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3 .突变 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辛圆缺在陈易车上时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完全不省人事,陈易并不知道她现在的住所,虽然此时不是深夜,他持着手机的手却迟疑着拨不出问询的电话。微微侧头,看着安静睡着的辛圆缺微肿的侧脸片刻,他放下手机,开往自己在i市的公寓。

    辛圆缺的手机从她上车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她包里持之以恒的震动,停好车后,陈易先掏出了再一次响起的手机,盯着屏幕上闪动的名字,一时有些走神。待手机不振后,他垂眸闭眼,按了手机顶端的关机键。手机关闭的提示音响起后,他睁开眼,眸间颜色是异乎寻常的深沉。

    再次瞥眼去看边的辛圆缺,即使是左颊的红肿也没有影响她秀丽绝伦的轮廓。她就在他边,那么近的地方,他伸出手就能碰到的地方——看,他已经碰到了她的脸。

    陈易满是怜惜的用食指的指侧滑过辛圆缺光滑的肌肤,在心里,在唇间默默的喊她的名字。

    圆缺,圆缺……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回头?为什么一眼都不肯,不肯看看一直跟在你后的我?

    也许,只需要一眼,你会发现我比他更适合你;也许,你只需要转过,就会发现我才不会让你受那么多的伤吃那么多的苦……你为什么一定要那么坚持?那么固执?那么吝啬?

    我其实也会累,我其实也会自私,我其实也知道什么叫嫉妒……

    无数次告诉自己只要看着她就好,无数次告诉自己差不多了,该放手了,她过的怎样都不该再是自己关心的了,可就是做不到……

    将她从自己心上移出分毫都做不到。

    陈易眼角有了些湿润,像嘲笑自己的失态,他收回目光,收回手,唇边微微上扬。推开车门,他下车,再走到副驾驶座,打开车门,抱出辛圆缺,乘电梯上楼。

    将辛圆缺放在上,陈易帮她脱掉高跟鞋,拉上了薄被。想起刚刚抱她时手中几乎没有的重量,陈易心就更为沉重。凝神看了她片刻,他出了卧室,拧了一张浸了冰水的毛巾,温柔的敷在辛圆缺肿起的左颊。

    可能是因为这冰毛巾,辛圆缺的眼睫毛微微颤了下,皱了皱眉就用手去挥那毛巾,还顺便翻了个,毛巾就落在了她脖子。她不舒服的轻轻“嗯”了一声,陈易就已经快速的拿开了那毛巾。他凝神看了她半晌,发现她又没了动静,稍稍摇了摇头,又准备再次将毛巾给她敷好,却不防这次毛巾才落在她脸颊,她便抬手挥开,刚好敲在他手上,她便稍稍睁开了眼睛,可很快又支撑不住的闭上,喃喃说,“不用了……”

    陈易从怔忪和紧张中回神,轻声说,“你的脸需要消肿……”

    “没事,不管它……”辛圆缺浅浅的扯扯唇角,“你睡觉吧……”

    睡觉?他怎么舍得用自己的自私换来的这一晚上,放下难得的漫长而安静的独处,离开卧室的她去客厅睡觉?

    可还没等他说出什么,辛圆缺就将子往一边挪了挪,手无力的拍了拍侧的空闲,“来,睡觉……”

    喉头僵硬的一滚动,陈易梗住不知如何回答,目光中刹那闪过的是惊,是喜,是迟疑,是不敢相信,是揣测,最后是确定,她一定是认错了自己,于是目光中就全变成了伤痕。

    他不自觉的摇头,虽然知道辛圆缺看不到,他绞尽脑汁的想搜索一个词汇来拒绝她或者指出她的误认,可一个字都发不出音。

    “我真的没事……你不要多想,来,睡觉……”辛圆缺还是没睁眼,却微微撅唇,略带撒的柔声说。

    她白的精明,白的冷漠,白的抗拒,白的狠心全被酒精给融化的不见踪影。这个时候的她柔软,却一样让人心疼。

    也或许是,她在顾聿衡面前都是这样的一面?

    还没挣扎出个结果,陈易的行为却出卖了他深藏的本能的渴望。他起脱掉外,小心翼翼的面对着她躺在了她为他留出的空余。还没躺稳,辛圆缺却已经缠了过来,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口,轻声而模糊的嘟哝着,“我很好,真的,我不会跑,不会逃……只是我很想你,所以你抱着我,你抱着我就好……”

    陈易心如被人一把把的捏,酸麻的已经让人无法承受,她怎么可以贴着他的口呢喃对另一个人的坚定?

    原来喝醉的她一样很残忍。

    可却是自己找的,不是么?

    紧密的拥抱让度一点点上升,陈易告诉自己要承受住这样做的后果,可唇却不听劝诫的找寻着。从额头往下,一点点的探寻……那么近,近的让他能感受到她血液的流动,陈易,原来你很贪心,你真的很贪心。

    你从来没有将自己止步于她的好朋友,她的同学;你从来不是无私的在奉献;你也没有满足于度假村草坪上那个意外的拥抱,即使你理智的将她推开,可那只是怕她先推开你……陈易,你想要的有更多更多……

    而现在,这些就全都在他眼前,在他怀中。

    她会不会因此回头?

    她会不会因此恨他?

    她会不会就在下一秒醒来?

    这些疑问都止不住他吻向她的唇,刹那间如被电击,陈易闭眼一点点加深这个吻。

    卑微的感本来就是一种锢的罪恶种子,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得到灌溉;而这一刹那,种子发芽,罪恶的念头如野草疯长,再也收不住势。

    陈易如置水火之中,一半火,一半冰凉。

    顾聿衡却是直接被放在火上烤,心早已焦灼不堪。

    拿手机的手无力的落下,还是关机……辛圆缺,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关机?

    顾亦南的手机同样也不通,真是不靠谱,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消息,却不负责后续……什么狗让他们两个人冷静一下,什么让辛圆缺好好考虑一下,什么陈易能把辛圆缺照顾的很好,他明明就是为了及时带回自己的女朋友,怕她受了辛圆缺的影响。

    陈易……你又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顾聿衡从来不相信陈易会是个圣人,外加上一个酒醉的辛圆缺。

    苏俊最近出了国,联系不上;顾聿衡找了几个人帮自己调查陈易的手机,现在在等结果;他这才恨自己出国多年,与以前的同学大多失去联系,不然找一个同学问问,应该就解决了。

    顾聿衡开着车在i市街头转了好几圈后重新回到了辛圆缺楼底下,每一次他心慌的时候,在这里就总觉得安静,即使这意味着心会更直接的跌入谷底……

    看着楼上的一片黑暗,顾聿衡重重靠回椅背。

    辛圆缺,你在什么地方……你不会又自暴自弃,不会又一次放弃吧?

    他就是怕,因为她听到西安二字时的反常担心总有一天她又会缩回壳里,所以半点多余的决定都不敢再做,急急的在一下飞机就先去找周鑫也是为了得到一个比较好的意见,可他却发现他能等,有人却等不了……

    手机突然响起,顾聿衡看了眼屏幕,是自己拜托调查的人,激动的接起,却不妨对方没给他陈易的手机号,却给了他另一个噩耗——

    于敏敏死了。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