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临界(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下午三点,辛圆缺准时到了香格里拉大酒店。

    站在1508房门口,忍不住再度讥讽的笑出声来,稍稍镇定了一下心神,她摁响了门铃。

    一个穿浅色西服的年轻人打开了房门,脸上是亲切的笑意,“辛小姐吗?顾先生在里面等您。”

    让进辛圆缺后,他关上了门,站在门口,伸手邀请辛圆缺往里走。

    辛圆缺一步步走进去,这是一间房,眼前的是一个小厅,并没有顾天行的影,右手边是一扇闭着的门,辛圆缺突然有些紧张,万一顾天行直接把她杀了,一干二净怎么办?

    她正待笑自己古怪的想法,顾天行的声音就从房内响起,“进来吧,门没锁。”

    辛圆缺拧开门,房间里布置的一片素净,穿着黑色衬衣坐在轮椅上的顾天行,在窗前的影就显得格外突出。阳光从白色的素纱帘子投进来,在他后拉了长长的影子。

    辛圆缺进来后,顾天行推着轮椅转过来,看着辛圆缺,由于逆光,辛圆缺并看不清他的表,她悄悄捏紧了手,对眼前这个人,她的恨意,着实不轻。

    移开目光,辛圆缺通过呼吸让自己放松下来,问,“你给我那些照片并把我叫到这里来的目的,应该跟我猜的没错吧。”

    顾天行声音不算洪亮,却很沉很稳,“我希望你能认识到你的该处的位子和份,不要得意忘形,晕头转向。”

    “好笑。顾天行,你怎么会想到用那些照片来刺激我?我妈妈车祸去世,对你来说难道本来不应该难过?我真的从未见过像你这般无耻的人!”辛圆缺死死捏着双拳,却恨不得冲上前去给他两脚。

    顾天行笑了,“不装冷静了?辛圆缺?对,你妈妈去世我是伤痛绝,你看我现在的体……可这些都是拜你所赐啊,辛圆缺,如果没有你,你妈妈会死么?”

    辛圆缺再无法说出话来,脸上的愤怒退潮后,转而变成了悲伤……

    顾天行看她表,微微嗤了一下,语气又恢复到不带感的平静,“辛圆缺,离开聿衡,我记得当初你答应过我,不会再跟他一起。当时我好像并没有怎么你吧。”

    “你是没有我,你有什么可的?真相是我主动要隐瞒的,离开他也是我主动说的,你干的事,不过是在将我赶出来后,顺水推舟的在他面前构陷我,抹黑我,再送他去了国外……”辛圆缺笑了笑,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与顾天行远远的平视,这样让她舒服了许多,哪怕现在触动的,是她这辈子最不愿意触碰的回忆。

    顾天行微笑,“是啊,当时我们不是配合的很好么?”

    辛圆缺看着他刺眼的笑容,唇角扬起讽刺的弧度,“ 的确,现在,你需要我再一次这样配合你?”

    顾天行摊手,“难道不该,还是说圆缺,你已经将你妈妈的死完全放下了,你不相信你做的一切事,她都在看么?”

    “是在看,可你能保证,她就不希望我幸福?”辛圆缺这句话说的无比艰难。

    “我觉得犯过错的人,都会自私的给自己找借口和理由,这点我谅解,”顾天行沉吟,目光却如刀如箭的直直向辛圆缺,“可是,就算你妈妈原谅你了,你就能这么轻易的原谅自己?”

    辛圆缺沉默不语,放在膝盖上的两只手却死死的揪紧了自己的裙子。

    “而且,辛圆缺,请你体谅一下我好不好?你要我以怎样的心接受你这样一个儿媳妇?

    害死我的人,将我害成这样,还企图让我儿子离开我……

    而且,辛圆缺,你自己的作风问题是不是也该检讨一下?

    我的体拜你当年所赐,已经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多半活不了多长。我只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自己的儿子为我找一个安分、乖巧的儿媳,而你,绝对不是适合的人选。”

    辛圆缺尽量让自己轻松的笑出来,“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父子的关系变得那么和谐了。”

    “圆缺,我一直在努力,努力了就会有收获……”顾天行一勾唇角,表却又突地变得狰狞起来,“而且,你‘以为’我和他关系不好?好一个‘以为’!当年难道不是凭借着一个你‘以为’你妈妈不我,就想着要破坏我们的婚姻?辛圆缺,你真的很自私,你这些年过得不好,难道就没想过是报应?”

