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撩人的夜

    四人离开酒吧的时候已近子夜,廖仲恺和龙子昂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但凡有些心事或(情qíng)绪低落的人喝酒,往往酒量会比平时要低很多。因为两位男士喝得太醉,驾车的责任很自然地落在了两名女士(身shēn)上。慕容依开车带着龙子昂先行离开,欧曼文则开着车子直接驶向自己的家里。

    车子驶进欧家别墅大院内停了下来,欧曼文下了车转到另一侧打开车门。轻轻地推了推廖仲恺道:“仲恺,到了。”

    “恩?到家了吗?”廖仲恺的酒意还在,不过刚刚的小憩已经使他的意识稍稍有些清醒了。

    “恩!”欧曼文笑着点点头,伸出手去搀扶他:“来,我扶你下车。已经半夜了,早点休息吧。”

    “恩。”廖仲恺抬起朦胧的醉眼看了看窗外的建筑物,忽然皱着眉头道:“这不是我家啊?”

    “呵呵,这是我家!”欧曼文笑着道:“反正爹地妈(咪mī)不在,你就在这住吧。”

    “那怎么行!”廖仲恺不知为什么,曾经无数次想要搂着眼前这个女人睡觉的心(情qíng),这会竟然((荡dàng)dàng)然无存了。是因为酒精麻醉了自己的生理?不对啊,酒精是就兴奋剂有催(情qíng)的作用啊?

    “怎么不行?”欧曼文皱着眉头问道。自从跟廖仲恺公开了恋(爱ài)关系以后,她已经太久没有接触男人了。今天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机会她不想错过。无论从生理还是心里,她这样一个30岁的女人需要他的(爱ài)。更何况,他还是很多上流社会千金小姐眼中的钻石王老五。不知为什么,她似乎感觉到一种来自外部的危机,仿佛她和他之间的感(情qíng),会发生变化。于是,她希望能用自己的(身shēn)体拘留住廖仲恺。

    “如果我住在这里,被别人知道了对你的名声不好。”廖仲恺想到先前在酒吧门口,欧曼文不让自己搂她时候说的话。

    “我家里怎么会有别人,佣人又不会出去多嘴多舌!”欧曼文抬头看了看细雨中的夜色道:“你到是下车啊,如果在这里一直僵下去,估计就会被人看到了!”

    “我不进去了,外面下着雨呢你快进去吧。”廖仲恺用力地眨了几下眼睛,((逼bī)bī)迫自己回复意识。然而酒精麻醉使他的意识根本无法清醒过来。

    “你真的不进去?你不是要睡在车子里吧?”

    “我自有办法。”廖仲恺朝她笑了笑:“亲(爱ài)的,晚安。”

    “晚安。”欧曼文眼里现出一抹失望,却又没有理由继续呆在这里。于是,她转(身shēn)进了屋。

    廖仲恺用自己残存的意识,将车子驶离欧家。停在北五环的马路边上,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qíng)咧嘴笑了一下,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需要找人说说话,聊聊天……

    ——————————

    好心(情qíng)的华柳刚刚走进办公室,就看到廖仲恺(阴yīn)着脸坐在那里。她很懂礼貌地朝廖仲恺鞠躬道:“廖总,早上好。”

    “我不是说过,每天早晨赶在我到之前把办公室打扫干净吗!”廖仲恺的声音听上去就不是很爽。

    华柳抬腕看了看手表,很是不爽地看着廖仲恺:“你讲点道理好不好!难道你半夜来上班,我也要赶在你之前赶到吗?”

    “既然你没按照我的要求做到,对不起,扣掉今天的工资。”廖仲恺才不管她说些什么,反正看他的意思,今天是必须要扣华柳工资的。

    “你是不是缺钱啊?”华柳走到廖仲恺的办公桌前问道。

    “恩?”廖仲恺一愣。

    “你不缺钱,你总琢磨我这几个工资干什么?”华柳忽然大吼起来。

    “……”廖仲恺显然又被她吓到了,愣在当场不知说什么才好。

    “你以为我上班很容易吗?每天要看你脸色,你让我干什么我就立马得干什么,你还想怎么样,你以为我是个没有思想的动物吗。是,我承认,昨天我不该把手机关掉,但是,我的下班时间我有权自己做主,我不想跟你吃饭,就可以不吃!!”华柳如同暴豆似地说了一大堆,使廖仲恺完全没有反驳的机会。直到华柳停下来,他才挑挑眉道:“说完了?”

    “还有一句。”华柳义愤填膺地继续说道:“别以为你是领导就可以为所(欲yù)为,我们做下属的也有自己的思想意识。枉你昨天在演讲的时候不时提到人本管理,我看你是个十足的资本家。不,你比资本家还要可耻,你就是一个封建社会的奴隶主。我告诉你,不要枉想扣掉我一分工资,否则我一定给你好看”

    “哦,你想把我怎么样?”廖仲恺倒没有害怕他的威胁,反而对华柳的威胁产生了一丝兴趣。

    “我才不会那么傻地告诉你让你有所准备呢。”华柳边说边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

    “叮铃铃。”寂静的夜,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谁这么不长眼睛,大半夜的打电话!”华柳在黑夜中摸索着,找到自己的手机。睁着惺松的眼睛看了看来电显示,不(禁jìn)皱紧眉头嘀咕道:“你有毛病啊,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随即想到自己刚刚做的梦,眼睛立马瞪得溜圆坐了起来。看着手机上的号码道:“难道你是想打电话告诉我要扣我工资吗?”想到此接通电话道:“喂!”

    “华柳!”廖仲恺的声音响了起来,听上去有些醉意。

    “廖总?”华柳愣了一下,这家伙似乎喝多了啊?难道他喝多了也没忘了要扣自己的工资吗?

    “恩,出来我们谈谈。”廖仲恺躺在车里看着夜幕中的北京,因为细雨的点缀显得有些凄凉。其实,他并不想让华柳出来,必竟这个时候已经是子夜了,更何况华柳的(身shēn)边这会儿,也许就躺着一个与她相(爱ài)的男人。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跟她聊聊,哪怕只是吵几句,自己的心里都会没来由地轻松很多。

    “这会儿?是不是太晚了?”华柳傻愣愣地说道。心中则暗想:这廖仲恺是不是疯了?要不就是被什么事(情qíng)刺激了故意在大半夜找自己的碴?

    “很晚了吗?那算了。”廖仲恺语必挂断了电话。而他的嘴角却微微向上翘起,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看着夜色中的北京,他似乎从中看到华柳那傻愣愣的表(情qíng)了……

    “有没有搞错。”华柳郁闷地看着手机,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朝着黑夜无声地咒骂了几句……

    !

    ,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总裁的嚣张秘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29章 撩人的夜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