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暴露(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都辛圆缺默默的走下楼梯,站在楼梯口等顾亦南。她现在并不如刚刚惊慌,因为顾亦南的态度很明显,他想先和她谈谈,而不是在她走后私下告诉顾聿衡。

    听到后有节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辛圆缺略微转看向顾亦南。顾亦南眸色似是深了些许,下巴点向小区里的长椅,“去那儿坐会儿吧。”

    辛圆缺点头。

    节的假已经过完,此刻,已经有人陆陆续续从小区里的各个单元口出来,再骑车或者开车去上班,可辛圆缺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还是觉得四周安静的厉害。

    顾亦南侧首打量了一下辛圆缺,见她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放在腿前,知道她很紧张,轻轻叹了声才开口,“圆缺,我真没想到昨天送你回家后就那么快的又见到你,还是在这样的况下……现在说说看吧,你跟聿衡是怎么回事。”

    辛圆缺安静了片刻才看着正前方缓缓开口,“我在认识顾聿衡的时候,并没有料到自己会喜欢上他,可不知不觉的,就成了现在这样了,我喜欢他,所以开不了口让他知道我隐瞒他的事。”

    “我原本也能猜到,你们至少会认识,可年三十那天晚上……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偷听你打电话……”

    “没事没事,现在哪里轮的到你给我说对不起?”辛圆缺忙不迭的道歉,最后还不忘自嘲一下。

    顾亦南沉思,“我得先知道,这件事,我叔叔有没有涉足其中?”

    “最开始是他告诉我顾聿衡的事,希望我能帮他多观察一下,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他送我进七育读书的真正目的……我能说什么呢?那个时候我是真的没想到会有今天……”辛圆缺满心都被一句话给塞满,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那句话是“顾聿衡一定会恨她的”。

    “聿衡知道你妈妈的事,他知道我叔叔终于如愿以偿的娶了他在将聿衡妈妈推下楼梯之前还模糊不清喊着名字的那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是你妈妈……圆缺,我很喜欢你这个妹妹,你漂亮,聪明,懂事,而且因为以往的经历很有自己的主意,但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呢?要怎么告诉聿衡,你最开始接近他是有目的的,还是受了我叔叔的委托,我想你也知道这是他多么痛恨的事,而且你一直隐瞒你是我叔叔继女这一点,你们相处的时候,聿衡一定告诉过他的世对不对?那你已经没有装傻的资格……这只是比较近的问题。而往远了说,就算他原谅你了,你们继续相,可我婶婶,也就是顾聿衡的妈妈,癌症末期,已经拖不了多久,我叔叔的本事你也知道,在婶婶去世之后,顾聿衡多半会回到你们现在住的那个家里,你们那个时候的关系是什么?是兄妹……你们要怎么继续在一起?”

    辛圆缺眼睛已然通红,她看向顾亦南,嘴唇不自主的上下磕碰,是啊,顾亦南说的,她没有一点能反驳,顾聿衡不原谅她,她是死,顾聿衡原谅了她,他们依旧不能恢复这种关系了。

    顾亦南知道她在问自己有没有办法,那种渴求的眼神,让他放下了最后的一点防线,辛圆缺,是真正的喜欢并且在乎顾聿衡,他相信。

    “你们现在的关系是?昨晚你住在这里的?”

    “我们没有。”辛圆缺如被人刺了一下,急着摇头否认。

    顾亦南沉吟片刻后才徐徐开口,“解决近处这些问题得靠你自己去征求他的原谅,解释出你的苦衷,远的这些问题,我会帮你想想办法……尽量不让他最后落到我叔叔家去就行了。圆缺,你得鼓起勇气给他坦白,自己说给他听永远比他从别人那里听到好……好了,他们差不多也该下来了,你先回去吧,整理整理绪,放松些。”

    辛圆缺也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无比真心的说,“谢谢你……亦南哥……”

    楼道口此时果然传来了动静,却是有人影一晃,在往楼梯上走,辛圆缺看了那显得有些焦急的背影一眼,似是突然醒悟过来,慌不迭的站起来,跑向楼梯口,加紧跑了几步,拉住正在加速爬楼梯的男生的衣服,低声喘着气唤他,“苏俊,苏俊……”

    “你别叫我,我一定得告诉他。”苏俊连一个眼神都欠奉,脸绷的极紧,显是愤怒到了极点,话音一落就去扳辛圆缺落在他衣服下摆上的手。

    辛圆缺一面死死的抓住,一面气息不稳的解释,“苏俊,你多等两天可以么,让我告诉他,我一定会说,苏俊,拜托。我没有欺骗他的意思,真的……”

    苏俊蓦地转,看着再不见平冷静漠然的辛圆缺怒吼,“真的?什么真的……你想骗他多深啊?你以为我猜不到啊,你想让他泥足深陷了所以不得不原谅你对不对,你以为他哥没有揭穿你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想成全你成功的把他骗回顾家么!你凭什么帮了那个不是人的顾天行还来这装可怜啊?你们打着什么主意呢……”

    “苏俊!”

