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临界(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辛圆缺,你知道我有多后悔么?我恨不得杀了自己。可我一定要先杀了她。那个时候你才17岁啊!她怎么下的了手?”

    顾聿衡看着辛圆缺,重重的呼吸着,手狠狠拍在上,宣泄着他的懊悔与愤怒。

    这么多天,他没想过继续问辛圆缺她隐瞒他的还有什么,反正他只要她快乐,就算是她做恶梦在半夜惊醒过来,可看到他在边时,惊惧的目光一点点安静下来的过程也让他无比满足和相信,她是快乐的。

    可他却无法不自责,回来后的调查,在触到“真相”的一角时便退却轻信,他简直有些佩服于敏敏,怎么能这么清楚他的心态,将真相篡改成辛圆缺自己在厕所里服药堕胎,由此发生了后续的危险……当他知道这世上曾经有一个他们的孩子,却被辛圆缺以拒绝他时的同样残忍和决绝态度拿掉时,恍若晴天霹雳,整个世界都暗了下来,完全无法冷静细想,满脑子都是辛圆缺与他分手时狠心的模样。

    却不想,这件事,只要他再多花一分的力气,再对辛圆缺多有一分的信任,他所知道的就决不是这样。他也绝不会这样傻的,去劝辛圆缺放过那个女人……

    他居然劝她放过于敏敏。

    且不说他自己现在能不能放过于敏敏,让他怎么放过伤她这般深的自己?

    辛圆缺借着忽明忽暗的光线看到了顾聿衡眼角晶莹的湿润,她跪直体,用膝盖磨蹭了两步到尾的顾聿衡面前,伸手先去揉了揉他死死皱着的僵硬眉头,再轻笑着揽住了他脖子,手沿着他脖后的皮肤上下轻柔游移,说,“顾聿衡,我再追加两个问题好不好?必须说实话哟。”

    不待顾聿衡有何反应,她便问,“第一个,你当初为什么劝我放过于敏敏?”

    顾聿衡微微一滞,便沉声答,“当初我并不知道真相,我以为很多事已经够了,不想你沉于报复,我希望你走出来。”

    “第一个问题的追问,你对过去查到了些什么?我记得当时在订婚宴上,你帮过我。”

    “辛圆缺,我一直希望你能主动走向我,而于敏敏这个包袱,我确实需要甩掉,所以……”

    辛圆缺点头总结,“嗯,两相凑巧,一举两得。”

    “圆缺……”

    “没事,我不怪你,顾聿衡。”辛圆缺笑笑,“好了,现在第二个问题,你最近又单独的去见了一次于敏敏,说了些什么?

    顾聿衡轻轻叹了声,终究还是回答了,“我只是告诉她我全部知道了,我这么多年来都只是利用她,她从开始就恨错了人。我说……”

    他还说,在他知道真相之前,他就可以无原则的帮辛圆缺报复她。而他希望辛圆缺原谅她,也不过是因为希望辛圆缺走出来,与怜惜她无关……

    而现在,只要辛圆缺能快乐,他自己甘愿成为魔鬼。

    顾聿衡唇角一勾,“算了,其余的圆缺你没必要知道。可是辛圆缺,你不要劝我放过她,不要劝。”

    辛圆缺缓缓舒出口气,松开他脖子,坐在顾聿衡边,突地拿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顾聿衡仿佛触电,手一触即离,却被辛圆缺不算特别用力却坚持的按住。

    “顾聿衡,这里,本来应该有过一个宝宝,是我们的……可惜,它没有落在该落的地方……医生推断,可能是由于我在那之前发作的阑尾炎引起的输卵管粘连,引致了宫外孕。那一次很危险,不过其实我没多大的感觉,那段时间变故太多,我几乎麻木了……后来只是惋惜,没有一个你的孩子。我原本以为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在一起了……”

    顾聿衡凝目看向辛圆缺,浅而恬静的笑意,稍稍弯起的猫眼,她沉缓却柔和的声线,让他浮躁的绪一点点安静下来,心,却一下下揪紧,抽搐,疼的无以复加。

    “顾聿衡,已经够了,你对她说的那些话应该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打击了,她疯了,一个大家族都败了,外加上自己精神失常,我觉得足够了……”

    “不!不够……”

    “顾聿衡,你听我说,其实她并没有犯什么大错,我宫外孕并不是她直接造成的……嘘,我这样说不是为了让你内疚……

    咳,之后被打,那是凑巧了,她自己并没有亲自来,那群女生看见这个突发状况,估计也不知道怎么应付,多半是慌乱之下自作主张,于敏敏最多担了个想教训我一下的责任。

    还有,她是因为你,所以才犯下那么多错事……”辛圆缺说到这里苦笑了下,她为了他,一样做了很多错事……

    “圆缺……这并不能成为借口。”

    辛圆缺对上顾聿衡的目光,唇边笑意扩大了一些,“顾聿衡,我这个人呢,不是什么好人,坏心肠,自私,懦弱,得到的东西,都害怕失去,这次我想放过于敏敏还有一个原因,她说的对,她不会在监狱里呆一辈子,凌昭也说的对,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们不放过他们,他们也不会让我们好过的……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不能因为这些事破坏了,对不对?”

    顾聿衡静静的与辛圆缺对视,眸底墨色流转,目光缓缓沿着她如玉的子下移,到他大手掩住的小腹,再抬起手,将辛圆缺抱在怀里,无声的吻她的头发和额头。

    短暂的温存后,辛圆缺靠在他怀里,抬眼看他,“顾聿衡,你会介意我以后可能有多于一半的机率不能怀孕么?”

