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宁愿相信世上有鬼

    大约四十分钟,欧曼文似乎失去了耐(性xìng)。站起(身shēn)在办公室内来回地走动着,看到华柳一直在忙碌着,而自己反而像是个多余的人。于是,她没好气地大声说道:“给我倒杯咖啡。”

    “好。”华柳迅速站起(身shēn),麻利地走到茶几前取过她的咖啡杯道:“您请稍等片刻。”说罢拿着杯子走进休息室去了。

    冲好咖啡走到休息室的门口,就听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随后有人走了进来。

    “曼文?你怎么来了?”廖仲恺推开门看到欧曼文,帅气地朝她挑挑眉笑着道:“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

    “人家是想给你个惊喜嘛。”欧曼文脸上的不耐消失了。迎上前甜甜地笑着说道:“谁知道那个姓马的会过来找你,害得我在这里等了近一个小时。讨厌……”

    “好啦。”廖仲恺牵过她的玉手,轻轻地吻了一下道:“别生气了,这事儿也怪我。如果我事先知道你要过来,肯定会专心地在这里等你了。”说罢笑着道:“以后过来之前打个电话,我保证推掉所有的应酬,专心陪伴我的大小姐。”

    “哼。我有那么不可理喻吗?”欧曼文撒(娇jiāo)地笑了笑,搂住他的胳膊道:“仲恺,爹地今天准备了晚宴,请你和伯父伯母过来用餐。本来爹地要打电话通知你的,因为……因为……”

    “因为想见我,所以就亲自过来了?”

    “讨厌……”欧曼文粉脸羞红,不依不饶地问道:“你呢,有没有想我?”

    “你说呢?”廖仲恺坏坏地看着她,没有做正面回答。

    “哼,你要是有一分钟不想我,我会让你一周都看不到我。如果你的心里敢想别人,我会让你永远都得不到我。”

    “我的大小姐,你的惩罚是不是太严厉了?”廖仲恺夸张地耸耸肩,坐到椅子上笑着说道:“为了让你不会有这些惩罚我的机会,我不会漏掉一分钟想你的时间。”

    “这还差不多。”欧曼文幸福地笑了起来。虽然这男人的话很假,但她依然喜欢听。

    “切……太虚伪了吧。”华柳站在休息室的门口,嘴一撇暗忖:“宁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的这张嘴。我就不信你谈生意和睡觉的时候也会想着她。”

    “伯父有没有说为什么一起吃饭?”廖仲恺知道欧子扬很忙,这时候请他们一家人过去吃饭,想必是有什么事(情qíng)要谈。

    “你说干嘛?”欧曼文站在他(身shēn)旁,倚靠在办公桌上。

    “我哪知道?”廖仲恺抬头看了她一眼。

    “前一段时间我不是跟你说过的嘛,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欧曼文不高兴地说道。

    “你跟我说的事(情qíng)很多……”廖仲恺的大脑飞速地旋转着。

    “就是订婚的事(情qíng)嘛……”欧曼文的嘴微微翘起,看来是真的不高兴了。

    “哦哦。”廖仲恺笑了笑,揉着她的手道:“这事儿我哪能忘呢。我稍后就给我爸妈打电话。”

    “恩。”欧曼文笑着道:“爹地答应我,等我们结婚的时候送给我50亿做陪嫁。”

    “呵呵,我家里也不缺这笔钱。你带不带这50亿进门,都一样做廖家的三少(奶nǎi)(奶nǎi)。”

    “那不一样。”欧曼文高傲地晃了晃脑袋说道:“如果不能风风光光地进廖家,就是廖家的佣人,也会瞧不起我的。更别提你那两位嫂子了!”

    “你想的太多了。有谁敢瞧不起三少(奶nǎi)(奶nǎi),三少爷怕是会提刀砍人的。”廖仲恺笑了笑。他喜欢来自欧曼文(身shēn)上的那抹高傲。当初追求她就是因为她(身shēn)上特有的高贵气质以及高智商的头脑。却从未想过她会带着多少陪嫁进门……

    “我总不能变成玩偶,天天躲在你的口袋里让你保护吧。”欧曼文笑着说。

    “嘿嘿,我倒不反对你做我的私人秘书。”廖仲恺坏坏地笑着道:“不过,要是24小时贴(身shēn)秘书。”

    “讨厌,你坏死了。”欧曼文不依不饶地敲了他的肩头一下。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ài)。”廖仲恺抓住她的手道:“今天晚上,我会请伯父将我们的婚期安排得尽量提前一些。这样,我就可以早一点抱得美人归了。”

    “恐怕不可能了,我们订婚后,爹地和妈(咪mī)要到澳洲去处理那边的产业。估计着要等他们安排好那边的事(情qíng),才会回国为我们主持婚礼。”

    “啊,还要这么久啊。”廖仲恺沮丧地垂下头。忽然想到什么似地抬起头看了看秘书的位置道:“咦?”

    “你找那个新来的秘书吗?”

    “恩,她人呢?”廖仲恺这时才想起,自己进来有五六分钟了,怎么没看到那个愣头愣脑的华柳?莫非……

    他抬起头看了看欧曼文道:“你……”

    “给我冲咖啡去了。”欧曼文想到华柳随时都会走进来,于是,很优雅地转(身shēn)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她必须在外人面前,保持自己固有的矜持。

    “哦。”廖仲恺不留痕迹地长舒一口气。自己的秘书很多都是被欧曼文辞退的,理由很简单,她看那些人不顺眼。

    也说不出为什么,他刚刚以为华柳也被欧曼文辞退了,瞬间,心里竟然会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他不断地告诉自己,他希望这丫头留在这里,因为他似乎从她的(身shēn)上看到了久违的朝气,这些朝气无端地使他浑(身shēn)都充满了力量……

    华柳听到外面暂时没了声音,便端着咖啡走了出来。有些尴尬地看了看二人,表示自己并不是有意偷听二人的对话的。缓缓地走到茶几前,将咖啡放到欧曼文的面前:“欧小姐,您的咖啡。”

    “恩,谢谢。”欧曼文所有的高傲与无礼,在廖仲恺面前全部都隐藏起来。那举手投足之间尽现大家闺秀的高雅与端庄。

    华柳不留痕迹地撇了撇嘴,转(身shēn)来到办公桌前,拿起廖仲恺的杯子,很不爽地看了他一眼道:“廖总,您是喝茶还是喝咖啡?”

    “……咖啡吧。”廖仲恺感觉脊背一阵发凉,忽然地他竟然有些担心:华柳会不会在他的杯子里下药毒死他!

    “好。”华柳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qíng)。转(身shēn)走进了休息室,再出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一杯香浓的咖啡。她很有分寸地将咖啡放在办公桌,在弯下腰的一瞬间,她的牙缝里再也无法忍受地挤出两个字来:“虚伪……”

    !

    ,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总裁的嚣张秘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章 宁愿相信世上有鬼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