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暴雨倾盆,陈易在客厅拨通和接完一个又一个电话,终是找到事转机的他稍稍安下心来,抬头望向阳台的辛圆缺。

    她两只手肘横在栏杆上,细腻如磁的肌肤连同秀美的五官一起,安静的融入了前方的朦朦烟雨。

    “别站在这里,全都淋湿了。”陈易看了她半晌,喉头有些梗住,却终是忍不住规劝。

    辛圆缺静了半晌才唇角噙笑的开口,“没事的,陈易。就让我最后任这一次。”

    陈易还能说什么呢?

    上班高峰期过去,打着伞依旧被淋的狼狈的人消失在小区,雨势才渐渐小了下来,小鸟的鸣叫声清脆而欢快的响着,整个世界宁谧而美好。

    同样被飘散的雨丝淋湿的陈易终是忍不住说,“其实,或许他有苦衷的。”

    辛圆缺闻言苦笑了下,再摇了摇头,“从他回来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起,我就怕有这么一天……我怕他只是不服气,只是想报复,我也怕被他知道真相,我习惯了躲着他,习惯了骗他……我怕输给他,也怕输给自己……可他毕竟是赢了。

    我只觉得为什么认识他的时候年纪那么小,我和他纠缠了11年了,我也不过25岁,还有很多年要活……

    那些记忆,我一点儿也不想再碰,我只想试着和他重新开始。所以我拼尽全力去他,希望他也忘掉以前……于敏敏这件事的确是个意外,可却让我提前看到了结局,原来不过是我自欺欺人……

    也好,和他在一起,再带着那些过往,我也活得很累,现在我突然觉得轻松了,很轻松很轻松……我想,或许我能忘记他。”

    陈易突然觉得有些不妙,伸出手想去帮辛圆缺把额头上沾湿的头发理开,辛圆缺侧脸,却也没躲,由得他理开湿发后细细打量自己再把自己轻轻抱在怀里。

    陈易在她头顶眼眶红透,苦涩的笑笑,半晌才用沙哑的嗓音说,“所以,我也会是被一起抛弃忘记的那个,对么?”

    辛圆缺将手放在他腰上,笑了笑,“不,陈易,你永远会是我最好的朋友。只是答应我,这一次让我一个人好起来……你回北京吧,这件事我有办法处理,你放心,我没做过的事,他们怎么也栽赃不了我的……”她从陈易怀里抬起头,皱了皱鼻子,故作憨的说,“要知道,辛圆缺的本事,可不是盖的!”

    陈易心里痛极,却还是配合她的轻松,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温和的轻笑,“我当然相信。”随着又将她抱进怀里,长长的舒出口气后,宛若叹息的说,“好,我回北京。只是你解决了这件事后有什么打算?”

    “唔……我和顾亦南有个半年之约,我去问问他可不可以给我打个折,然后我会去香港,接手我外公家的家族生意。放心,我会过得很好很健康,烟我绝对不会吸了,酒也不喝,如果是生意上的应酬,我会派我请的美貌的男公关或者女公关出马。还有,或许我节的时候会飞去加拿大,陪在那边疗养的外公外婆。我会给你们寄礼物的。当然,我觉得以我的美貌和实力,一定低调不了,你们肯定会在各种杂志呀、报刊呀、网站上看到我活的多姿多彩的消息的!当时不要太惊讶哟。”辛圆缺眉眼笑成一团,抱着陈易兴奋而激动的轻轻晃着。

    陈易听完也不自觉露出一点真心的笑意,摸了摸她头发,沉下心来说,“好的,辛圆缺小姐,我很期待。”

    **

    “辛圆缺的电话记录很有问题,单子上有很多她和一些现在已经弃用的电话号码有长时间通话,”才从国外连夜飞回来的苏俊在沙发上坐下,从顾聿衡面前的烟盒里抽出里面的最后一支烟,一晃打火机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后再说,“而且,她的一个银行账户在网上有一笔逐渐汇往国外某账户的巨额支付。”

    “辛圆缺在接受调查的时候说什么?”顾聿衡将烟摁熄,嗓音已经全然沙哑。

    “交代说那些电话她也觉得很莫名,说最常出现的几个号码,打电话的有男有女,不是说推销保险就是说她银行账户有问题,还有一个是号称联系天顾产品销售的……至于那个银行账户,是她上大学的时候办了信用卡放在那里,后来没用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为这个账户开了网上银行,还是那么大的授权……”苏俊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可是手续那么健全,办理期对应的监控录像都显示她那天确实去了银行,还办理了一系列手续……这些,确实是致命的证据。”

    顾聿衡闻言冷笑一声,把空了的烟盒捏成一团,扔进脚边的垃圾筒,从电话桌的抽屉里再找出一盒,打开,抽出一根夹在指间,一边点燃一边讥讽笑着,“这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难对不对?”