    辛圆缺笑笑,“报应?我们彼此彼此吧。”

    顾天行对她的反讽置若罔闻,只是表渐渐平静,很慢很诚恳的说,“辛圆缺,请你积点德,不要再离间我们父子,好么?”

    “离间?”辛圆缺真的想笑,她现在没做任何事,来挑拨顾聿衡和顾天行的关系,是他不肯接受,主动挑衅,还寄来她妈妈的照片……

    顾天行好像看穿了辛圆缺的想法,只笑着问了一句,“你以为以聿衡的子,他难道就真的不会追查当年你是为什么想要离开他么?他知道了于敏敏对你所做的事,难道就不会怀疑当年我对他说的那些话的真假?

    是,辛圆缺,当年那些事,我的确做的不厚道,但这些是你认可的,是你主动要离开他,我不过是配合而已。

    请你念在我为父之心,和你不幸死去妈妈份上,离开他。”

    “顾天行,你真是我见过最卑鄙无耻的人。”辛圆缺起,唇边带着笑容,慢悠悠的将这句话扔给他。

    顾天行微眯起眼睛,冷哼一声,“辛圆缺,我希望你不要我,好好离开他,大家面子上比较好看……我听说你外公最近心脏不太好,你或许该回香港去看看他,人嘛,还是念着些亲,不要太肆意妄为……”

    辛圆缺差不多忘了自己离开酒店时,一路上想的是什么。

    只是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置繁华闹的商业街,四周的人车喧哗一点点慢慢在耳中恢复,她却依旧四顾茫然。顺着人潮走,边的人终是渐渐少了下来,在一个小巷,找到一个烟摊,买了一包烟和打火机。自从和顾聿衡生活在一起后,她包里的这样东西,便不见了踪影。

    就坐在这陋巷,她撕开包装,点燃一只烟,狠狠的吸着,由此一只又一只,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她接通,是顾亦南的。

    “喂,圆缺,你现在在哪儿?”

    “外面,总经理你有什么事?”

    “你嗓子很哑……到底怎么了?”

    “没事……”辛圆缺看着自己手上的烟,这是这一包的最后一只,嗓子能不哑么?她笑笑,“有点小感冒,不舒服。”

    “哦,我后天要出差去本,本来需要你替我准备点资料……没事了,你好好休息。”

    “你去本的事我听说了,和迟迟一起去是吧?恭喜恭喜,好机会啊,你得抓住,有时间陪她到处逛逛吧……”

    “嗯,那我先挂了。你多注意。”

    “好……呃,不,等等,亦南哥,你能帮我订一张今天晚上去香港的机票么?”

    顾亦南似是犹豫了一下,终究答应下来,“……好,我让尹助理再跟你联系。”

    “谢谢你。”辛圆缺挂了电话,立即又有电话进来。

    辛圆缺看着屏幕上闪动的“顾聿衡”三个字,呆了很久,才接起来,“喂。”

    “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在忙什么呢?” 他的声音清朗而悦耳。

    “没什么。”辛圆缺简单的回答。

    顾聿衡稍稍停了片刻才说,“今天开了个庭,给你电话的时间晚了点,不会生气了吧?”

    “顾聿衡,我像这么小气的人么?”辛圆缺打起全部精神来应付这个电话,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一些。

    “不像,”顾聿衡轻笑,“因为,你、就、是。”

    “我打你哟,顾聿衡!”辛圆缺语声恨恨的道,仿如平时的打骂俏,只是不知不觉的,她已经泪流满面。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今晚去哪里吃饭……”

    辛圆缺忙匆匆截住他的话,“今晚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我外公体最近很不好,我想订今晚的机票回一次香港,对不起……”

    “哦……说啥对不起呢,傻瓜,去吧去吧,需要我陪你么?要不我再订一张机票?”

