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回 缘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无须担心 书名:渔翁移山
    这年的冬天,在南赡部州的墨国下起了百年罕见的鹅毛大雪。纷飞的雪花除了给人带来寒冷之外,还带走了许多人的生命。特别是在墨国边境的一个山村,一下子接连死了数十个人,绝大多数不是冷死就是饿死。如此一来,许多没死的人都连夜拖家带口离开了,因为村里已经闹饥荒,而雪仍然越下越大。村子最後剩下不足百人。

    村子名叫恒惑村,人口不过区区三百余人,老弱病残占了将近一半。在墨国,十几个人形成一个家庭是比较普遍的,更别说还有成百上千人形成的大家族。只要有能力,一对夫妻生育的数量只是时间问题。这种自由有利也有弊,可是墨国的大王却从不过问,不知道是顺其自然还是未曾察觉。

    漫漫长夜,寒风凛冽。

    在恒惑村的一间残破的茅屋里,一老一少正在互相交流。他们是恒惑村特殊的困难户,老的年过七旬,少的不到七岁。两人既没有经济来源,也没有劳动能力,唯有靠村里的好心人接济度

    “阿鸣啊,我跟你说件事,你仔细听我说完。我最近的体越来越不行了,加上今附近的邻居都搬走了,我们家也不能再继续讨粮食吃饭了。我打算明天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治病,可你年纪还小,我不能带你离开这里……”

    听着躺在病上外公的话,趴在边的愚鸣一声不吭。从小到大,他跟自己的外公相依为命生活了将近六年多,如今听到外公突然要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这令愚鸣有些不知所措。虽然他心里非常害怕,可他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

    满头银发的鲁德很明白自己外孙的个,不善於言语表达。所以他抬手阻止自己的外孙愚鸣发言,继续语重心长地道:“阿鸣,你放心吧!外公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就走的,我打算啊,让你跟前几天来我们家的玄空道长出去学习道法,顺便让他照顾你。”

    “外公,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

    “不行,我不放心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这麽冷的天,你上哪去找吃的。况且村里也没多少个人了,留在这里只能等死了。”

    愚鸣沉默了,他外公说的没错,他附近的夥伴们都陆陆续续离开了。外公明天能不能喝到一碗稀粥都成问题。

    “阿鸣,你要记住,出去以後做人一定要有骨气。仰不愧天,俯不愧地,做什麽事都要无愧於天地。只有这样,你才能……”

    “外公,这句话我去年已经记下了。”

    “是吗?”

    “嗯,不信我翻出来给你看看。

    愚鸣显然有备而来,迅速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巴掌大的小本子递给他外公鲁德。

    可是面对愚鸣递过来的笔记本,为外公的鲁德没有接下,可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外孙。

    见外公没有接住,愚鸣随即恍然,马上快速翻开那密密麻麻的本子,找出他去年记下的那句话。

    看着自己外孙翻开那封面写着“外公语录”四个歪歪扭扭大字的笔记本,鲁德一时间百感交集。

    看到愚鸣翻到中间找出那页露出的欣喜,鲁德唯有无奈地点了点头。自己这个外孙,是他一手带大的。不仅名字是他取的,小时候的尿布也是他换的。他还记得当初自己对这个外孙的要求:一岁学语,两岁学步,三岁识字,四岁背诗。之後,鲁德不再强求愚鸣,而是任其自由发展。不过他不会放纵愚鸣,而是经常找时间出来为愚鸣讲许多丰富的哲理故事。

    “阿鸣,做人除了要有骨气之外,还要有一正气。自古以来,四大部洲中,唯有我们南赡部洲仍然处於风雨动摇的时期,好逸恶劳者有增无减,骄奢逸蔚然成风。常言道,心中有佛,降妖除魔。我希望你以後能做一个光明磊落的人。”

    “嗯。”

    愚鸣点点头,埋头将他外公今晚这段最新理论记录在他的《外公语录》上。随携带笔记本,好过天天背课文。凡是愚鸣听不懂的话,他都一一记下。两年多来,连鲁德都不知道愚鸣到底记录了多少个小本子。

    在愚鸣记录的同时,鲁德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外公,你的病……”

    愚鸣几乎每天都听到自己外公的咳嗽声,而且最近几天声音越来越大,这令他很担心。虽然在几天前来了一个神秘道士说可以医治好他外公的病,可是愚鸣却并未相信。因为自从那个道士来了之後,他外公的脸色就从来没有好看过。病也逐渐加重。

    “我没事,明天我就去城里找大夫看看。咳咳……”

    犹豫了一下,愚鸣突然鼓起勇气看着鲁德道:“外公,我很想跟你一起去!”

