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7 死亡 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辛圆缺的体力比起高中一点没有长进,反而因为这些年的折腾越发退步。

    刚从醉酒中醒来的她,觉得跑向顾聿衡的这几步分外费力。可下了车的顾聿衡就这样扶着车门看着辛圆缺艰难的向自己跑来,脸上的表是绷到死紧的漠然。

    辛圆缺在这个深夜,背脊无端生出一阵凉意,突然觉得自己和顾聿衡这短短几步的距离,无限制的被拉远,拉远,直至成为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

    她抚着凶猛跳动着的心口慢慢停下来,原本那个想用来填补脆弱的拥抱,因为横亘在两人中间的他仍然扶着的车门而被省略掉了。辛圆缺脑子被抽空,在喘气声中傻傻看着他,开口:“顾聿衡,你回来了……”

    顾聿衡唇角微勾,关上车门,声音冰凉,“对,我回来了,昨天晚上……”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差不多过去七个小时了,辛圆缺,晚了七个小时,还不算晚对不对?可是你能不能施舍般的开下尊口告诉我,过去这七个小时你在哪里?我还差点以为我又一不小心被你抛弃了。”

    辛圆缺被他这一番明显夹枪带棒的话击的体无完肤,她咬了咬下唇,控制住自己退缩的步伐,轻声说道,“我说过,不会再这样做……”

    顾聿衡微笑,“承诺于你,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可信度,辛圆缺。15岁的时候,你就承诺过我再不骗我,可是这些年……要我列举些什么么?可我知道的显然不如你骗我瞒我的多,不是么?”

    辛圆缺将发白的嘴唇一点点抿紧,手缓缓捏死,再一下子失掉力气的松开,“顾聿衡,你知道昨天下午你爸爸……”

    顾聿衡听到这里突然放大声音抢断辛圆缺的话,“他不是我爸爸!辛圆缺,我说过无数次!对,我知道他给了你一巴掌,所以呢,就跟上次他找你一样,你又躲起来了,躲到一个永远不会跟我有交集的地方,再也不见我,难道我这样推理不对么?”

    “顾聿衡……”辛圆缺突然觉得自己失败极了,什么事都被她弄糟了,糟到这样,惨不忍睹,“是,昨天顾天行给了我那一巴掌后,我觉得很难受,所以拉了路迟去一个地方喝了几杯。我只想发泄一下,仅此而已,可我没想到陈易来接我……我醒来后给你打过电话,但一直不通……”

    语速极快的说到这里,她失力的一笑,抬眼看向顾聿衡,“算了……这些或许都不重要,你究竟想说什么?”

    顾聿衡心口一样如被刀扎,拼尽全力才维持自己讥嘲的表,“我想知道你瞒了我什么,辛圆缺,事到如今,你还不肯告诉我么?你不肯告诉我是怕什么?你在怕什么……怕我知道什么真相之后会到无法自拔?辛圆缺,我真的受够这种折磨了,你怕我你,可你看看自己,你这么坏的女人,让我怎么你!?”

    辛圆缺闻言脚下一软,她看着顾聿衡那双满载星光的眸子,记忆于一刹那间回到了那年的圣诞,空中飘着零散的雪花,他也站在离自己那么近的位子,不,那时更近一些,那时的挑衅也不是今这般的伤人,只是他说,“辛圆缺,你不是好学生么?”

    从好学生,到坏女人……概括的多么简单而准确,她都想为他鼓掌。顾聿衡总归是她的劫,不愧是她的劫,他永远知道怎样直截了当的一刀刺中她的心……

    相似的场景,却找不回当时坏坏笑着的他与心头小鹿乱撞的她。

    辛圆缺眼眶无可避免的酸涩,湿润,泪珠就这样滚落下来,她抬手擦去,若无其事的笑笑,“顾聿衡,你说的对,我是个坏女人,彻头彻尾的坏……

    可惜你怎么没有早点看透我呢?顾聿衡……我可不是现在才这样坏的,我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我很早就学会骗人了,而且最最擅长的就是一脸无辜的去骗人。没办法,十四岁之前跟着我妈妈,在外面吃尽了苦,这段子让我明白,为了生存,人不能那么清高。所以当初顾天行让我去接近你,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结果没想到,那个时候毕竟还是太单纯,所以原本想耍坏让自己活的好一点,却为了什么莫名其妙的把自己赔进去了……还单纯的把当什么一样供着,感觉没有就不能活,离开了你,我一天都活不下去。

