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远近(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顾聿衡从学校一失踪就是半个月。

    这半个月,又有一次月考,辛圆缺成绩也退步了,一口气就退到了年级上三十多名。班主任张老头忙不迭的找她谈话,谈到最后便痛心疾首的叹息,“我们班这是怎么了,你一个,顾聿衡一个……还有那个于敏敏,被她父母是逮回学校来了……结果给我考了个0分!唉……对了,辛圆缺你知不知道顾聿衡家住哪里啊?我想去他家里看看,这孩子,不要受了打击,一时想不开哟……”

    辛圆缺闻言一震,死死咬住嘴唇,心里反复滑过的想法重新浮了起来,她却依旧没有说话。

    那天下午放学,她和陈易一起出门,觉得校门口异乎寻常的喧闹,抬眼,就看到了正站在自己车前的顾亦南。透过旁边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对他评头论足的学生,看着辛圆缺,微微一笑。

    辛圆缺怔住,不自觉停下脚步,再过片刻,她垂下目光,对边的陈易说,“陈易,今天你先回家吧,我有些事。”

    “嗯,小心些。”陈易也看到了顾亦南,没有多问,就先转过走了,只是走到车棚前,又止不住回头,不放心的看向上了顾亦南的车的辛圆缺,直到那车绝尘而去,他才徐徐收回目光。

    顾亦南带辛圆缺到了一家咖啡馆,待替他们点单的服务员离开,他便开口,“圆缺,那天的事不好意思,之后苑飘飘从楼上下来,要我们先离开,我便没有再多问,因为我觉得既然到了这个时候,有些事交给你们处理比较好。不过现在看来,处理出来的结果,并不是很好……”

    辛圆缺搓了搓手,声音细微却坚定的说,“我觉得很好了,我和他分开,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顾亦南笑了,看着辛圆缺如在看一个孩子,“你觉得这句话能骗过你自己么?”

    辛圆缺闻言,也笑了出来,“不能,”说完,又抿着嘴唇摇了摇头,对上顾亦南幽深的目光,“我现在很担心他,可是不知道怎么办。”

    “我叔叔所有的手续都办的很顺利,却惟独在聿衡这里,束手无策。他不肯回去,叔叔又不想把这件事闹大,只能想办法劝,可聿衡办完婶婶的葬礼后宁愿将自己锁在家里,闭门不出,也不见我叔叔,哦,不对,他是任何人都不见,包括我在内……所以其实他在里面具体况怎样,我也不清楚。” 顾亦南语调不疾不徐,可凝向辛圆缺的那双与顾聿衡无比相似的眼睛,幽静如海,给了辛圆缺无尽的压力。

    “那怎么确定他……”辛圆缺想问怎么能确定他的生死,却在顾亦南平静的表下生生掐住了这个问题,如果他们不能确定,必然早就破门而入了。

    顾亦南看出她心中所想,勾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容,“就是无法确认,我叔叔原本想找人撬开房门,可是我爷爷不同意。自婶婶葬礼回来,今天是第四天,没人能确定他是死是活。”

    “你爷爷怎么……”辛圆缺心口如有一把火在烧,烧的她焦灼难安,因为强行压制这种感觉,她指尖不可避免的在颤抖,“那现在该怎么办?”

    “这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去见见他吧,”顾亦南与倏然睁大眼睛看向他的辛圆缺安静的对视,“你还记得我本来打算帮你的么?我原本希望爷爷或者我爸爸能直接抚养顾聿衡到十八岁,让顾聿衡不回到叔叔家里,和你尴尬的相处,当然我的理由中没有提到你,而只说了顾聿衡对我叔叔的反感。但爷爷否定了我的提议。他说不能纵容聿衡对他爸爸的恨意,如果聿衡自己迈不过这个坎,为这么点恨意,折磨死自己,那他就不配做顾家的子孙。”

    顾亦南说到这里,有意停了下来,看了低垂眼帘,却控制不住逐渐加重的呼吸的辛圆缺,继续说,“虽然他心狠,但我觉得他说的不乏道理。”

    辛圆缺讥讽的笑笑,“应该是,从他的立场来看,无可厚非。”他心狠,说到底无非也想顾天行将顾聿衡带回家。

    顾亦南听罢弯了弯唇角,“这件事,叔叔是不达目的不肯罢休的。聿衡应该学会面对,学会包容。正如爷爷说的那样,这对聿衡来说,未尝不是一种锻炼的方法……所以我便无计可施。不过圆缺,就算是我爷爷愿意抚养顾聿衡,你们也终究还是兄妹……”