    苏俊没有回话,只是沉默的吸烟。

    “杀人的凶手抓到了么?”顾聿衡也不在乎他的沉默,吸了口烟问。

    “在抓,看样子快了,他对辛圆缺的指认应该是最后一步棋,”苏俊熄灭了烟,看了看一边表严肃的顾聿衡,“你准备怎么办?”

    “你说呢?”顾聿衡无所谓的耸耸肩,唇边甚至还有一点笑意。可透过烟雾,仔细看那笑,就会发现那笑有多么残酷而嗜血。

    “可万一不是他……”苏俊的表不乏担忧。

    “除了他还会是谁,”顾聿衡向后倒在沙发靠背上,摇了摇头,“如果我早知道,他和于敏敏为了害辛圆缺会如此疯狂……不,我还是会和她在一起,这种感觉隔不断,我最开始也想理智点,冷静点,而且最初,我不是不恨她,不是不想报复的……可最终,除了,什么都不剩了。”

    苏俊闻言,微垂下眼睛,想了半晌后,伸出手,放在顾聿衡膝盖,用力按了按,“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顾聿衡挑眉,“局长同志,你接到我电话放弃国外的逍遥跑回来陪我淌着浑水,我该感谢你。”

    “我不信你不知道,”苏俊唇边有点讥讽的笑容,当初跳脱的少年,不过几年的官场混迹,眉眼就已经蜕化出完整的成熟和沉稳。功勋累累,外加背景强硬的家境,少年得志似乎是注定的结局。可这么多年,他清楚的知道,他欠自己最好的兄弟的,“当初,我也是一时被蒙蔽,以为他真的是对你好,还认为是你太固执,所以……”苏俊苦笑,“不过,我保证,我一点真正重要的事都没有透露给他,包括当年你和辛圆缺……”

    顾聿衡笑笑,将手落在苏俊手背,“我知道,所以这最关键的一次,他一样不信任你的将你支使出国了。”

    苏俊抬眼,看到顾聿衡幽黑眸子中绝不虚假的信任,慢慢的扬起了唇角。

    一切都不必再说,兄弟决定用命去赌,他只有奉陪,而且会尽自己所能保护好他,不许他出事。

    只是,他和辛圆缺的感呢?

    “你决定瞒着她?”

    “大概吧,今天我说了很多让我后悔的话,我真的没想到当初的事是这样,由此我更恨顾天行,他故意放出那些假的消息,知道我会因此失去冷静……我当初怎么会不信任辛圆缺的……如果我那个时候相信她,根本不离开,或许现在也不会出那么多事……”顾聿衡极快而轻的说完,沉下面目,“现在这一切不能让她知道,不然她不会同意的,虽然最后知道真相后,她还是可能会恨我……”

    “恨?”苏俊不解,“为什么?你为她付出那么多,你只是想让她说出口来才好摆脱……”

    “你不了解辛圆缺,有些时候,她就是一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人,”顾聿衡笑着摇摇头,似是不打算再谈,掐了手中的烟后起,“走吧,我送你,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接下来或许好长时间,我们都睡不了安稳觉了。”

    **

    辛圆缺真的不想生病的,她也想很健康的应对接下来发生的麻烦事,只是那天淋了雨后,她体不争气的被重感冒攻陷,再或多或少的加上不断的被传讯,感冒拖了半个月一点好转也没有,反而逐渐加重,直到她嗓子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幸好杀人凶手一直没有落网,也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再指向她,半个月的折磨后,辛圆缺终是获得了一点轻松的时间,在家好好养病。

    她只想好好睡一觉,可刚刚搭上被子,手机就不依不饶的响了起来。

    因为担心是警局传讯,她只得无奈的伸手去够,也没看屏幕就漫无意识的按了接通键放在耳边,懒懒的应了一声,“喂?”

    那边的好听嗓音却是气急败坏:“喂?你还好意思喂?辛圆缺,我在医院等了你十天了!你究竟什么时候过来?”