    所以,我更没良心了,为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忘了当初是谁不顾家庭压力的生下我,是谁背负着社会上流言蜚语压力的养大我,是谁,为了让我过得好才嫁给顾天行而不是为了什么该死的!可我,就这样对她说,我不要你了,妈妈,你不懂什么是,妈妈,你背叛了我爸爸……”

    辛圆缺惨笑着,摇摇晃晃,举起了自己的手,放到眼前仔细的端详,“然后,我就用这双手,这双从小到大被她捂在怀里、牵在手里的手,亲手把她推向了车轮!”

    不敢触碰的记忆一波又一波汹涌而来,辛圆缺眼前出现了那年的场景——

    她和顾聿衡的事被于敏敏揭穿的那天下午,当顾天行让肖雪从房里出去后,他立马沉下脸来问辛圆缺:“于敏敏说的是真的么?”

    辛圆缺只笑了笑,没有回答。

    “你怎么不说是假的?啊?或者说不是你勾引的聿衡,你们是真心相的,嗯?你们真是本事呀,当着我们眼皮之下,还瞒的那么好!我真是看轻你们了!聿衡回来后对你的淡漠是装的吧?你们故意假借一个机会吵起来,在我们面前演出那出和好大戏也是假的吧?装出兄妹深,各自和陈易和于敏敏保持一定密切的关系也是假的!你们说说,你们在我们面前还有什么是真的?难怪了!难怪聿衡一直说要跟我断绝父子关系,还说要登报,你们真是笑话啊,给了我一个天大的笑话!”

    辛圆缺心闷到极点,但对上暴怒的顾天行,脸上却不自的浮出嘲讽的讥笑。原来,顾天行没有对她当场发怒,一可能是顾及面子,不想当着于敏敏审问于她,二是因为肖雪,怕肖雪因为自己而和他翻脸!

    “你还笑,你还有脸笑!”顾天行气到极点,指着辛圆缺怒喝,可对上辛圆缺冷清到极点的目光,他却突然软了下来,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努力平静呼吸,“圆缺,你说说,难道我对你有半点不好?我对你妈妈不好么?你要这样……”

    辛圆缺别过头去,“你对我妈妈很好,所以……”

    “所以你不忍心破坏我跟你妈妈的幸福,就让顾聿衡跟我断绝父子关系?是,你们也知道,像顾家这种家族是不可能承认你和顾聿衡的关系的,可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天真了?你以为让顾聿衡断绝和我的关系,你们在一起了,就真的不会破坏我跟你妈妈?圆缺,放弃吧,你们不能在一起……我只有聿衡这一个儿子,你怎么忍心把他拐走?而你妈妈你难道也不要了么?”

    辛圆缺拳头渐渐捏紧,终是被挑动了敏感的神经,“顾天行,你威胁我!你竟然拿你跟妈妈的感来威胁我!你是真的她么?你如果真的她,怎么可能拿你跟她的感来威胁我!?还有,你以为真的是因为我,顾聿衡才想跟你断绝关系么?你问问你自己干过什么伤害了他和他妈妈!?你或许还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顾聿衡根本就不会回来,跟你和平的度过这两年!”

    “荒谬!”顾天行狠狠一砸桌子,猛地站起来,“我干过什么,如果不是你妈妈,我以前会那般荒唐?辛圆缺,你简直没有良心了!我不想再跟你说话,你们最好赶快分手,不要我用什么非常手段!”说完,顾天行就重重拧开房门,摔门而去。

    辛圆缺在房间里重重呼吸着,每一下都带动着心口钝钝的疼,她捂住满是伤痕的脸,没有一滴眼泪,也哭不出任何声音。她找到手机,想给顾聿衡打电话,却终究还是冰凉的女声告诉她用户已关机。门外传来顾天行对肖雪的指责,让她来劝自己趁早和顾聿衡分手……

    窒息的压抑漫无边际的向她袭来,她忍住浑的疼痛,翻,推开房门就冲了出去。

    客厅里肖雪正站在一边泪流满面,坐在沙发上顾天行正喋喋不休的控诉辛圆缺的罪行,辛圆缺冲过客厅的时候,停下来,狠狠的瞪向顾天行,瞪到他噤声为止才冷笑一声大步冲出了大门口。

    “圆缺……”肖雪仓皇的唤着,忙不迭的想追出去。顾天行却在后面怒骂,“你看看她,你看看她!居然还瞪我!她还有理了!”