    “所以这方面我便不用再去想了,”辛圆缺接过话,唇畔慢慢晕开一抹极浅的笑意,“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现在,既然我们分开了,其实也不用再去想这些投机取巧的法子,纵是要怪,也只能怪顾聿衡妈妈家再无亲近的人留下……更何况我没资格去怪谁……呵呵,谢谢你,亦南哥,不光为了你试过帮我,还为了你给了我一个不再顾虑颇多的理由,让我去见见他。”

    顾亦南看着辛圆缺侬丽的猫眼,那里此时映出的光芒,清澈透亮,堪比上好的水晶。他沉思了片刻,却慢慢松下口气来,为了顾聿衡。

    “其实圆缺,尽量获得他的原谅吧,他对你的在乎并不一般,你们现在不能在一起,不代表以后不能在一起。”

    “这个以后再说……”辛圆缺咬了咬嘴唇,再灿然一笑,“我现在就去找他,亦南哥帮我安排一下,别让顾天行的人再守在门口。”

    顾亦南送她到了顾聿衡家楼下,便驱车走了。辛圆缺抬头,仰望着七层高的住宅楼,虽然心里止不住的直打鼓,脚也在发颤,她却觉得此时比前几天自己为了顾聿衡的消息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来的好受许多。

    即使是顾聿衡关在屋里,可能已经三天没吃过饭?

    辛圆缺觉得自己真是可笑至极,她一边上楼梯一边想,她会不会也敲不开顾聿衡的门,她来这里说要见见他,会不会太自作多了?或者他已经痛恨于她,根本不想见她,或者她的到来更深一步的刺激到他的反感与厌恶……甚至会不会顾聿衡的门打不开的原因根本是因为,他已经死了?

    最后这个想法,吓了辛圆缺一跳。她狠狠跺脚,楼道的感应灯颤巍巍的亮起,驱散了黄昏时分楼道里的暗与压抑,她一步步挪步到顾聿衡家门口,想,只要顾聿衡愿意放开这个心结回家,继续健康、活跃、一如以前的生活,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即使是拿她微不足道的生命交换,她也愿意。

    她想了想,摁响了门铃。

    半晌,里面没有任何响动。

    她便开始敲门,然后清了清由于紧张几乎发不了声的声带,说,“顾聿衡,是我……你开开门好不好?”

    依旧是寂静一片,楼道的灯熄了,辛圆缺又跺了跺脚,可她能感应到的范围内,除了她的呼吸声,便再无其余声音,辛圆缺觉得浑的力气都被抽走,转过,重重靠在门后,眼眶被不争气的泪水给浸湿。

    这么多天来的后悔,担心,难过,痛苦,累积到这个时候,在心口翻滚着,咆哮着,要找一个发泄口,她咬紧了嘴唇,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找他倾诉的愿望。她将后脑勺抵在门上,缓缓开口,

    “顾聿衡……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

    我也有妈妈,并且为了她,对不起你……我没有对你解释过是因为我觉得我已经无脸面对你。我给你讲过我妈妈的事,唯一向你隐瞒的是她是香港人和她现在嫁给了你爸爸……我说过,她为了我,吃了很多不该吃的苦。我能怎么办?好不容易,有人能给她和我安定的生活,为了不让她为难和歉疚,那个人就算再混账,我也只能对他叫爸爸……

    可如果我事先知道,我会喜欢你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一定不会答应他让我接触你并向他汇报你全部消息的要求。你那么优秀,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能受上天宠到这样一个地步……

    我喜欢你,你给了我很多以前从未有过的快乐。说的麻一点,遇到你之前,我的生活像一根笔直的线,毫无起伏的通向我原本设定好的终点,可遇见你,这根线变得波澜起伏,我在攀高的时候,能看到更多美好的东西,而就算在低谷,我也觉得心满意足,即使我再也控制不住这根线的走向,更清楚这根线或许通往的终点,不会是个好结局……顾聿衡,你觉得突然知道我隐瞒你的这些东西难以接受,那我呢?我明明知道,却忍不住的为你沦陷,又是怎样的感受,你考虑过么?你让我怎么舍得开口……我怎么舍得放弃可能跟你在一起的机会,告诉你一切。你让我怎么说,说我是你爸爸派来的间谍,说我利用色相想让你也喜欢上我,说我该是你最痛恨的人,说我是你该仇视的女人的女儿,说我是你的妹妹!”

