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破茧(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顾聿衡从来没见过辛圆缺这种哭法。

    真正的嚎啕大哭。

    撕心裂肺的。

    撕他的心,裂他的肺……

    顾聿衡眼眶也一点点湿润了,刚刚伸出去想触碰辛圆缺的手,在僵直片刻后,便试探着落在了辛圆缺背后,慢慢收紧。

    “圆缺……圆缺……圆缺……”他一遍遍在她耳边低语呢喃,轻唤她的名字,仿佛为了安慰,更仿佛确定她还在他怀里。

    辛圆缺哭声却越来越大,泪水顺着顾聿衡的脖子滑进他衬衣内,一滴,从温渐渐转为冰凉,可转眼又是另外一滴,刚好聚集到肩窝她昨天咬下的伤口处,痛入心扉。她的眼泪却仿佛是开了闸的洪水,带着这么多年的委屈、憋闷和寂寞,奔涌而出。

    顾聿衡想安慰,可自己却先已失语,只是抱起她,往厅内走了两步,回手关上门,隔断了外面邻居的探寻和议论。他抱着她坐在沙发上,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吻她的头发和耳朵,絮絮耳语,说,“我在这……乖……哭吧……我一直都在这……”

    原本守在客厅里陪辛圆缺流泪发呆的小白,看到这一幕,便转缩回了自己的小窝,再时不时探个头出来,用一双黑幽幽的大眼睛观察状况。

    过了小半个小时,辛圆缺的哭泣才终是渐渐平息,却倦极而眠,环抱着顾聿衡的脖子缩在他怀里沉入梦乡。顾聿衡看着她还载着一滴泪珠的睫毛和微微张开的唇,无奈的摇了摇头,下午的阳光,透过白色的窗纱,温暖的打了进来,这样的光线下,辛圆缺的皮肤更加如瓷如玉。顾聿衡轻轻抚着她的长发,看她安静的睡颜,一刻也舍不得转开目光。

    自重逢以来,他从未以这样宁静与心疼复杂交错的心注视过辛圆缺。

    这是他的辛圆缺。

    漂亮。

    柔软。

    纯净的像孩子。

    偶尔会撒,偶尔会赌气,脾气很倔强,瞻前顾后,考虑颇多,可面临危险时,绝对愿意牺牲自己去保护重要的人的人辛圆缺。

    可他曾经那么恨她这样的脾气……

    她从来不考虑,那些人如果失去了她,还能过得好的话,又怎么会成为对她来说无比重要的人?

    或许未来,他还会恨她这个脾气,可是现在,他只能怜的抱着这个为他受尽了伤的辛圆缺,任那些酸麻的感一点点在心中满溢。

    辛圆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

    她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上,四肢却都挂在了顾聿衡上,无比暧昧而缠绵。醒来后短暂的惊慌和茫然顿时消失,却渐渐变为窘迫,她忙不迭的移开软绵绵的手脚,不敢抬眼对上顾聿衡深沉又灼的目光,正准备悄无声息的翻个背对着他,就被他一把扳了过去摁在怀里。

    头顶传来了他闷声的低笑,呼出的气从发间散开,烘的她脸滚烫,辛圆缺拧了顾聿衡一下,“笑什么笑?都是你!败坏我在邻里间的名誉!”

    “哦,原来辛圆缺还有名誉可言啊?”顾聿衡揉了揉她头发,促狭的说。

    “我怎么没有?”辛圆缺一拍单,愤恼的反驳。

    “好,你有……”顾聿衡捧起她的脸,用掌根轻柔的擦拭她满是干涸泪痕的脸,“哭的跟个小花猫似的。辛圆缺,你怎么那么会哭呢?”

    辛圆缺鸦翼般的睫毛微垂,掩住波动的眸光,低低的说,“以前你不在边,就没哭……估计是压抑太久了吧……嘿嘿……”她故作无事的低笑,被顾聿衡的吻给封住,柔软温柔的吻,让辛圆缺想到他们的第一个吻,仅仅是嘴唇间毫无侵略的缓慢辗转,却那么的动人心魄,扣人心弦,一点点引着她沉沦。

    小白的闯入,打断了他们的温存和缠绵,它垂着头走进房间,呜呜低鸣着,为它空落落的肚皮提抗议。

    辛圆缺和顾聿衡同时笑场。

    辛圆缺越过躺在外面的顾聿衡,摸了摸将两只前爪搭上的小白的头,“小白瓜,真是坏孩子,等着啊,妈妈去冲了澡再给你做晚餐,今晚吃丰盛点。”

    顾聿衡蹙眉,“你家小白难道是香蕉?长个黄皮,里面是白的?”

    辛圆缺惊喜的揽住他,在他颊边吧唧了一口,“真是知我莫若你啊,小白虽然长的黄毛,但是最纯洁了,看见小母狗,都不会乱搞的。”

    顾聿衡点头,“是纯洁的,不然为什么我们一干坏事它就跑进来‘干预’了?不过话说,它会不会是同恋啊?”