    “邵泽呀……”辛圆缺被邵泽的怨气吓走了一半的睡意,微微撑起,想起自己重感冒被邵泽知晓后,为了怕他不停念自己,就答应了他抽空会去医院看看……可事一多,她早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

    想到应付了邵泽十天,辛圆缺也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轻轻蹙了蹙眉,“邵泽,我最最亲的邵医生,我前段时间真的没空……”

    那边的邵泽立马追问,“今天呢?”

    “唔……邵医生,其实我感冒已经差不多痊愈了,你让我睡一觉,我一定什么事都没了……喂喂?”辛圆缺听到话筒那边传来的嘀嘀声,皱了皱眉,这个邵泽,居然压她电话?不过不管了,她真的要困死了……

    丢开手机,她拥着被子没心没肺的睡了过去。

    睡到傍晚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辛圆缺嘟囔一声,翻出手机,看了看屏幕上“邵泽”二字,长叹一声,“邵医生,怎么了?”

    “我到你家楼下了,你住哪间?”

    “啊?”辛圆缺愣住,撩开被子,走到阳台,往下一看,邵泽果然正站在下面仰头张望着,看见她便灿然一笑,“哦哦,你暴露了,辛圆缺,我知道你住哪间了,马上上来。”

    “邵泽,你真是……”辛圆缺好气又好笑,深吸口气,板起脸,“哎哎,邵医生,我这上面不接待男客,你要上来之前或许可以先变个?”

    楼底下的邵泽瞪她一眼,一边往楼道走,一边冲着话筒喊,“我是客么我是客么?辛圆缺,你再说一次试试看?”

    辛圆缺“扑哧”笑出声,放下电话,转,穿越客厅,打开房门站在一边等候邵大医生的光临。

    邵泽吹着口哨上楼,一看到倚在门边的辛圆缺,就甚是夸张的捂住眼睛,“哇,哇……辛圆缺,你上穿的是哪个男人的衬衣?那个男人不在吧?在的话请他先穿好衣服,我不要长针眼。”

    辛圆缺抬起穿拖鞋的脚踢他小腿,“滚,这是我的睡衣。小白,咬他!”

    从邵泽进门起就在一边狂吠的小白得了主人的命令,更是得意的龇牙咧嘴叫着在邵泽脚边打转,冲他示威。

    邵泽瞪它一眼,愤愤说:“狗仗人势!没良心的,上次你的小命儿可是我救回来的。不过话说,你为什么叫小白呢?明明就是个黄狗。”

    “它外表是黄的,内心是雪白的,懂不懂?对吧,小白?”

    小白立马配合而骄傲的叫了两声。

    邵泽“切”了一声,“香蕉狗,有什么得意的?”

    小白闻言立马又冲他龇开了牙齿。

    邵泽懒得再搭理它,将手里提着的东西递给辛圆缺,颇为大爷的说,“拿着。”

    “这是什么?那么重……”辛圆缺接过,还没打开袋子就闻到了粥的香气,顿时觉得肚饿,“好香,谢谢你。”

    “嗯,看到粥顺便买的,你现在也只能吃这个了,哎哎,你轻点放,另外一个袋子里的盒子装着针药。”

    “啊?”辛圆缺就说为什么粥能重成这样,甚是后悔刚刚没有一时没拿住将东西砸了。转看了看邵泽,从发痛的嗓子勉强咽口口水,“可不可以不输液?”

    “可以啊,”邵泽笑着挑眉,“打针就可以了,唔……我看看,你这个睡衣打股好像还方便的,掀开就可以了……”

    辛圆缺柳眉上指,“你流氓!”

    邵泽小人得志的笑,“打股还是输液,你选一个吧?”

    辛圆缺还抗衡,邵泽就黑下脸来:“你听听你现在嗓子多难听!还要不要命了啊?想拖成肺炎?你……”

    “我选输液!”辛圆缺举起手,截断邵泽的话,在他满意的笑容浮现唇际的时候,她委屈的转打开袋子,“先吃粥好不?”

    作者有话要说:上次忘了祝大家端午节快乐,这次大家不要忘了祝自己的老爸们父亲节快乐哟~

    陈易同志完美谢幕,邵医生千呼万唤始出来……咳咳,不过也快谢幕了……因为下章或者下下章就完结了,之后会有番外吧……也许……

    被隐瞒的那个,虽然不公平,但有些时候其实是幸福的,因为有个人愿意瞒住你,独自扛下一切。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