    顾聿衡摇头,“孩子又不是你,我要你就够了……而且,我听说过,第一次发生宫外孕,之后再度宫外孕的可能极大。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所以我决定以后不要孩子了。”

    “不行……顾聿衡……”辛圆缺抓住他手臂轻轻摇晃,“你知道么,那天我们去探监的时候,于敏敏说她曾经有过你的孩子,我当时很气,一是气你居然跟她那啥了……二是气我可能连为你流产的机会都没有……可现在我就想,以后我一定要生个又漂亮又聪明的给她看看。”

    “她那样说?”顾聿衡语声又变得冰凉刺骨。

    “没事没事,我回击她了……我说如果我怀上,你高兴还来不及,她有了,就只能被勒令打掉……”

    顾聿衡失笑,却还得板着脸训她,“她、不、可、能、有!”

    “是是是,我知道了。”

    “圆缺,你说让我怎么放过她?”

    “顾聿衡……你刚刚也说了,希望我放过她的原因是,只愿我能抛下这段过去,彻底走出来。现在也是一样的,放过她吧……也放过自己。”她舍不得,如果报复于敏敏要赔进一个顾聿衡,她宁愿烧炷高香,将于敏敏全家都供起来。

    顾聿衡一震,看着她那双比水晶更晶莹剔透的眸子,此刻正无比专注而紧张的凝视着他,当然明白她一晚上的笑脸讨好,只不过为了这一个目的。

    她希望拉他出来。

    顾聿衡伸手盖住她的眼睛,埋下头轻轻的在她唇上辗转,温暖的鼻息交织在一起,辛圆缺主动加深了这个吻,再度坐起来,抱着他,一边认真的吻,一边伸手解开顾聿衡的扣子,将四肢都缠在他上。

    唇分开的间隙,她死死将赤 子贴在顾聿衡上,喘着气在顾聿衡耳边长叹,“唔,真是冷死我了……”

    辛圆缺从来就是个很有冷幽默的人,总是在你根本不奢望她讲笑话的时候,淡定的给你重重一击,让你哭笑不得。

    现在虽然是夏天,但房间里开了空调,她光着子陪顾聿衡聊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不冷?

    顾聿衡无奈,压着跟树袋熊一样挂在他上的辛圆缺倒在上,拉过被子将两人盖住,眼睛微微眯起,内里满是揶揄,“我说你今晚为什么这么如火,原来是为了御寒呀。”

    这次轮到辛圆缺差点呛到。

    可取笑归取笑,辛圆缺喊冷,顾聿衡只有体力行的带着她做点能让人快速暖和起来的运动了……

    等到辛圆缺睡去后,顾聿衡细细打量她精致如画的眉眼,用一种极度眷恋的眼神,他伸出手指,沿着那柔和妩媚的曲线轻轻勾勒,一点一滴都是这样的美好。

    他将辛圆缺再往自己怀里拉了一些,低声喃喃,“辛圆缺,你知不知道,我最怕的,还是你……”

    **

    辛圆缺第二天上班,一到天顾,就给凌昭去了电话,让他关注一下于敏敏那边的况。此时不过9点未到,凌昭却已经笑着说,他收到了消息,于敏敏那边的事就在一夜之间就好解决了不少,之后沉默了半晌,说,“谢谢你,辛圆缺。再见。”

    “再见。”辛圆缺感觉到了话语声中另外一层意思,心底也是多了分感慨和无奈。挂了电话,她定了定心神,想到顾聿衡,她唇边不自觉的扬起半分,这人,哪里像个律师。

    走进销售部的大办公室,和同事互相问好。

    “辛姐,桌上有你一封信。”汪璐从位子上稍稍起,对她说。

    “哦,好的。”辛圆缺走到自己的办公桌面前,果然看着上面静静的躺着一个牛皮信封,稍稍蹙眉,是谁会给她写信呢?信封上没有落寄信人的名字,不过看邮戳知道是本市的信函。辛圆缺拿起信封,放在手上掂量了一下,竟是出乎寻常的厚、重。

    辛圆缺隔着信封表面探寻了一下,应该是一叠照片。由此心里更是疑惑,却本能的觉得,从信封表面生出一阵凉意,透过她指尖,快速传递而上,一个激灵,手足顿时冰凉。

    她着自己镇定下来,等帮她接水的实习文秘将杯子放在她桌上再转离去后,她坐在椅子上,伸手缓缓拆开了信封。

    取出相片的刹那,辛圆缺如被雷击,浑重重一颤,一叠相片就这样失去依托的分散坠地。

    这是一组车祸现场的调查照片。地上残留着滩滩浓稠暗红的血迹,肇事的黑色帕萨特,车前盖有个深深的凹痕,足见当时车子行驶的速度有多快。

    辛圆缺不用闭眼,当时的景象就如此清晰的重现在面前,她妈妈在她面前被车子撞飞,重重落地,鼻间都是让人作呕的绝望的血腥味,她却连叫都叫不出来……

    “辛姐,没事吧?”

    “别过来!我自己来!”有人想凑上来帮她拣东西,她匆忙吼住,强行忍住失控的绪,颤抖着俯去捡那些相片。

    数张车祸现场的残忍图像中,夹杂着一张她妈妈的遗像,温柔的冲她笑着,柔柔的目光如此宁静的注视着她。其余照片再度从她手上滑落,她捡起那张照片,终是忍不住流下泪来。

    将照片双手捧到前,辛圆缺嘴唇轻轻开阖,全是两个字无声的呼唤,妈妈,妈妈……

    妈妈,我对不起你……

    手指依稀摸到相片背后有凹凸不平的痕迹,辛圆缺稍稍停滞,将照片翻过来,上面有两行黑色的中笔字迹——

    “下午三点,香格里拉大酒店1508,静候。

    ——顾天行”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