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美梦(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辛圆缺正准备慢慢脱离陈易的怀抱,就突然感觉到一股外力作用,将她生生与陈易拉扯开来。

    “顾聿衡?”陈易率先轻轻喊出声来,尾音稍稍上扬,带着半分不确定和好笑。

    顾聿衡仿佛感觉到了他这种语气和态度中所暗藏的挑衅,就好像在问:你凭什么将她扯开我的怀抱?

    他唇角一勾,声音如寒冰碾碎,一字一字的说,“别碰我的……妹妹。”

    辛圆缺一怔,好歹因为他话中的隐忍和自讽回过神来,看向扶在自己臂弯,和自己紧贴着的顾聿衡,正待说些什么,眼角就收进了不远处草坪外的顾天行他们,顿时呆住。

    而除了原本的四个大人,竟还多了两个,一男一女。六个人似是在爽朗笑谈,却又隐约看向这边。

    顾天行突然笑着向这边招了招手,“聿衡,圆缺,敏敏,快过来。”

    顾聿衡侧几步处的于敏敏此时也终是忍不住插口,“聿衡,我们先过去吧……”

    辛圆缺面对着这边,将这一切看的清楚,可顾聿衡却只是冷冷看着辛圆缺,不动分毫。

    “顾聿衡,放手。”辛圆缺稍稍挣扎了一下,小声说着,见顾聿衡不动,看向自己的目光却越发狠戾,她便大声了一点,“放手!”

    顾聿衡稍稍动了下唇角,笑容却让此时的他显得更为疏离和冷漠,他手上慢慢松了力气,辛圆缺也随着他的动作一点点放松,梗在喉头的那口气正待完全呼出,被心中无限制的空落取代,顾聿衡却又猛然抓紧了她,力气大的几乎将她的骨头捏碎。

    痛!

    心也被这一下死死揪紧,辛圆缺泪水本能上涌,一片朦胧中却只辨的他唇边的恶魔般的冷酷笑容。此时的他像只肆意玩弄爪间老鼠的猫,抬开爪子,让你感觉自己有了一线生机时,却一巴掌将你拍入地狱。永无翻之机。

    “一起过去,”他温文有礼的笑着,好像怕她摔倒一般小心翼翼搀扶着她慢慢走过去,实则却紧紧钳制住她,令她逃脱不得,他却还不满足的在她耳边警告般低语,“你,最好装的再像一些。”

    辛圆缺如被电击,浑巨震,这下好像真得靠顾聿衡的力气才能稳住体。不待多想,已经到了草坪边缘。陈易和于敏敏也随着他们过来,陈易走向了辛圆缺不认识的那个中年男人。

    辛圆缺不用再辨认和回想,心里已经明白,霎时一片空白中泛起点点苦涩。

    “来来来,圆缺,聿衡,快来打个招呼,这是陈叔叔、白阿姨。”顾天行示意他们向面前另外一个中年男子问好。

    “陈叔叔好,白阿姨好。”两人同声喊道,扮出来的乖巧,脆弱的一撕即碎。

    陈省长也是个温和之人,笑得和蔼,“好好好,我说天行啊,你家两个孩子可是优秀非常啊。”

    顾天行忙谦虚几句,却又立马笑着看向陈易,“如果我没猜错,老陈你旁边这位是你公子吧,这才是虎父无犬子,当之无愧的人中龙凤!”