    呵斥的声音来自楼梯上方,顾聿衡一步步走下来,后面几步跟着苑飘飘,他站在苏俊面前静静的呼吸了很久才沉然开口问,“发生了什么事?”

    还在气头上的苏俊抢着答,“哼,哥你还不知道吧,你可是一直有个好妹妹啊,辛圆缺,你爸的继女,还帮着他打听你的消息,啧啧,这算不算的上家贼难防啊?”

    辛圆缺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手紧紧的捏成了拳却又无力的放开,她觉得自己站在那里似乎一动不动,却又好像秋在枝头尽处站立不稳的枯叶,颤抖摇晃着,下一秒,就会被秋风吹落。

    每一秒都像一年那般久,她静静的数着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声,大脑中有血管在突突的跳着,她不知道等了多久,或许很长,或许很短,等到的只有顾聿衡浑不在意的一句笑言,“哦,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原来是这件事啊,我早就知道了。”

    一言既出,四下皆惊。

    辛圆缺猛地张开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顾聿衡,顾聿衡正微微笑着,深不见底的眼睛,却透着空洞之色,他拿着手中的寒假作业本敲了敲苏俊的肩,“刚刚还说给你打电话,让你得到医院跑一趟了,没想到你来的还巧,拿去吧,我得去医院了,寒假也快过完了,赶快拿回去抄吧。”

    苏俊知道顾聿衡这是在赶自己走,不过连顾聿衡都说他早就知道了,自己还杵在这里担这份心就显得不太识趣了。

    “那你帮我给阿姨问好,我先回去了。”苏俊接过作业转下了楼。

    “飘飘,你帮我把粥送到医院去吧,去跟哥说一声,我大概两小时后到病房。”顾聿衡把手里的保温壶递给苑飘飘。

    “Ok!”苑飘飘也不多八卦,只是用好笑的目光多打量了辛圆缺两眼,就接过保温壶,哼着歌绕过他们往楼下走去。

    辛圆缺只觉得整个楼道间的空气也被他们给抽走了,心口如压了两块大石,怎么也喘不过气来。

    “这就是你打算跟我说的事?”倒是顾聿衡先开了口,语气轻飘飘的,仿佛在嘲笑这件事的荒谬。

    辛圆缺用沉默作为回答,浑都僵了,实在不能多做出半分反应。眼睛酸胀无比,可这个时候,她却一滴眼泪都挤不出来了,只是垂首愣愣的站在那里,听靠在墙边的顾聿衡的呼吸声,一声比一声重。

    “顾聿衡……”半晌后,她终是语声凄怆的开口,却被顾聿衡一把抓住了手,往下拖去,她预感自己要被顾聿衡拖出去扔掉,想说恳求的话,祈求的话,道歉的话,却统统在急速的心跳与促急的呼吸中,无声的堵在了喉口。

    顾聿衡拖辛圆缺站在马路边,开始拦计程车,手上的力气大的似是要嵌进辛圆缺的里,可辛圆缺忍着痛,一点都没顾得挣扎。

    拦着车以后,顾聿衡打开后排座,手上一扭,将辛圆缺塞了进去,推到里面,自己随后坐了进来,向出租车司机报上一串地址,再转过来看着辛圆缺,唇边笑意森寒,冷冷的说,“我送你回家。”

    辛圆缺但觉这五个字是对她最大的讽刺,如一把利剑,直直的插入心里,破开一个大洞,风呼哧呼哧的往里面灌,怎么也止不住。

    “顾聿衡,我真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她下定决心要低声下气的道歉求饶,便试着去碰他的手,却被他不耐烦的挥开。

    顾聿衡手撑在下巴边,食指侧慢慢与嘴唇摩挲着,他嗤笑了一声,“是啊,不是故意的就能骗到这种程度,如果是故意的,那结果还能想象?而且辛圆缺你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不是还准备坦白的么?只是我不识相,没能听你对我解释出口,对么?”

    开车的司机不断的从后视镜看着他们,辛圆缺感受到那好奇的目光,将目光转向窗外,半晌才低声说,“是我的错,可……我真的没办法说出口。”

    顾聿衡也没有再搭腔,半晌后才如突然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一样,笑出声来,他看向辛圆缺,碰了碰她,黑的纯粹的眼眸中,孩子气的眼神却让辛圆缺只觉得寒意森然,“哎,辛圆缺,是不是也因为这个,所以你昨天才说如果我发现你没那么好,也不要轻易的离开你?可不离开你怎么办呢?难道就跟着你回家住?”