    辛圆缺在街头快速的跑着,听她妈妈在后面一面追一面唤,“圆缺,圆缺……”

    辛圆缺不是充耳不闻,她只是不知如何面对肖雪,眼前终究是一片模糊,泪水不住而绝望的往外淌着。待到巷口时,因为红灯,辛圆缺稍微迟疑了一下,肖雪立马便冲上前将她拉住,“圆缺,危险啊!不要做傻事!”

    明明说的是闯红灯,辛圆缺停在耳里却像是有双重含义,她重重一震,转过子,缓缓摇着头看向肖雪,“妈妈,妈妈……你是来劝我的么?你也觉得我做错了么?”

    肖雪紧紧抓住她双臂,也是满脸泪痕,“妈妈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圆缺,你确定,你确定顾聿衡真的是你喜欢的人么?”

    辛圆缺惨笑,“妈妈,他怎么可能不是?他怎么可能……”

    “你或许只是一时迷惘,或者是,或者是你只是气天行,你气他……所以才有意和顾聿衡……”

    “妈妈!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是,我年轻,我年纪小,可是你呢,你当初还不是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就生下了我?你后悔了么?你对爸爸的难道不是真感么?还是说,还是说你真上了顾天行那个畜生!”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在辛圆缺脸颊。

    天地间仿佛都因为这一声响声安静下来,肖雪和脸被打的偏往一边的辛圆缺同时愣住,脸上现出了不同程度的不敢置信。

    肖雪表更慌,“圆缺,妈妈不是故意的……”

    辛圆缺手指慢慢爬上脸颊,满是不可思议,“你打我,妈妈……你从来没打过我,可你今天居然为了顾天行那个混蛋打我……”

    肖雪终是再次绷起脸,“圆缺!不许你这么说他!他毕竟养了你三年,给了你优越的环境,人不能如此忘恩负义!”

    “我忘恩负义么?妈妈?你以为他把我送进那所学校是对我好?我开学第一天他就交给我一个任务啊,他让我去帮他监督他那能干的儿子。是,我和顾聿衡相了,那也是他自找的!他自作自受!妈妈,你居然上了他,你上了他给你的优越子是不是……你上了每逢人节飞法国,每年冬天去阿尔卑斯,你上了上每一件衣物都过万是不是?所以你忘了我爸爸,你忘了什么才是真!”

    肖雪呼吸逐渐加粗,待听到最后一句话时,浑剧震,再次扬起了巴掌。

    辛圆缺冷冷笑着,“妈妈,你再打我呀?你再打……可笑我还以为你该是最理解我的,可笑我也认为应该让你继续过好子,所以才想和顾聿衡一起离开这个家,可笑我还不想伤害我们之间的感,所以既然顾聿衡本来跟顾天行关系不好,我便乐见其成……可妈妈你呢?你问问自己,你对的起我那死去的爸爸么?你对得起他么?”说完辛圆缺重重的用手背一抹眼泪,“妈妈,你继续过你的好子去吧,我绝对不会出现再惹你厌烦的!”

    说完,辛圆缺便转跑开,肖雪见她跑走的影,如被电击,再次醒过神来,忙不迭的冲上前拉住辛圆缺的手肘,“圆缺,圆缺……”

    辛圆缺甩手却没甩开,便不耐的用另一只手去扯肖雪,一面说,“你还来拉我干什么?我这种忘恩负义的人怎么配做你女儿,怎么配!?”说完就将肖雪重重往后一推,本是准备立刻转跑掉,却不妨眼前一花,一辆白色富康正极快的向这边冲来,而它前方几米处正是傻愣愣站着的肖雪……

    一声犀锐的惊叫霎时划过天空——

    “不!!!”