    陈省长显然十分开怀,“哈哈哈,天行你才是过奖了,陈易,快喊顾叔叔。”

    “顾叔叔。”陈易有礼的微笑。

    顾天行笑意从内心深处渗了出来,分外真心的同时,也分外瘆人,至少当他别有深意的一眼落在辛圆缺上时,一股刺骨的寒意顺着她尾椎,直直上爬。

    辛圆缺知道顾天行肯定想到了以前所撞见的陈易送她回家,对她细心安慰的样子,还有刚刚那个不知他看没看见的拥抱……

    “你的脸色还真的越来越差了。”顾聿衡用只有她可闻的声音对她说,随即稍稍惊慌的放大声音,满是关心,“圆缺,你好点没?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

    他这一问果然唤得了大人们的瞩目,将话题从顾聿衡陈易他们几个同学感有多真,缘分有多深转移开来,纷纷对辛圆缺投来关心。

    肖雪满是担忧的走过来,理开她黏在额头上的几缕头发,摸了摸辛圆缺的额头,“怎么了?脸色很差。”

    “没事,妈,可能刚刚在太阳下走的时间太久,有点中暑。我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应该就好了。”

    “嗯,”肖雪怜的摸摸她脸,又对顾天行说,“那……天行,我送她回房,等会儿再来找你们。”

    “阿姨,要不我……”

    “干脆我……”

    顾聿衡和陈易同时开口,又几乎同时停住,相互对视着,眸中颜色一深,唇边都弯出了点别有深意的笑容,只是一个温和内敛,一个锋芒毕露。

    顾聿衡保持着那点不羁笑容,在众人的怔愕中率先平声说,“我送圆缺回去吧,肖阿姨,您跟白阿姨、凌阿姨她们多聊聊。”

    肖雪这下倒是不好再找借口推辞,“那……行吧……”

    “不用不用……”辛圆缺心知不妙,忙不迭的摇手。

    “没关系,走吧,让陈易和敏敏先去玩,等会儿我来找他们。”顾聿衡微微眯着眼,满是温柔的对她说完,墨色流动的眼睛又颇有深意的瞥向陈易和于敏敏。

    顾天行笑了笑,无比配合和关心的接口,“他当哥哥的,让他送送没事,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坐着聊聊天,聿衡把手机带着,等会儿跟你联系。”

    顾聿衡扶着一路胆战心惊心神难定的辛圆缺回到他们所住的那栋别墅并将她送到房间,辛圆缺对他挤出点笑容,正准备找个理由将门关上,却被顾聿衡一个闪,率先抢入房中。他直接大喇喇坐在上,面对着门口,看向表僵硬的辛圆缺,一挑眉一眯眼,唇边还有三分无懈可击的笑容,“这下你满意了?辛圆缺?”

    辛圆缺脑中贴近头皮的一根血管突突跳着,她徐徐合上门,靠在门廊的墙边,极为无力的说,“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顾聿衡笑着追问,“不知道于敏敏会来还是不知道陈易会来?辛圆缺,这样你是不是很满意?不光是我被塞给于敏敏,你也能顺利跟陈易在一起了,看上去真是完美的结局不是么?”

    “我没有……”辛圆缺只觉得自己人生中从来没有这般语拙过,好像有很多的话想说,该说,却不知道从何下手,只能让远坐在边的顾聿衡在视线中越发的模糊与陌生。

    顾聿衡站起走向她,手撑在墙边,抚着她的脸,声音轻柔如水,“辛圆缺啊辛圆缺,我真不知道,你究竟是真的早就计划好了,要这样给我一个惊喜?还是为了掩饰我跟你的事,演戏演习惯了,为了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所以才和陈易搂搂抱抱?”

    “顾聿衡!”

    辛圆缺喊出这三个字几乎已经花掉了她全部的力气,头脑却一下子清醒了起来,像是一直堵塞在那里的洪水突然找到了泄洪的闸口。她避开他抚在自己脸上的大手,却毫不躲闪的迎上他越发深不见底的瞳仁,哑声道,“顾聿衡,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可你一定要这样怀疑我?”