    辛圆缺立马咬了他下巴一口,“坏人,不给你当狗爸爸了。”

    小白立马配合的在旁边叫了一声。

    顾聿衡十分配合的作委屈样,捂着下巴说,“辛圆缺,你不光会哭,还会咬人,昨天那个伤口还没好呢,被你眼泪刺的疼的慌。”

    “真的?”辛圆缺眨巴了一下大眼睛,瞬间又凶狠的眯上,“那是你活该!”

    “是是是,我活该,”顾聿衡拍拍辛圆缺额头,“你快去洗澡再给你的狗儿子弄吃的,我得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来填‘狗’爸爸和‘狗’妈妈的肚子。”

    “乖!”辛圆缺忽略掉他话语声中的重读,笑着亲他下巴,站起,再跳下,一边拿睡衣一边说,“冰箱里有青菜、鸡蛋,橱柜里有方便面,你看着弄吧……我去洗澡了,脸上绷的难受。”

    “你平时就吃这些啊?”顾聿衡长叹一声,“真是自虐狂。”

    辛圆缺蓦地回头,狠狠剜他一眼,再冷哼着趾高气昂扭过头钻进了浴室。

    刚关上浴室的门,就听见顾聿衡的悦耳的笑声。

    辛圆缺唇角不自觉的上扬,心里被这笑声填的满满的,却又有什么长久抑郁堆积的东西倏尔不见的舒畅。

    他们能就这样在一起么?

    她洗澡的时候一直模模糊糊在想这个问题,虽然有很多问题都没解决,可辛圆缺此时却一直是轻松愉悦的,即使觉得以后那些困难并不好克服,也没有影响到她的好心

    如果顾聿衡的比喻是正确的,辛圆缺一直缩在那个她自己编织的茧子里,那么这茧子现在出现了个裂口,久未见过的光明洒了进来,辛圆缺贪婪的站在这光明里面,眼睛久久不能看到其余地方依旧存在的黑暗。

    当辛圆缺洗完澡,看到顾聿衡在厨房稍显暗的灯光下忙碌的背影时,更是这样想,即使是自欺欺人也好,她愿意忽略掉所有的困扰和险阻,裹足不前,就守住这片刻的轻松和幸福。

    她放轻手脚走过去,从后面抱住顾聿衡的腰,将脸紧紧贴在他背上,又有了流泪的冲动。

    顾聿衡子略微一僵便转瞬放松,拍了拍她的手,“洗完了?”

    辛圆缺狠狠吸吸有些堵塞的鼻子,“嗯……好香啊,顾聿衡你怎么把方便面都弄的那么香?”

    “唔……我看看,”顾聿衡转也吸了吸鼻子,“好像没有故意拍马的小花猫香。”

    “你滚!”辛圆缺松开手,懊悔自己孩子气的撒行为,转瞬恢复女王样,将浴巾甩给他,回手指了指厨房门口,“你,去洗澡,这里,交给我!”

    顾聿衡轻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声音带点鼻音的沙哑,“遵命。”

    “哦,对了,如果你想换衣服,你昨天借给我那件衬衣就搭在卧室的椅背上的。”辛圆缺一面在锅边磕蛋壳煮荷包蛋一面回头说。

    顾聿衡闻言笑着挑眉,“你这是为了告诉我你这里也没有其余男式衣服来表清白么?”

    辛圆缺一鼓眼睛,拿起蛋壳就向他扔过去,顾聿衡一张手,接住,将没有捏碎的蛋壳放在流理台上,大笑着走进浴室。

    辛圆缺真恨不得掐死他。

    低头看见眼中满是委屈泪花的小白,又干笑两下,“呵呵,小白,妈妈马上给你煮吃的,不理你那小人得志的爸爸。”

    花洒喷出的水的淅沥声中,顾聿衡听见外面辛圆缺细碎而清脆的言语——

    “小白,今晚给你吃大餐,你是要吃鸡拌狗粮?猪拌狗粮?还是鸭肝、猪肝或者牛肝拌狗粮?要不再加个鸡蛋?”

    顾聿衡听闻这一串,想到小白面对一堆选择时的为难,他们却得吃青菜加方便面,就连鸡蛋这个特权也要被夺走时,差点摔倒在浴室里。

    还有后续——

    “小白,好不好吃?来,跟妈妈约定好啊,今晚呢,你就乖乖睡外面的狗窝,不要来打扰妈妈,乖啊……”

    顾聿衡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了一个相对私密的环境,辛圆缺这是非常明显的行贿啊。

    随后外面又传来了噼里啪啦极其细碎的一阵乱响——

    “小白,你还记得妈妈把那瓶外伤药放哪里了么?就那瓶,你吃了觉得不好吃的那瓶?”

    顾聿衡关了水,决定离开浴室这个容易摔跤的危险场所。

    辛圆缺在细处的迷糊怎么就一点都没变呢?