    “顾聿衡……”辛圆缺气苦。

    “我真傻是吧?我还以为你是被昨天发生的事打动了,所以悲秋伤,未雨绸缪的担心未来,结果,还是我自作多,我得谢谢你啊,辛圆缺,你一下子让我明白了好多事,比如,我真是个傻瓜。你提醒了我以后千万别自作聪明,只能被人耻笑!”

    辛圆缺终是再也压抑不住,大声对顾聿衡解释道,“顾聿衡!我没那个意思!你以为我为什么不敢说出口?我就是怕失去这所有的美好,你明白么?不然你放在我的位子你要怎么做?”

    顾聿衡没有再说话,他依旧重重的呼吸着,却缓缓闭上了眼,辛圆缺也觉无力感袭来,一面看着他,一面倒在靠背上,怎么她倒成了理智气壮的那一个?

    待到了目的地,顾聿衡才睁开眼睛悠悠的说,“可是,辛圆缺,那些所谓的美好现在就已经失去了。”说完就推门下车,等辛圆缺下来后,他站在车门边,仰首看着他住过的这幢小别墅,唇角抹开一丝讽笑,垂首看向辛圆缺后说,“对不起,辛圆缺,再见。”

    说完就钻进出租车,扬长而去。

    圆缺看着车尾的红灯消失,车速在不断加快,便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她不喊不叫,只是满心恐慌的顺着路跑,也不懂自己就算追到了又要说些么,可就仿佛那车就是她生存的唯一希望一般执着。

    车里的顾聿衡也是满心的愤恨和恼怒找不到地方发泄。

    他昨晚原本就看出了辛圆缺心事重重似是有事要说,却不知为何本能的选择了先逃开,或许也是因为昨晚的气氛太好,他自己都不想被破坏。

    可是他没有想到,原来是这样一件事。

    凡是牵扯到顾天行的事,他就彻头彻尾的失去了理智。

    他威胁过顾天行,如果顾天行敢找人来盯着他和妈妈的行踪,他绝对毫不犹豫的改掉自己的姓。可没想到,顾天行送来了辛圆缺,不是一个专业的跟踪高手,却是更实用的一把刀。

    他就这样跳进了陷阱……

    而又在最甜蜜的时候被人告诉了最残忍的真相。

    她说不是存心骗自己的,可以相信么?自己还可能相信么?她对自己是真心的?

    还是为了将他的况更细致的汇报给顾天行,甚至如顾天行所说,把自己拉回顾家?

    或者是她也被骗了,顾天行原本打的如意算盘不仅如此,而是如果找不到其它理由让他回家,却让他上了辛圆缺,或许他为了娶她,便不再一辈子不回刚刚送辛圆缺到家的那房子……如果是这样,他是不是不该对她发火,而应该找顾天行?

    出租车司机往后视镜一看,惊讶的对顾聿衡说,“呀,刚刚那个小女生在后面追着跑呢…!”

    顾聿衡回过目光,果然见到辛圆缺单薄的影,在200米开外的地方,几乎小成了一个点,而那点似乎还有越变越小的趋势。

    他近乎贪婪的看着这个影,愤怒似乎在一点点减淡,可她为什么是顾天行的继女,为什么是肖雪的女儿?而为什么又要瞒住自己?

    他怎么敢想,哪些是她有意识的接近?哪些默契是缘于她从顾天行那里得到的对他的了解?哪些撒与依赖是因为她期盼有一天东窗事发的时候,能从他这里取得原谅?

    而他,喜欢上了自己原本最该仇视的女人的女儿。

    脑海里突然闯进了辛圆缺在讲她和她妈妈际遇时的那句话,“所以这个世上,我最我妈妈……”

    “呀,没追了。”司机的话提醒着顾聿衡辛圆缺的放弃,而好事的司机似乎还起了谈兴,“我说你们现在中学生搞什么呀?谈,还弄的跟真的一样……”

    顾聿衡没闲心听他胡扯,他只想听辛圆缺的解释,给他一个充足的理由。

    他突然有些着急,于是对出租车司机催,“师傅,你把车吊个头倒回去可以么?”

    “不行不行,这里可是单行道也,不然我刚刚就调头了,你……是想回去看你的小女友啊?那我绕路绕回去不就得了!”

    “谢谢师傅。”

    辛圆缺直到实在跑不动了停下来才觉得浑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就连监管眼泪的那条神经也松懈下来,泪水止不住的翻滚而出,辛圆缺缓缓蹲了下来,喘着气泣不成声。或许就这样吧,就这样,她也真的不要再执着了。早些分开,或许未尝不是件好事。

    可心却痛的无以复加。

    极端的痛苦中,她感觉到边蹲下一人,也似是经过剧烈运动,呼吸不稳,却先环着她,轻轻拍着她背,细心安慰。

    辛圆缺止住哭声,有些不敢确定心中所想,蓦然抬头,却见到面前眼带忧色却笑得温暖的人,是陈易。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