    后来辛圆缺每当午夜梦回,仿佛都能看到那天那惊恐的一幕:绿灯亮起,行人本该是安全的,却有辆车从她的左边,飞快的冲过来。她的妈妈——肖雪正站在街口,满是哀伤的望着自己。

    一声惊叫,一声闷响,她妈妈就这样被撞飞起来,脑袋率先在挡风玻璃上一磕,整个人随着还没停下来的富康车又往前行了好久,才滚落在地,浑是血,原本美艳绝伦的眉眼,再也看不清,睁不开……

    辛圆缺记得自己跪坐在肖雪浑是血的肖雪面前,嚎啕大哭,说着,妈妈我错了,你醒来好不好?她听见肇事司机的啐骂,听到围观群众的怒吼,听见警笛悲怆的嘶鸣,听见一直没死心还没走远的于敏敏走过来不敢置信的说,“你……你居然杀了自己的妈妈?”

    她……杀了她妈妈。

    滑落到唇边的泪水通过咧开的唇角渗进唇里,尘封多年的记忆就这样轰然拉开,辛圆缺突然觉得这咸涩的味道,腔里撕心裂肺的疼痛,残忍的让人觉得爽快。她抬眼,看着顾聿衡,再接着没心没肺的笑:“顾聿衡,你看我多坏,我早该8年前就站在这里,站在公安局外面,因为杀人罪,而不是现在……你要的真相,我全都给你了,现在你满意了?可以放过我了?还是等着我给于敏敏偿命?

    为什么说是‘等到现在还想瞒着你’,为什么今天你那么反常……你出现在这里,证明你知道于敏敏的死了,对不对?现在我进一步告诉了你,当年她害的我有多惨,害的我亲手杀死自己的妈妈,是不是给了你更多的理由怀疑我是杀了于敏敏的凶手?你说我坏,是不是也掺杂了这样的怀疑?你会想,哦,难怪辛圆缺当时要求放出于敏敏,因为于敏敏犯的法罪不至死,让她出来后,辛圆缺反而可以买凶杀人,血债血偿,对不对?

    那好,我现在告诉你,于敏敏死的好,死的真好,大快人心!因为她死,让我彻底看清你了,顾聿衡!!”

    发现他们之间的异常后便跟来一直站在一边的陈易此时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拉住圆缺,低声劝道,“别说了……”

    辛圆缺松下一口气,轻轻点头,再看向顾聿衡,如刀锋的目光渐渐冷却,变得如隔了雾般的漠然:“顾聿衡,你既然不我,这段时间的接触辛苦你了……现在你成功的侮辱了我,你成功的试探出了我对你旧难忘,报复的目的达到了,你要的真相也有了,从此……我们互不相欠,生死无关。”

    说完,辛圆缺转,泪水刹那间滚落,让她恨死了自己的软弱。

    她背后的顾聿衡不受控制的伸出了手,似是想拉住她,最终却颤抖着将没有抬高多少的手紧攥成拳。

    陈易锁眉,满是思索的深深看了顾聿衡一眼,转念却想起辛圆缺,立马转追了过去,陪着辛圆缺进了大门去面对警察的审问和调查。

    夏末的天气,依旧说变就变,闪电划亮天际,大风忽起,吹起浮躁的闷空气,一场暴风雨降落在即。顾聿衡衬衣下摆被吹的鼓起,那张俊朗深邃的面孔此时早被悲伤侵袭的失去了往的神采,通红的眼眶也夺走了幽黑瞳仁的光芒,薄薄的唇边却忽而抿出一点苍凉的笑意。

    终于,终于让她说出了口。

    很好,顾聿衡,你成功了……虽然,况不是你设定的那样,虽然出了这么多意外,虽然没有时间给你让你解释清楚……

    可长痛不如短痛,你不是一直这么说么?只是没有人告诉你,看她痛,你也会痛成这样而已。

    但现在不是伤口的时候,顾聿衡渐渐定下心神,打开车门,发动车子,一踩油门,宝马车的尾灯很快消失在了风雨来的街头。

    作者有话要说:真相揭开了,原本的两章被我合成了一章……

    圆缺,其实真的蛮惨的……不对,他们俩都蛮惨的……

    以后都没有校园篇呐~全是都市篇,穿插一些小小的回忆~~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