    “不用,没事,你很忙,别耽误了。”辛圆缺眨眨眼睛,有一根被泪水浸湿的睫毛倒在了眼睛里很不舒服。

    “……那好,你尽量早点回来,到那边就跟我联系。”

    “嗯……”辛圆缺应好。

    沉默片刻,她挣扎着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说,

    “顾聿衡,你要照顾好自己……

    唔,我是说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别忙坏了。”

    “呵呵,放心。”

    “那我挂了?还得收拾东西。”

    “嗯,拜拜,你也要注意安全,反正有什么事就给我电话。”

    “好……再见。”辛圆缺匆忙收线,不敢再听他让人心猿意马的磁声线,也不敢再对他多说一个字,唯恐自己压不住喉头的哽咽,一不小心就泄露了全部的绪。

    对不起,顾聿衡……我还是放不下当年的事

    幸好,你不是全部都知道,幸好……

    又坐在原处半晌,辛圆缺起,擦干净脸上半干泪水,往小巷外走去。

    回到家,简单的收拾了几样东西,拿齐证件,将小白送去寄养,她便登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

    到了香港,已经是深夜,她找了家酒店住下,吃了两粒安眠药,强制自己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睡眠。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她起来,冲了澡,穿戴整齐,对着镜子,硬生生着自己笑出来后,再按照顾亦南给的地址直接去了医院。

    辛圆缺在病房里,见到了比上次相见时枯老了太多的她外公。老人正睡着,如果忽略掉那些稀奇古怪的管子和线,他的表大致是安详的。一边的外婆告诉她,他刚刚从重症监护室移出来,况好了一些,但每天睡着的时间还是比清醒的时候多太多。

    她外婆宁明玉见到她时几乎不敢相信,泪水都激动的连连从眼角滑下,带着她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坐定后,颤抖着声音不断的问她,为什么不提前打个招呼,现在又住在哪里。还不断的说,她如果早一些知道,定会为她准备一大桌好吃的,她外公如果知道她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等等。

    辛圆缺浅笑着在一边简短的回答,虽然她外婆不停含笑打量她的欣慰的眼神和如此高兴的反应,让她有些不自在。

    待宁明玉终是稍稍冷静下来后,握住她手说,“圆缺,这次来了,就多住几天吧,陪陪我们。”

    “嗯,好。”辛圆缺只一犹豫,便点头答应了。

    宁明玉盯着她看了半晌,轻轻叹了声,“圆缺,我知道你恨我们。”

    辛圆缺一愣,看向她外婆,她还记得,当她妈妈死后,外婆和外公来找她时,她心里对他们超乎常人的仪表和气质的惊讶。虽然悲痛绝,他们看上去依旧年轻、高贵、风度翩翩。可此时,她外公躺在病上,又瘦又老,她外婆,虽然打扮依旧庄重而精细,鬓发却已苍苍。

    而她外婆这个时候,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并且毫不尊重他们的外孙女的突然造访探病,如此激动欣喜。当静下来,该谈心的时候,却握着外孙女的手,说,“我知道你恨我们。”

    可辛圆缺无法否认,她的确恨过。

    宁明玉摇了摇头,继续说下去,“你恨我们,因为你觉得,当初不是我们反对你妈妈和你爸爸的事,你妈妈不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我和你外公这些年也悔过,这后悔折磨的我们常常相视而泣,静默的不愿意再有任何社交活动,就这般枯坐整整夜。我和你外公只有你妈妈一个女儿,之如命,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都送到她面前。

    可是你妈妈上了你爸爸,这样说你可能不喜欢,可是,在我们看来,他的确是个不务正业的小混混。圆缺,等你成为妈妈,站在同样的角度,你会明白,这对于我们来说,有多么不能接受。

    雪儿那么乖巧,却居然会为了你爸爸私奔,而且不过16岁,就怀上了他的孩子,直到你爸爸因为车祸去世,她也拼死不肯打掉。

    我和她爸爸都是格火爆的,当即就说当没生过她这个女儿。

    可怎么能当没生过,分开那么多年,我就想了那么多年,想她在外面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吃亏,会不会过不下去,我们请人暗中保护她,只愿她终有一天能服个软,直到她嫁给了天行……

    天行这孩子,一直喜欢她,在她与你爸爸私奔前,我们本来就说让天行和她定亲……我们想,她这下终是该幸福了,也便放下了心。却不妨隔了几年,却得到了这个噩耗,她居然也出了车祸……如果在最最开始,能知道后来发生的一切……

    圆缺,或许,你只看到了你妈妈的不幸福,却没有看到我们的伤心。

    我们没有成全她是有错……可在当时那个时候,让我们怎么成全?

    圆缺,你告诉我,难道为了,就真的能忍心割舍血脉亲?”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