要发火。

    听着他如同宣誓一般地说着(情qíng)话,她的心竟然莫名地漏了一拍。闭着眼睛的她,脸上有一抹羞涩,更多了一抹紧张。仿佛廖仲恺就站在她面前,深(情qíng)地对她讲述着,他对她的(爱ài)怜……

    她忽然地睁开双眼,侧头看了看廖仲恺。他依然背对着她,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冉冉升起的朝阳。那背影此刻看在她眼里,竟然显得那么孤独。

    “小柳条,你不会是(爱ài)上廖仲恺了吧?”小楠的声音又在她耳畔响起。她拼命地摇了摇头,不知是在否认小楠的话,还是不想继续听小楠说话。

    “怎么了,头痛了吗?”廖仲恺听到(身shēn)后有声音,回头看时,她正在拼命地摇着脑袋。

    “没……没有。”她不敢看他的眼睛,仿佛那眼睛里藏着另她窒息的神话。

    “那干嘛拼命地摇?是不是长在脖子上不舒服了?”廖仲恺边说边走到(床chuáng)边,看着她醺红的小脸皱了一下眉,之后伸出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

    “你干嘛。”华柳极为敏感地向后退了退。

    “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被我传染了。”廖仲恺的眉毛向上挑了一下,她的反应似乎过于敏感了吧……

    “不会!”华柳的话接得很快。

    “你怎么知道不会?”廖仲恺忽然发现,小丫头的脸更红了。忽然地,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心中暗忖:“莫非,我刚刚吻她的时候她已经醒了不成?”

    “你看我干嘛?”华柳感觉脸上烫得狠,那燃烧的火焰似乎马上就要将自己燃烧起来了。

    “你发烧了。”廖仲恺看着她红彤彤的脸,宠(爱ài)地说道:“瞧这脸烧得跟红苹果似的。”

    “肯定是被你传染了。”华柳说完这句话,恶狠狠地咬了自己的舌头一下。

    “哦?”廖仲恺挑挑眉,忽然笑着说道:“感冒传染只有两种。一种是呼吸传染,另一种……”

    “呼吸传染。”华柳不容他继续说下去,急忙接话道:“昨天你不死不活的,一会喊冷一会喊(热rè)。所以我没有开窗子通风,所以,你的流感病毒就一直在空气中流窜,所以我就感冒了。你要给我放假,而且在我放假期间还不能扣我工资。”

    “哈哈哈。”廖仲恺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这丫头,都这种时候了,竟然还不忘了提醒自己别扣她工资。

    忽然地,他眉头的那个结解开了。他心里一个声音说道:你管她究竟是谁,你管她究竟为了什么接近你。你只需记得,她真的是你的开心果,这就够了。

    是的,自从他在北京饭店的演讲厅看到华柳与段倾城谈话后,心里就一直在猜测着华柳的(身shēn)份。同时也在猜测着她接近自己,混入天马的真正目的。

    越想下去越觉得疑点重重,这疑问如同一个刽子手,一片片地咬噬他的灵魂。他不愿意相信,这样一个带着酒窝的纯真少女,会是一个商业间谍。

    此刻,从华柳那丝豪不做作的脸上,他似乎读到一抹真诚。他内心一直无法释怀的那个结仿佛被这真诚解开了死扣。这一瞬间他的脸上焕发出一抹自信的光芒来。

    “你笑什么。”华柳这才意识到他们之间的位置调换了。她急忙掀开被子下了(床chuáng),迅速扫视(床chuáng)边的地毯,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鞋子。那没有穿鞋子的脚,不安分地在袜子里来回扭动着。

    “找鞋子吗?”廖仲恺看着她的脚,上前一步将她架起来放到(床chuáng)上。

    “……”华柳有些错谔地看着他。

    “别感动。我只是不希望你的病再严重下去。因为我今天有好多事要让你去处理呢。”廖仲恺说罢看了看她道:“现在,你必须睡觉,等到早晨八点再起(床chuáng)。”

    “我睡醒了。”华柳站在(床chuáng)上,看着他说道。

    “睡醒了就躺在(床chuáng)上眯着养精神,我可不希望我的秘书带着黑眼圈,还有些萎靡不振。”廖仲恺说罢轻轻地拽住她的手,稍一用力就将她放躺在(床chuáng)上。随后拉过被子盖到她(身shēn)上道:“我出去一趟,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还在睡着。”

    “呃……”华柳睁着大眼睛,一言不发地看着他走到门口,又看到他回头很(性xìng)感地朝她笑了一下,随后,他消失在那扇门外。

    华柳真的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事是真的,更不敢相信,那个朝自己深(情qíng)一笑的男人是那个恶魔的总裁。为了证实自己所说的是真的,放在(身shēn)侧的手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

    “哎哟。”她痛苦地叫了一声,随后自言自语地说道;“看来是真的,莫非他大病一场后,转(性xìng)了?”想到他刚刚的举动与神(情qíng),她的唇角泛起一丝笑意。放松下来的神经养足了瞌睡虫,终于,眼皮儿一沉,她又睡着了。

    !

    ,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总裁的嚣张秘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33章 爱情初体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