    难怪这只可怜的狗会误吞安眠药,原来是因为对比起来,安眠药比较好吃……

    对了,安眠药……

    顾聿衡想到邵泽的话,她每晚睡不着觉,便对安眠药有严重依赖,后来被要求戒,自与他重逢后,应该是又重新开始吃了,才会有那晚的事

    她为小白如此紧张,是因为就如现在外面的况一样,她只能在小白面前如此真实,对着小白说话,在她最难熬的时间,是这只小狗,陪着她一点点长出了现在刀枪不入的外壳。

    顾聿衡有很多话还没问辛圆缺,例如当初为什么和他分手,例如为什么一直要那么辛苦的隐瞒他……可他知道,正如某人告诉他的那样,对于辛圆缺的心结,不能之过急,只能一点点的解,让她主动走出来。

    今天,无疑已经是很大的进步。至少她现在在外面那么轻松自在,至少她愿意试着重新接纳他。

    顾聿衡打开浴室的门,正好在外面的辛圆缺一愣,便得意的晃着手上的药瓶,献宝一样,“顾聿衡,来擦药。免得以后留下疤,我不负责啊……啊!”

    顾聿衡走过去,伸手一拽,在她的惊呼中将她拖进卧室,自己坐在头,拉着她坐在自己膝上。慢慢的啮她的耳垂,灼的手推高她的睡裙,抚上她的小腹。

    辛圆缺感觉小腹上的度源源不绝,传递到四肢百骸,却又裹成更烫的流,猛烈的冲上脑际,与他呼入耳朵的气汇聚。

    只听他低浊的声音轻喃,“给我看看,圆缺……”

    辛圆缺闻言从他怀里下来,将手里几度脱落的药瓶放在脚,伸手按开了墙上的灯,再关上门,站在他面前抬手,脱掉了睡裙。

    她光洁的体,便献祭一般,立在了顾聿衡面前。手慢慢的顺着腰腹美好的曲线滑下,停在肚脐眼下方10余厘米处,一道几乎看不出的瘢痕,横在那里,比她的皮肤更白,这时的光线下,几乎要耀花人的眼。

    辛圆缺笑着指给顾聿衡看,“这就是那道疤,然后这边这个斜着的,是割阑尾留下的,上次你说不见了,其实还能看见的,只是疤太多,很难看,我就去做手术去了,不给你留笑我是斑马的机会……唔……”

    顾聿衡一把拉近她的腰,将唇印在她的浅浅的疤痕处,一点点挪动,轻轻的舐,温柔的触碰厮磨。

    辛圆缺脑中像是烧了一把火,烧得她维持清醒思维的弦,一根根断掉,当那滚烫的吻一点点蔓延开,顾聿衡舌头探进她肚脐的一刹,有什么东西在辛圆缺脑中轰然坍塌,她脚一软,便跪在了沿,顾聿衡的两腿之间,上全部倚靠在了顾聿衡上。顾聿衡也稍稍后倾子,却依旧按住她腰,细密的吻,顺着脐间浅浅的沟壑上移,直到轻轻含住她一边的突起,咂弄,咬,再重重一吸。

    辛圆缺手穿过顾聿衡头发,按上顾聿衡后脑,喉咙颤抖着发出难耐的低吟,仿佛痛苦到极点。

    顾聿衡却突然停下,似是无奈而戏谑的低低笑出声来。

    辛圆缺一愣,顿时又羞又恼的拍他,“顾聿衡……你又欺负我……”

    “没有欺负你……”顾聿衡将她揽在怀里,拇指缓缓摩挲着她下巴的小凹槽,另一只手往下,按上她小腹,声音暗哑,“只是我知道你体被伤成这样后,好像不太好对你下手了。”

    “这样啊……”辛圆缺比平更加水润的猫眼流转着魅惑水光,亮到极点,她手勾上顾聿衡脖子,“你不好对我下手,那我对你下手好了……”

    说完就扑着顾聿衡倒在上,子先稍稍扭动了一下,再将吻落在他喉结上,伸出小舌轻轻的 弄,刻意感觉那里越发剧烈的颤抖,用牙齿轻轻扯他颈部的皮肤,咬他的锁骨,再咬开他衬衣的扣子,找到昨天她咬伤的伤口,慢慢舐。柔嫩的小手顺着他的膛一点点下滑,大胆的探入某个地方……

    顾聿衡扶住她腰的手逐渐用力,顺着她光滑的脊背上移,重重摩挲,再插入她的头发,正当他动到了极点的时候,辛圆缺却停住,支起子,挑衅的看入他 翻腾的浓黑双眼,“顾聿衡,知道什么叫‘下手’了吧。”

    顾聿衡一怔,她却轻笑着从他上跳起,说,“我饿了,吃面!”

    顾聿衡起,长臂一捞,将她从脚重新拉了回来。

    “辛圆缺,你在找死……”

    辛圆缺咯咯笑着,手上拿着那瓶外伤药,挖出一点,抹在顾聿衡伤口处,满是无辜的眨眼,说,“我其实是想让你先擦药。”

    “狡辩无效。”顾聿衡咬牙切齿的扯开她手里的药瓶子,扔到一边,将她重重纳入下,展开一波又一波的进攻。

    “顾聿衡……呜……你坏人……”

    “你自找的……嘶……辛圆缺,你怎么又咬人?”

    还咬的是另外一边肩膀,不是辛圆缺为了对称美,而是她心知,原先那边擦的外伤药,实在是太苦了。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