    一鼓作气说完这句真心话,愚鸣有点激动,小脸变得通红。

    “不行……”

    鲁德很严肃地拒绝了自己外孙的好意。他没有看愚鸣,而是躲开他的目光,将子一翻,转过另一边继续装睡。

    现场的气氛突然沉默,俩公孙各自想着不同的心事。

    几分钟之後,一个穿道袍的中年人推门而入,缓步走到前,一脸平静地看着愚鸣。此人正是墨国道教的玄空道长,年过五旬。

    “愚鸣,你收拾好衣服了吗?”

    愚鸣摇摇头,道:“回禀道长,没有,衣服被隔壁的阿远拿走了。”

    “那你还不快去要回来?”

    “可是他今早搬家了。”

    静静地看着愚鸣,玄空越看越无奈。虽然此子生辰八字实属上等,可是格木讷兼内向,能不能学有所成,只能看天意了。

    “阿鸣你先回隔壁的房间睡觉吧!从明天开始,你就跟玄空道长去别的地方学习了,以後什麽事都要听他的。知道吗?”

    愚鸣很听话地点点头,看了玄空道人一眼後,便默默地拉开了房门。临走之时,愚鸣言又止,“外公再见”终究没有说出口,他打算明天再说。

    当愚鸣离开之後,玄空道长良久才深沉地开口。

    “老人家你放心吧!到了我那里,我是不会亏待他的。这枚丹药,你先拿去用吧!延寿百年,不成问题。”

    鲁德捧起双手缓缓接过了那颗闪闪发光的金丹,激动之溢於言表。可是恍惚间,外孙愚鸣之前的迷茫表一闪而过,他顿感掌中那颗金丹有如千斤重,不久便令他老泪纵横。

    自从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下令修建“苍生仙府”之後,天庭随即掀起了一股疯狂的“收徒门”。

    「苍生仙府」表面上是玉帝根据“众生平等,仙术共用”理念所创建的一个学习仙术的交流平台。可里面隐藏的却是惊天的玄妙。有的仙人说,苍生仙府只不过是玉帝为天庭培育天兵天将的私塾。也有的仙人说,苍生仙府的产生将改变天地神人鬼的平衡。据传,甚至有些仙人打听到,担任仙府的仙长是传说中的须菩提祖师。

    说起菩提祖师,或许天上的仙人没几个人见过,但他的徒弟齐天大圣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就是孙悟空的大名令菩提祖师声名大噪。是金子总会发光,用这句话来解释菩提祖师的出名再合适不过。就算孙悟空不说,如来佛祖查不到,但在芸芸众仙经过几百多年的不断努力下,菩提祖师最终还是被人出来了。渐渐地,仙界的仙人都明白了,当年就是他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成就了一个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

    几乎每个仙人都开始寻找自己的关门弟子,打算浑水摸鱼将其送入仙府里进行学习。可是天上的仙童实在是少之又少,无法满足大多数仙人的收徒需要。无奈之下,下凡寻童的潜规则在仙人中开始流行。因为很多仙人都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像“孙悟空”那样的徒弟。

    如今在仙界一直流传着多个关於菩提祖师来历的版本,一种说法是,菩提祖师乃如来佛祖的十大弟子之一“须菩提”。另一种说法是,菩提祖师是如来佛祖的师弟,当年的准提道人。最离谱的说法是,菩提祖师乃如来佛祖的化。虽然众说纷纭,可是证据不足,令众仙对菩提祖师这个世外高人也束手无策。不知觉间竟成为了仙界最大的难解之谜。

    仙界这麽多年来了,除了千年前发生过“大闹天宫”事件,已经很久没有事发生了。如今这次“振兴仙术”的计画,正是由玉帝一手策划,天庭一手包办的。苍天仙府的工程在玉帝的关注下,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全竣工了。原本,天上就有三十三座天宫,七十二重宝,如今又多出了一座独一无二的苍生仙府,更令仙界名利双收。

    虽然很多仙人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但还是有相当小部分仙人不屑一顾。

    “玉帝真有这麽大能耐?如来佛祖都请不来的菩提祖师,被他请来了?他真的踩到了狗屎运?我不信!”

    “我想,菩提祖师应该不是玉帝请来的,而是他自己来的,给玉帝一个面子而已。”

    “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毕竟如今谁也没有见过他本人,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

重要声明:小说《渔翁移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