    “你哪件事对不起我?说说看?”顾聿衡依旧浑不吝的笑着,悠然自得的问。

    辛圆缺脸上现过一丝悲哀,“顾聿衡,你这不是说事的态度。”

    “那我要什么态度!”顾聿衡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松开辛圆缺,后退了两步,重重呼吸着,懊愤到了极点,目光移向别处后又极快的回到辛圆缺脸上,死死盯住,裹着剜人的凌厉,唇边又复扬起讽刺的弧度,“你需要我什么态度?你为了你妈妈,随时可以牺牲我,你让处在这样尴尬位子的我有什么态度?我心里厌烦到极点,还得强忍着,笑着配合他们,可转过眼,你不在了……顾天行接到电话说陈省长来了,一起过来接,远远的就能看到你们靠在一起……明明我们是男女朋友,很好,你和陈易拥抱,我却不能名正言顺的阻止,你却还眼巴巴送去给顾天行卖,你让我怎么想?你让我什么态度?嗯?”

    “顾聿衡,我不知道那是陈省长……而且我真的不知道陈易会来,我跟陈易……呵,你一定要怀疑?而且,你迫于于副省长是你的救命恩人,不好无礼,我理解,可于敏敏能够那样明目张胆的挑衅我,你以为我不难受?而这一切,是源于我……都是我自找的……”

    顾聿衡冷冷截断她,“这当然是你自找的。”

    绝望和悲哀将辛圆缺逐渐淹没,她垂下眼帘,也讽笑了一下,喃喃呢哝,“对,我自找的,是我,是我太天真了。演戏演的再好,最多也只能骗过别人……”

    重新抬起视线,她凝视着顾聿衡令人痴迷的完美轮廓,轻声却清晰的说,“顾聿衡,你觉得这一切的错都源于我不该在你跟我妈妈之间左右逢源是么?可我能怎样呢?你们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人,你可能会觉得我常常舍弃你亏待你,可就这次这件事来说,我事先并不知道这个安排,如果真的事先知道会伤害你,我是不会做的。

    你说,等你18岁后我们在一起,我就觉得有了希望,可这点希望有多么难实现你想过么?这不是说说就可以的……我们还能随意妄为么?

    其实,这或许都是因为我以前骗你太多,让你对我不信任,认为我会我妈妈舍弃你,而我,却害怕再失去你一次,所以太过小心翼翼。

    这样的生活,注定压抑,为了一个看上去虚无缥缈的未来,是不是很难坚持?你为了我,要不停的克制自己的子,是不是很痛苦?你认为你在不停的付出,我却肆意践踏你的心意,是不是很愤怒?”

    辛圆缺手指轻轻点上顾聿衡的脸,痴痴的笑了,“顾聿衡,我们分手吧。”

    顾聿衡怔住,待这几个字残忍的在脑中回放多次之后,他终是觉得眼前再度清晰起来,一把扣住辛圆缺的手腕,看着她全然不似开玩笑的样子反复确认,依旧不敢置信,声音低哑,“你说什么?”

    她便淡淡重复了一遍,“我们分手,都别再坚持了。”

    “你再说一遍?”顾聿衡死死盯着她,眼眶裂。

    手腕上的痛直入骨髓,辛圆缺恬淡笑意却不变,“我们分手,以后你怎样怎样,我们没关系了,我不会再因为我妈妈而要求你什么,你也不需要为了我受什么委屈,这样自由自在的不是很好?哦,对了,我跟陈易一点关系都没有,刚刚我是头晕,站不稳,他是为了扶我……因此,你不要以为是我为了他,所以背叛了你。”

    “辛圆缺……你在赌气。”顾聿衡笑了笑,声音依旧冰凉,却远不如方才冷硬,话语中隐约可以感觉到因为恐惧而生的颤抖。

    辛圆缺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慢慢挣脱他的手,打开了门,“你走吧,我刚刚恐怕真的有点中暑,现在需要休息。”

    顾聿衡愣愣站在原地,伸出手,去抓辛圆缺的手腕,辛圆缺躲开,他一僵,却很快再度出手,牢牢捉住她,旋过,用自己的背将房门压回去,拉近辛圆缺,双手捧起她的脸,低头,吻了上去。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