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回 好心人不常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无须担心 书名:渔翁移山
    自己的棉被让别人随手扔到地上,如果没看见也就算了,可是看到了就不能坐视不理。愚鸣如今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怒火熊熊燃烧在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可是站在愚鸣对面的广宇根本没有想过他的感受,转继续喝斥其他还没起来的道童。

    “你给站住!快把我的被子捡起来!”愚鸣快速跑到广宇的面前大声说道。

    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四五个刚从上爬起的道童都将自己目光移向了愚鸣。有的道童,目光充满了惊讶;有的道童,目光充满了欣赏;还有的道童,目光充满了可怜。要知道,这个前来掀被子的广宇可是流云道观的正式弟子。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道观,所以得到了玄空道长的重用,观里许多事都由他接手。六七岁的小孩面对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反抗无疑是雪上加霜。

    “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人高马大的广宇快步走到愚鸣的面前,凶神恶煞地瞪着他。他倒要看看,这个小道童到底有几斤几两,敢这么跟他说话。管理这里宿舍将近十几年,广宇已经好久没遇到敢于反抗他的道童,这次遇到愚鸣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

    “我……”

    愚鸣还没说出话,旁边一个道童马上冲过去捂住了他的嘴。

    “广宇师兄,他是新来的,你不要为难他了。给他一个机会吧!”

    “是啊,广宇师兄大人有大量,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听到这些识趣的道童开口相劝,广宇随即冷笑一声,大摇大摆转离开了。

    一直瞪着对方离开的愚鸣,不甘心地反问道:“难道你们真的不在意他这样做吗?这个人太可恶了”

    听到愚鸣的话,旁边的王钟强苦笑道:“在意又怎么样?问题是你能打得过他吗?”

    “就算打不过,我也要反抗,我不想让别人一直这么欺负。我会找时间将这件事告诉给道长,让他给我们主持公道。”

    听到愚鸣这么说,其他道童非但没有附和,而是个个摇头叹气。

    这时,王钟强的大友辰睿走过来说道:“听说你叫愚鸣是吧?看来你还真是愚笨。那个广宇可是在这里长大的,玄空老道难道会大义灭亲吗?我觉得他那个人是最护短的,我劝你还是不要这样,否则你会被广宇整得很惨的。”

    愚鸣不听,因为在他看来,棉被是一个人睡觉最重要的东西,特别是在冰雪满天飞的季节,没有棉被盖怎么睡得好觉。如此重要的东西被一个陌生的人仍在地上,愚鸣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

    几分钟后,跟愚鸣同个宿舍的道童都穿好衣服去参加晨跑了,唯独愚鸣一个人没有去。因为愚鸣打算去找玄空道长讲道理,把刚才广宇的所作所为全部说出来。然而,走出来半天的愚鸣才发现,这个流云道观实在是太大了,找人非常困难。况且,流云道观里面多数建筑差不多是相同的,唯有挂着的牌匾名字不同而已,愚鸣跑着跑着就迷路了。

    “喂,小孩你是哪个院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一个年过四旬的道士看到呆呆傻傻走进来的愚鸣,二话没说马上过去抓住他的衣领。被抓住的愚鸣也不好受,自己又不是偷偷摸摸进来,对方凭什么抓自己?

    “快放开我,你不要动手动脚的。我是来找玄空道长的,昨晚是他带我来这里的。”

    “原来是玄空啊,哼!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不过我知道他绝对不会在我这里,你快走吧!这里不欢迎你。出去……”

    说完,中年道士将愚鸣用力地推了出来,令愚鸣当场跌倒。

    看了看那块“阳道院”的牌匾,愚鸣没说什么,爬起来就离开了。想不到这里的人如此霸道,待人就好像对待敌人一样。而且,这个地方还有这么多规矩,根本不像他们的恒惑村,不管你想跑去哪里都没人管你,去哪家玩都可以。不仅没有人阻止,而且别人还欢迎你进他家里去坐坐。愚鸣开始不喜欢这里。

    “咕噜……”

    听到肚子的声音,愚鸣才发现自己已经饿了。上一次喝粥的时候,愚鸣记得自己似乎是跟外公一起喝的,可是为什么到现在才肚子饿呢?在饥饿难耐的况下,愚鸣已经不去关心这种问题。他现在只想快点找到食物充饥,填饱肚子。然后,再继续去找玄空道长。

    “吃的……吃的……我要吃东西……”

    此刻的天色才微亮,不过出来活动的道徒已经很多了,随处可见。扫地的扫地,背经的背经,每个道徒都有自己的事要做,愚鸣一路过来看到的道徒忙忙碌碌的样子。而像他那么悠闲乱走的,似乎一个也没有。

    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的愚鸣开始询问边路过的道兄。

    “这位师兄大哥你好,我想请问……”

    “走开,走开,我现在很忙,不能陪你玩!”