    门突然被打开,靠在门上的辛圆缺重心不稳,直接往后跌去,却撞进了一片冷硬的膛。后的人伸手架住她,重重拉回防盗门,再扳过她来,将泪流满面的她生生摁在自己怀里,清冷的语声字字都仿佛是从齿缝中挤出,却带着无法抑制的轻颤与隐忍,“辛圆缺,你现在来说这些干什么?希望我原谅你?然后呢?我们继续在一起,还是又是被顾天行派来,说这些来渴求我感动,让我回去,和你称兄道妹?”

    辛圆缺拼命摇头,死死揪住他的衣服,小声的饮泣着,“顾聿衡,不会有人比我更绝望。”

    “绝望?辛圆缺你要跟我比绝望?”顾聿衡一把推开她,瞪着她,目眦裂,“我妈妈死了,可她还没死,顾天行就天天来找她,要求她签一系列东西,其中有一个,就是同意他在她死后抚养我。可真正在我妈妈病重的时候,顾天行的人呢?那个时候他在干什么?或许在家里吧?对吧?他一定是满是轻松的等着我妈妈咽气!他以此为乐啊,辛圆缺!怎么可以有人那么无耻!”

    他后退两步,坐在了沙发扶手上,摇摇头,冷笑几声,“可是,这个无耻的人,我还不得不回去跟他一起生活……没有人支持我,没有人……就连爷爷、、还有我哥,都在劝我……现在还要加上一个你么?辛圆缺?没有人理解我有多恨他,就连我喜欢的人,居然也是他派来的……”

    说到这里,他抬头,线条利落的下巴曲线,现在尖锐到可怕,头发稍显凌乱,脸色苍白,而因为愤怒,额角还鼓着青色的血管,整个人落魄失意极了。可那双眼睛,这时候,看向辛圆缺的眼睛,却如最无辜纯真的孩童,清澈见底,幽黑而纯净。

    顾聿衡就用这样宁静却又哀伤的眼神看着辛圆缺,唇角弯了弯,“辛圆缺……你说我是不是该感谢他,连我的都想监管负责?可是既然要监管,为什么现在又要因为我是他儿子,而不能和你在一起……”

    辛圆缺再也克制不住,冲上前去抱住了他,手揽过他下巴到耳后,将他的头靠在自己怀里。

    “辛圆缺,我看着陈易抱着痛哭的你安慰……我其实知道你有苦衷,我当时多想冲上前去,告诉陈易,他没资格抱你、安慰你,我才是你的男朋友。可你对我那样笑,我真的觉得我不该再走向你。你是对的,我们不能再在一起……可是辛圆缺,我犯,我他妈的怎么都忘不了你,就算我告诉自己,你骗我,你跟我在一起都是骗我的,我还是放不下……妈妈也走了……你也不能再跟我一起……”顾聿衡说到这里,突地伸手回揽住辛圆缺的腰,痛哭出声。

    十多天来的压抑,郁苦,空洞,死寂,终是在此刻,以这种方式,在心的人的怀里,得到了宣泄……

    辛圆缺抱着顾聿衡,手按在他脑后,穿过他浓密的头发,任他哭泣,自己则默默的流泪。

    她低头,唇良久的停在他的头顶。顾聿衡哭声渐息,蓦地松开她的腰,却去解她白色羊毛大衣的扣子,解开最下两颗,再逮住下摆猛地一扯,上面的两粒扣子,便应力气而开。顾聿衡握住辛圆缺的一只手,将她扯向自己,辛圆缺扑着他,两人一起向后倒在了长沙发上。

    顾聿衡翻压住她,从她的耳际而起,沿着脖子的曲线向下,不轻不重的噬咬,细密的啮,辛圆缺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短暂的怔然后开始惊慌,伸手抵住他,低低呢喃,“顾聿衡……”

    顾聿衡执住她手,压向她头顶,同时重重一口咬在她颈侧,辛圆缺痛呼出声,他也没有立刻松口……

    后来,他抱住她,两人挤在一张沙发上,他埋首在她肩颈处,微显冰凉的唇缓缓摩挲着那个伤口,闷声说,“辛圆缺,答应我,不要再骗我,不要再瞒我,任何事……”

    辛圆缺慢慢眨了眨眼睛,唇边一点点绽开最真实的笑容,“好……”

    “等我满18岁吧,18岁后,我跟顾天行解除父子关系……”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