    愚鸣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快步走开了,这让愚鸣很无奈。

    不过,走了一个还有一个。很快又有一个少年道徒匆匆走过愚鸣的边。这次,为了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愚鸣打算用委婉的方式进行提问。

    “这位师兄你好,请问一下你吃早餐了吗?”

    一口气快速说完这个问题,愚鸣随时准备说出第二个问题。不管对方说“吃”还是“没吃”,愚鸣的第二个问题都有效。

    “你自己去吃吧!”

    看都没看愚鸣一眼,这位路过的道兄很快消失在愚鸣的视线里,唯有他那飘渺的声音散落在空气中。愚鸣的计划再次落空。

    随后,愚鸣又改变了自己的提问方式。一看到有人路过,他马上冲过去拉住对方手臂询问:“请问去哪里有饭吃?”

    这一次,很多道徒都被愚鸣拦住了,可是答案却千奇百怪,没有一个有效。

    “这里早上没饭吃。”

    “别问我,我从不吃早餐,不知道。”

    “我没时间跟你说,你自己找吧!”

    “对不起,哥没空,有时间哥再带你去吃南瓜饭。”

    最后,还是一位好心的道童晨跑回来路过,直接说道:“走,我带你去喝粥。”

    “谢谢!”愚鸣第一次为自己为道童感到骄傲。

    经过多次的左拐右拐,两个小道童一起来到了一间名为“美粥院”的大食堂。此刻里面已经人山人海,差不多都是道童,男童女童都有。从小在偏僻山村长大的愚鸣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壮观的场面,原来世界不全是大人的世界,他们小孩也有自己的世界。

    排着队,愚鸣跟之前带他来这里的蟠鹏韧开始聊天打发时间。

    “阿鹏,不知道你来这里多久了?”

    “我想大概有好几个月了吧!你呢?”

    “哦,那么久啊,我昨晚刚来。”

    “哈哈,怪不得你找不到这里。”

    “是啊,要不是你带我过来,看来我肯定饿死在附近了。”

    “哈哈……看来我出现得很及时嘛!不过午饭和晚饭可不是在这里吃,等下到了中午我再带你去看看吃午饭和晚饭的地方。”

    “好的,谢谢你。”愚鸣非常感激这个阿鹏,毕竟这里的好心人不常见。

    此时,将近几百个道童在美粥院里,排队的排队,喝粥的喝粥。在几个年轻道徒的有效管理下,没有谁敢插队,队伍井然有序。虽然这里只有粥吃,可是粥的种类还是有很多的,常见的只有四种。能无条件随便吃的是小米粥和玉米粥,有条件才能吃的是绿豆粥和八宝粥。当然,珍贵的燕窝粥就只有道长这种级别的才能吃了。

    “阿鹏,我们等下吃绿豆粥好吗?”愚鸣以为人人可以吃得起这里的绿豆粥。

    “在这里,绿豆粥可不是随便给你吃的。”蟠鹏韧很无奈地说道。

    “为什么?我们怎么才能吃到呢?”

    “我听说,吃到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把你上的银子给他,一两银子一碗。另一种方法是背诵一卷经书,就可以每个星期喝一碗绿豆粥或者八宝粥。”

    “怎么会这样?那也太恐怖了!”

    “是啊,可是有些道童就是厉害。你看那边那个穿蓝色道衣的小道童尘则富,用了短短半年的时间就背了八卷经书,他每个星期都可以喝上八碗绿豆粥。简直太可恶了!”

    一说起这事,蟠鹏韧显得非常的气愤难耐。

    “那么一卷经书大概有多少个字呢?”愚鸣好奇地问道。

    “这个我倒没数过,不过我看完一卷经书都要花费两三天时间。要想背完,谈何容易。”

    “那我们今天还是先喝玉米粥吧!”

    随后的几天时间里,愚鸣还是继续寻找玄空道长,可是怎么也找不到。而那个每天都去掀翻别人被子的广宇,总是找不到第二次机会去掀愚鸣的被子,因为愚鸣在他来之前就坐在上看着他踢门进来。

    “好小子,真有你的。”

    “哼……”愚鸣每次对广宇都没有好脸色。

    广宇怎么说也是修道之人,再如何小气也不会跟愚鸣这种年纪的小孩一般见识。更何况,他对愚鸣的改变很欣赏,如果每个人都像愚鸣这么自觉,那他就每天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道长,你终于回来了!”

    这天中午,愚鸣吃完米饭后回到宿舍,正好看见了来访的玄空道长。

重要声明:小说《渔翁移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